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或許從很多年之前,他們之間就註定了以悲劇收場。

印象里,從很小的時候起,父母對他的管教便是嚴格到了極點的,每樣功課都必須做到最好,不許有一丁點輸給別人的地方。他每天都在忙於學習各種功課、以及將來接管蕭家所需要的技能,所以他幾乎沒有任何朋友。

他以為,自己會按照父親安排的一切,長大、入仕、結婚、生子。

可何漫楓的出現,打破了他既定的人生。

何家都是美人胚子,但小時候的何漫楓卻是丑的不堪入目,頭髮黃的像枯草一樣,黑瘦黑瘦的像個沒長開的小豆芽,再加上何阿姨喜歡把她打扮成男孩子,所以,見到他的第一面,他覺得她只是一個向下來的粗俗的野丫頭。

但就是這樣一個狗都不理的野丫頭,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煩她,厭她,她卻像野草一樣,頑強的跟著他,好像永遠也看不到,他厭煩的臉色一樣。

絕品透視眼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漸漸的接受了她的存在。

甚至她不在自己身邊,都會覺得不自在。

和她和諧相處的時間,一直持續到他上高中,她上初中。那時的何漫楓漸漸的出落得亭亭玉立,成為像何阿姨那樣的美人胚,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可偏偏小丫頭不自知,總覺得別人在拿她逗樂,私底下經常跟他說,他們班哪個人最喜歡欺負她。他在旁邊聽著,臉上笑著,心裡生出難以言喻的怒火。

這個傻丫頭,難道不知道,很多男孩子總是欺負女孩子,來達到吸引她們的目的嗎?還有那些男孩子,怎麼敢覬覦他的人呢?小丫頭是他的,誰都不許覬覦。

他隱忍著怒火,把那些欺負她的男孩子一一的收拾。

直到再也沒人騷擾她,他這才放心的想。

總裁的退婚新娘 小丫頭永遠是自己的了。

但這樣的放心,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他意想不到的一個人出現了。

這個人就是江晨。

江家和蕭家是世交,父親與江家走的更近,每每吩咐他要好好的對待江夢雪。那時的他懂得很多,從父母的言談舉止中,看出了一絲絲的苗頭——他們想讓江夢雪成為他的妻子。

他不愛江夢雪。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但也知道父親是一個固執、獨斷的人,若是不按照他的意思去辦,只怕到時候父親會做出對何漫楓不利的事情。

於是在人前,他對江夢雪愈發的親近。

那時,他總想著小丫頭眼裡只有自己,不管是誰離開了他,她永遠不會離開他。

可就是這樣自大的想法,讓他最終付出了代價。

高中畢業之後,他原本想選燕大,和何漫楓毗鄰,但父親動用關係,篡改了他的志願表,最終他被另一所大學北航錄取了。那一天,他跑到何家,找到小丫頭,問她自己若是離開了,她會不會不習慣。小丫頭沒心沒肺的笑著說,讓他放心的和江夢雪相處。

那一刻,他才知道,她只拿他當哥哥看。

他想,沒關係。

她還小,他可以等著她慢慢的長大,他會掌控何家的一切,再迎娶她嫁入何家。

……

大學之後,父親為了讓他參加特工部,開始訓練他的體能。每每訓練結束之後,他渾身都是青紫的痕迹。他不想讓何漫楓看到傷心,便每次都等傷好了之後,再回家去看她。

可每次他費盡心思回到家,看到她時,她總與江晨在一起,甚至親熱的叫著他江晨哥哥。

她的眼裡再也沒有他,滿心滿眼的都是江晨。

那時,他人生第一次嫉妒江晨,想要把江晨驅逐,讓他離開何漫楓。

但最終,他忍下了這個念頭。

因為他的實力還不夠強,太早暴露自己的想法,只會讓父親對何漫楓下手。

他疏離了她三年時間,也冷眼看著她和江晨一步步的走近。

直到她十四歲及笄,看著她和江晨說悄悄話,約定在後花園見面,他壓抑了許久的妒火終於爆發,搶先一步,到他們約定的地方,去偷偷地見她。 第1354章番外:她說的每句話,他都記得

直到她十四歲及笄,他看到她和江晨說悄悄話,約定與江晨在後花園見面,壓抑了許久的妒火終於爆發。

他搶先一步,到他們約定的地方,去偷偷地見她。

看到她像等待情郎的少女,面帶嬌羞的站在那裡,他想出去,跟她傾訴自己對她的傾慕。

然而,在他準備出去時,江晨走了出來。

他親眼看著江晨捂著她的眼睛,讓她猜自己是誰;親眼看著江晨親昵的挽著她的手,帶她到後山的綠草地上看星星;親眼看著她,感動的滿是淚水的擁抱著江晨……

那一刻,他才知道鐵打的心也會碎。

從後山上離開,他喝的酩酊大醉,一個人站在何家的樓下等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披著滿身的露水,他看著她與江晨有說有笑的回來,最終決定嘗試忘記她。

不是因為覺得自己會輸給江晨,而是他想看著她幸福,想看著她臉上經常掛著笑容。

以前他覺得這個人是自己,可現在既然不是他。

那他就放手一次。

若是江晨能讓她一直開心的活著,那他便再也不插手她的生活。

若是不能,那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她帶回自己的身邊。

……

大學畢業之後,他到外地工作。

兩年的時間裡,在父親的幫助下,他步步高升,成為特工部的新貴。每個人都說他年輕有為,將來會繼承他父親的衣缽,可他心裡明白,自己要的不止是父親的高度,而是要超過父親。

第三年的時間,他超額滿足父親交代的人物,父親提出讓他調回帝都。

重生之星空巨蚊 那時他猶豫過、也掙扎過,但最終敵不過內心的渴望,選擇回到帝都。

再次他踏入熟悉的地方,他忍不住的想去見她,想問問她三年時間過得怎樣,每每想到關於她的一切,血液里掩藏在深處的衝動與野性,瘋狂的叫囂著想要掙脫胸腔。

忍了又忍,最終他在家裡看到了她。

當時的她十六歲,嬌艷柔嫩的宛若初晨含苞待放的牡丹,讓人忍不住的為止側目。

他淡定的跟她打招呼,平靜的問起她三年的生活。

她依舊叫著他蕭哥哥,可臉上再也不復當年的熱切,只剩下了疏離。

看著她恨不得立刻逃離的神情,他熾熱的心一點點的被燃燒殆盡,最終化為了熊熊燃燒的嫉妒。為什麼她可以那麼輕易地忘記兩人的一切?忘記她曾經跟他許下的諾言?她明明說過,這輩子只和他在一起,只想嫁給他。

她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記得。

她卻忘得一乾二淨。

他不甘心。

所以,在她十七歲生日宴會上,他跟著她跑到後花園,狠狠地親吻她,命令她不許喜歡上別人。

但在他最忘情的時候,看到了她滿臉的淚水,以及她嘴裡喊著的——江晨,救我。

她滿心滿眼都只有江晨,再沒有他的位置。

那時,他才知道這世上並非一切都可以掌控,哪怕他得到了想要的權勢,又有什麼用呢?

他最愛的小丫頭,最終喜歡上了別人。

在他愣神的時候,江晨趕到,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他在憤怒之下,想要殺了江晨。

然而,在他拳頭砸下去的那一刻,何漫楓擋在江晨的跟前。

她說,蕭哥哥,你要是想打江晨,就先打我吧。

他冷冷的看著她,心頭荒涼的如同寸草不生的沙漠。

他把她拉開,和江晨扭打在一起,兩人鼻青臉腫的時候,何家的警衛趕到,將他們拉開。

他被送到了何家的包廂,江夢雪拿著醫藥箱走進來,坐在床頭邊給他處理傷口,邊跟他說,其實江晨和何漫楓早已相戀,從何漫楓十二歲時,江晨便喜歡上了何漫楓,只是那時何漫楓比較小,所以江晨沒有開口。十四歲那年,江晨向何漫楓表白,何漫楓答應接受江晨的感情,但真正的交往,要成年之後。這些年來,江晨對何漫楓處處體貼,兩人雖然明面上沒有確定感情,但實際上早已是戀人關係。如今江家父母也都知道了,江晨有個小女友,所以並不著急催促他結婚。

他聽著她敘說何漫楓與江晨的種種,腦海里不停地回蕩著在花園裡發生的一幕幕,心裡萬念俱灰。

他告訴自己,是死心的時候了。

……

那天之後,何漫楓便時常躲著他,甚至搬到了學校去住。偶爾她回到家裡,和他遇到,也像只受驚的兔子,說幾句話便躲得遠遠的。

他心中苦澀,對待她也愈發的冷。

再後來,他便時常聽到她與江晨傳出戀愛關係。

一次蕭、何兩家的宴會上,眾人問她和江晨的關係,她點頭承認是男女朋友關係。

他臉上在笑著,身體里的血液卻凍成了冰。

為了不再看著她,忍受折磨,他選擇離開。

親自向特工部的上級,申請了最艱苦的訓練,他不顧全家人的反對,深入到毒蟲遍地的亞馬遜叢林深處,接受訓練。

……

兩年的磨礪,讓他更加的成熟,也更加的冷漠。

他回到帝都,父親說,他與江夢雪年紀都不小了,讓他們訂婚。

他想,既然不是何漫楓,那是誰也都無所謂了。

於是,他點頭答應。

訂婚的消息很快傳播開來,心中存著微渺的希望,何漫楓會打電話來,哪怕只是問問他,為什麼會突然訂婚。

可最終,直到訂婚典禮的那一天。

她也未打電話來。

他站在訂婚的台上,目光一直專註著她的方向。

許久之後,她終於看向他。

他朝她咧出一個勉強的笑容。

小楓,我終於訂婚了,可未婚妻不是你……

你是不是很開心呢?

……

訂婚典禮之後,他按部就班的工作,與何家的關係也越來越疏遠。

他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與她有交集。

但沒想到,兩個月後,她會打電話給他,在電話里哭著跟他說,自己快死了。

那一刻,他前所未有的慌亂。

停掉所有的會議,抽調出專機,以最快的速度飛往她所在的地方。

看到她病怏怏的躺在床上,他緊緊地抱著羸弱不堪的她,說:「小楓,我來陪你了。」 第1355章番外:她是他的肋骨

她趴在他懷裡,哭的死去活來。

他抱著她,眼角泛著淚光。

時隔那麼久,他們終於能像小時候那般親密無間。

他想,自己終究無法忘記她,因為她就是他身體里被抽去的那根肋骨,沒有她的人生是缺憾的,不完美的。

這輩子他活著,就是為了能找到她,重新聚在一起。

他怎麼能丟棄她,獨自存活呢?

……

在西北度過的那半個月的時間,是他那幾年活的最開心的幾天。

但開心的日子短暫的如同兔子的尾巴,眨眼便消失。

他們最終回到了帝都,而她身邊陪伴的人,也成了江晨。

總裁發飆:前妻,哪裏逃 那時,他告訴自己,沒關係。

以後的日子還很長,只要小丫頭沒嫁給江晨,一切就還來得及。

兩年後——

她從大學畢業,自己找了家公司工作。

和以前整日里嚷嚷著要做舞蹈家不同,她選擇了記者的行業。

他覺得女孩子做這行太辛苦,建議她選別的,但小丫頭堅持,自己能吃苦,他也就由著她去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直到江媽媽提及江晨與她訂婚。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能等。

可別人等不了。

江夢雪一臉嬌羞的摟著他的胳膊,問他什麼時候,兩人可以結婚。

他敷衍的回答她,再等等。

偏偏這時,小丫頭不識趣的插話,像個旁觀者一樣,催促他們結婚。

他心底里的那股邪火躥上來,冷聲對她說:關你什麼事?這麼多年,別的沒學會,倒學會了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她愣住。

他心底里暗自後悔,自己說話太重。

但想到她催促自己和別的女人結婚,那句到嘴邊的對不起,怎麼也說不出。

最後是江夢雪出面,解了他們的困局。

看著她和江晨笑著離開,他的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化為了冰霜。

……

十一月十日,是她與江晨訂婚的日子。

他這一輩子都記得這個時間,因為這一天是他最愛的小丫頭,和別的男人訂婚的日子。

他坐在貴賓席位上,看著她挽著別的男人的手,一步步的走上中央台,麻木的將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下肚。

席間,她和江晨一起敬酒。

他故意將酒打翻在了她身上,看著她明明生氣,卻又故作大方的模樣。

他冷笑著跟她道歉。

她笑著說沒關係,轉身離開了席位。

他在她離開之後,跟著她一起到了休息室。那麼簡單的方位,根本難不倒他,所以他很輕易地闖進了她的房間。

原本,他只是想跟她說幾句話。

可在看到她白皙的後背,他忽然覺得,渾身所有的血氣都衝到了小腹那裡。

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也都在瘋狂的叫囂著,想要佔有她,讓她成為自己的人。

是的,他根本不想放棄她。

也不想讓她成為江晨的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