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說:“你先把妖月和孩子交出來,我就交你妹妹。”

秦川說:“你不要拖延了,時間長了,你妹妹也快生孩子了。”

柔柔大小姐就在茅草屋裏了,她大喊道:“哥,救我出去。我已經受不了了。” “我不要給他生孩子!”柔柔繼續喊叫着。

我看得出來,李紅楊是真的着急了。但是他似乎又不想動手,也許他也感覺到了,姬老頭給他去報信是別有用心的,他不想被姬老頭利用。但是,這柔柔在我們手上是現實,他又不得不面對這一切。此時,他矛盾重重。

秦川指着李紅楊說:“幹你妹!”

李紅楊突然笑了,說:“你不敢。”

姬老頭哈哈笑了,他說:“紅楊天尊,你妹妹受此屈辱,你爲何還不出手哇!殺了這兩個敗類,救出令妹,勢在必行啊!人家都已經幹你妹了,你還能這麼淡定嗎?”

我想逼一下這混蛋,笑着說:“秦川啊,我看你就讓柔柔給你生孩子好了!”

秦川哈哈笑着說:“好啊,我正有此意!”

李紅楊大罵道:“兩個畜生,對女孩子無禮還算是男人嗎?”

我和秦川頓時笑了起來,我說:“這還不是被你逼的,你做初一,就要允許別人做十五!你早就該有這個心理準備,誰也不是石頭縫裏蹦出來的。”

秦川說:“要打便打,不要廢話!”

突然,納蘭英雄從一旁騎着那頭河馬過來了,這河馬直接從對岸越近了湖水中,然後飛速前進,愣是把湖面推起來很高,像是一座小山包。

這河馬到了岸邊的時候,水呼地一下就涌了上來,我一伸手,頓時這水便啪地一聲散開了,直接衝上了半空,落下來的時候,就像是下了一場大雨。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楊兄,你綁架人家的妹子,總是不對的吧!我圈楊兄還是將柔柔小姐還回去吧!不然弘揚天尊的面上不好看,還怎麼在江湖立足啊!以後人們說起來,曾經弘揚天尊的親妹妹被人綁了並被幹的生了孩子,你讓弘揚天尊怎麼面對?”

我知道,沒戲了,這李紅楊雖然有些心機,但是怎麼經得住這兩個混蛋挑撥呢。

他一伸手拽出長劍說:“兩個混蛋,出手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 姬老頭喊道:“好,弘揚天尊,我和你並肩戰鬥!”

納蘭英雄喊道:“還有我,我助你一臂之力!弘揚天尊,今後我和老姬以你爲首,聽你差遣!”

秦川呸了一口說:“李紅楊,你但凡是有點智商,就立即交換人質,不然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還在幫人數錢呢,你明白嗎?”

納蘭英雄說:“秦川,你是不是怕了?你在挑撥離間嗎?我告訴你,弘揚天尊有獨立的思想,你不要侮辱弘揚天尊的智商!”

姬老頭朝着弘揚天尊拱手道:“弘揚天尊,今後我投入妖月山門下,爲弘揚天尊效力。不出三十年,妖月山必定死化境超越無上山的存在。到時候,人們只知道弘揚天尊,而忘記了無上天尊。下屆修道者的道號,也必定會變成弘揚天尊,而不是無上天尊!”

原來愛情,因爲青春 秦川說:“這都是夢啊!楊白臉,爲何謊話會這麼好聽,真話是那麼的傷人呢?”

我點頭說:“穿着華麗外衣的謊言永遠比赤裸的真實更容易令人接受。我看這李紅楊命不久矣!這倆混蛋在捧殺這混蛋啊!”

李紅楊哈哈大笑道:“楊落啊!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想殺你易如反掌,我只是在衡量,在這菩提山殺人帶來的影響。”

納蘭英雄說:“我已經說服了菩提老祖,將這兩個人趕出了菩提山,此時,他倆不是任何人的門下了,散修而已。”

說着,納蘭英雄拿出一塊棉布,抖開後直接就扔了出來,浮在空中。上面正是菩提老祖親書的將我倆逐出師門的宣言!

翊帆師姐過來了,秦川問了句:“翊帆師姐,這都是真的嗎?”

翊帆師姐點頭說:“雖然我不知道是爲什麼,但這是事實!我和老祖是師徒,更是父女,這麼多年了,老祖所作所爲我沒有理解不了的,唯獨這件事,令我費解。兩位弟弟,多保重了。”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紅楊天尊,我們出手吧,我們聯手對付這兩個小毛賊,易如反掌。我都等不及要喝慶功酒了。翊帆,你回去給我們準備酒菜,慶功會就在菩提山舉行。”

翊帆師姐看看我們,然後對秦川說:“弟弟,姐姐這坐騎送給你了,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這坐騎的速度化境無敵,必要的時候,你就逃了吧!”

秦川哈哈笑着說:“師姐,逃不是我的性格,當年被砍斷肢體,我都沒有絲毫要逃的念頭。”他說着,一拍那頭獵豹的後背,說:“去吧。”

這獵豹便跑到了翊帆師姐的身旁,秦川喊道:“多謝師姐好意了,我不需要逃跑!”

“你們被孤立了,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發誓不收留你倆。我真的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這樣。”翊帆師姐說,“我幫不了你們了。”

她說完,騎上獵豹便跑掉了。

我說:“秦川,你喜歡的女人就是這樣的,對感情過於淡漠了,精於計算!不過,能送你坐騎,對她來說也算是有情有義了吧!”

秦川說:“她如何對我,我就如何對她,這都無所謂。她越是這樣,我越想幹她!”

我發現秦川是個血性男兒,並且可以坦然面對一切不公平,不如意,我開始回憶這個逗比川,似乎他就沒什麼沮喪的時候,一直很樂觀和堅強!

像秦川這樣的男人,應該是見到女人就想上的時候。他此時能這樣也算是潔身自好了。不過我感覺得到,他的內心很浮躁,也可以說是*了。他需要找女人發泄。

其實這纔是正常的,不然就是有病了。

翊帆說我們被孤立了,其實完全不是。我們被孤立了,難道納蘭英雄和姬老頭就沒有被孤立嗎?他倆還不是和我倆一樣,根本沒有人肯幫他們。也就是李紅楊這個傻瓜,被這倆混蛋耍的團團轉,幾句奉承話就變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一把書生劍,指着我說:“還不快來送死!”

我知道,打下去,必敗無疑。

我傳音給秦川說:“你騎我的坐騎,準備逃吧!”

“逃?李紅袖還在看守着柔柔,我們不能丟下她!”

莊末作樣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不能再丟下任何一個女人了。”秦川說,“明月帝后的事情就是教訓!”

李紅楊說:“楊落,你出手吧!今天來個了斷!”

簫劍前輩開話了,他說:“楊落,你若是信任我,將你的靈魂抽出到內世界。我借你的身體一用。”

我一聽頓時有些發懵。我的身體和靈魂是我的全部,我這具身體可以說是無與倫比的存在。讓我將身體貢獻出去,抽出靈魂進入自己的內世界,變得無比羸弱。如果此時簫劍別有用心,隨時可以將我的靈魂毀滅。

“你要想好了,對我是不是絕對信任!”

李紅袖此時拉着柔柔走了出來,她說:“李紅楊,難道你不要你妹妹的命了嗎?”

柔柔卻說:“哥,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屈服的,你殺了這兩個混蛋。”

我猶豫,內心裏無比的糾結。我靈魂離體,這真的是太危險了。但是看着李紅袖,又想起了明月和孩子,我又沒有別的辦法。

“楊落,你是雯雯的男人,我是雯雯的親爹。我知道這個決定對你來說太難了,這關乎到你的一切,靈魂離體,太危險了!”

我說:“我願意相信你。畢竟你是雯雯的親爹,我和雯雯也算是生死與共了。”

李紅袖便是雯雯了。我看着她,她一隻手不由自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我知道這個動過的含義。

簫劍說:“既然這樣,你離體吧,借我用一下就還給你!”

這是我第一次去了內世界,我的靈魂鑽出後,突然覺得自己雙腳無力,落到了內世界的瞬間,天琴,朱羽和柏芷將我圍在了中間。就連綺羅和玄武都不許靠近。她們知道,此時我是最危險的。

同時,簫劍的魂魄入體,他倒是成了這世界的主宰了。

我閉着眼,感覺着外面發生的一切。眼睛剛閉上,簫劍說:“我和你聯通。”

就覺得眼前的景象一下就明朗的起來,簫劍看到的,我也看得到。

就見簫劍一伸手,頓時內世界的太極劍就飛了出去。然後出現在了他的手裏。簫劍哈哈狂笑了起來,指着李紅楊說:“既然你活夠了,我就送你一程吧!”

李紅楊不屑地一笑說:“你憑什麼?”

簫劍說:“足夠了,如此浩瀚的真氣和強悍的身體,超絕的速度。我甚至體會到了戰神家族的招法,只不過,這招法離開這身體就不起作用了,這是溶進血液的招法!”

說着,破天九式一直加持上去,雙眼冒着金光。

他長劍一揮,頓時一個太極圖在空中形成,徐徐轉動,接着,一黑一白兩條魚忽然越了出來,圍着簫劍旋轉起來。簫劍哈哈大笑道:“來吧,小雜碎,我先拿你開刀!”

“不可能!”姬老頭喊道,“楊落,你不可能學會天劍的,這是不可能的。你只是人尊,怎麼可能學會天劍呢?”

“看這天劍的境界,幾乎和劍尊簫瞎子媲美了,這不可能的。當年若不是簫瞎子沒有眼睛,幾乎可以與我等齊名,楊落怎麼可能練到此等境界?”納蘭英雄罵道,“混蛋!媽的!”

隨後,納蘭英雄笑了,說:“楊兄,我看還是化干戈爲玉帛吧!”

簫劍哈哈笑着,那雙魚化作了一黑一白兩道霧氣,開始遊走。隨後消散在了空中。

李紅楊不屑地說:“虛張聲勢罷了,我纔不信一個三品人尊能煉成這麼玄妙的天劍太極。”

簫劍看着他,然後伸出一根手指頭勾着說:“來,一劍讓你知道自己有多弱!”

李紅楊雙手握着劍,舉着說:“好,我就讓你見識下書生劍的厲害!”

“狗屁書生劍,還不是太極的變招!你注意了,我要刺你的咽喉了。”

李紅楊化作了一道影子直奔簫劍,我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兩道影子已經撞在了一起。

接下來的一幕,讓我笑了。

太極劍刺穿了李紅楊的小腹,李紅楊的書生劍貼着簫劍的脖子穿了過去。他低頭看着自己的小腹說:“楊落,你騙我!”

簫劍雙手握着劍,往上挑。喊道:“宰豬的辦法,給我開!”

李紅楊的肚子頓時就被豁開了,他卻一拳打在了簫劍的頭頂上。頓時,兩個人分開了。簫劍被這一下打得不輕,身體倒飛出去,落地後往後退了幾步,隨後一揮長劍站穩了。他哈哈狂笑道:“李紅楊,你服麼?”

李紅楊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握着劍喊道:“我不服!”

簫劍拎着劍就衝了過去,喊道:“趁你病,要你命,你死了就不會嘴硬了!”

李紅楊身體倒飛,直接落在了那隻斑紋猛虎的身上,猛虎轉身就跑,簫劍哈哈笑着說:“天尊,不過如此!”

納蘭英雄喊道:“不可能,楊落,你爲何這麼強?同爲主神,你爲何這麼強!”

姬老頭此時說了句:“楊落,我們需要談談,畢竟,大家都是兄弟。” 簫劍把太極劍收回了體內,隨後對我說:“好了,我的使命完成了,合作愉快。你的身體加上我的修爲,不用怕什麼了。”

他靈魂離體的一瞬,我靈魂入體,頓時有一種踏實的感覺。簫劍嘆口氣說:“人比人就要死,你那身體太好了,要不是對我的融合度不夠,估計我能殺破天!楊落,殺破天,我不行,你行!別說是破天了,我這身體找無上報仇還差得遠呢。”

我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還不到和無上算賬的時候。也最好不要讓他知道你的存在。師祖,還不到我們鋒芒畢露的時候啊!”

“我明白,還有,你也不要叫我師祖了,我擔當不起啊道君!”

道君,看來我的身份是無疑了,並且,納蘭英雄便是混鯤無疑,姬老頭便是那鴻鈞老祖。我們是三神聖的存在,只是,我們真的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稀裏糊塗的都隕落了,又一起殺回了化境,又鬥在了一起,難道這些都是偶然嗎?還是,一切都是天意呢?

對於我們幾個而言,似乎能左右我們的只有創始元靈和天地了吧!是誰在玩我們呢?

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因爲我開始覺得整件事的詭異,爲什麼,稀裏糊塗我們三個師兄弟就成了仇人了呢?

和簫劍交談完後,我看向了納蘭英雄和姬老頭。姬老頭說:“楊落,你表態吧!我不想和你爲敵!”

我說:“那是因爲你發現很難殺了我。”

“就算是這樣,難道就非要打個你死我活嗎?化境夠大,裝得下我們,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回去神界,地界和人界,我們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姬老頭說,“老二,你的意思呢?”

納蘭英雄說:“我沒有意見啊!只要是楊兄沒意見,我們就休戰講和,假以時日,這三界將會是我們三個的。”

我說:“又是利益,難道你們心裏除了利益就沒有別的了嗎?令我噁心,真的令我太噁心了。姬老頭,納蘭英雄,你倆三番五次想要置我於死地,和你們講和,那是沒有意義的,一旦我虎落平陽的時候,你們會毫不猶豫乾落井下石的事情。所以,我們之間根本不需要什麼協議。還是算了吧!”

姬老頭說:“楊落,你非要和我不死不休嗎?”

納蘭英雄說:“楊兄,看來你是鐵了心要置我於死地了。”

對姬老頭,我還真的是要置他於死地。但是對納蘭英雄,我沒有想的那麼極端。我一直有所顧慮,那就是媛媛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媛媛就要來到這化境了吧!到時候,我要不要告訴她實情呢?

我看着納蘭英雄說:“叛徒,不要和我談條件,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

秦川指着納蘭英雄說:“你這個混蛋,不是總想堂堂正正打一場嗎?好啊,我和你堂堂正正打一場,你敢嗎?”

納蘭英雄慫了,他不是個魯莽之徒。他沒說話,騎着大河馬,轉身就走了,河馬入水後,直接朝着對岸而去。那姬老頭也騎着坐騎跑掉了。

我知道,簫劍是絕對不會幫我對付姬老頭和納蘭英雄的。現在這化境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局面,雖然很多人殺我們都易如反掌,但是誰也不肯出手。道理很簡單,除了敬重之外,那就是殺了我們其中任何一個,一定會引起衆怒,到時候死無葬身之地是一定的結果。

我對秦川說:“上妖月山,時機到了!”

秦川說:“爲何剛纔你突然那麼厲害了?你的太極劍練到了天劍嗎?”

我一笑說:“走吧!”

秦川說:“明天再去,今天我有事!”

他轉身就朝着李紅袖走去了,到了近前後,一把拉住了柔柔的手說:“幹你!”

“你敢!”柔柔吐了秦川一臉。

秦川用手擦去了,他說:“說了幹你就一定要幹你!”

他拉着柔柔就進了屋子,很快就聽到了屋子裏撕布料的聲音。 悲鳴詠嘆調 李紅袖對我說:“不好吧!”

我說:“秦川似乎是到了青春期了啊,對異性有着絕對的憧憬。他這不是絕對的報復,而是對青春的發泄居多。是不好,但是我們誰管得了?!”

李紅袖罵了句:“該死!怎麼可以這麼幹呢?”

很快,我聽到屋子裏柔柔嗷嗷叫了起來,隨後哇哇地大哭。

李紅袖要動,我一把拉住她說:“你幹嘛?這女人不是什麼好鳥。”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李紅袖說。

很快,屋子裏柔柔一聲尖叫後安靜了,接着就是咕咚咕咚的撞擊聲。李紅袖臉一紅說:“畜生!”

秦川這混蛋很快就喊叫了起來,和殺豬一樣嗷嗷叫個不停。我不明白,人家女孩子沒叫,他倒是叫的厲害。

很快,他啊地一聲,隨後安靜了。

成長華年 但是出事了,我看到媛媛笑着從一旁飄身而下。

當秦川一邊穿衣服一邊出來的時候,媛媛剛好跑到了我的身旁,她喊了聲:“師父,秦川呢?”

接着,秦川從門內一腳邁出來了,在他身後,是一個半裸着身體的女孩子,身上僅僅裹着一塊牀單。這柔柔被打慘了,嘴角淤青,眼睛腫了一個,大腿上還滿是血跡呢。她晃晃悠悠從門內出來,手裏拎着一把劍朝着秦川后心刺去。

秦川看也不看,就聽鐺地一聲,這柔柔被震了回去。跌在了地上。當秦川笑着擡頭看到媛媛的時候,他呆住了,媛媛也呆住了,過去直接就給了秦川一嘴巴:“你混蛋!”

喊完後,滿臉淚花,轉身踩着湖面就走掉了。

秦川罵了句:“怎麼就這麼寸!”

我說:“你還不快追啊!”

“追什麼!有什麼好追的,女人,有的是。”秦川說。“我就不信,這化境,除了我秦川,她還能嫁給誰!遲早會回來的。”

我也看出來了,這秦川的脾氣和我不一樣,喜歡一個女人是一回事,絕對不會因爲失去這個女人就魂不守舍的。

就算是這樣,秦川自己也氣夠嗆,接着他把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了柔柔身上,轉過身一彎腰,夾起柔柔就進了茅草屋,關上門又來了一盤。這一盤後,柔柔不鬧了,只是推開了窗戶,趴在窗戶上看着外面發呆。

她咬破了嘴角,鮮血順着下巴流下,落在了窗戶紙上。

“這也算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吧!”我說。“這位大小姐,確實……”

李紅袖接道:“不管怎麼樣,這樣對她是不公平的,這是錯誤的。”

我和李紅袖進了屋子,看到秦川躺在炕上睡着了。他睡的很香,這小子,真的心大。我從朱羽那裏拿出一套衣服扔給了柔柔說:“穿上吧!”

這柔柔表情麻木,抱着衣服蹲在炕上,然後慢慢往後縮,縮到了牆角後,渾身顫抖起來。隨後,眼淚和鼻涕一起下來了。但是她一直咬着嘴脣,都用兇狠的目光盯着秦川,我知道,她太恨秦川了。

按理說,這麼報復李紅楊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但是我就是開心不起來。心裏覺得難受的很,於是我出去坐在湖邊抽菸。

但是秦川可不會憐憫柔柔,當秦川睡醒了後,又開始按住了柔柔開始幹那不能描寫的事情。並且這一干,就斷斷續續感到了第二天的凌晨。雞叫了纔算是罷手。

當我和李紅袖怕出事去查看的時候,發現兩個人摞在一起睡着了。

李紅袖說:“走吧,出去吧。”

我們出來,一方面還要看着柔柔不要逃跑了,一方面還生秦川的氣。這秦川,確實太操蛋!

到了正午的時候,柔柔先從屋子裏端着盆出來了。她穿着乾淨的衣服,走路叉開雙腿,看來是腫了。她到了湖邊打了水,然後端着水回去屋子裏,關了門。看來是去洗漱了。

當她再次出來的時候,頭髮梳好了,手裏拎着個板凳。她把板凳放在了屋檐下,坐在上面後靜靜地看着遠處,一句話不說。

秦川出來的時候摸着後腰,很明顯失去了底氣,走起路來搖搖晃晃,雙腳沒有根了。他伸了個懶腰說:“多年的晦氣,一掃而光,從今往後,該我秦川擡頭了。沒想到是個處,大吉大利啊!”

柔柔就像是個木偶一樣,一句話不說。她就那樣靜靜地坐在凳子上看着遠方。她到底在想什麼呢?我不是女人,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可是隨後她喃喃了一句說:“我懷上了!”

秦川罵道:“那就自己處理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