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臨危不懼,輕輕揮手,一條火龍就迎上了那黑色的鬼爪。在這地底深處,充斥着堪稱恐怖的火之力,用“離”字決來對付他是最明智的選擇。

“吼!”

那條火龍像是有了靈性一般,發出了一聲吼叫,張開大嘴,吞噬了那鬼爪。鬼爪在高溫下瞬間崩潰,黑色霧氣都被高溫徹底驅散。

韓羅的臉色變了變,親自出手,對着火龍的腦袋打出一掌。

“嗤嗤……”

火龍被他一掌擊潰,但是火焰卻沒有就此消散,將他受傷纏繞的黑色霧氣驅散,還差點燒傷了他的手掌。

“邪靈引!”

韓羅冷冷的吼了一聲,他身體周圍的黑色霧氣全部都凝結在一起,變成了兩張鬼臉。其中一張鬼臉在瘋狂的大笑,另一張卻哀號不止,像是在低聲抽泣。

哭聲和笑聲融合在一起,十分詭異,傳入我的耳中之後,我覺得自己的靈魂都被這詭異的聲音影響,意識有些不清晰。

“嘩啦……嘩啦……”

下面的岩漿也開始活躍了起來,我覺得在這一刻,岩漿又擁有了意識,而且散發着邪氣,蘊含着毀滅性的力量。

“糟了,這個混蛋到底用的什麼招數,怎麼把岩漿的意識也喚醒了?”我心中一沉。

如果岩漿狂躁起來,我們兩個都會死,而且是徹底的消散,逆命者將會消失。雖然平等王很可能會再次出手,可我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他的身上,他要是出手慢一點,我們哭都沒地方哭去。

“韓羅,你闖了大禍,趕緊撤!”我嚷道。

我是第一時間就開始撤退,同時也提醒了韓羅。他要是被岩漿毀滅,那我也沒法靈魂圓滿,無法進階煉神還虛境界,不能發揮逆命者該有的實力。

“羅漢,你要往哪跑,難道你又要當縮頭烏龜?邪靈引,引邪靈助我!”韓羅對我窮追不捨。

他壓根不知道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他也發覺了岩漿內復甦的意識,可是他竟然想控制岩漿來對付我。

他能不能控制岩漿先不說,那岩漿要是真的把我毀了,他也會很悲催,永遠都只是一魂二魄,無法靈魂圓滿。

“你這個混蛋,先離開這裏再說,我絕對不會再退縮,會跟你正面一戰!”我懶得搭理他,繼續往上方衝。

我只能趕緊衝出這地方,回到無間地獄的地面上。到了那裏,我就可以全力出手,幹翻韓羅這個混蛋。

那兩張鬼臉的聲音越來越大,我頭昏腦脹,覺得靈魂好像又要分裂成兩份。不,應該是分裂成千千萬萬份。 第4058章

價格一路飆升到了六千六百萬上品神石!

黃文喊完之後,紅衣美男沒再出價了,因為六千五百萬是他的極限了!

「六千六百萬上品神石,還有加價的嗎?」姜老見狀立即問道。

「六千六百萬上品神石一次!」沉默了一會兒姜老大聲喊道。

發現三樓依舊沒有動靜,姜老猜到對方應該不會出價了!

「六千六百萬上品神石兩次!」

「六千六百萬上品神石三次,成交!」姜老一錘定音,暗殿的婦人被墨九狸成功拍到。

「接下來拍賣下一件拍賣品……」姜老繼續看著眾人道。

眾人都有些唏噓不已,沒想到今晚拍賣會目前最大的高潮,最高的價格,竟然是一個暗殿的婦人奴隸,真的是史無前列啊!

好在剛才的事情,雖然讓人震驚,但是並沒有給拍賣會帶來什麼影響,畢竟大家都是來買東西的,不是來看熱鬧的,拍賣會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不多時,沈木帶著幾人把墨九狸等人拍賣到的暗殿婦人,送到了墨九狸的包廂內,然後退了下去,臨走的時候,還故意多看了一眼墨九狸,發現墨九狸在一邊修鍊,似乎並沒有參與拍賣……

奴隸拍賣會都是裝在袋子裡面的,黃文直接把袋子從對方身上脫下來,也沒去解開對方身上的鎖鏈,墨九狸沒說話,黃文和黃武也沒搭理地上的婦人!

就任由對方被鎖鏈捆著躺在地上,墨九狸繼續修鍊,黃文和黃武繼續看著拍賣會,現在已經拍賣完九十多件物品了,還有不到三十件就結束了……

其中墨九狸拿出來的二十八件寶貝,也就剩下最後三件了!

墨九狸的神識發現三樓的妖界紅衣美男,正在氣呼呼的咒罵黃文時,就覺得好笑,但是對方的眼神讓墨九狸知道,看起來對方並沒有死心,應該是打算等到拍賣會結束的時候,直接用搶人的啊!

想搶她的東西,對方怕是要失望了!

接下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墨九狸也就沒去過多留意了!

再次引起墨九狸注意的是,因為黃文和黃武小聲議論著下面正在拍賣的一把長刀,黃武用的就是長刀,所以看到下面拍賣的半神器彎月刀的時候,心中就喜歡的不得了!

只是卻沒有出價去買,黃文看到黃武喜歡,就小聲的說道:「等會兒看看最高價是多少,如果差不多,我們身上的神石足夠我就給你買了!」

「不用了哥,我有武器,再說這麼值錢的寶貝我拿著,會遭人覬覦的,被搶了怎麼辦?」黃武搖了搖頭立即拒絕道。

他確實喜歡,但是他不想花那麼多神石去買,萬一被人搶了,他會鬱悶死的!

「看看再說!」黃文道。

雖然這裡是諸神城,是神界最繁華的地方,但是半神器依舊少的可憐,就跟聖品煉丹師和聖品丹藥一樣,都是鳳毛麟角,哪怕出現也都是天價的!

雖然整場拍賣會下來,拍賣了很多件半神器, 劇烈的疼痛感襲來,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撕扯感,像是要把我剛剛融合的靈魂再次撕扯開來,疼的我渾身發顫,差點就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我的速度一慢下來,韓羅就毫不留情的對我出手,這個混蛋現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闖了什麼樣的大禍,依然一心想着把我吞噬。

“你這個混蛋,快點住手!那岩漿可是真正的惡魔,它會讓我們兩個都靈魂消散!”我艱難的擋下韓羅的一擊後,憤怒的吼道。

他冷笑不已:“行了,不要再掙扎了。我當然知道岩漿內蘊含着生靈,只不過,它現在已經被我控制,爲我所用。”

如果是一般的生靈,或許還有被韓羅控制的可能,但那岩漿真的不是他能掌控的。如果他真的繼續固執下去,肯定會釀成大禍,後果不可逆轉。

“吼!”

下面的岩漿凝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有鼻子有眼,只不過它的面孔依然是滾燙的岩漿,看起來很是恐怖。

韓羅笑的很猙獰,他固執的認爲岩漿已經被他控制,完全沒有防備的意思。我焦急萬分,我自己逃走都很困難,可我現在還要拉着他一塊走。

我們兩個誰也不能出事,不然逆命者的宿命之戰就會到此爲止,缺少了逆命者,天地大亂來臨之際,陽間的修道者很難抵抗。

“乾!坤!”

我苦苦掙扎着,用乾坤之力護住我的靈魂。自從岩漿的意識甦醒之後,這片區域內的火之力我已經很難操縱,這無疑又讓我的實力下降了不止一個檔次。

韓羅冷哼了一聲:“還在垂死掙扎,死吧!”

他身上的黑色霧氣這次凝成一柄利劍,往我的心窩刺。我身上的“剪魂”也嗡鳴了一聲,擋在利劍前。

黑色霧氣蘊含着腐蝕力,剪魂跟黑色利劍激烈的碰撞之後,似乎被黑色霧氣侵蝕,氣勢越發的微弱。

“嘶啊!”

又是一道怪聲穿來,從頭頂處也出現了一個人形的怪物,應該是大量鬼魂凝成的,渾身漆黑,眼色血紅。

這怪物雖然並不如岩漿般強大,可是氣勢也並不弱,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對我來說是致命的。我的心瞬間跌入了谷底,有它擋着,我想離開就更難了。

“哈哈哈,沒想到無間地獄還有這麼強悍的邪靈,真是使用邪靈引的好地方,我的力量將增加無數倍。”韓羅癲狂大笑。

不知道爲何,我突然覺得從頭頂飄下來的那黑色存在有些詭異,它應該也沒有被韓羅控制住,我發現它的攻擊目標反而是韓羅。

事實果然如我所料,那黑色怪物飄下來之後,速度陡然加快,對韓羅發起了攻擊。我看到韓羅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同時還夾雜着一絲恐懼。

“這是怎麼回事?岩漿,擋住它!”韓羅妄圖指揮岩漿。

之前岩漿一直都沒有出手,眼睜睜的看着我和韓羅爭鬥。我覺得它應該是在積蓄力量,被喚醒之後,它的力量在飛速的恢復着。

岩漿怪我不屑的瞥了韓羅一眼,嗤笑道:“你還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真是可笑,平等王的傳人一代比一代弱了。”

韓羅差點崩潰,微微錯愕之後,他明白岩漿也靠不住,趕緊拼死抵抗黑色怪物的攻擊。黑色怪物大手一揮,差點把韓羅整個人都轟到下面的岩漿中,我不由得爲他捏了把汗。

“別,別啊!韓羅要出事,那我也慘了!”我忍不住叫到。

沒想到黑色怪物扭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格外複雜,甕聲甕氣道:“羅漢,那你說該怎麼辦?”

這下不僅是韓羅,我也十分的錯愕,下巴都快驚掉了。韓羅使出了所謂的邪靈引,喚醒了岩漿,也召來了強大的怪物,可惜兩個都不聽他的控制,這黑色怪物還來詢問我的意見。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我隱隱覺得這是一次好機會,毫不猶豫的開口:“請你把我們都救出去,如果被岩漿毀滅,整個世界都會有大麻煩。”

我並沒有說假話,這個時候我覺得黑色怪物十有八九並不是韓羅召來的,而是平等王派來的。這樣一想,我心裏踏實的多。

黑色怪物微微點頭,繞開了韓羅,朝着岩漿發起了攻擊。那岩漿纔是最危險的,他已經差不多恢復了力量,一直陰森森的盯着我和韓羅,隨時準備出手。

看到黑色怪物朝自己出手,岩漿怪物森然一笑:“不過是一羣孤魂野鬼凝聚成的垃圾,也敢在我的地盤撒野?”

一股岩漿凝聚成大手,擋住了黑色怪物的襲擊,那黑色怪物身形晃動了幾下,氣勢漸漸弱了下去。

並不是黑色怪物不夠強,它可比我要強大的多,這隻能怪岩漿怪物的力量實在太恐怖,它完全不是對手,估計也只有讓平等王親自出手,纔可能制服岩漿怪物。

“羅漢,別愣着了,快逃啊!”

黑色怪物扭頭大吼了一聲,竟然是楚閔的聲音。我嚇了一大跳,緊接着它再次出聲:“羅漢,這是我們的怨氣凝聚而成的,前來幫你脫困。答應我,一定要贏,要戰勝韓羅!”

這個聲音是我們店長的,那些被韓羅害死的怨靈,凝聚成了這個黑色怪物。怪不得他們根本不聽韓羅的話,反而要來問詢我的意見。

說實話,我很感動,在之前見到那些怨靈的時候,我都把實際情況有所保留的跟他們說了一下,沒想到他們現在竟然會拋棄自己的怨念,願意把我和韓羅從這裏救出去。如果我真的能成功的戰勝韓羅,成爲逆命者,最終跟修道者阻止了天地大亂,這其中絕對有他們的功勞。

時間緊迫,容不得我多想,我以最快的速度往上跑,同時衝着韓羅大喊了一聲:“趕緊跑,等離開這裏咱們再全力一戰!”

韓羅總算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沒再跟我鬥嘴,也開始瘋狂逃竄。

“都給我留下吧,斷絕了平等王的傳承,這無間地獄早晚要崩潰!”岩漿怪物從下方也躍了出來,直追我和韓羅。

黑色怪物面對強大的對手並沒有退縮,怒吼道:“你的對手是我!”

在我離開這片區域最後一刻,我回頭看了一眼,黑色怪物拼死擋住了岩漿。但岩漿根本不把它放在眼裏,最終它被擊潰,化作無數冤魂。

我依稀能看到那羣冤魂中有不少熟悉的身影,楚閔,我們的店長,還有之前帶我過來的鬼魂。他們依然不肯退縮,用自己最後的力量擋住岩漿怪物。

“坤!”我一頭扎進土壤中,如魚得水一般,速度並沒有減慢。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總算是從土壤中衝了出來。到了無間地獄的地面上,灼熱的感覺已經全部消失,那些岩漿應該是很難到達地面上。

我本來還有些不安,想趕緊逃走,以免岩漿從地底追上來。可韓羅遲遲沒有出來,我又冒着風險在原地等待了很久。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我等的越來越急躁,韓羅該不會沒有逃出來吧?我比他搶先一步進了土壤中,也不知道他的情況如何。

冷靜下來之後,我才意識到,韓羅現在應該還是安全的。他如果魂飛魄散,那我能夠感受的到,也會異常痛苦。

“羅漢,你怎麼還在這裏?三日之期即將來臨,如果你再不走,那隻能永遠留在無間地獄。”突然,平等王憑空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渾身一顫,我一直都等着韓羅出來,而且爲他的安全擔憂,忽略了時間的流逝。當我進入地底的時候,都已經只剩不到一天的時間,後來我在地底又耽擱了很久,現在三日之期已經要到了。

平等王說過,我們只有三天的機會,三天過後,不管情況如何,這無間地獄都會重新開始。屆時整個地獄內的鬼魂,又都會失去自己的力量,承受無窮無盡的刑罰。

“可是,韓羅他似乎還沒從地底出來……”我眉頭緊皺,很擔心的說道。

平等王冷哼了一聲:“韓羅早已經離開,如果你再不走,那就永遠的留下吧!”

靠,我差點沒忍住,在平等王的面前罵出聲來。韓羅那混蛋,竟然自己離開了?他也知道退縮,不敢跟我正面一戰了麼?虧我還在這裏提心吊膽的等了那麼久。

我深吸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怒火,恭敬的說道:“既然如此,那晚輩也先告退。”

平等王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沒再說什麼。我按照來之前孟老的叮囑,閉上眼睛,屏氣凝神,默唸了他教給我的幾句奇怪咒語。

等我睜開眼的時候,我已經到了陰陽兩界的裂縫處,這是從陰間回陽間的非正常途徑,可也是唯一的途徑。因爲非地府官差,別人沒有從陰間回去的可能。

這次我還是要經歷屍山,血海和陰陽陣。不過這三關對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最難的陰陽陣也已經被破壞,威力大減,我輕輕鬆鬆就可以通過。 第4059章

但是前面拍賣出來的半神器,損壞的程度很大,但是下面拍賣的彎月刀卻是有著半神器六層的威力,所以黃武很心動!

別說黃武心動了,很多人都心動,現在還是二樓包間的人在喊價,價格就飆升到三千多萬上品神石了,三樓和四樓都還沒出價呢!

台上姜老臉上的笑意是越來越濃了!

很快,三樓包廂裡面的人也開始陸續喊價了,價格真的是一路狂飆啊!

墨九狸心裡想的是,下次自己也應該試著煉製出來一些半神器,拿出來拍賣,這樣應該很賺錢的,雖然她並不缺錢!

不過,墨九狸並沒有開口讓黃文和黃武拍下彎月刀,並非是墨九狸小氣,而是墨九狸覺得下面的彎月刀配不上黃武!

有時間她會給黃武煉製一把彎月刀的!

所以墨九狸才沒有出聲,最後半神器彎月刀被四樓三號包廂的客人,以一億三千萬上品神石拍到手!

到現在為止,拍賣會今晚要拍賣的一百二十八件拍賣品,只剩下最後十件了,此時外面的天色都已經微微泛白了,可見拍賣會已經進行了快一.夜了……

後面的兩件寶貝都是防禦武器和一個中級的陣法盤,然後是兩株萬年的稀有藥材!

直到倒數第六件寶貝拿上來,下面又是一陣的吸氣聲,因為姜老身邊的籠子裡面,竟然是一隻受傷昏迷的鳳凰,沒錯,就是鳳凰,哪怕此刻對方受傷昏迷不醒,但是那華麗的外形,還是讓在座的人,全部到底一口涼氣……

「諸位,我知道在座的人中,也有很多獸族或者是妖族的人,可能你們看到這個拍賣品的時候會很氣憤,但是我們拍賣行有拍賣行的規矩,我們所拍賣的拍賣品,要麼是我們自己捕捉的,要麼是別人送來拍賣的,所以請各位理解!」

「今晚拍賣的倒數第六件寶貝,就是我身邊的這隻鳳凰,這是有一位客人送來拍賣的,對方並不需要神石,所以聲明要以物換物,對方需要萬年以上年份的火靈芝,誰出的多,這隻鳳凰就是誰的,底價是一朵萬年火靈芝,現在競拍開始……」姜老看著眾人宣佈道。

「我出三朵萬年火靈芝!」

「我出四朵萬年火靈芝!」

「我出六朵萬年火靈芝!」

「我出十五朵萬年火靈芝!」

「我出三十朵萬年火靈芝!」

……

哪怕萬年火靈芝不是很常見,為了鳳凰,眾人也是不斷的加價,讓墨九狸都有些詫異,果然是中域諸神城啊,這些人看著平方,身家都不少啊!

不過,讓墨九狸好奇的是,四樓的十二個包廂裡面,似乎到了現在,都沒有出手幾次,雖然包括自己在內,都出手過,但是每個包廂出手的次數並不多……

最後一隻鳳凰神獸,竟然就以三樓其中一個包廂出的一百五十三朵萬年火靈芝成交了!

摺合起來成為神石的話,大概也就五千萬上品神石的樣子,還沒有之前那把半神器值錢呢, 站在屍山之前,我不禁想起之前跟秦晴拼死經歷這些磨難的情景。那丫頭知道我瞞着她離開,肯定會很生氣。

也不知道她現在的傷勢如何,希望回去之後,還能看到她又重新活蹦亂跳的。沒有她在身邊,我真的有些不習慣。

“羅漢,你可是勝了?”屍老這次直接前來迎接我,滿臉堆笑。

我點了點頭:“僥倖勝了,融合了寂寞的靈魂,不過卻被韓羅那小子給逃走了。”

屍老拍了拍我的肩膀:“已經很不錯了,真沒想到你竟然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成長到這種地步,看來還是孟輕塵的眼光毒辣!”

陰陽兩界之間的裂縫,本來就是孟老在管理,有這層關係,屍老並沒有爲難我,讓我直接通過屍山。畢竟上次孟老的本意是讓我得到磨鍊,才需要按照正常的步驟來通過這裂縫。

“放心吧,韓羅想要回到陽間,肯定會通過這裏。你無需擔心這些,只要他敢出現,我保證他會被送到你的面前。”臨別時,屍老還很貼心的安慰我。

他也很不容易,在這裏已經駐守了幾百年,兩界裂縫的存在,也是因爲兩界不平衡。天地大亂開始,這裂縫也會瘋狂的擴張,會有無數孤魂野鬼通過這裏,進攻陽間。

如果有可能,解決了天地大亂之後,我準備徹底的封死這條裂縫,斷絕陰間孤魂野鬼進入陽間的機會,以免整天都要提心吊膽。

到了血海的時候,薛海那個老傢伙沒敢露面。我估計他是看到我現在變的這麼強大,擔心我對他進行報復。

孟老是安排他們來磨練我和秦晴,可是竊取我和秦晴腦海中的記憶,可不是孟老的安排。當初他還覺得我和秦晴之間的故事挺有意思,現在想想,也確實很唏噓,那個時候我怎麼可能想到秦晴竟然跟我的一部分靈魂曾經戀愛過?

我有意找薛海“敘敘舊”,讓他也吃點苦頭,但我急着回陽間,不想在這耽誤時間。我能感受到薛海那老傢伙現在還在自己的小院裏自飲自酌,隨手拋出了一記乾坤印。

“老朋友,這次來的匆忙,沒帶什麼禮物,這乾坤印,還希望你笑納。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我大笑道。

片刻之後,透過血海,我看到薛海那老東西狼狽不堪的爬起身來,以他的實力,想擋住我的乾坤印,還是有點難度的。而且他是在毫無防備之下被我轟了一下,情況更慘。

不過薛海還是不敢露頭,估計暗地裏會罵我幾句。離開血海之後,我抵達了陰陽陣,現在的陰陽陣比之前弱了不是一星半點,如果孟老沒時間來這裏坐鎮,只怕會有漏網之魚跑到陽間去。

“羅漢,速來!”孟老這個時候正在陰陽陣內。

我到了孟老面前的時候,發現他老人家現在是蒼老的模樣,此時盤膝坐在陽陣區域那座山的山頂。

陰陽陣被孟老重新佈置了之後,曾經的陽族和陰族如今已經不復往日繁華,只有大貓小貓兩三隻,根本起不到阻攔鬼魂的作用。所以孟老這段時間沒少往這跑,不然漏掉什麼強大的鬼魂,將會給陽間帶來很大的危害。

“情況如何?”孟老擡頭看了我一眼,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無間地獄就是孟老也無法進入,我把自己在那裏的遭遇詳細的跟孟老說了一遍,聽到韓羅逃走的時候,他突然就皺起了眉頭。

我有些忐忑不安,覺得孟老會責怪我辦事不利,那麼好的機會,竟然沒有把韓羅一併吸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