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所以凡是覺得不好不美麗又還可能會導致壞結局的情節,他都要很是在意,一一小心翼翼地避開。

只是他那樣做就真的是很累很累。

像是一直在提心弔膽地和看不見的蛛絲馬跡做著艱苦卓絕的鬥爭。

就是時刻都警惕著周圍的一舉一動,還有自己的一言一行。

擔心一旦是有絲毫的馬虎和不小心,就會掉入可能要導致迷失和錯誤的路徑或者陷阱裡面。

而且之後還難以回歸正途。

所以才從來都是以那樣有些疑心重重的精神面貌來示人。

看樣子呢,他這次想要從酒店出發的愛情,就是完全不可靠也不可行的。

但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更好的路可以走。

費盡心思準備謀劃了那麼久,也有那麼長時間的深情表白,卻還是被無情地拒絕。

很多時候,簡直就是有著一種錯覺。

就是要把自己的世界都局限在這前台的方寸之地。好像就是反覆盤桓和數落著和她的寥寥數語,也就可以度過餘生或者伴生的了。

之前他是覺得如果不說完那些話,自己就是絕對不會離得開這前台半步的。

但事實上是,他已經說了那麼多話。但是即使是說完了那些話,心裡還是不願意走開。

那就有些無賴性質的了。

他只是覺得心裏面的苦澀滿溢出來,卻是一時之間又沒辦法完全排開。

但一時之間也不想走開。也還覺得事情總是不可以那樣簡單地敷衍了事。

就只好姑且那麼傻傻的站在旁邊,帶著一副痴痴獃呆的表情。

就像是被迎頭潑了一頭的冰水。

那樣也就是心裡還有一些炙熱,有些稍許的熱度殘存。

但整個身體卻是降到了冰點。

也像是掉進了冰窖,很快就要到達透心涼的境界了。

他甚至都是不敢再認真的看她一眼兩眼了。

只好安安靜靜怯生生又乖乖巧巧地站著,不時的拿眼球的餘光偷偷地瞥她一眼。

而她卻還是依然不緊不慢地埋頭於自己的工作。

只是不會再抬頭。

她知道他就站在旁邊,很可能還是固執地等候著一個空檔,就要跑過來再說些什麼。

但她就是偏偏不情願再給出那樣的機會。

所以就是故意地讓自己完全沉浸在工作當中,還幾乎是多事一般地主動攬過一些別人的事情來做。

甚至連中場的休息和喝水上洗手間的時間都統統用來工作。 開局坑死神龍 周圍的氣氛陷入一陣凝重,韓墨軒直接被兩個人鉗制著,跪在了地上。

在雙方的僵持之下,李茉莉糾結片刻,這才湊到了梁景銳的身邊,「要不要我打電話報警?」

聞言,男人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這才由微微低垂著腦袋,唇角高高揚起,笑容之中滿是輕蔑,「你說說你精心計劃綁架這一系列的事情,那個x先生你認識嗎?」

一系列的話語,彷彿都恨不得穿破人心,仔細的窺探一下他內心的想法。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男人微微蠕動著嘴唇,剛才又狠狠的咬下一口,直接毫不留情的說道:「就跟你們說實話吧,x先生是我的人,之前的一切都是我設計的,但是我並不是想有意針對你們,這些都是有人指使我的!」

韓墨軒說著,一股腦的將許彥軍所做的一切都說得出來。

這才又跟著唾棄了一聲,「雖然不知道你們具體怎麼得罪了那個瘋子,但是他暗中搞科研實驗,肯定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事情,結果被我戳穿了之後打算殺人滅口,我被逼無奈,才想帶著錢遠走高飛。」

韓墨軒說得理直氣壯,梁景銳卻忍不住皺起眉頭,「許彥軍?」

帶著幾分不明意味的疑惑著,又看著男人突然勾唇冷笑一聲,「他這個傢伙倒是厲害,我不去找他的麻煩,他反倒來找我的毛病,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李茉莉在旁邊聽得是一頭霧水,小小的問道,「叔叔,那個人又是什麼人啊,我怎麼感覺咱們瞬間遍地都是仇人?」

而且聽這個架勢,還搞科研實驗,顯然都不是什麼等閑之輩。

聞言,男人無奈的聳了聳肩,言語中卻跟著多了幾分小小的安慰,「沒辦法,咱們這做大事的人,黑白兩道總是要混上一混,你也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們出事的。」

隨即,目光再一次鎖定在韓墨軒的身上,「我給你一次贖罪的機會,我想讓你把那傢伙引出來,把他除掉,你覺得怎麼樣?」

伴隨著話音落下,韓墨軒自然是求之不得,「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從現在開始,咱們就好好合作!」

這一路跟著回了別墅,看到韓墨軒的突然出現,喬語卻忍不住皺起眉頭。

微微的捏緊拳頭,那叫一副警惕的樣子,這才又冷著聲音說道:「你這個人當真是有翻天的本事,鐵籠子都關不住你現,在卻跑來這裡找死,想不開嗎?」

突如其來的挑釁,卻讓哈now略顯得惶恐,就連忙跟著擺了擺手,多了幾分諂媚的笑容,「嫂子你這麼生氣做什麼?我這一次可不是來找麻煩的!」

話音剛落的瞬間,就看到梁景銳和李茉莉走了過來。

突然出現的二人,讓在場的人都不由得微微一愣。

左左一臉惶恐的走了過去,一把將李茉莉緊緊的抱了起來,「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

風雷烈 這本該嚴肅的畫面,瞬間因為這兩個小情侶而變得溫馨起來。

喬語暫時忽略了那個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又忍不住一陣腳步走到了梁景銳的身邊,輕輕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多了幾分小小的迷惑不解,「那個傢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聞言,梁景銳將事情的經過大致的和他們說了一遍。

眾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對於韓陌軒依舊抱著一副警惕的態度。

為了徹底的取得信任,韓墨軒當著眾人的面直接撥打給了許彥軍。

周圍的人此刻屏住呼吸,開了擴音的座機,聲音不斷的蔓延開來,帶著幾分諷刺的意味。

「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敢主動找上門來,看來是沒死夠呢!」

許彥軍言辭之間又跟著多了幾分憤怒,又是兩個人此刻面對面,怕是又要掀起一番不小的波瀾。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韓墨軒卻突然囂張了幾分,「你居然想要拿我去做實驗,許彥軍,我好歹也為你做牛做馬了這麼久,你就這麼不留情面。我告訴你,現在你的秘密基地已經被我找到,只要我通知檢查,到時候把你一鍋端,你的一切都將付之東流!」

電話的另一頭,許彥軍站在窗口上,一隻手拿著電話,一隻手捏著煙頭,此刻陷入了小小的糾結。

目光眺望遠方,微微轉動之間,臉上終於多了一絲惶恐的表情。

將手中的煙掐滅之後,隨意的丟在了一邊,剛才又輕輕地倚靠在窗戶口,任由外面的微風拂動。

突然就輕輕地笑了起來,「直接說吧,你想要什麼東西?」

許彥軍也不是這麼愚蠢的人,若是他真的想要一鍋端,也不會特地來打電話告訴他一通。

「5000萬,一分錢都不能少,到時候我們在……見面。」

兩個人商議穩妥之後,掛了電話,韓墨軒微微的鬆了口氣。

這才看著其他人都將目光轉移到自己的身上,皆是一臉迷惑的姿態。

跟著勾唇一笑,多了幾分小小的玩味,「怎麼樣?剛才我的演技還算過關吧?」

突如其來的調侃,對他的卻是鴉雀無聲。

隨著時間點點過去,韓墨軒來到了赴約的地點,看到站在最前端的許彥軍,以及他身後的那一群人,忍不住微微皺起眉頭,「我說老大,你這可真是一點都不夠意思呀,咱們說好的不帶人呢?」

說著,隨意的將雙手插在褲兜上,悠然自得的樣子,伴隨著輕挑的聲音,就已經走到許彥軍的面前。

聞言,許彥軍目光朝著他身後跳動一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可不是你的做事風格,把他們都叫出來吧。贏了的話就有錢,輸了的話我就沒命了呢!」

許彥軍一邊說著,一邊隨意的轉動著手中的翠玉扳指,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模樣。

偌大的廢棄工廠,此刻儼然成了硝煙的戰場,彷彿一場大戰隨時都要爆發。

聽到這番話之後,韓墨軒也不再多做隱瞞,直接跟著大吼一聲,「怎麼?你們還要在那裡藏多久?」

聞言,喬語幾個人面面相覷,「怎麼樣?現在咱們出去嗎?」

本來是想要靜觀其變,那個黃雀在後,可是沒有想到這個許彥軍還是挺聰明的腦瓜。

聞言,梁景銳眼眸閃過一絲精明的光芒,這才跟著不屑的嗤之以鼻,「帶人的可不止他一個,我們走吧!」

幾個人這一路跟著出去,許彥軍卻微微皺起眉頭,「韓墨軒,你這臭小子可以呀,為了對付我,居然可以跟自己的仇人同仇敵愾,我以前真的是小看了你呢!」

伴隨著這番話一落下,梁景銳已經佔到了許彥軍的面前。

隨即微微的勾勒起唇角,多了幾分輕蔑的笑容,「最近總是遇到老朋友,倒是格外的讓人意外呢,你說是嗎?許彥軍。」

「有備而來,直接動手吧。」

許彥軍向來不怎麼喜歡拐彎抹角,又輕輕地看了一眼旁邊的喬語。

帶著玉石戒指的手,此刻微微上揚,身後的人瞬間坐起了一種群起而攻之的姿態。

梁景銳也不與他多做細節,「出來吧!」

只不過那麼一瞬間的功夫,雙方的人直接扭打在一起。

喬語雙手抱懷站在旁邊,看著那混亂的場面,卻突然冷笑一聲,「這可都是我從保鏢學院借的人,一個個身手了得能夠以一當十,他這些廢柴又算得了什麼?」

果不其然,隨著女人的話語落下,他們的人逐漸佔了優勢,許彥軍忍不住微微皺起眉頭。

緊緊的咬著嘴唇,多了幾份唾棄之色,「該死,韓墨軒,下次千萬不要讓我逮著你,否則我非扒了你一層皮!」

想著,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男人糾結了片刻之後,突然眸光一動,「你們還是自己打吧!」

說著,突然朝著天空招了招手,隨便看一輛黑色的跑車突然沖了過來,直接穩妥的停在了許彥軍的面前。

喬語看到這幅情況,意識到情況不妙,多了幾分惶恐之色,「糟糕,那傢伙就知道耍這些小手段,打不過就想跑!」

男人同樣也微微的閉著眼睛,多了幾分不悅之色,可是放眼周圍,又多了幾分小小的糾結,「韓墨軒那個傢伙去哪裡了?」

如此說來,自從剛才打架的時候,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取決於勝負之上,沒有人注意到韓墨軒的存在。

喬語一雙美目微蹙,「現在好了,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兩個壞蛋都沒能夠抓住!」

可就在許彥軍上車打算逃離的時候,你在高處的韓墨軒,此刻卻突然冷笑一聲,「你們以為來了這裡都想跑嗎?既然都想置我於死地,不如你們先去死吧!」

說著,這手中的一個按鈕直接按了下去,忽的只聽一聲巨響,周圍爆炸的聲音此起彼伏,硝煙蔓延於天際之間,看起來尤為濃烈。

「小心!」梁景銳下意識的就撲到了喬語的身上,將她死死地護住緊跟著,只感覺一陣熱浪將他們別撞到了遠遠的地方。

同樣的,坐在車子裡面的許彥軍幾個人,也並沒有幸免於難。

「這是怎麼回事?」男人惶恐之餘,連忙推開車門,在車子爆炸的那一瞬間突然墜落。 旁邊那個女子就是看得發笑不已。

也像是對之前的發生的事情早已經瞭然於胸的。

其實不用看也會知道,他肯定是又一次的吃癟了。

並且看樣子這一次還是程度很劇烈的那種。

就是有史以來最強的一次也說不定。

那個女孩子就不禁要對旁邊這個獃獃站著的男子生出一些同情來。

真是沒有見過這樣不會和人戀愛,甚至是不會和人聊天討人歡心的男生呢。

不過也還真是有些替他感到難為情和悲傷的。

這麼大的人了,眼前還像是不聽話的學生在教室里被老師罰站的一樣。

難免就會心想到,這個人怎麼回事啊?到底是哪裡做得太過離譜或者是錯的太過分?

所以才只能夠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被Ane拒絕,一點都不給他什麼好看的臉色呢?

不過轉念又覺得那也不算得太奇怪,也應該都還是在正常的範圍內。

畢竟Ane真算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好女孩。

所以更為挑剔和要求嚴苛也都說得過去。

她是很難得的對Ane並沒有什麼嫉妒之心,反而是真心的希望Ane那樣美麗的女孩子也終究是能夠有一個同樣美好的歸宿。

那樣才會配得上人家的美和一直的幸運吧?

如果對於女孩子來說,總是不可避免地要說到什麼歸宿的話題上的話。

都說女孩子是善妒的。但對她來說,算是有些例外。

她只是覺得,其實很多時候嫉妒是既沒有必要,也還是只會帶來負面影響的不好的東西。

而且有過那樣的幾次體驗以後,發現嫉妒一個人也並不能夠為自己帶來什麼好的改變。

好像只不過會是讓自己更是加倍和突然的不開心而已。

那樣的話,為什麼自己還要心存嫉妒呢?

還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和別人存在的差距,承認自己所有的遺憾和不足。

就那樣開開心心全心全意地擁抱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不管是裡面的工作,還是另外的事業。

那怎麼也都會覺得日子要輕鬆寫意許多呢。

並且,好運也就會一步一步的隨之而來。

她這樣的想法,實際上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就讓自己的心靈世界更加豐富,層次也得到了提升。

儘管那些想法也都還是源於一種模糊而質樸的真誠的本能,和善良的心意。

但那個叫做Elsa的主管,卻只是冷眼旁觀著。

臉上卻並沒有任何錶情。

只是她的心裏面,此刻卻是有些更加的波瀾起伏了。

她就是那種截然不同的,很是有些愛嫉妒和記恨的女孩子。

現在她心裡正在想著的就是,Ane這又是在自己面前顯擺,故意誇耀自己是多麼受人歡迎和愛慕的吧?

因而又是為對方記上了一筆嫉恨的賬單。

而且她又恨恨地想,總有那麼一天,這裡會完全成為自己一個人真正的舞台。

而對方將是再也沒有立足之地。

因為哪怕對方就是什麼都不做,那樣天生的美麗,不經意之間的招蜂惹蝶,也都還會為自己樹敵過多的。

那樣徹底勝利的時刻才是真正的出氣和解恨呢。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Ane會有這樣,接近於切齒和入骨程度的嫉妒和厭惡。

好像是天生就註定了的一對仇敵。

而且一定是要從她身上取得一場明顯而巨大的勝利,才能夠尋獲一些自信,或者找回一些人生成功的感覺。

也只有那樣,自己才能夠算是真正的和最後的贏家。

他倒是對這樣的現場裡面,那樣波詭雲譎的爭風吃醋的意味,還有那些明爭暗鬥的心思,都是一無所知的。

也想不到那些層面上面去。天生就沒有那樣玲瓏的心眼。

明明他的心思裡面還盡都是些沉重的失落。

連坐立不安的姿勢都有些不好意思很大動靜地一再切換。

眼下也只好換成是倚坐在一角。假裝是懶散無聊地翻閱著報紙,以便掩飾自己的灰心喪氣和無可奈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