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所有人再次加入了抓捕的陣營,圍堵攔截全部都沒有成功,冰靈宗弟子們一個個面色陰沉,全力抵抗盔甲戰士,他們在這個時候連看的餘地都沒有,一個不小心就會命喪九泉。

蕭鈴兒等人沒有去捕抓,因為他們都清楚是沒有機會的,有也很渺茫,所以都在一旁看著,那些高手也是一直都在捕抓分身,注意力高度集中,根本沒有人注意林錚這些看著的人。

「體內的荒神真意能夠操控盔甲戰士,不知道能不能操控這些荒神分身呢?」

林錚眉頭緊皺,看著那些人抓捕分身,心中莫名奇妙的冒出這樣的一個想法,他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要知道荒神傳承本就十分難得,十八道傳承一股腦全吸收進體內又無法操控的話,絕對能夠直接讓一個絕世強者爆體而亡。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幹了!」

林錚眼睛閃爍著一絲糾結,轉動幾下之後,一咬牙便下定決心。

緊接著,林錚暗自催動荒神真意試圖操控十八道荒神分身,當荒神真意與這些分身達成聯繫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反震過來。

林錚登時睜開眼睛,全身氣血翻湧,喉嚨有著一絲腥甜,險些吐出一口大血,龍元運轉漸漸助他恢復。

「沒有作用……」

深吸口氣,林錚眉頭緊皺,陷入沉思當中。

沒有人注意到林錚的舉動,因為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荒神分身上面,它們才是焦點。

荒神分身在四處竄動的時候,同時也在攻擊著追捕的強者們,其中更是有一個神通境八重的高手直接受到重傷,這樣的一個例子,也讓所有人更加小心起來。

「嗯?怎麼回事?」

一直在一旁註意查看情況的林錚扭動了一下身子,只感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都有著難耐的炙熱,彷彿被火焚燒一樣,難受至極。

「怎麼會這樣?!」

林錚猛地一驚,發現體內丹田的荒神真意躁動起來,從未有過的躁動。

那四處穿梭的十八道人影猛然一顫,最後竟然朝一個方向猛衝過去。

此刻的林錚面色痛苦,背後竟然出現一個虛影,一個荒神雕像的虛影,充滿寂寥與蒼涼的氣息…… 整個天坑一片混亂,十八道荒神分身猛然改變位置,全部都往林錚衝擊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此刻,林錚心中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全身燥熱難忍,丹田中的荒神真意彷彿就要離體而去一樣,這突然發生的事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但當看見十八道荒神分身全部朝著自己衝擊過來的時候,林錚瞬間驚呆了。

那些追趕著十八道荒神分身的一眾高手沿著荒神分身的運行軌跡看去,當看見林錚的情況的時候,所有人瞳孔一縮,感到難以置信。

「啊!」

陡然之間,林錚仰頭長叫,全身充斥著一股恐怖的力量,彷彿隨時都會擠爆自己的五臟六腑,讓自己爆體而亡,因為一個荒神分身衝進了他的身體。

一道荒神分身衝擊林錚的身體之後,還沒有完,其他十七道荒神分身接憧而來。

所有人都驚呆了,張開的嘴巴足以塞下兩顆雞蛋,荒神分身難以抓捕他們可是感同身受,但是現在卻看見十八到荒神分身全部都往一個武院普通外門弟子衝去,這無疑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轟轟轟!

剩下的十七道荒神分身一個接著一個的衝擊在林錚的身體,那種恐怖的力量更是充斥他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鑽心入骨的痛苦猶如暴風雨般狂風怒吼,摧殘著他的敏感神經,將痛苦放大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

「這肯定是我剛才運轉荒神真意惹來的!」

林錚面部扭曲,顯得猙獰恐怖,雙手抱著頭更讓看著他的人們彷彿感受到了他的痛苦一樣,令人不寒而慄。

「林錚,你得償所願了!壓住!一定要壓住!」

心中一頭幾近瘋狂的野獸仰天長嘯,林錚咬牙切齒的模樣彷彿恨不得要將牙口全部咬碎才善罷甘休一樣,額頭青筋宛如一條條蚯蚓一般,黑白相間的眸子當中更是閃現一簇詭異的黑芒,那正是剛剛衝擊進體內的恐怖力量。

林錚只感覺到錯綜複雜的力量分成十多道,在自己身體各處不停徘徊,筋脈凸起的一塊塊長條形不知名物品四處移動著,就好像一條蟲子在他體內四處亂爬,但所到之處一股火辣辣的疼痛遍布全身,五臟六腑彷彿隨時都會爆炸一樣。

林錚感覺自己就好像快要死了一樣,這死一樣的痛苦能讓任何人崩潰,因為這是荒神傳承!

林錚幾乎瞬間就汗流浹背,全身遍布冷汗,他咬牙抗爭這股痛感,同時還在瘋狂的嘗試著各種辦法來壓制這些力量。

龍元?不行!

冰火劍意?不行!

八荒劍意?不行!

……不行!

……不行!

「荒神真意,對了,用荒神真意!」

林錚披頭散髮幾近癲狂,不停的在心中咆哮著,同時也開始催動荒神真意來壓制這七七八八的恐怖力量。

丹田之內的一團黑氣頓時穿透全身,席捲全身每一個角落,那些荒神分身的力量紛紛如遇剋星一樣痿了下來,同時也被荒神真意的壓制到體內丹田去,林錚本以為壓制住就能夠從這股恐怖的痛苦中解脫,但是來的卻是更加兇猛的痛苦,就好像要死一樣。

「啊!」

林錚雙手抱頭,抓著自己的頭髮格外用力,彷彿要將自己的腦袋擠爆一樣,當這股提升一個層次的痛苦再度席捲開來的時候,他再也無法忍耐住,放聲大喊,凄厲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坑,所有人渾身一顫。

「林錚哥哥!」

「林錚大哥!」

「林錚!」

剎那間,隱於人群之中的蕭鈴兒等人紛紛站了出來,一個個大驚失色,眼神充斥擔憂之色,幾乎全部都要衝過去一樣。

「不要靠近他!」

驀然,一聲冷喝響起,正是慕容情。

諸多好友頓時停下腳步,蕭鈴兒更是看了慕容情一眼,沒有看見後者眼中沒有敵意,還有一絲擔憂的時候,她幾番躊躇下才收回腳步,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停下腳步,但是慕容情的眼神卻給她一種安心的感覺。

「他是誰!」

「怎麼可能?我們追了這麼久的荒神分身,可是連碰都沒有碰到,為什麼十八道荒神分身全部都衝進他的身體了?!」

「可能……可能是荒神分身選中了他!」有人在這裡安慰著自己。

剎那間,整個天坑混亂一片,林錚成為所有人的焦點,這一刻他耀眼奪目,成為所有人心中的一個謎,所有人都不明白這個少年為什麼會擁有十八道荒神真意選擇他的機會,所有人都眼熱,但是看見他那般痛苦的時候卻是不寒而慄,也不敢靠近。

混亂的人群當中,冰靈宗兩個長老死死的盯著林錚,最後閃現出一絲不甘的光芒,他們卡在神通境巔峰九重足足有好幾十年了,若是能夠成功接受傳承就能夠衝破這個瓶頸。

原本抓取十八道荒神分身本就難如登天,現在全部都寄存在林錚身上,只要將他殺掉,吸取分身那就可以接受傳承,這對於他們這些高手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機會。

「轟!」

「小子,受死!」

冰靈宗的兩位長老率先發難,瞬間就朝著林錚猛衝過去。

在那一瞬間,兩道無比磅礴的力量衝天而起,幾乎是同時橫空掠過,直接破開空氣,氣勢直接鎖定林錚。

「嘩嘩……」

「轟轟轟……」

冰靈宗兩名長老同時出手,強大無比的氣勢直接覆蓋過來,無比冰冷的氣勢滔滔不絕地向著林錚覆蓋而去。

「嗯?」

遠處的半空當中,慕容情轉頭,美眸盯著那兩名冰靈宗的長老,眼底深處掠過一絲狠戾之色。

接著,她身體快速下沉,如同那兩名冰靈宗長老一樣,對著林錚所在直衝過去。

同時,她張開櫻桃小嘴,傳出一道冰冷的喝聲:「空冥、月魂,麻煩兩位長老不惜一切代價攔住寒音、寒清!誰敢動手,格殺勿論!」

驀然間,慕容情嬌軀爆發出一股殺氣,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頓時脖子一縮,不敢造次。

空冥長老與月魂長老猛然一震,慕容情的地位是很高,但平時還是對他們這些長老有一些尊敬的,但是這一刻卻直呼他們的名字,而且還放出那般嚴重的狠話,這讓他們一時有些適應不過來。

不過很快,他們兩人只能無奈點點頭。現在以他們的實力,相比慕容情都差很多。

而且,現在是緊要關頭,加上是武院弟子接受傳承,身為武院長老,自然不會讓冰靈宗長老得手。

空冥與月魂兩位長老不敢怠慢,當即跟那寒音長老與寒清長老衝撞在一起,出手毫不留情,完全拚命起來了,因為這是慕容情下的命令!

慕容情掃視一圈,所有人紛紛低頭,不敢直視,最後她看向被痛苦籠罩的林錚,褐紅色的美眸中閃現出一絲擔憂,以及詫異。

所有人偷偷注視著林錚與慕容情兩個人,在下一刻,後者這個天驕的舉動震撼了所有人。

只見慕容情一個跨步,瞬間出現在林錚背後,那一雙蔥白縴手按在後者的后心處輸送靈氣,幫忙壓制其體內的痛苦。

所有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慕容情是誰?四大天驕之一!

幾乎沒有一個人能夠讓慕容情出手幫忙,因為她從來沒有幫助過誰,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這個小子是誰?憑什麼讓慕容情先放狠話,后又幫助他化解傳承帶來的痛苦?

那些對慕容情仰慕已久的天才們一個個咬牙切齒,看著林錚的眼神就好像尖銳的劍鋒一樣,彷彿能夠將他的身體戳出四五百十個洞來。

林錚面色猙獰恐怖,同時也在儘可能的動用全身力量在剋制痛苦。

就是連寒珠他也試過了,但是寒珠卻被奇異的力量籠罩無法破除,只有林錚從外吸收掉那股力量才可以讓釋放寒珠,因為寒珠是在沒有運轉的時候被籠罩的,也隔絕了他的控制,同時也隔絕了寒珠的感應,無法感應到他現在的這個糟糕情況。

但是在這個焦頭爛額,火燒眉頭的時候,林錚感受到后心處突然有一股溫暖的力量湧進自己的身體,席捲全身每一個角落,竟令痛苦減輕了一倍,這正是慕容情的力量。

此刻的慕容情正在為林錚護法,也在幫助他壓制荒神分身的力量,幫助他能夠儘快吸收荒神的傳承。

「好磅礴的靈氣,這是誰?!」

林錚在不知不覺中盤腿坐下,只留心念還在活動,他十分詫異這股磅礴的靈氣,雖然這股靈氣很柔和,但還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一種超脫的強度,好像是神通境,但又好像是超越神通境的強者。

因為這股柔和的靈氣有些動蕩,那是跟隨荒神分身的力量才導致的,林錚無法因此看出對方的修為,也無法看見對方是誰。

但是林錚知道這個人是在幫助自己,他不能,也無法將心神浪費在猜測她身份的問題上面。

當務之急,也正是林錚必須要做的還是壓制這股力量,並且將其吸收。 整個天坑除了雙方長老的戰鬥,那就是林錚與慕容情。

他們兩個人此刻萬眾矚目,雙方長老四個神通境九重的強者交鋒固然難見。但在這些武院弟子與散修武者來說,什麼也比不過慕容情這個驕陽。

平時她的每個動作都會被所有人捕捉到並且細化,更何況是現在這個十分難見的畫面?

武院那些資歷很久的弟子都有些傻眼,他們可不記得慕容情什麼時候會變的這麼『好心』了。

在武院諸多弟子暗處里她可是不折不扣的冰塊,還是無法融化的。現在這個無法融化的冰塊卻是會幫助一個『素未謀面』的師弟,這樣他們都有些難以接受,也難以理解。

不過他們潛意識與心中都是認為林錚成為了荒神分身統一親選的傳承者,慕容情才會幫助他提升武院實力的。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武院與冰靈宗近幾年的關係越來越惡化了,戰鬥是無法避免的。而武院的神通境強者較少,雖然平均實力比起來要比冰靈宗的神通境強者要強,但是人數卻始終都是硬傷。

所以他們才會認為慕容情是為了這個,而打算幫助林錚的。

那幾個眼神特別兇狠的弟子,也漸漸變了,開始肆無忌憚的偷看慕容情。

恐怖的威勢席捲開來,雙方長老的巔峰戰鬥影響了不少人,所有人都打了一個釀蹌,險些跌倒在地。

唯獨林錚與慕容情沒有受到半點影響,因為他們周圍十丈距離內都被後者封鎖了,基本上在這裡的沒有一個人能夠輕易破開這個封鎖,所以他們是處於封閉狀態的,沒有人能夠打擾到他們。

林錚此刻汗流浹背,眉頭緊皺,同時他也進入無天無我,無心無念。

只有吸收與壓制的狀態了。

而此刻的慕容情也是香汗滿面,黛眉緊蹙。她全神貫注掃描著林錚的身體,全力幫助他壓制與吸收十八道傳承的力量。

雖然慕容情能夠壓制住那股力量,也能竭盡全力的減輕他的痛苦。

但減輕痛苦始終都只是減輕而已,林錚的痛苦還是非常人無法忍受。雖然他現在進入了微妙的狀態,不會控制身體去做出該有的神態,但神魂卻是在痛苦的顫抖著,彷彿隨時都會魂飛魄散一樣。

人群之中的蕭鈴兒、劉冥、風清靈三個人緊張的看著林錚,各自都十分擔心,但還在安慰著其他兩個人。

「吉人自有天相,林錚大哥肯定不會有事情的!」

「沒錯,他肯定能夠成功吸收荒神傳承,到時候可是能夠提升很高的實力的!」

「……」

劉冥與風清靈先後開口安慰著蕭鈴兒,但是此刻的蕭鈴兒美眸緊盯著著林錚與慕容情,根本聽不見他們兩個人的話語。

前些天,林錚才剛在荒神殿吸收到一道荒神傳承,所以蕭鈴兒相信他能夠成功,但是這麼久的時間也不見半點動靜,這倒是急壞她了。

同時蕭鈴兒也一直在打量著慕容情,後者會出手幫助林錚壓制荒神傳承,這令她十分不解。

不過蕭鈴兒關心更多的還是林錚,全部心神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想要捕捉到一絲能夠表現出他此刻情況的動作。

林錚全身靈氣都匯聚在了丹田之處,同時慕容情給予他的柔和靈氣也聚集在那裡,兩個人全力壓制傳承的力量,只要將荒神傳承的壓制住的時候,才可以吸收。

壓制住荒神傳承需要非常強大的力量,如果林錚不用承受痛苦的話,還能事半功倍,而慕容情則具備這種力量,但是中間還有前者身體的過度,能夠成功傳達壓制力量的只剩下一半。

所以想要成功壓制住荒神傳承,需要不短的時間,同樣還需要一直保持這等靈氣的維持。

對於這個問題,慕容情自然是沒有問題;而林錚則很艱難,因為他還需要承受痛苦,這段時間是非常難熬的。

但是難熬也必須要熬下去,因為林錚熬不下去的話,不但無法成功吸收荒神傳承,還會唄荒神傳承的力量反噬,那麼他就會沒命。

時間推移,蕭鈴兒等人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而遭受盔甲戰士攻擊的冰靈宗弟子則是一個個希望著林錚被反噬,誰會願意讓敵人得到這種好處?

就連冰靈宗的長老也在不停的拚命,但武院的長老也在拚命,早已受到了不輕的傷勢,不過誰也沒有退後一步。

散修武者只有在一旁觀看,不知道該幹什麼。

林錚滿頭大汗,眉頭依舊緊皺就好像定格了一樣,其體內丹田之內,那十八道荒神分身已經被打散了,成為一團團濃郁且蘊含著恐怖力量的黑氣,至今還在四處徘徊,帶給他痛苦。

同時熱氣與寒氣,還有一股柔和的靈氣也在不停籠罩這幾股融合在一起的荒神傳承,一直都在擠壓著它的大小,同時也在林錚也在植入他的靈氣,這樣在吸收的時候,才可以事半功倍。

可以說有慕容情的幫助,林錚才得以能夠順利壓制住荒神傳承,儘管還沒有完全壓制住,但是這已經超出想象了,若是讓他自己的來的話,很有可能無法壓制住傳承的力量,被苦痛折磨直到死去。

漸漸的,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因為這裡從來沒有照射進一絲太陽的光芒。

戰鬥的雙方長老氣喘吁吁,累的都快不能動了,但是至今還在以眼神交鋒,那吃人的目光異常兇狠,正當他們想要再次衝上去的時候,異變突生!

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