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麼?我是你的優樂美啊!”

“什麼美?”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

此刻武母正一臉疼愛地看着自己女兒,細心如絲的她看出女兒雖然現在一臉的笑容,但是眼睛尚未消去的紅腫以及還沒有來得及擦去的淚痕,便知道剛剛女兒又在外面遭遇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卻是當即招呼着女兒以及所有人。

“小吉,快坐下來吃晚飯吧,還有小吉的朋友們,你們大家也一起來吃吧,說起來還真是是勞煩這位太一姑娘呢!”

“……不麻煩。”黃袍御姐淡淡地點了點頭。

шшш☢ тт kдn☢ ¢〇

衆人也入續就坐,因爲嶽策等人都是自來熟,沒有等主人們動筷子,便開始大塊朵頤起來。

說實在的因爲這裏也確實是外面,爲了不嚇到別人,大家也不敢讓小四跟武家母女同桌吃飯,所以小四神獸便被嶽策領到了一處私人地盤裏吃着相同的晚餐,

“……主上……慢點。”太一也是唯一一位動筷次數比較少的,眼光幾乎都落在了嶽策的身上,看着那一副彷彿多少年沒有吃過東西卻是已經習慣的吃相,不禁又是擔心道。

哪吒嘴裏塞得卻是滿滿的,但說出的話卻又清晰萬分,

“嗚——唔——對了,嶽策你們剛剛出去,嗚——嗚——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了。不是說就是就是去把這個中二少女追回來麼?需要費了這麼長時間?遇到了什麼好玩的麼?”

聽到了哪吒的詢問,嶽策也是猛然地想起了什麼,不顧嘴裏的也是滿滿的食物,像是說着好消息,對着大家道。

“嗚——對了,我告訴你們喔——姜大姐可是——收了——喔!!!!!1”

瞬間,腳面受到了一陣重踩,嶽策一陣吃痛,收起了話勢,看着對面的天然卷妹子。

“姜大姐,從剛剛開始你的臉色就很不對勁啊,一臉的心思,不知在想着什麼,什麼也不說,而現在我向大家宣佈這個好消息,你幹什麼又要踩我啊?”

“……”

“阿芽我像是那種什麼事情都要依靠別人來說的人麼?”

瞪了嶽策一個白眼,此刻姜紫芽像是鼓足了勇氣,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一樣,姜紫芽也是收起了臉上的矛盾的表情,站起身來,死魚眼雖然依舊無神,卻是平白地清了清脆的嗓子,走道武母的面前,一個躬身,接着便是猶如將心中的話全部大聲地說出。

“請將您的女兒交給我吧!”

……

衆人瞠目結舌:“……”

太一還好,武母也只是愣了一下,不過哪吒卻是一臉驚恐,

不錯,就是驚恐。

這臺詞是有多麼的糟糕啊……

抹了一把汗,嶽策又是笑着替姜紫芽解釋:“姜大姐她的意思是說她準備收武姑娘做徒弟的意思。不是你們想像地那樣的。”

“我雖然沒有洞府,沒有什麼法寶,但是我卻是想交給您的女兒一些東西。交給她一些她所應該擁有的東西。”姜紫芽也不在意衆人的看法,仍是一句一話道。

而武母也是才明白過來,卻是沒有立刻答應,只是把目光挪向自己的女兒,“小吉,姜姑娘想當你的老師,孃親只尊重你的意見,你同不同意?”

武吉卻是一臉的不知所措,

原以爲一開始醫館面前的姜紫芽只是一句面子話,沒有想到……沒有想到……

當即,也顧不得臉上的嬌羞,點點頭。

“我願意……”

……

師傅這樣,徒弟也是這樣,

嶽策微笑着面對着二人,

這還是師徒的應該有的臺詞麼…… 朝歌城天機屋。

嶽策:“……”

哪吒:“……”

太一:“……”

雖然好不容易纔接受了這個事實,不過依然有點納悶的嶽策還是指着一旁站立的武吉對着老神自在坐在座椅上的姜紫芽問道。

“你居然讓她在‘天機屋’裏‘工作’?讓你的徒弟在你一手辦理的‘天機屋’的工作?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麼?”

嶽策根本無法理解這世上居然有這樣一個老師,明明這個勞什子的“天機屋”根本沒有什麼正當的財路來源,根本此刻還是靠着別人的救濟來生存下來的,可是呢——

這個做老師的居然還讓布衣少女把樵夫這個有着美好前程、前途無量的工作給辭掉了,這還是作爲老師所擁有的人性麼!

“雖然阿芽我仍然*不離十地猜到你心裏在想什麼,但是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仰躺在座椅上,雙手輕輕地抱住後腦勺,開啓了那雙穿透了人心的死魚眼,姜紫芽悠悠道。

“她現在是我徒弟,是我學生,怎麼不能在老師左右安心地伺候呢!如果再去幹什麼砍柴,踢人家門,毀壞人家家用道具的話,難道不是阿芽我來替她擦屁股麼!還是說你們都忘了那天晚上在她家,她是怎麼說的麼?”

死過來,面癱首席! ……

幾日前的那個夜晚

武家裏。

聽得武吉點頭,姜紫芽也是也收起了平日裏的嬉笑,換作一臉凝重,看着武吉,一字一句清晰地道:“我本爲崑崙山玉虛宮原始天姬座下之徒,姜裳,姜紫芽。既然你也同意了,那從今日起,便收你做個開門大弟子。此後便記住,凡我闡門之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團結一心,共同禦敵。”

武吉聞此,跪在姜紫芽面前,叩了一個響亮非常的首,擡起頭,眼中閃着異常明亮的光芒。

重生八零小嬌蠻 “弟子謹記在心。”

……

回憶結束。

姜紫芽一臉的大義凜然看着衆人地道:“阿芽我當時都把話說在前頭了,既然做我的學生,那當然得全部都聽我的是吧,這個是絕對沒有商量的對吧,而且你想想有哪些老師是想坑自己的學生呢!做老師麼,都是矜矜業業爲學生們着想,她應該心裏明白清楚。”

說得就像是做了不知多少年含辛茹苦的守在崗位上的教育者一樣,眼神真誠猶如高堂明鏡,讓人不自由地感動。

你以爲我會信你的鬼話麼?

嶽策輕笑,

這個連自己師傅以及姐姐都敢坑的人還有什麼坑不了的……

天然卷妹子說完後,又是着指揮布衣少女,嚴肅地目光射向武吉:“去,先把爲師我的這件屋子裏打掃乾淨了,要記住必須打掃地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必須明亮整潔地跟舔過地一樣乾淨知道麼!”

而武吉自然,總是帶着好奇寶寶地語氣,問道:“這跟教我本領有什麼關係呢?”

“你看看你,爲師讓你做這些事還能害你麼!你自問,這裏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不要說爲師那哪吒賢侄了,就連那最弱的小策都能輕而易舉的奪走你的武器,所以說,目前你最需要的是什麼——”

頓了頓口氣,姜裳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地表情:“是體力啊,是一個健康強勁的身體,而當年爲師就是從替師尊打掃屋子開始做起的,在你清理,擦拭的時候自然會帶動你身體內的每一個筋骨、每一根細胞。讓你的身體不知不覺間便得到極大的鍛鍊,活筋鍛骨,這也是你目前最需要去做的事,爲師說到此,你能明白了麼?”

“原來打掃屋子裏還有這麼多的學問啊,我剛剛還以爲是師傅嫌累纔將活拋給我的,沒有想到,沒有想到,師傅對我是這麼地好啊!我剛剛心裏還誤會了老師,真是慚愧至極。”武吉一聽原來如此,當即向着姜紫芽道歉,便立刻一臉笑呵呵心甘情願地跑去幹活了。

而嶽策也因爲聽到了姜紫芽剛剛那一番深情並茂的演講後,也開始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呼~”

擦了一下額頭上因爲自己以及愛徒的對話所流下的大滴大滴的汗珠,但是依然保持着面對愛徒一臉慈祥的表情,可是就在武吉轉身去收拾屋子一剎那間,姜裳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個極爲陰險的表情。

哼……

差點連阿芽我都信了自己的鬼話了……

打壞阿芽我辛辛苦苦開的天機屋,如果不找當事人賠償的話,豈不是太不划算了嗎!

不免費幫阿芽我的房間好好打掃幾個月,你就別想能好過下去。

至於什麼徒弟

呵呵,那只是個代詞,阿芽我自己都是恨那個老不死的師尊恨得要死喔……

……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嶽策實在看不下面前這天然卷女子的那陰險厚顏,起身,拉開門準備走出。

哪吒正在回憶着自己當年是不是真有過入門打掃師傅房屋的經歷,見嶽策想要出去,忙問道:“不是已經不用你去打宣傳了麼?你這是又要去哪?”

連一旁看書的太一姐也是投來疑惑的目光。

嶽策可不能說是因爲看不下某人的人生態度纔想出去轉轉的,不夠他也想起了某些事,也是擺擺手,示意沒什麼大事。

“剛剛想起前兩天答應過武伯母幫她去抓些藥材的,雖然伯母的那個病是從很久以前就落下的病根,但是如果從今天開始幫用藥浴她調養身體的話,還是能夠控制以及減輕伯母的病情的。”

而且——

嶽策也想到了不久前的那道白色身影,

正好這個藥浴的方子也是前世(?)從一本古方上看到的,正好對於體弱的人效果最爲明顯,畢竟,答應她的誓言,我可是至今都放在心上呢。

“需不需要本姑娘陪着?”哪吒有點不放心,問道。

“算了,就幾步的路,你們在家等着吧,一會便回來。”搖搖手,嶽策走出了家門。

……

不知爲何,這一刻,看着嶽策的背影,哪吒心中涌起一股難以言明的感覺。

是錯覺麼……

朝歌皇宮內。

空蕩的大殿之中,文武百官早已在一個時辰之前便已經早早地退朝,而本來的這個時刻,這個宮殿應該空無一人。

不過——

就在那高高在上的華美異常的龍椅之上,一道曼妙的身影正斜躺之上。

紂女王正一人無所事事地呆在空蕩蕩的大殿之中,心中也是在煩悶無比。

選妃在前幾天就已經結束了,男妃們最終還是一個不剩地被紂女王一個不留的淘汰掉了,不爲什麼,就是因爲他們一個個的性格都太奇葩了。

真的實在是太奇葩了,說這個一點都不冤枉他們。

不過也對,這個道理自己扳扳手指想想也能明白,那些正常的都是一個個心高氣傲的傢伙,怎麼可能放下面子過來這裏接受如同看着猴戲的對待呢!

就比如那個狡猾的嶽策——

一想到那個平凡不能再平凡,卻時時刻刻一臉賤笑的白衣青年。

本以爲他能過來的,沒有想到、沒有想到。

難道說寡人就那麼的讓他不屑一顧麼?

頭腦又是混亂一片,不由得抓住頭,彷彿是在發泄地喊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無聊,好無聊,越想越覺得無聊啊!!!”

聲音在宮殿內產生了一遍又一遍的回聲,更加顯得宮殿內一陣清冷。

要知道,紂女王當時可是根本就連選女妃的心思都沒有的,可是後來在所有大臣最後的苦苦哀勸,自己還是不好拂了她們的意,最終還是挑了四個看上去像是歌舞團打扮的不良少女。

不過本來事情到這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而紂女王也不會僅僅因爲某個賤人沒有參加自己舉辦的活動而生着這麼長的悶氣,可是就在剛剛一個時辰之前的早朝上。

自己的小姑比干卻是罕見地參加了這次的早朝。

雖說這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不過——

自己小姑穿的那件奇怪白色大褂卻是讓自己莫名的刺眼,記憶中,那件大衣只有一個人穿過,並且自己可以發誓,小姑從來都沒有那種樣式的衣裳。

既然是這樣,那麼就很好下結論了——

他們兩個肯定已經認識!

雖然在早朝中,比干只是站在一旁直到結束後仍是一言不發,從頭到尾都沒有看自己一眼。

似乎看到了當時好像小姑離自己越來越遠的,紂女王不顧風範地抱住頭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頭好痛啊!!好無聊啊!!好無聊啊!!!這個世界還是爆炸掉算了!!爆炸掉算了啊!!!!!”

“不就是一個臭男人麼!小姑要是要,她可以告訴我啊!爲什麼大家都得瞞住我呢!爲什麼要瞞住我呢!果然世界還是爆炸掉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甘心地重重地喘氣聲在大殿內迴響着,像是狂風的肆意,又像是暴雨的重落。

突然一道匆忙的聲音傳了進來,緊接着在紂女王的視野中,進來一個跌跌盼盼的身影,臉色極其慌張,連爬帶滾走到了紂女王的面前。

“小立子?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此慌張?”紂女王迅速地整理了一下面容,冷靜問道。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有人要害陛下!”小立子頓時磕首驚恐道。

“……”

紂女王皺起了眉頭,輕輕地扶起了跪在地上的人,“冷靜點,寡人問你,是誰要害寡人?”

“是誰……”面前的身影似乎輕輕地說了一句,緊接着,紂女王卻是看到了小立子那一張慌張的面容瞬間變成陰險詭異的表情。

“當然是奴才啦……” (ps:羣裏昨晚已經在發一些你懂得的福利了,咱也不炫、啊呸,是咱也不批評什麼了,還有哪些看官想進來一起來批評這些帶着讓人鄙夷的東西的,就儘管來吧。羣號還是作品相關裏的那個……)

…………………………

………………………………

“嗯?憑你麼?爲什麼?”宮殿內,看着眼前這個奴才一反常態的話語,不禁在好笑的同時又有點好奇,言語不難聽出對於小立子的輕視。

而仍是一臉奸笑地表情,彷彿已經覺得紂女王已是穩重捉鱉一般,扯着纖細如公鴨般的嗓子道:“哼哼哼,憑奴才我是當然動不了您這位晝舞大陸的九五之尊了,不過,我雖然不行,可是我家主人卻是可以!”

“……”紂女王聽完不怒反笑,點點頭:“寡人正有點覺得無聊呢!沒有想到你卻是自己充當我寡人的出氣筒,這種無畏送死的精神,而且在寡人身邊潛伏了這麼多年的耐心,就衝着這個,寡人卻是需要好好地表揚你一番,不過,莫非你已經忘了前幾天對你的懲罰了麼?”

重生之填房 “額……”似乎是回憶了什麼不怎麼開心的事情,小立子也沒有平時對紂女王的五體投地,只是狠狠毫不畏懼地瞪着紂女王,叫道:“你以爲派幾個沒有用的護衛就能動得了我麼?不過是奴、啊呸,不過是我使得一些障眼法罷了,爲的延長時間,就是等到有天能讓主人重新降臨之時,桀桀桀!”

“廢話說完了麼?”紂女王顯得有些不耐煩,歪着頭問了小立子一句。

“算了,看你也說不出什麼有意思的了。”紂女王被小立子這麼一鬧,緩緩擡起了玉手,對着小立子若有若無地輕輕一點。

緊接着,就如同是一股巨力突然地加入了一般,剛剛還站着的小立子便立刻不受自己控制地騰起空來,措不及防,卻是來不及反應。

“也就這樣麼!”淡淡地看着這個跟了自己有幾年的奴才,紂女王眼中一絲黯然,深深地嘆了一道氣:“本來以爲你這個奴才還是挺會討寡人的歡心,不過,寡人可實在不願在身邊留着一個不忠於自己的奴才。”

“啊……咳……”如若是掌控在在紂女王手上的傀儡一樣,又像是被捏在紂女王手心的一隻螞蚱一樣,雖然此刻的小立子已經在不斷地掙扎,不過結果只是枉然,根本連紂女王的氣勢的一寸之外都無法逃脫。

沒想到……

實在沒有想到……

原以爲這麼多年下來,已經將紂女王的性格習慣都摸得清清楚楚了,不過誰又能想到,這個整日知道飲酒、淡薄朝政的君王突然間展現的實力卻是如此的讓人覺得詫異,不過,越是這股氣勢多麼的君臨天下,越是讓人產生臣服感,卻越是讓讓小立子更加的興奮。

紂女王卻是看着騰在空中不斷掙扎的小立子的表情的千奇百怪,卻是不由得皺眉:“原來你還真是個m啊!”

就在這一刻,使出全力讓自己有了一個可以呼吸的空擋,小立子深吸一口氣,衝着上方大喊一聲。

“主子!救我!”

……

一片安靜。

“到現在你說的那什麼主子都沒有出現,看來你這傢伙今日的運氣還真是挺背的麼!”

如果是真的,寡人真的不想造成殺業……

不過,在不正確的時間內告訴寡人一件着實任何人聽來都不會不讓人高興的事情,這不得不讓有點生氣啊……

遙擡的纖纖素手緩緩合攏,而隨着緩緩的手掌握緊的一個過程中,卻看見如同無助的小立子雙手緊緊地抓着自己的脖子,不斷地拉抓着自己的喉嚨,那樣子,恐怕在任何人看來,下一刻,此人便會窒息而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