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手中的氣泡水是江銘亮以前投資的酒庄專門製作的,市面上根本買不到,江銘亮帶著這個過來,總不會是給劉威、歐陽冪道賀吧?肯定是沖著自己來的。不過正如她這幾天不斷提醒自己的一件事,江銘亮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江銘亮了。

陰錯陽差,江銘亮還真的不是以前那個江銘亮了,或者說,不完全是。

「要是我們六年之前,多冷靜一點,多體諒體諒彼此,也許我們都結婚有寶寶了。」江銘亮「感慨」道。

不知道江銘亮說這個有什麼意思,但是潘政如還是「嗯」了一聲:「只能說校園戀情很難走下去,步入社會的壓力不會因為財富的積累而消失。我們共同的軌跡也一定會出現偏差。」

事實證明,潘政如對於兩個人的過往也依舊有些懷念,或者說惋惜,這是江銘亮希望得到的答案,隨即,心中也有了計較。

「那現在呢?pearl,我覺得你跟我都已經成熟了很多,我的事業版圖也構建的差不多了,你也能用更加成熟的心態看待一些事情。如果我想跟你複合呢?」主動邁出這一步,還是得江銘亮來提出吧。

潘政如轉過頭看了看江銘亮:「你覺得我是那種圍繞在一個男人身邊爭寵,等著你臨幸的女人嗎?」

語氣平淡,但是十分堅定。不過,如果江銘亮此時是單身狀態,似乎這顆珍珠似乎不介意跟他重修舊好。

潘政如輕輕一笑:「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嘗試忘記你,但似乎確實很難。只可惜你跟我好像就是有那麼點有緣無分,錯誤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我不覺得有什麼可惜,什麼錯誤的時間。我覺得我會念念不忘,也是因為校園裡的那段感情是無可取代的。步入社會,一定會有利益的糾葛在其中。」江銘亮並沒有放手的意思,「pearl,我想你也應該明白,哪怕我有Jessica和Krystal,我也可以比其他男人給你給的更多。不管是物質上的還是精神上的。」

理是這麼個理,但是不代表誰都認可。潘政如是經歷過江銘亮的成長,一點一點看著他變成一個精英,也因此,更難對其他各方面或有折扣的人產生認同。這是絕大多數女性骨子裡的幕強,無法更改。

或許即使當初兩個人沒有分開,江銘亮也會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中慢慢的恢複本性,家裡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如果坐穩東宮正室,或許江銘亮偶爾在外面偷吃,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絕對不是潘政如想要的,她自己成為那個江銘亮偶爾在外面偷吃的角色!

新婚夫婦的婚禮用酒是江銘亮提供的,這種酒水的一個特點是微甜,爽口,喝下去之後極為舒暢。但是事後的當酒氣翻湧,卻非常的上頭,劉威完全是酩酊大醉的狀態,而歐陽冪也是俏臉微紅,顯然是上頭了。

被眾人送回到了婚房,劉威幾乎是倒頭就睡,歐陽冪瞧了一眼癱在床上的丈夫,眼神中多了些許的不屑。

安撫好兩個人之後,眾人便準備離開。不說什麼洞房花燭夜之類的,籌辦婚禮對新人來說真的很累,哪怕是劉威和歐陽冪都是身價不菲的人由公司全程幫忙操辦,但是應付媒體,接待家人,包括婚禮現場排練這些事依舊弄的一對新人疲累不堪,估計得好生休息一陣了。

江銘亮也隨著眾人一起離開,沒成想卻被歐陽冪悄默聲的拉住,留在了房間里。

誰都沒有注意到這件事,除了baby。。。。。。。

劉威醒的時候已經接近後半夜,酒勁太大,嗓子發乾起來想找口水喝。然而神志剛剛恢復,就聽見隔壁傳來奇怪的聲音,清脆悅耳,原本還沒醒酒的劉威瞬間就酒醒了!

劉威揉了揉眼睛看了眼環境,沒錯啊,這就是自己包的房間。

起身悄悄地走進套間另外一間卧室,竟然流淚一條門縫,劉威看到的一幕瞬間讓他瞬間氣血翻騰。

床榻上,歐陽冪正秀髮凌亂的披散在腦後,整個人如同騎著烈馬的女俠客奔騰的上下翻舞。她的背後還是兩人不久前剛照的婚紗照,那可是劉威花了六位數請頂級的攝影師拍的。

此情此景,劉威只覺得自己就是個蠢貨,虧自己照婚紗照時候笑的那麼開心,沒想到自己要娶的女人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拳頭不自覺的攥住,呼吸也愈發激烈,兩眼也是變得殷紅。

再次俯下身偷窺,只見辣個男人背朝著門口,光看身型就是個狠人,身材健壯修長,背部肌肉線條清晰,絕對不好對付。

「江銘亮!」劉威很快就想到了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這麼玩!

「老公,你好厲害!」

歐陽冪下意識的一句話徹底摧毀了劉威的理智,理智被衝垮的他猛地沖了進來:「MD,你們是人嗎?背著我干這個!」

直接就被這麼「捉姦在床」,江銘亮倒沒有什麼不適,只是一臉戲謔的看著對方,歐陽冪則是拉起毯子遮住身體,柳眉倒豎怒斥道:「滾出去,我讓你進來了嗎?」

被這麼反客為主,劉威一時沒緩過神來:「我們都已經結婚了,你讓我出去?」

歐陽冪從翻身床頭櫃拿出自己準備好的文件袋甩給了劉威,劉威愣了下,手卻不由自主的接住。

文件里是一封股權協議書,劉威工作室日後正式被納入嘉興傳媒旗下,而作為回報,劉威將獲得嘉興13%的股權,並且將得到優先享有公司資源的機會。

這對於已經年過四旬還在偶像劇市場吃霸道總裁人設的劉威來說等同於一個養老保險,畢竟,只要歐陽冪是江銘亮的女人,嘉興的項目不會少,收益也很有保障。

歐陽冪看到劉威這幅熊樣就知道這事成了,眼前這個男人壓根沒膽子鬧大。

其實對於江銘亮和歐陽冪私底下的關係,劉威也是門兒清。只是新婚燕爾,就玩的這麼瘋,這完全是折辱自己的心理在作祟啊。就像是叉燒芬跟四爺談戀愛的時候,大劉就非得在四爺來港跟叉燒芬會面的時候直接打電話喊叉燒芬來侍寢,一個道理。

文件上有諸多對自己有利的條款,只要簽下,收益很穩定,劉威不知不覺原本緊握的拳頭鬆懈下來,泛紅的雙眼也恢復了清明。

這種事情,對於圈內人士倒也不是無法接受,至少在圈子裡絕對不是獨有的。尤其是港城那邊,早年間什麼黑的白的沒見過,什麼毀三觀的事情沒發生過,見怪不怪了!

再者說了,優先享受公司的資源,其中自然也是包括女藝人資源,其中也不乏年輕貌美的。既然臉皮已經撕破,那自己也可以放心大膽的敞開來玩了!

而且如果自己不同意,歐陽冪以後肯定也會等事情平穩下來后解除跟自己的關係,沒有了這名炒作能力一流的老婆,劉威的事業發展軌跡會往哪個方向走還不好說,倒不如實際一點,該認慫認慫。

形勢比人強,劉威也沒辦法,只得點頭答應了下來。

「算你識相,放心我們不會虧待你的。」歐陽冪這話,暴露了自己的太妹屬性。

安安穩穩的睡到第二天中午,睜開雙眼的歐陽冪滿滿的幸福,雖然嫁不了江銘亮,但她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和江銘亮的新婚儀式。

紅色的床單被罩,潔白的的婚紗,除了一張正式的結婚證和屬於兩個人的儀式,根本沒什麼區別。能到這一步,歐陽冪已經很夠本了。

歐陽冪忍不住江銘亮嘴唇上吻了吻,卻發現江銘亮睜開了眼睛,帶著捉弄的笑意看向自己。

「大早上就溝影我,你個小狐狸。」

昨天晚上兩個人瘋了七次,對歐陽冪來說,這是貨真價實的新婚之夜。

「只做你的狐狸~」歐陽冪大方的摟住江銘亮一陣熱吻,這樣下去,又是一場激戰難以避免。

中午離開之前,江銘亮正式把歐陽冪之前提交給自己審核的項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交給嘉興來拍攝。自己將為這部劇投資1億以上,來確保布景和特效鏡頭。而歐陽冪自己也會投資3000萬,從而享有電視劇上星放送的收益。而其中的角色,也都由歐陽冪來過問。

不僅僅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包括《全職高手》和《東宮》,江銘亮也會分別交給紅星塢和棱銳來製作。三家誰家做得好,下一年度就可以獲得更高額度的投資。

走出套間,江銘亮只覺得神清氣爽,還沒等自己下樓,卻見到baby又被自己的保鏢架了過來。

「你還真是不長記性啊!」江銘亮無語道。

「你才是!居然玩芙前木犯這一手,你是瘋了嗎!」baby完全是意外的眼神,真沒想到江銘亮居然也是這種人,「虧得我還想幫你追回pearl呢!」

「別說,真的刺激。」江銘亮邪魅的笑了笑,「baby,我迫不及待再來一次怎麼破?要不你什麼時候結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江南曦的話雖然不雅,卻把董事們都逗笑了。

夜北梟曲指一敲桌子:「曦曦,注意文明用語!」

江南曦身子一踉蹌,瞪向夜北梟,曦曦是什麼鬼,要不要叫得這麼噁心?她和他很熟嗎?

夜北梟卻在她的瞪視下,朝她挑了挑眉峰,赤果果的挑逗。

江南曦真想給他一飛刀!

這男人,欠收拾!

江雲深氣了:「江南曦,說了半天,你就還想要我的股份吧?我說什麼了,你就是狼子野心!」

江南曦卻雙臂抱胸,冷睨著他:「你可以留著你的股份過年,那麼就請吧,自己去解決你的賭債吧!」

她扭回頭,對夜北梟說道:「夜總,讓你的人,把那兩位債主放了吧,人家千萬里追債,也不容易,不是嗎?」

夜北梟朝她勾勾唇角,揚起一抹曖昧的淺笑:「好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說著,朝自己的手下輕輕擺了下手。

江南曦立刻扭開臉,不再看夜北梟,可是心口卻如同有隻小兔在蹦跳。

這男人,要不要這麼撩啊?

夜北梟的保鏢鬆開那兩個外國人,說道:「多有得罪,你們可以去辦你們的事了!」

那兩個外國人,從地上站起來,活動下已經痛到麻木的胳膊,對兩個保鏢敢怒不敢言,就把火氣撒到了江雲深的身上,衝過去對江雲深一頓拳打腳踢:「江雲深,你還不還錢?」

這兩個外國人也不是傻子,他們看得明白,在場的人,夜北梟是個惹不起的主,而這位爺是幫著江南曦的。江南曦現在想要江雲深的股份,只要她拿到股份,他們也就能拿到錢了。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江雲深這小子。

只要他屈服了,一切就好辦了!

因此,他們相當於充當了夜北梟和江南曦的幫凶。

江雲深被打得滿地翻滾,嗷嗷直叫,而其他人都在旁邊看笑話。

謝九誠等人看著,臉上無比難堪。他當然也不想讓江雲深把股份拿出來,否則他就什麼都不是了。可是夜北梟坐鎮,他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睜眼看著。

商展鵬等人卻是暗暗叫好,同時也為江南曦高興。她搭上了夜北梟,那麼她上任江氏的總裁,就算是她什麼都不會,江氏的幾千員工,也沒人敢不服。況且,她看起來,還是挺聰明的。

江雲深和那兩個強壯的外國人相比,簡直就是個弱雞。很快他就鼻青臉腫了,哀嚎著認輸:「你們住手,我同意還不行嗎?」

那兩個外國人,把江雲深拎起來,帶到了江南曦的面前,說:「他說他同意了,那就請江小姐快點辦手續吧!」

江南曦並沒有給這兩個人好臉色,畢竟那麼大筆錢,給了外國人,她還是無比心疼的。況且她也能夠想到,賭場的水太深,江雲深肯定是被人家下套坑了。

但是現在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讓江雲深交出股份,從江氏滾蛋,然後讓江氏儘快恢復正常運轉。

這樣,等哥哥醒過來,她也算是能給他一個交代了。

江南曦問江雲深:「你的股權書,現在在哪裡?」 閉眼睜眼之間,或是一瞬,又或是幾個小時。

在安寧來到清醒夢中的瞬息,安寧就發現,這一次的他還是沒能變成人。

是的,這一次,安寧成為了一棵桃樹。

大雪封山,萬物凋零,天空不斷飄蕩著鵝毛大雪並絲毫沒有止住的跡象。

【夢境遊戲開啟】

【當前場景:桃花仙】

【星級:★★】

【時間線:1794年】

【地點:乾國中洲】

【主要時間:世界小冰期來到史上溫度最低點,乾國人畜死傷數百萬。】

【描述:乾景四年冬,十一月戊辰至明年孟春,中洲四省大雪數尺,淮冬之海冰百十餘里,人畜凍死十數萬記。五年正月,西洲及東洲諸府大雪連四旬,餓凍死者無算。】

【階段任務一:作為一棵桃花樹,你首先應該想如何成為世界主導者人類史的神話與傳說,所以,去吧,誘導一名人類認可你是仙神降臨。】

【提示:未成為神話前,只有人類靠近你附近一百米時對方才可以聽見你的聲音,同時每個人類只能聽到你一次且不超過一百字的聲音。】

【特異:因為玩家成功通過試煉場景,本次場景桃花樹在未成就神話前便可獲得特異成長,極限與成長方式請自行摸索。】

【幸運玩家拉入場景即將開始,請問玩家是否允許上個場景的五百名幸運玩家進入?如果否,可給予以下三個選項。】

【1、上個場景的幸運玩家拉入排名靠前的二百五十名,後續二百五十名重新隨機擇選。】

【2、上個場景的幸運玩家拉入排名靠後的二百五十名,前置二百五十名重新隨機擇選。】

【3、上個場景的幸運玩家全部否定資格,所有幸運玩家重新隨機擇選。】

【選擇倒計時三十秒,如果玩家未選擇,夢境遊戲將默認選擇選項3。】

……

看著眼帘出現的文字,安寧並無太多詫異。

桃花仙?桃樹?挺有意思的啊?

安寧有了興趣,而看見人類可以聽見他聲音的數字比起上次提升了十倍后更是讓他頗為興奮。

總算不用咬文嚼字了,能說的話多了自然更好忽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