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打開陰陽門,我們紛紛跳了出去,修羅依依不捨的看著後面,好像奢望有誰能救他,但是什麼人都沒有,就算有,那也是骷髏,只要是骷髏,都會站在我們這邊,誰不想奪回血肉啊!

陰陽門出去后,便是鬼城!鬼城好像經歷過什麼大災難一樣,城牆又破又爛,還有很多屋子也塌了,而且一個人都沒有。

落地后,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實沒有人,也沒有骷髏,好像都跑了。

這也算是個好消息,說明女鬼沒有大肆屠殺,鬼城裡的陰人應該跟我們一樣,都變成了骷髏,只要不死,那就是好消息。

初霧看著鬼城這個樣子,突然嘆了一口氣,好像有些唏噓,畢竟是自己的家。

可現在不是感嘆這個的時候,而是要趕緊追上女鬼,不知道矮山那道封印破了沒有。

「那道封印是我和唐雲設的,可以隨時解開。」修羅說道。

修羅一開口,彭祖就急了,差點兩個又大打出手了起來。

「原來是你設的,不是那道封印,我人早走了,李奶奶的,都怪你,死惡鬼害人。」彭祖怨氣極大,開口怒噴,確實如果沒有那道封印,很多人都走了,其實修羅要負大部分的責任,這傢伙設封印困住大家,就想讓所有陰人死在這裡。

如果要報仇的話,殺了修羅也是沒有問題的。

「你給老子好好表現,不把血肉妖回來,我跟你拚命。」彭祖繼續警告道。

苟了這麼多年,被一道封印擋住了生路,這是何等的惱火,不然他早走了,哪裡還有那麼多的屁事。

修羅也算忍辱負重了,雖然很生氣,但不敢反駁,握著拳頭不說話,這兩位如果都同時恢復的話,估計能打上九重天,這梁子結得深了。

鬼城沒有人,自然也不會有那隻女鬼,此時初霧再次嗅到,鬼林那邊鬼氣很重,極其可能女鬼就在那裡。

那還等什麼,我們的目標就是她,連忙馬不停蹄的趕往鬼林。

等我們來到矮山的時候,發現一大堆骷髏,而且聚集在一起,這一看就是之前那些陰人。

只是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六大掌門其中五個都在,不過也有驚喜,蘇雨和蘇晴他們也在,還有小狐狸和初雪她們,幾乎所有人都在,也還活著,只是變成了骷髏,這對於我來說,是天大的好消息。

見面的時候,誰也不認識誰,我是靠聲音認出來,但蘇晴她們一開始目光並不在我的身上,而是修羅!

蘇晴她們先是嚇了一大跳,好像極其懼怕修羅,可是觀察一會後,發現修羅極其虛弱,魂體好像受創嚴重,立刻二話不說就翻臉了,本來還想逃的,可知曉情況后,上去圍著就是一頓暴打。

現在修羅的情況太不樂觀了,光蘇晴的魔劍他都吃不消,連黃符都扛不住,更別說魔劍了,只能認栽,乖乖挨打。

她們好像跟修羅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打得非常凶,蘇晴怒從心頭起,拔起魔劍就要宰了修羅。

幸虧我及時攔住了她,不然這希望就要被她扼殺在搖籃里了,不管她跟修羅有什麼深仇大恨,至少現在修羅不能死,至於以後嘛,那就再說,得先靠他將血肉奪回來。

我這一出聲,立刻她們都認出我來了,一陣狂喜后,都上來抱住了我,這麼多人看著,害我還怪不好意思的,不過本來場面應該是令人羨慕的,可都是骷髏,反倒顯得有些驚悚,而且一時之間,除了小狐狸,我還分不出誰跟誰,因為就小狐狸有尾巴,一眼就能知道。

就在我想跟她們分享事情經過的時候,突然一個骷髏來到了我們的面前,然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是麒麟之子唐浩嗎?五大掌門有請。」

我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六大掌門有五個在這裡。

我跟著那個骷髏前去,只見矮山邊坐著五具骷髏,他們盤腿而坐,看上去挺有范,應該就是掌門們,沒想到他們也變成了骷髏。

「唐浩,沒想到你也會出現在這裡,可真是緣分,但是你變成了骷髏,應該法力全無了吧?」其中一具骷髏說道,我也無法分清誰是誰,跟這些掌門不怎麼熟。

「對,現在正想辦法恢復,然後對付女鬼。」我如實回答。

「哦,你想到辦法啦?」五個掌門狂喜。

我點了點頭,但沒有具體說,因為辦法有點齷齪,說出來不太好。

「不愧是麒麟之子,這裡的陰人身家性命,就全靠你了,我們這五把老骨頭加起來還不一定比的上你,希望全在你身上了。」五個掌門說道,對我甚是抬舉。

。 此時,忽然有人的聲音悄悄插了進來。

「可不是,聽說….姜三小姐當初休三皇子,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什麼?」【其餘人三臉震驚】

「姜三小姐休的三皇子?不是說,是三皇子休了姜三小姐,你是不是說反了?」

有人驚訝的湊上前,立刻引起大家的共鳴。

先前說話的人得意一笑,看了這些人一眼,悄聲道。

「我的一個表哥是在府里當守衛的,親眼所見這場面,當初分明是姜三小姐寫了一封休書,直接將三皇子休棄。」

「而三皇子分明也接下了這封休書的,你們愛信不信。」

「我去!」

其餘人瞬間謹慎捂住嘴,彷彿知道了什麼絕版秘辛一般。

但很快轉頭,又將這些事告訴了自己認識的、熟悉的其它人。

事情越傳越離譜,到最後,大家議論的中心變成了姜三小姐休掉三皇子,是因為早就知道他這個德行之下的結果….

BALABALA…

功成身退,那道聲音也消失在了人群中。

不遠處,一家高大的茶館三樓。

深紫色衣衫、坐着輪椅的少年低垂眉眼,從微微開了一角的茶樓窗口看向外面議論的人群。

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意。

「事已成,我們….也該退了。」

「可是殿下,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您要散播這些消息幫助姜三小姐,您以前不是這麼愛管閑事的人。」

霸刀皺着兩條濃密的眉毛,眼神中滿是不解。

上宮幽冥推著輪椅前進的身子頓了頓,本不欲回答這問題。

但忽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揶揄笑出聲。

「呵….可能是因為,她仰慕我吧。」

但這樣的回答,霸刀還是不懂。

眉頭皺的愈發深邃,目光挪移著,霸刀似乎想要找出些什麼證據來。

下一秒,在面前紅漆桌面上,他就看到了這「證據」。

那是一幅畫,一副留白的畫。

畫上女子栩栩如生,穿藍衣、笑容絕美,很是漂亮。

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和姜三小姐長得一模一樣。

這…..

這不是黑暗森林裏的時候,主子要求找的那名女子,當時霸刀不在場,也是聽別的手下說的。

難道….主子和姜三小姐有仇?!

畢竟主子從來不近女色,不將任何女子放在心上,毀容之前就如此。

現在….想找姜三小姐,肯定是因為她招惹了主子,主子打算懲罰她。

哼,看來,他上次對姜三小姐的態度還是太好了。

下次遇到,要更加的惡劣一些才行,絕不能再讓主子辛苦說反話了。

這一瞬間,霸刀用眼睛給了上宮幽冥的背影兩個暗示。

一個「我悟了」,一個「懂得都懂」。

當然,最後的事實證明……..霸刀只適合拔刀這種技術活。

同一時刻。

三皇子府中。

楚傲天正在書房中閱覽密函,此時下人忽然來報,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

「放肆,真是放肆!」

楚傲天頓時氣得渾身顫抖,一掌將面前紅色案幾震了個粉碎。

他剛剛得知,自己在丞相府中和姜馨兒的事情全部都被傳了出去,而且還被傳遍全城。

現在,已然瞬間成為了老百姓津津樂道的話題。

明明劉恆告訴他,都封口了。

是誰….是誰和他這樣有仇,想要用這樣的言論去害他!

楚傲天又氣又怒,簡直想要噴血。

「給我去,帶幾隊人馬把亂說話,嚼舌根的人關入大牢,大刑伺候,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在背後議論本殿!」

一聲吩咐,下人趕緊領命退下。

門外,風塵僕僕的楚二出現,與僕人錯身走了進來。

當見到楚傲天,楚二瞬間下跪,面帶喜色道。

「主子,第一殺手閣冥殿接下您的任務了,他們承諾將會窮盡所有,對那個之前招惹您,還殺了楚一的人展開報復。」

聞言,楚傲天的面色終於緩和了些。

他抬手揉揉有些發痛的腦袋,讚賞道。

「楚二,你做的很好。」

「這麼多天你也累了,快下去休息吧,我得進宮一趟了….冥殿的事,待本殿回來再細說。」

「是主子,謝主子!」

楚二跪謝,出門去了。

楚傲天提了馬車出府,由馬車夫趕着一路往皇宮裏去。

不過半柱香,很快,楚傲天就到了皇宮正門入口處。

楚盛國繁榮昌盛、百姓安居樂業,衣食無憂。

楚盛國的皇城自然也氣派、莊嚴、威武。

它的門口由無數鐵甲衣衛守衛著,森嚴又莊重;兩扇高高的,紅漆金龍頭木門將皇宮與外界生生隔絕開來,彷彿兩個世界。

外面的世界喧鬧,裏面的寧靜。

從兩扇敞開的大門往裏看去,是長長的看不見盡頭的紅毯,以及紅毯兩旁,依舊望不到盡頭的整齊排列的鐵甲衛士。

這條路,楚傲天已經走過了很多年,自然熟悉無比。

抬腳,亮出手中令牌,楚傲天就往皇宮裏面走去。

卻不想此時,眼前,一抹紫衣黑衣忽然映入眼帘,是上宮幽冥和他的侍衛。

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楚傲天頓時疑惑地皺起眉頭,但他很快就上前嘲諷的笑出了聲。

「六弟最近真是活躍,皇宮、相府到處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被父皇大赦出府了呢。」

自從八歲那年,那件事後,上宮幽冥被整整幽禁在府中九年時間。

楚盛國皇帝楚雄曾發話,這輩子只要他在一天,上宮幽冥就不會被釋放出來。

因此,全楚盛國包括楚傲天,他們已經在記憶中將上宮幽冥這個名字抹去,扼殺。

甚至為了不再讓上宮幽冥出現,他們一直在防備、謹慎的算計著,將上宮幽冥關的更久。

因此,上宮幽冥現在忽然活躍,還是在奪嫡關頭活躍,讓所有人都不舒服。

楚傲天感到最不舒服,才不會和他有什麼兄弟情深。

「三哥真聰明啊,一猜就准。」

上宮幽冥不置可否的抬起雙眼看向楚傲天,眸光閃現深沉的幽暗色彩。

下一秒,他的聲音又忽而一轉。

「不過,下次還是叫我王爺比較好。」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卻看到,雷經國辦公室的那扇門關了起來。

而此時的辦公室里。

在確定秦舒已經走遠並且不可能回來之後,穆歡斜倚在辦公桌邊,直勾勾地盯著對面的雷經國,忽視他臉上不滿的神色,打聽道:「秦舒來做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