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所以外面的所有事情都是靠著喬語在打點著的,就連追查真兇這樣子並不簡單的事情,喬語也做到了。

梁景銳走到了喬語的面前,把她抱入懷中,緊緊的攬著她道:「我回來了。」喬語感覺到自己熟悉的氣息和體溫后,這才忍不住,輕聲哭了起來。

這些日子,她即使是再累再疲憊,也都值得了,只要家人都平安,她就滿足了。

警方根據喬語提供地線索,查到了這件事情的主使就是梁曉和女助理,於是立刻出警抓捕梁曉和女助理。

在梁曉將證據提供給警方的時候,她就已經讓左左和右右關注著梁曉和女助理了,以免她們又有什麼心思。

所以當梁曉看見左左和右右兩人帶著警察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已經敗露了。

否則無憑無據,警察是不會來抓捕自己的,全程梁曉都沒有任何反抗,倒是顯得配合。

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看見梁曉這樣子,右右也沒有了多大的情緒變化,只不過因為著自己曾經很喜歡她,所以他想要知道,到底為什麼。

當右右問起梁曉時,梁曉也沒有打算繼續再瞞著這件事情,而是把來龍去脈都和盤托出:「沒錯,你們也不需要再對我審問了,左左老師的案子確實是我們做的。」

「是我和梁景銳的助理做的,我們知道曾經梁景銳和那個老師有過過節,而他的家人又想要賠償,因此這是個陷害梁景銳的好時機,都是為了報我的仇。」

梁曉的語氣十分冷靜甚至還帶有一絲不甘和恨意,對於自己所做過的事情也有恃無恐,好像即使是把這些事情都說出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而左左和右右聽到了她所講的這些卻十分的震驚,原本一直知道,他們父親被陷害,老師被殺和梁曉有關。

但是當梁曉自己主動這麼有恃無恐的說出來,就又是另一回事,他們都沒有想到,原來老師的人命和一個無辜人的清白在她們眼裡面那麼不堪一擊。

右右甚至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那麼你之前接近我們家,也是因為你想要報仇嗎?」

梁曉看著右右,撇開了眼睛回答道:「是,我就是為了報仇,所以才接近你們每一個人,為了達到我的目的。」

梁曉為達目的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讓在場的人有些心驚,誰都沒有想到,看起來這麼可愛又無害的一個小姑娘竟然有這麼深沉的心思。

左左和右右都在一旁看著梁曉不再說話,別說右右因為這麼多次的事情已經對於梁曉的喜歡都磨乾淨了。

就是左左,現在看待梁曉也只有反感和後悔,反感她竟然是這樣子的一個人,不僅陷害自己的爸爸還害了自己的老師,後悔自己曾經竟然還那麼喜歡她。

兄弟兩人甚至有些后怕,沒有想到她的心思竟然這麼深。

警方搜索了梁曉住的地方,梁曉倒是十分隱蔽,在她的住處沒有找到什麼太大的線索,但是她和女助理是主使已經是板上定釘的事情了。

混沌劍神 在梁曉和左左右右交代了她所做的事情時,梁曉所說的一切也都已經被記錄了下來,這將成為她所做的一切的證據。

警察們見已經查的差不多了,於是就對左左和右右說道:「小朋友們,謝謝你們的幫助,我們才能夠這麼快的就順利抓到真兇。」

左左和右右自然是說沒關係的,因為這也算是他們幫了自己,只有真兇被抓起來,爸爸才能證明是無辜的。

警察也打算把人給帶回去了,看著梁曉跟著警察要離開,左左和右右即使因為許多事情心境都有了各不相同的變化,但是都還是有些複雜,畢竟這一切都讓人意想不到。

梁曉在踏出門的時候,停了下來,看著右右,畢竟是是小女孩,警察沒有催她,在一旁靜靜的等著。

右右雖然看著梁曉滿臉複雜,但是卻沒有和她再說什麼,這一次,他再也不會對梁曉心軟了。

他曾經親手把梁曉放走,現在也親手把梁曉送到警察手裡。

梁曉仔仔細細的看著右右,之前在知道右右出了車禍,那一瞬間的心慌也讓她知道自己真的很在意他,其實又一次看見他人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心裏面也是慶幸的。

哪怕他看著自己的時候,眼神是那麼冰涼。

梁曉看了右右很久,才對他說道:「你知道嗎?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雖然我接近你們是懷有目的的,但是我也沒有想到,我真的會那麼的喜歡你。」

右右現在聽到了她的這些話,卻也沒用多大的波動,甚至看著梁曉的眼神也帶著懷疑。

梁曉心裡有些難過,但是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所做的事情罷了,是自己讓他變得這麼不信任自己的。

韓少的寶貝盲妻 她呼出了一口氣道:「你不要懷疑,也不用有什麼負擔,反正我已經這樣子了,我也不打算再做什麼,我確實是喜歡你的,哪怕你現在討厭我,恨我也沒有關係。」

「但是我覺得,我喜歡你,想要讓你知道,不然以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原來我也喜歡你,只不過我身上背負著的仇恨和責任不允許我放任自己喜歡你,所以,對於你的喜歡,我並不能說。」

右右看著她,心裡也很複雜,倒不是因為梁曉的話又心軟了,只不過是他可以感覺到梁曉的話是真心的。

自己曾經也那麼喜歡她,如果那時候自己知道這個事情一定會開心的跳起來,可是現在卻是這樣子的情形。 梁曉在說完了那些話后,也不再留戀,自己跟著警察離開,右右雖然心中有些難過,卻也沒有更多的情緒了。

而女助理因為怕事情敗露躲在家裡面好幾天,直到家裡面東西都快吃完了,才打算出門去買些東西回來。

莫總白月光是個狐狸精 卻沒有想到自己回來沒多久,就有警察找上門來了,看見門外的這些警察。

雖然她心裏面十分的慌張,但是也知道絕對不能表現出來,於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道:「你們做什麼?」

警察出示了證件之後,就說道:「我們懷疑您和一起案件有關係,所以想要請您回去做調查。」

女助理心裏面更加慌張,卻說道:「有什麼關係?我清清白白的,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過,你們沒有證據的話,我憑什麼跟你們走?」

警察聽她這麼說,就把證據的照片拿出來放在她面前道:「女士,請您跟我們走一趟。」

女助理在看到照片中的那些證據時,禁不住瞪大了眼睛,除了一些小證據之外,她竟然還看到了自己一直藏在家裡面的一個十分重要的物證。

女助理禁不住喃喃道:「不,不,這怎麼可能呢?這一定是假的,怎麼可能?」說著女助理不敢置信的跑到了自己藏著物證的那個小盒子那裡。

打開了之後卻發現裡面空空如也,這才有些崩潰的跌坐在地上,她知道,那個照片裡面的物證是真的,就是自己藏起來的東西。

可是她怎麼想,都不明白,明明自己藏的好好的,到底是誰會發現東西藏在自己這裡,又是什麼時候把東西給帶走了的?

見女助理滿臉的驚慌神色,警察們這才上前,想要帶著她回警局裡去,可女助理卻不甘心這輩子就這樣子毀了。

於是奮力想要逃跑,可是她又怎麼可能會從警察們的手中逃出去呢?

最終,女助理也被警察抓捕歸案,警方也很快對外宣布了這件事情的真兇並不是梁景銳,保證了梁景銳是無辜的,證明了他的清白。

外界一片嘩然,都十分驚訝事情竟然這麼曲折,卻也沒有人敢再說梁景銳些什麼了。

最終,左左老師被殺一案也算是塵埃落定,左左和右右回到家之後,看見許久未見的父親坐在沙發上,禁不住都有些鼻子酸酸的。

兩人都撲到了梁景銳的懷裡面,梁景銳知道,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兩個孩子也幫著妻子不少,不然所有的事情光是靠著妻子一個人撐著,定然是忙不過來的。

心裏面也十分的心疼自己的兩個孩子,也為他們這麼能幹而感到自豪,喬語在一旁看見父子三人抱在一起的畫面,也覺得有時候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一家人平靜又平凡的日子沒過幾天,梁景銳突然接到了紀父的電話,原本他想著前段時間還好讓紀父和母親一起去國外生活了。

不然也只會讓母親為自己擔心,素所以一接了電話,梁景銳就問道:「你們在國外怎麼樣?」

紀父的聲音卻並不輕快,而是有些沉重道:「景銳,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梁景銳聽到他這樣子的語氣本能的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心裏面也開始有些不安了起來。

可是卻又不敢去想象,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對電話里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紀父的心情也有些悲痛,但也依舊強忍著心裏面的難過對梁景銳道:「這段時間,你媽總是覺得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就帶她去查了一下,結果發現她已經癌症晚期了。」

梁景銳幾乎整個人都愣住了,有些不敢相通道:「你說什麼?我媽得了癌症?怎麼可能呢?她平時身體那麼健朗的一個人,好端端的怎麼會癌症晚期?」

紀父知道作為兒子,現在梁景銳的心情也不好受,但是他何嘗又好受呢?

卻還是解釋道:「醫生說了,平時會有一些小毛病,只不過你媽媽沒有太在意,結果現在情況越來越大了,所以你媽媽個明確的感覺到了身體不舒服,但是現在也已經遲了。」

梁景銳得到了確定的答案,整個人都有些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紀父在電話裡面通知道:「你媽媽自己也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所以她想要回過,待在你們身邊,我們現在已經定了機票要回來了……」

最後紀父說的話梁景銳有些沒有聽清楚,等到掛斷了電話之後,他跌坐在沙發上,心情十分的沉重。

喬語剛才就在梁景銳身邊,也聽到了那些事情,梁母發生這樣子的事情,讓她也有些意料不到。

不過看著梁景銳的樣子,喬語安慰道:「母親知道你這樣子,自己心裏面也會不好受的,她既然想要回來,就是想要我們大家陪伴在她身邊,你這樣子只會讓她難過。」

經過喬語的一番安慰,梁景銳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接受了這個事實,打算好好的陪伴母親。

兩個老人說回來就回來,動作也很快,梁景銳有了紀父的提醒也早早的準備著接機。

等到兩個老人被梁景銳帶回家裡面后,發現大家都在等著他們。

老人家住下了之後,生活的也很開心,完全沒有半點因為生病的事情帶來的悲傷,依舊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家裡面大家總是會看見兩個老人十分恩愛的膩歪在一起。

有時候梁母想要坐著看電視,紀父就在一旁喂她吃水果和零食,照顧的無微不至。

早上兩個老人睡不著,就早早的起來一起散步,吃飯的時候,梁母喜歡吃一道菜,紀父就會記住,看見她吃完了就幫她夾菜。

倘若不是兩個人的年齡在這裡擺著,任誰也會覺得這是一對熱戀的夫妻。

兩個老人這樣子的相處方式,讓喬語和梁景銳看了,都覺得羨慕不已。

左左和右右也禁不住覺得老人家的愛情真的看起來很美好。

梁景銳經過這麼多日子,自己也想通了,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他沒有辦法改變,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抽出一些時間來陪著母親。

畢竟從前自己常常為了工作或是各種事情,也很少陪伴母親,現在後悔莫及,只好多彌補一些。

可是即使這樣子,梁母的病情也依舊開始惡化了,漸漸的,記憶力開始衰退,隔一段日子就會忘掉一些事情,慢慢的,竟然退化至少女時期。

她只記得年輕的時候,她和紀父的一些歡樂時光。

她記得有一次,她放學回家,本來要陪自己走的同學都說沒時間家裡有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她也沒辦法只能收拾收拾準備自己回家。

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紀父,她當時就走在他後面,因為自己喜歡他,所以不好意思讓他看到自己。

更何況,今天穿的也不是很好看,有些隨意,這樣就更不能讓他看到自己了,沒辦法她只好一個人慢慢的走在後面。

可是走著走著,卻突然撞上了一個堅硬的後背,抬頭卻發現紀父挑眉看著她,自己當時臉紅的都要滴血了,她低著頭,只聽到一個男聲問道:「你…沒事吧,」「沒事沒事,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抱歉抱歉實在對不起。」說完就要溜。

但她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拉著自己,果不其然,是紀父,那時她才微微的把臉抬起來,正好對上了紀父的目光。

她更害羞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又燙了起來,可只聽到紀父說:「你一個人放學路上不安全,天都要黑了,就更危險了,我們倆一起走。」就這樣,兩人的緣分也開始了。

她總是會時不時的就回憶起自己曾經的點點滴滴來。

可這時站在身邊的是梁景銳,看著梁景銳劍眉星目的樣子十分的好看,她禁不住把紀父的形象套在了梁景銳身上。

對梁景銳也泛起了花痴,看著梁景銳滿臉都是掩飾不住的笑容道:「你長的真好看,你,你有女朋友嗎?如果沒有的話,你看看我可不可以?」

說著,她滿臉嬌羞的低下了頭,而梁景銳聽到母親這樣子說,整個人都有些僵住了,不過卻配合著母親道:「我沒有女朋友。」梁母聽到他這麼說,十分的驚喜。

於是家裡面就市時常能看見梁景銳的身後總是會多跟著一個尾巴,就是梁母,只要梁景銳一看她,她就會犯花痴,對梁景銳表白。

大家雖然無奈,但是家裡面的每一個人都會配合著她,梁景銳也抽出了許多時間待在家裡面。

而這一切落在旁邊的紀父眼中則是十分讓人吃醋,可奈何他也不舍的讓梁母不開心,只好站在一邊不打擾她。

而左左和右右看見爸爸這麼窘迫又要無奈的配合著奶奶演戲的樣子,都覺得十分的搞笑,不敢笑出聲來,就憋著笑,肩膀禁不住都跟著一抖一抖的,兩張小臉都憋紅了。

喬語端著切好的水果出來,對於這樣子的場景已經有些無奈了,但也禁不住覺得有些好笑。

一家人就以這樣子簡單而溫馨的方式陪伴著梁母,生活之中也總是會發生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雪雨知道自己應該相信他,應該給他應有的自由!可是……她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往那方面想!

就算是高月出現的時候她都沒有這樣的感覺,這樣深刻的危機感……也許只是因為夏熏溪回來了吧!

那樣的熟悉感總是讓她的心一層一層的揪緊。特別是看到她倔強的臉的時候!

轉過前面的那個拐角處就是之前的那個派出所了!只要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站出來,說一句我不想你去,也許他就會放棄了!

雪雨這樣想,然後默默的看著他的車從自己的面前開過去!慢慢的握緊了眼前的茶杯!

「你說……他也許真的只是去看一下的啊吧!他說那個人是假的!是別人代替的!他說出口這句話的時候特別的堅定!我相信……」

「你相信他嗎?」慕容墨軒打斷了他的話,帶著幾分隱忍苦澀的樣子看著她!

「你知道我不想逼你!從一開始就不想!可是……你真的看不到嗎?還是你不願意去想!如果她真的假的話。他又何必借口辦事出來去見她一面!」

明知道他說的都是假的,明知道他有可能是在擠兌蕭閻雲!可是她反駁的話卻失去了最開始的堅定!

「也許……他只是突然想起來了,過來看一下!也許他只是來揭穿那個人的身份!畢竟……警察都已經找到我們家去了呀!」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是假的了!」

「不……不是我說……是……是……」

「你想她是假的!你希望她是假的!」

慕容墨軒突然苦澀的一笑,默默的悲傷的看向窗外!

這裡是昨天她說要來逛的那個購物場的一個靠邊的咖啡廳,這樣望下去,正好可以看到警察局的一個角!

下面來來往往的人臉上或氣憤或悲傷或絕望或驚慌……

好像只是一個短短的一條路就可以看盡世間百態一樣,不分男女老少,好像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苦惱!

突然,所有的煩惱好像都不在是煩悶!在每一個人都還熱情活著的時候,你有什麼資格煩悶停步不前呢!

重新整理好了情緒的慕容墨軒無奈的看著對面臉色有些蒼白的雪雨,突然深情的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緊緊的拽著!

「我知道一開始的時候肯定受不了肯定很痛苦,甚至是思念入骨恨不得死掉,可是……相信我,一切都會好的!」

雪雨手狠狠地一哆嗦,就想要抽回,才發現慕容墨軒的手勁大的厲害,根本不容許她有片刻的退縮!

「讓我想一下行吧!」

幾乎是祈求的味道,雪雨只是想要一個退縮的理由,一個支持她的聲音!可是……

她知道,從她找上慕容墨軒的那一刻開始就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她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

「你知道我不會逼你!只是……我想你做你想做的!」

「我想做的啊……」

不得不說他真的很了解自己,在看到夏熏溪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知道在他的身邊待不下去了!

只是她不像離開慕容墨軒那樣,因為知道有退路,所以根本毫不猶豫!這一次……

「雨兒!你知道我最喜歡你的哪一點嘛!做事重來不拖拉不委屈求全!難道你這一次要因為他改變自己,成為我不認識的雪雨嘛!」

「我……」

我的堅持我的驕傲不允許自己這樣做,即便是自己嘴上同意了,可是我的心也不會同意自己這樣做!那樣自己會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消失了!

雪雨眼淚摩挲的看著慕容墨軒,突然撲進他的懷中嚎啕大哭起來!

「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為什麼偏偏是她,是她!連我有一爭的勇氣都沒有!」

「墨軒哥哥……你告訴我,我這一張臉到底是不是因為她才有的!」

慕容墨軒特別心疼的摟緊雪雨,他知道自己這樣很自私,可是……雨兒,原諒我,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面對慕容墨軒的沉默,雪雨怒了,忍不住催促到:「你說啊!你告訴我!到底是不是!」

一分鐘兩分鐘……直到雪雨確定他不會回答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那根弦突然就斷了!一直以來的想法得到證實的時候,突然心中就不那麼糾結了!

「果然是這樣,我知道就會是這樣!我的臉……原來因為這樣整容的!」

雪雨的手輕輕的撫摸在上面,先是慢慢的撫摸,後面是用力的搓,最後恨不得在上面擾兩道血淋淋的印子!被慕容墨軒眼疾手快的抓住了!

慕容墨軒紅了眼睛,有些憤怒的看著雪雨吼道:「就為了他,你要這樣傷害自己!值得嘛!」

「值得嗎?」雪雨突然冷冷的看著眼前的慕容墨軒,譏諷的一笑!

「我不知道你之前到底想要幹什麼!但是……如果你現在說你因為喜歡上我突然改變主意了,我也不會感動的!我討厭你,討厭你給我的這一張臉!討厭我現在都人生,討厭……」

「對不起!對不起!」

慕容墨軒一遍又一遍的安撫著雪雨有些激動的情緒,看著從角落裡面轉下去的蕭閻雲,眼中的精光一閃而過!

「我之前只是想要報復他!所以才將夏熏溪給綁起來了,我知道他很在意他的妻子,我想要讓他痛苦,我才會讓你去……可是你知道嘛……你這一次走幾乎帶走了我的一顆心!那一次我才知道我已經離不開了!我知道我很自私……」

「如果不將她放出來,你就可以跟他幸福下去了!可是……我做不到!我慕容墨軒看不得自己喜歡的女人在別人的懷裡笑!就算是你要恨我也沒有關係!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慕容墨軒沒有那麼好,我想要得到的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得到!所以……如果你現在想要離開就走吧!我可以答應你最後一次,這一次絕對不攔你!」

雪雨恨恨的看了慕容墨軒一眼,突然一口咬在他露出的脖子上,狠狠地,直到有淡淡的血腥味的時候才意猶未盡的收口!卻更加憤怒的看著他!

你不要這麼坦白不就行了!非要我心裡這麼難受!卻還沒有辦法離開!

明知道我只剩下你了!你叫我去哪裡! 「回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