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自己就是被父母拋棄了的,怎麼能讓我的孩子也能跟我有一樣的命運……

“姒姒……”冷墨淵難受到了極點,我知道此刻他的心裏絕不會比我好受。

驟然,他想到了什麼。驀然伸手探到了我的頭上。

一股巨大的吸力自頭頂涌來,我感覺自己的魂魄正在被什麼吸走。

“不要抵抗。”冷墨淵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下意識的放棄了掙扎,可是耳中驀然響起了那天誰的話:“別讓冷墨淵抽走你的魂魄。”

那人爲什麼要這麼說?

魂魄逐漸被抽離,我眼角的餘光驀然瞥見冷墨淵的臉,卻見他的嘴角微微揚起,居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凌璇璣的臉與白依依詭異的笑容在我的腦海中浮現,我的心驀然害怕了起來。

果子是冷墨淵特地囑咐給我和小公主的……

他原本這個時候應該還在外面,卻及時回來了……

凌璇璣性格張揚跋扈,是決不允許自己做一個沒有法力的普通活人的吧?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那冷墨淵笑,會是因爲可以用我復活凌璇璣了嗎?

上籤引,風華如你 我腦子有些亂,不容再細想,就已經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是在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間裏,而且是以魂魄的形態。

“墨淵?”我下意識的喊道,可是卻沒有任何迴應。

四周都是冷墨淵精純的鬼氣,可是他卻不在。這裏彷彿就只有我一個人。

不知道小公主怎麼樣了,她應該能活下來的吧……

我心裏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只能儘可能的去感應周圍的情況。

找了好一會兒,我終於發現一個鬼氣略微稀薄的地方。

也許會是出口!

穿越女的星際生活 我朝那方向走去,很快便到了。有外界的氣息傳來,雖然非常的淡,但憑着我對陰氣的熟悉我還是能清楚的分辨出來!

可怎麼出去呢?

融陰之體是不能自己修煉的,只能靠吸收別人的修爲來增加自己的法力。

此時我是魂魄的狀態,體內的法力也全空了。

我試着調用起冷墨淵的氣息來,這些鬼氣倒是沒有任何的抗拒,乖乖聽話順着我的心意往前而去。

忽然,一道陌生的畫面順着這些鬼氣映入了我的腦海。

那是我和冷墨淵的寢宮,被我鋪的柔軟無比的大牀前,卻倒着一具屍體。

那屍體瘦的皮包骨頭,雙眼凹陷的只剩下兩個洞,彷彿渾身的血肉都被吸乾了一般。

衣服還有些眼熟,我有一套一模一樣的。

我望着那屍體上閃着亮光的玉鐲,一愣。

那不是冷墨淵送給我的那個玉鐲麼!

那這麼說,那是我的身體?

我駭然,不敢相信那會是我。

可是那屍體上的特點與我絲毫不差,就是我魂魄被抽出來前被小公主刺穿的肚皮,屍體上的血跡也是分毫不差。

只是肚子已經癟下去了……

小公主呢!

我愈發着急起來,在視野裏四下尋找着,卻誰也找不到。

忽然,一雙白皙的大手映入眼簾,將我的屍體從地上抱起,緊緊抱住。

“姒姒……”

是冷墨淵的聲音!

“對不起……”他的聲音滿是歉疚。

我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見我的屍體被抱住了。這似乎是他的視角……

他爲什麼要說對不起?

難道是小公主沒有保住?

我頓時有種要昏過去的難受,可是被我咬牙強撐下來。冷墨淵沒有告訴我肯定的答案,小公主就一定沒事!

她那麼厲害的一個孩子!怎麼會有事!

我拼命安慰着自己,視野中忽然出現了另一道墨色的身影。

“你吃了花姒?”

我詫異。

冷墨淵的視線調轉,是冷墨寒面無表情的在問他。

他的視線又落回到我的身上,抱緊了我的,點了點頭。

我震驚。

他吃了我?

他居然吃了我!

爲什麼!

我怎麼也不敢相信冷墨寒的話,可是冷墨淵的承認讓我不知所措。

“別抱着了。”冷墨寒望着冷墨淵微微蹙眉,“她已經死了,那不過是一具沒有空殼的軀體。”

“這是姒姒的身體……”冷墨淵癡癡道,將我的屍體抱得更緊了。

“精血全部被吸乾,這副身體已經廢了。”冷墨寒又無情的道破了事實,“你已經吃了她。”末了他不知爲何又強調了這麼一句。

冷墨淵閉眼,我頓時也什麼看不到了。

“你讓我幫你取的名字,我想了很久,覺得孩子單名曦字便很好。你我漫長無望的生命中,因爲孩子,而亮起了一抹光亮。如何?”冷墨寒又問。

原來冷墨淵自己是個取名廢,就去找了他大哥幫忙。

“冷曦……冷曦……曦兒……”冷墨淵低低默唸了幾遍,再次點了點頭:“很好聽……姒姒和孩子會喜歡的……”

冷墨寒看着他的眼神有些無奈,瞥了眼他懷裏的屍體,轉身走了。

冷墨淵抱着屍體獨自呢喃了起來:“姒姒,咱們的孩子有名字了。叫冷曦!我大哥想了好久才定下的呢!好聽嗎?我覺得很好聽,你和孩子都會喜歡的吧?”

你都把我吃掉了,還問我這些幹什麼?

而且小公主呢!

你倒是告訴我小公主的下落啊!

我在這片莫名其妙的黑暗空間裏又是彷徨又是擔心,冷墨淵吃了我,我現在又能看到他視野裏看到的東西。

難道是他消化不良,所以我還活着?現在我就在他的體內?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冷墨淵慢慢抱着屍體站起來,將我的屍體輕手輕腳的放回到了牀上,還貼心的蓋上輩子給了一個晚安吻。

我的心情異常的複雜。

他……應該還是愛我的吧?可是,他吃了我……

鬼吃人,難道我還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我去看看孩子。”他的手戀戀不捨的輕撫過我那屍體乾癟的臉頰,即使是看不見,我也能想象到他眼中此刻的柔情。

我想起最開始跟他相遇之時,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外貌黨。如今,面對這樣一個醜陋不堪的我,他居然還能保持着他的深情……

心中頓時悲喜交加,一切心情都複雜的難以用言語描述。

他又幫我的屍體掖了掖肩膀處的被子,生怕凍着了我,就跟平時我與他睡覺之時那樣。

又在我的屍體旁劃下了一道複雜的陣法,用來保護那我自己都不忍看下去的屍體後,才離開。

然而,他走出寢宮,居然到了凌璇璣的宮殿前!

那裏被引過來的冥河湖泊已經消失了,那座被冷墨淵親手沉掉的宮殿又重現出現在了地平線之上。

門口,紅鬼帶着五隊鬼侍衛層層把守着,包括他在內的每隻鬼都面容兇惡,一副誰靠近砍誰的模樣。

“可有任何異常?”冷墨淵上前冷聲問道。

“沒有!屬下剛去看過小公主了,公主依舊沉睡着。”紅鬼答道。

冷墨淵頷首,邁步進入了凌璇璣的寢宮。

提起小公主,我心間因爲這幢寢宮出現的胸悶頓時全部被激動與期待所代替。

冷墨淵的腳步很快,可我急着見小公主卻還是覺得慢了。

他打開了宮殿內的一側底下密室,一步步走下去。一路上,盡是各種殺人的陣法與嚴密的守衛。

不知道走到了多深的地下,冷墨淵才慢慢停下腳步。

淡淡的血腥味傳來,讓我不禁蹙眉。

一閃厚重的石門前,冷墨淵畫出一個繁複陣法,那扇門才緩緩的打開。

頓時,血腥味濃重到了極點。

映入我眼簾的就是一灘巨大的血池!

裏面也有一隊精英守衛守在血池四周,冷墨淵進去後才讓他們退下。

石門緩緩關上,冷墨淵的視線落在了血池之中。

最中央的血紅色處,有着一個小小的身懸浮在一汪鮮血之中,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孩子,正安詳的閉眼泡在池子裏。

即使還沒有親眼見過小公主,我也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是我的孩子!頓時緊張到了極致!

“寶寶!”我大聲喊着,小公主卻無動於衷。

我想起紅鬼的話,安慰自己她不過是睡覺了,所以纔沒聽見。

冷墨淵也喊了孩子:“寶寶,你有名字了。叫冷曦,喜歡嗎?你說,媽媽知道了會不會也很喜歡?”

喜歡啊,可是……你都吃了我,我喜歡又有什麼用。

心間悲涼,血池中小小的身子卻動了動,一下子驅散了我心間的所有負面情緒。

“寶寶!”冷墨淵也開心了起來。

“唔……”小公主睡眼朦朧的揉着眼睛,看到冷墨淵,微微一愣:“爸爸……媽媽……”

她能看到我?

我心中頓時更加激動了,忙朝她揮手迴應:“媽媽在這裏!”

“爸爸,媽媽呢?”小公主睡的迷迷糊糊的又問,一下子澆滅了我的熱情。

冷墨淵頓了一下,小公主忽然驚訝叫了起來:“我在哪裏?我不是在媽媽肚子裏嗎?媽媽呢?”

“媽媽……”冷墨淵欲言又止,轉移了話題:“寶寶,你有名字了,想不想知道?”

小公主的注意力向來容易轉移,自己的名字又關心很久了,立刻點頭:“想知道!”

她無師自通的學會了游泳,從血池中央漂到了冷墨淵所在的血池邊緣,扒着邊沿,望着冷墨淵的眼中充滿了好奇。

“我叫什麼名字呀?”

“冷曦。”冷墨淵微微一笑,“以後爸爸媽媽就叫你曦兒,喜歡嗎?”

“喜歡!”小公主很開心的在血池裏蹦躂着,濺起了不少血都落在了池邊。

她想要爬出來,被冷墨淵阻止了:“你聽話呆在這裏,爸爸會陪着你。”

“那媽媽呢?媽媽怎麼不在?”小公主嘟着嘴又問。

冷墨淵沉默了一下,道:“媽媽她有事。”

“什麼事呀?”小公主追問。

“她……因爲生你,媽媽受傷了,現在在療傷。”冷墨淵語氣低落了許多。

小公主也跟着擔心了起來:“那嚴重嗎?爲什麼會受傷?是我不乖嗎?媽媽會不要我嗎……”

她那委屈又歉疚的小表情看的我更加心疼。

“媽媽不會不要你的。媽媽當時可是拼了命都要生下你。”冷墨淵的語氣中是說不出的難過。

沉默了會兒,他似乎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又道:“曦兒,你沒有足月出生,所以要呆在血池裏修煉。等你足月了,就可以出去和白焰一起玩了。”

“那媽媽的傷勢到時候會好嗎?”小公主又問。

冷墨淵點頭:“會的。”

會好嗎?

他吃了我……

也許他吃了我是爲了給我療傷呢!

一定是這樣!

他不會騙小公主的!

我這般自我催眠着安慰自己。

小公主的眼睛很大,跟白焰一樣的清澈。臉型有些像冷墨淵,眼睛與鼻子卻更像我。

她很快就露出了疲憊之色,抱膝在粘稠的血池之中慢慢睡着了。

冷墨淵心疼的望着她好一會兒,纔打坐閉眼調息起來。

我卻是一眼不眨的望着小公主。

這孩子本來還應該在我的肚子裏,每天在冥宮裏耀武揚威的到處溜達。如今,卻不得不被困在這狹窄的屋子裏。

她的身子異常的小,不過三個拳頭的長度,正常孩子哪有這麼小的……

我心中難受着,想要爲小公主做些什麼,可週圍的鬼氣卻有了異樣的波動。

(本章完) 這些鬼氣紛紛流入我的體內,彷彿想要傳給我一般。

我試着去吸收了一下,那些鬼氣迫不及待的鑽入了我的體內,彷彿就等着我這麼做一般。

“姒姒!”耳朵裏驀然傳來了冷墨淵的聲音。

我一愣,黑暗之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我猛然被拉進了一個懷抱。

“姒姒!你醒了就好!”冷墨淵激動的聲音在頭頂傳來,他緊緊抱着我,又低頭吻了我好幾下。

他應該是他感應到我在吸收他的鬼氣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