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扔出一個個寶物,要麼被煌給轟碎,要麼就被龍泉劍給湮滅。在墨海當中,楊柏已經追擊過去,龍泉劍已經劍指靈寶上人。

煌的短刀也衝進墨海當中,墨海本能夠阻擋兩人,也不知道兩人用什麼,速度依舊很快,這讓靈寶上人沒有想到。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夠戰勝我嗎?」靈寶上人可是元嬰期,猛的怒吼一聲,真正的元嬰神威從虛空炸裂開來。

滾滾洪流,墨海化為血紅,此時的墨海升騰,神威浩渺,元嬰期的神威,能夠鎮壓境界之下的修真者。

「靈寶上人,都這個時候,還說沒有用的!」煌一點反應都沒有,身為金丹期,卻能夠擋下這股神威。

「你的面具!」靈寶上人瞳孔一縮,立刻就在知道煌的面具有問題,那上面阻隔了神魂,也包括煌的神魂。

「的確說的沒有用,戰鬥就是!」誰能夠想到,煌的旁邊,並肩站立的楊柏也同樣無視這股神威,面對血海,楊柏的龍泉劍依舊劍鳴不斷。

「咦?」煌也側身看向楊柏,楊柏也同樣看向煌,兩人都翻著白眼,都沒有好臉色互相對著。

煌的刀芒在匯聚,而楊柏的神劍劍氣在凝聚,在血海當中兩人一黑一金,凝聚挑戰元嬰期的戰力。

「怎麼回事?那個人跟少主好像!」就在這戰鬥之下,被鎮壓的旱魃冷狂卻震驚的看著。自從煌出現,冷狂一直就盯著,起初冷狂好像感受到一股神秘之力,可是當煌跟楊柏戰鬥在一起,冷狂看著煌總感覺有一絲熟悉,並肩站立的兩人,雙眸都是冷酷無比,可卻那麼的相似。

「為什麼?」冷狂無法分辨,戴著面具的煌,誰都無法分辨。而此時的靈寶上人,看著兩人,猛地一抬手。

「殺!」靈寶上人出手,雙方頓時能量轟鳴起來,這一次煌已經無法認出戰略導彈,剛才都已經用光了。

刀芒化為長河,煌的戰鬥永遠是霸氣無比,尤其每一刀都越來越強,手中的短刀都斬出龍泉劍的威力。

「你為什麼能夠增強?」楊柏也疑惑的看向煌,龍泉劍斬出一道道劍氣,讓靈寶上人在後退,畢竟是神劍的威力,靈寶上人在避著鋒芒。

「因為我的心在增強,戰鬥的時候,別想那麼多,殺敵就是!」煌好像在教導著楊柏,煌的速度極快,每一步都蘊含恐怖的刀芒。

煌不像是修真者,完全放棄修真者的其他法術,就是掌握短刀,憑藉手中刀,可以化萬法,可以滅萬靈。

「沒錯,殺敵就是!」楊柏的心也在冷靜下來,剛才本就是怒火滔滔,如今看著煌,楊柏手中的劍已經握緊,龍泉劍在龍吟不斷。

兩人都是金丹期,兩人刀劍合璧,居然擋下了靈寶上人。靈寶上人一直在後退,血海已經沒有了,靈寶上人的衣袖都斬開一道道口子,霞衣已經碎裂,靈寶上人的目光越來越陰狠。

「你們兩個,以武入道,不過戰鬥結束了!」面前的靈寶上人突然模糊起來,這樣的一幕,讓楊柏就是一愣。

「怎麼回事?」龍泉劍輕易斬到靈寶上人的面前,彷彿剛才只是夢幻一樣。而此時的煌卻是震驚喊道。

「不好,替身!剛才跟我們戰鬥的不是靈寶上人,小心。」煌立刻就反應過來,同時環顧四周。

元嬰期老怪物,沒有一個是簡單的,靈寶上人活了千年,老奸巨猾,早就布下後手,暗中對戰兩人的只是替身。

「替身?剛才擋下我們攻擊是替身?」楊柏也大吃一驚,趕緊戒備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候,兩人的對面突然響起笑聲。

「不好!」煌猛的一刀斬出,不過刀出的時候,虛空早就出現一個黑洞,從黑洞當中劃出一個匹練,那是恐怖的光芒。

「神器投影,乾坤尺!」靈寶道,鎮教神器,乾坤尺降臨在戰場當中。靈寶上人利用真身,已經召喚出乾坤尺。

乾坤尺,上古神器,擁有莫測之力。雖然只是投影,可是這個神器掌控在靈寶上人的手中,只是輕輕點乾坤尺上,煌一口鮮血噴出,猛的倒退而出。

「不好!」煌在倒退的時候,猛的俯下身軀,所有的力量逆轉,煌第一時間來到楊柏的身邊。

「什麼?」楊柏也沒有想到,煌為了就自己。而此時乾坤尺的匹練已經落下,楊柏的破妄金瞳之下,讓楊柏也第一時間,沖了出來,也擋在煌的身前。

「什麼?」煌也愣住了,楊柏居然能夠在神器之下活動。其實楊柏的力量在瓦解,乾坤尺的威壓太過巨大了,楊柏雖然掌控龍泉劍,可是楊柏的境界太低,龍泉劍並沒有徹底激發出來。

「啊!」楊柏一口心血噴出,剛才戰鬥當中,大部分龍氣被激發,如今楊柏完全憑藉龍鱗甲承受乾坤尺的威能,同時最後斬出龍泉劍。

「轟!」虛空炸裂,神器的碰撞,那是湮滅一切。楊柏慘叫一聲,凌空落下。而煌的身軀也同時落下,兩人都痛苦的砸落在地上。

龍泉劍還在楊柏的手中,不過剛才的碰撞,龍泉劍擋下了乾坤尺,不過龍泉劍體內蘊含的神力也在消減,龍泉劍暗淡不少。

「龍元果!」楊柏趕緊抓起龍元果,趕緊嚼著,想要恢復龍氣。可就在此時,煌第一時間恢復,煌的短刀突然憑空消失,而再次出現的時候,卻在靈寶上人的脖頸下方。

「你還會用法術?」靈寶上人瞳孔一縮,煌的攻擊太詭異了,都以為煌已經重傷,誰能夠想到煌這個時候還能夠出手。

「乾坤逆轉!」如果換成其他人,這個時候估計也要重傷,靈寶上人擁有乾坤尺,神器之威,讓天地逆轉,短刀猛的掉落下去,煌跟楊柏也騰空而起。 翻天覆地,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靈寶上人手指輕輕一彈,暗金色的短刀化為一道恐怖的匹練。

短刀也不知道何物打造,靈寶上人居然沒有毀掉,不過此時在逆轉的楊柏突然一抬手,龍泉劍又一次斬了出去。

「孽畜!」靈寶上人看都不看,只是最後點在乾坤尺之上。同為神器,可是乾坤尺被靈寶道祭煉千年,擁有的威能太過巨大。

「轟!」只是一個碰撞,楊柏慘叫一聲,一口口噴著鮮血,龍鱗甲都要碎裂,手中的龍泉劍已經無法把持。

楊柏倒在血泊當中,而此時的煌卻猛的朝著龍泉劍而去。此時的煌化為一道道殘影,誰都沒有想到,煌已經握住龍泉劍。

「不行,你無法使用龍泉劍!」楊柏趕緊提醒,龍泉劍需要龍氣,一般人無法把持神劍,而且容易遭受神劍反噬之力。

「讓你跑,你不跑,現在如何?」煌那個氣,可是令人沒有想到,煌握住了龍泉劍,同時一股更加滂湃的劍氣衝天而起。

「怎麼回事?」楊柏震驚的看著這一切,靈寶上人也愣住了,煌擁有了神劍,而且還能夠激發神劍。

「那是我的,煌,你給我放開!」靈寶上人想要得到神劍龍泉,關於楊柏的一切,都要得到,那是屬於靈寶上人的秘密。

「靈寶上人,給你臉了是不是?」煌橫眉冷對,冰冷的面具反射的恐怖的煞氣,龍泉劍在手,遠處的短刀在刀鳴陣陣。

「你說什麼?」靈寶上人拿著乾坤尺投影,森冷的看著煌。而此時的煌卻握住手中的龍泉,冷冷回頭看著楊柏。

「虧你擁有如此神劍,你會用嗎?」煌一點好脾氣都沒有,明明受了傷,煌還有心情刺激楊柏。

「你會用嗎?」楊柏也沒好脾氣,這個時候,楊柏還管什麼組長不組長。

「當然,任何神兵在我的手中,都是玩具!」煌冷酷的說了一聲,而遠處的冷狂彷彿聽到熟悉的聲音。

「什麼?」冷狂雙眸是赤紅的,這句話很熟悉,彷彿隱藏在冷狂的記憶深處,可就是無法想起。

「玩具?」楊柏真的愣住了,而此時的煌卻忽然大笑起來,笑聲豪邁無比,那聲音滾滾路如雷,轟開靈寶上人的神威。

「你笑什麼?」靈寶上人也不傻,煌這個樣子,靈寶上人當然要戒備,畢竟神劍在煌的手中。

「我笑你們高高在上,我笑強者為尊,我笑這蒼天,不配為天!」煌大聲的喊著,左手突然撫像劍鋒。

「你幹什麼?」楊柏眼看著煌的鮮血從手中揮灑,而此時明明無法激發的神劍轟然爆發出璀璨。

「你真當我怕你?」煌雙眸在那一刻突然化為紫色,面具之上好像有星輝流傳,那股殺氣,讓楊柏都在退後。

「天煞?」靈寶上人大吃一驚,煌的氣息猛的攀升,煌的鮮血擁有天煞之力,那漫天的殺氣,讓龍泉劍瘋狂的抖動起來。

「我的人你也敢動?本來我還覺得對不住靈寶道,不過你剛才要殺我,那就別怪我不可。活了千年,一點眼力都沒有嗎?」

煌的身上湧現的殺氣,化為一套血紅的戰甲,此時煌太可怕了,地面在震動,無數的碎石在漂浮起來,狂風大作,日月都無光。

「血兵之法,你體內怎麼有天煞之力,這百年間,已經出現兩個天煞之人!」靈寶上人實在不敢相信,煌擁有了神劍會爆發多麼恐怖的威能。

「解封吧!」靈寶上人不能夠等待了,雙手連續的在乾坤尺之上點下,北斗七指,每一次落下,乾坤尺都綻放一道道神虹。

「只是投影而已,楊柏,你給我老子記住了,用什麼兵刃,都得用心,神劍有靈,要麼讓劍靈溝通,能夠自由御使。要麼就讓神劍臣服,奉你為主。」

月光如水照心扉 煌的聲音逐漸高昂起來,煌的血水在龍泉劍當中流傳,煌的身軀轟然龐大起來,那是一股氣,一股恐怖的天煞之氣。

「啊!」煌仰天咆哮,漫天都是劍氣,龍泉劍明明被龍氣激發,可是在煌的手中,卻爆發出另外的一面。

「萬劍朝宗?」楊柏就感覺遠處的草叢一根根豎立起來,猶如劍刃一樣,而楊柏腳下的短刀也豎立起來,天地但凡有鋒芒的地方統統都豎立起來。

冷狂的每一個毛髮都豎立起來,甚至那鋒利的爪子,都朝著龍泉劍的方向擺動。只是此時的冷狂已經獃滯無法說話,想要看清楚煌,而煌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北斗乾坤變!」靈寶上人也轟下了乾坤尺,漫天都是巨大的尺影,咫尺天涯,一道道神虹阻斷天際。

「碎!」可是乾坤尺的確強大,可在這虛空當中,煌的身影卻隨著劍氣而出。明明爆發龍氣的龍泉劍,卻猶如蓮花一樣,綻放一道道花瓣,每一個花瓣都是無窮的劍氣。

「太恐怖了!」楊柏震驚無比,煌的每一劍,都斬出戰略導彈的威能,那一劍當中,煌的氣場越來越強,煌的鮮血也同時揮灑。

「用心為劍?這是讓龍泉劍臣服?真龍的傳承,能夠臣服一個人?「楊柏最吃驚就是煌能夠掌控龍泉劍。

漫天的劍氣跟神虹撞擊在一起,虛空在炸裂,每一個劍芒都在爆發恐怖的波浪。龍泉劍化為一道道殘影,圍繞乾坤尺轟然而起。

「你不該這麼強?怎麼會這樣?」靈寶上人越戰越心驚,靈寶上人可是元嬰期,修鍊千年,煌只是二十年前加入炎黃組,金丹後期,只是戰力無雙。

可如今靈寶上人看著煌的攻擊,這簡直太狂暴了,龍泉劍那麼飄渺的神劍,用在煌的手中極度的暴虐。

「碎,給我碎!」煌的戰鬥方式更加的霸道,由於臉上有面具,無法看清楚煌的臉色,可是一邊揮灑鮮血,一邊凝聚天煞之力,然後一次次神劍爆發,這簡直就是魔王級別。

煌的攻擊特別的準確,每一劍都斬在乾坤尺同一個位置,而在這位置當中,乾坤尺的光影在暗淡。

「靈寶上人,你還敢動我的人嗎?」煌大聲吼道,龍泉劍又一次舉了起來,漫天的劍氣在消散,可是新的劍氣長河卻在暗中凝聚。

「你,你用神劍欺負本座?」靈寶上人那個氣,乾坤尺只是投影,如果真的神器出現,靈寶上人一定能夠滅殺煌。

「欺負你,怎麼了?別以為八山六道如何?你們只是修鍊之人,修鍊的高,並不是神仙。」

「說的沒錯,你們算什麼神仙!」楊柏已經開始激動起來,剛說完,煌一劍就斬了下去,雙眸紫色升騰。

「閉嘴!」煌對楊柏還真沒好脾氣,一切都是楊柏弄出來的,殺什麼大長老,還當著煌的面斬殺了朱潔慧。

「閉嘴就閉嘴,你用的龍泉還是我的。」楊柏鬱悶的看了一眼煌,不過這個時候還是別觸犯煌,煌的氣場有點亂,殺氣沸騰。

「哼!」煌瞪了楊柏一眼,不過手中的劍卻沒有停下來,最後一件,煌已經斬在乾坤尺的中間所在,無數的光影在爆發,最恐怖的能量宣洩出來。

「給我爆開!」這是靈寶上人說的話,在那一刻,靈寶上人上空出現一個青銅鼎,青銅鼎化為一個特殊的空間,當場籠罩在靈寶上人之上。

「轟隆隆!」乾坤尺投影最後的爆炸,讓這個荒涼之地徹底的化為廢墟,滿天都是能量餘波,郊區之地又一次翻天覆地,幸虧這裡沒有人煙,不然的話統統化為虛無。

楊柏在爆炸的第一時間,就撲向冷狂,直接就把冷狂扔進龍紋令空間。楊柏想要衝進去找到煌,可是爆炸的太快了,楊柏只能夠看到煌被能量吞噬。

「我要殺了你!」在煌被吞沒的時刻,楊柏的心要碎了一樣,也不知道為何攝來暗金短刀,那股憤怒的力量,讓楊柏的身後出現一個血色的戰旗,然後短刀綻放絕世的光芒,那也是超越金丹期,斬出元嬰的威力。

「什麼?」靈寶上人上空的青銅鼎忽然震動一下,震驚的看著楊柏斬出這一刀。憤怒的一刀,暴走的一刀,斬開了青銅鼎,斬在靈寶上人的身上,那股刀芒,讓靈寶上人悶哼一聲,霞衣爆碎開來,同時一口鮮血噴出,身上出現一個凄厲的刀痕。

「楊柏,你敢如此?」靈寶上人震驚了,而此時在能量中心地楊柏,龍鱗甲承受爆炸的波動,楊柏已經無法上前,艱難的舉著暗金短刀朝著靈寶上人嘶吼。

楊柏心真的很疼,以為煌已經身死,煌雖然老罵楊柏,可是為了救楊柏,煌面對靈寶上人從來沒有退。

就算面對乾坤尺,煌也是站在楊柏的面前,讓楊柏先走。煌自從認識楊柏,脾氣的確不好,也利用過楊柏,可是卻從來沒有為難過楊柏,任何時候,煌都讓楊柏自己選擇。

「煌!」楊柏朝著能量中心吼道,那凄厲的吼聲,猶如孤狼一樣,楊柏也不知道為何這麼憤怒,憤怒的只想殺人。 在宋修逸一把拿過許醉凝手裡的奶茶並直接把吸管含住的那一瞬間,廣場上馬上就沸了。

「我沒看錯吧,那個帥哥居然喝了許醉凝那個醜八怪手裡的奶茶,還是用的同一根吸管!他腦子沒問題吧?」

「用同一根吸管喝同一杯奶茶,這相當於間接接吻了啊!」

「這麼說,他們倆個真的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不,我眼睛都要瞎了。」

「許醉凝丑成那樣,難道現在帥哥的審美都這麼奇特的嗎?」

本來所有人都還在懷疑之前網路上那些帖子內容的真實性,畢竟只是一張照片而已,可以是抓拍問題,也有可能是P圖的。

但是此刻親眼所見他們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親密的共同喝一杯奶茶,不得不相信那些傳聞都是真的。

那個帥氣的學弟居然真的是許醉凝的男朋友!!!

在場的一眾女生不禁全在哀嚎,這個大新聞可是把所有人都震驚了一回。

就算是許醉凝,也是一臉懵,不清楚宋修逸這是要幹什麼。

她愣愣的看著宋修逸,反應了好一會兒,然後才皺著眉頭問他:「宋修逸,你幹什麼啊?」

雖然這杯奶茶她剛打開還沒喝過,但是宋修逸直接就上嘴用她的吸管,還在這麼多人面前,也太過分了吧。

宋修逸聽到后微微抬起頭。

他咧開嘴很是狡猾的笑了,嘴角沾了些許奶茶沫子,宋修逸伸出舌尖輕輕的舔乾淨,然後一直盯著許醉凝看。

「這下別人就不會說你是在倒貼我了。」他眉眼裡滿滿的認真:「就算要說,也是我主動倒貼你的。」

許醉凝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這個傢伙喝她的奶茶,就是為了這個?

這波她是實在看不懂了!

但是仔細想一想,宋修逸這行為也完全是最有效的。

剛剛那些人那麼刻薄的說她,主要就是說她勾搭了宋修逸,不要臉之類的。

宋修逸這個動作卻向大家表明:許醉凝沒有倒貼他,而是他在主動靠近許醉凝。

但許醉凝轉念一想,覺得更加無奈了。

他這麼做會讓那些女人更加針對她的!

許醉凝不由的一臉黑線,然而宋修逸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完全沒意識到他做了一件很嚴重的錯事。他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

「我現在還有些事要忙,就不幫你義賣了,等我有空了再過來找你。」宋修逸看起來心情不錯。

然而許醉凝聽完這話卻是連連搖頭拒絕:「你可千萬別來找我了,我求求你。」

宋修逸輕笑著轉身離開了。

許醉凝看到他走遠的身影,再低頭看到那杯奶茶,轉身就把它丟進了垃圾桶。然後開始準備自己的美容口服液。

這幾天許醉凝已經在葯魂石的空間里製作了一百多瓶美容口服液。

她還特意讓梁子塗幫她買了一些玻璃瓶,把那些美容口服液裝進去,這下就算大功告成了。

那些裝在玻璃瓶子里的美容口服液都是白色的,一眼看去就像是牛奶一般。

宋修逸一走,周圍女生那滿是嫉妒的目光就一直處在許醉凝身上。

看著許醉凝在桌子上擺放好她的美容口服液,就有人譏諷著開口了:「哎呦,許醉凝,你這是什麼好東西啊?」

許醉凝不想和她們過多交流,只是隨口回應:「美容口服液。」

圍在四周的女生們聽見這話都開始大聲嘲笑。

「美容口服液?就許醉凝這醜八怪居然賣美容口服液?是要笑死我吧。」

「長成這副醜樣子還賣美容口服液,誰會買?誰敢買?!」

「就是說,她還不如說賣的是迷魂湯呢。這小賤人到底對宋修逸使了什麼手段,才把他迷成那樣!」

眾人議論紛紛,像之前許醉凝的那些同學一樣,都不能接受許醉凝這種醜女張口就說要賣美容口服液。

許醉凝卻根本不在意他們的話語,只是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事。

就在她剛剛收拾好桌面,放好最後一瓶的時候,就聽到人群里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啊啊啊,莆雲學長來了,快看,你快看啊!」

許醉凝自然也聽到了那些尖叫聲,抬頭看了過去去,就見一輛炫目的紅色蘭博基尼停在校門口,周圍擠滿了人。

車門打開,一個男人邁步下來。

他比歐陽楚略微低了一點點,五官英俊,身姿挺拔,不像歐陽楚那麼高冷,也沒有宋修逸身上的那種少年感,英俊中略微帶些許輕佻。

他看起來就像是個花花公子,桃花眼加上那薄薄的嘴唇微揚,又有些危險的氣息隱藏其中。

在莆雲古夏下車的一瞬間,周圍女生們更加瘋狂的大聲尖叫起來。

他似乎也十分享受這種場面,抬起頭就沖人群飛吻了一下。

這下子尖叫聲更加瘋狂了!

「莆雲學長,真的是他呀!我要瘋了!」高年級的那些女生們不再注意許醉凝了,而且瘋狂的往前湊去,又蹦又跳的,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天啊,才一年沒見,莆雲學長比起去年來居然更加帥了!」

新生們卻是十分好奇,「莆雲學長?那是誰?很有名嗎?」

紈絝教師 「莆雲學長你都不知道?他可是玄清大學的傳奇,最有名的畢業生。莆雲家是醫學世家,他本人成績又好長得又帥,已經從國外讀完醫學博士了,簡直就是全校女生的男神,國民校草啊!」

「哦,是那個莆雲古夏對不對?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我知道他,之前在報道里也看到過他,而且聽說他和好幾個女明星都有緋聞來著。」

「沒錯,就是那個莆雲古夏!」

「原來他是我們玄清大學的畢業生啊?不過他都已經畢業了怎麼突然又回來學校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莆雲家是咱們學校的最大讚助商,好多實驗樓都是他們家出的錢建的,他今天過來估計也是因為贊助的事。」

許醉凝看了看那個風-騷至極的男人,覺得很是眼熟,想了好一會兒才記起來,之前歐陽楚帶自己去那個會所的時候見過的,他是歐陽楚的朋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