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扭動著腰肢,做出各種帥氣的舞蹈動作,再加上他們冷艷的妝容,猶如黑暗中的三道閃電,瞬間點燃了觀眾們的所有熱情!

「颱風很大氣,很不錯這三個小丫頭。」

開森悄悄的湊到黎瑾耳邊低語道,「舞蹈基本功很好,尤其是江青妍,她的舞蹈很出色,不過節奏上那笙略顯不足。」

黎瑾抱著胳膊,神色冷冽的點了點頭,「那笙的嗓音條件太好了,所以她不自覺地忽略掉了自己在舞蹈方面的練習,以後必須要注意一些……

孫凌的水平比較中庸,但是性子太跳脫了,而且我從她的舞蹈里似乎看到了武術的痕迹,看起來以後她可以去試試女打星的發展路線。」

「有沒有興趣讓他們去北美髮展?」開森小聲問道,「以他們的潛力……很有可能成為全民偶像,我可以給他們疏通一下道路。」

黎瑾默默然的搖了搖頭,「不,暫時不需要,先把他們放在國內磨礪幾年的再說吧。」

「那你什麼時候去北美?」開森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三年之內,如果不拿到三座電影獎盃暫不考慮,我的底蘊還不夠。」

開森苦笑不已。說實在的,蘋果少女組和IOC在這第一局完全是平分秋色、不相伯仲,蘋果少女組勝在面容清新甜美,是時下可人美女的標準容貌,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這期節目播出以後,三個小清新會在宅男中間帶來多麼大的人氣。

而IOC勝在一出場就震撼人心的舞台感染力、表現力,外加上三個女孩子中性帥氣的容貌和冷艷的氣質,同樣能秒殺一大堆少男少女。 說實在的,蘋果少女組和IOC在這第一局完全是平分秋色、不相伯仲,蘋果少女組勝在面容清新甜美,

是時下可人美女的標準容貌,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這期節目播出以後,三個小清新會在宅男中間帶來多麼大的人氣;

而IOC勝在一出場就震撼人心的舞台感染力、表現力,外加上三個女孩子中性帥氣的容貌和冷艷的氣質,同樣能秒殺一大堆少男少女。

「哇……第一局居然就這麼激烈,果然是好厲害的組合啊。」

兩個主持人走上舞台,笑吟吟的掃視了一眼台下何祖生和黎瑾兩個人,微微的行了一禮,

「何先生、黎導演,請兩位為對方的藝人組合做出點評,不知道是否可以呢?」

開森心中暗暗感嘆這個節目組的狡猾,好吧,對於這兩位大佬,電視台哪邊都得罪不起,所以乾脆就不讓百位觀眾評委們點評了,直接讓他們兩個人對掐,誰也不得罪。

黎瑾自然也明白電視台的這點小心思,微微的點了點頭,調整開麥克風,「既然何先生是圈中前輩,還是請前輩先來吧。」

何祖生呵呵一笑,眼神里掃過一抹淡淡的陰鷙,毫不客氣的道,「既然黎小姐讓我何某人先說,那我也就毫不客氣了。IOC,名字起得倒是挺大氣,但是你們的配合程度,完全褻瀆了你們的名字!左邊的那個小丫頭……

你那叫跳舞嗎?我真替你丟臉,那不是舞蹈,完全是小丑在搞笑!還有中間的那個小丫頭,我知道你跳舞很厲害,但是難道你黎唐小姐沒有教過,什麼叫做配合和團隊嗎?!……」

何祖生越說越厲害,把三個小丫頭說得面紅耳赤,最為靦腆內向的那笙垂著腦袋,死死地咬住嘴唇,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黎瑾漠然的看著自己親手培養出來的藝人被何祖生貶低得一文不值,身為一個藝人,他們終有一天會要面對指責和非議,面對別人指著鼻子尖的咒罵,如果連這種難堪都踏不過去,

那也沒有必要再培養下去。何祖生罵得很過癮,一直噼里啪啦的說了將近十分鐘,常麗娜實在看不下去了,趕緊上來打圓場的笑道,

「萬分感謝何先生對新人的關照和點評,今天的批評是你們明天成功的踏腳石……接下來,請黎小姐對蘋果少女組進行點評。」

黎瑾摩挲著手上翡翠鐲子,笑得如同鬼魅一般,輕輕的掃視了一眼何祖生,輕描淡寫的挑眉道,「謝謝何先生對我旗下藝人這麼關照……接下來,我也就不客氣了哦。」

笑話!你往死了罵我的藝人,難道我黎瑾還客氣的對你的藝人?想到這些,黎瑾嗤笑了一聲,「我今天,今天在後台你們第一次見我的時候,就跟我說過,你們要成為超越lady少女組般存在的女子組合……

當時的雄心壯志很好啊,但是現在,我到底看到了什麼?lady少女組是一個時代人的絕對偶像、無法超越的經典,很抱歉,我在你們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絕對偶像的潛力和影子。」

「真正的偶像,是用自己的舞台感染力、用自己的歌聲和舞蹈向觀眾們傳達歌曲的意境和一切情感,是一種發自內心由內而外的東西…… 「真正的偶像,是用自己的舞台感染力、用自己的歌聲和舞蹈向觀眾們傳達歌曲的意境和一切情感,是一種發自內心由內而外的東西……

可是你們又在做什麼?用現在網路上比較流行的話來講,賣萌嗎?偶像,不是賣萌耍乖,吐吐舌頭、眨眨眼,時不時的俯下腰肢袒胸露乳,就能傾倒一片的……

你們給我記住,偶像不是靠著出賣色相就能可以的,如果當年的lady少女組僅僅是你們這個水準,我想他們會羞愧而死!」

「我不管你們盛世娛樂的風氣怎麼樣,但是只要有我黎瑾在這裡,就絕對不會女星以出賣色相為職業!沒有實力,只想著靠著臉蛋出名的……我沒心情做點評!」

黎瑾這話說得相當犀利,好歹何祖生也只是指出了IOC的不足和缺點,

黎瑾乾脆直接「委婉」的說他們在出賣色相,差點沒把何祖生氣得吐血。三個女孩子偷偷地抬眸看了一眼何祖生黑如鍋底的臉,眼圈紅紅的,

似乎因為黎瑾這種犀利的點評欺負得委屈哭了出來,眾多觀眾評委們竊竊私語了起來,傻子都看得出來,這兩位大BOSS明顯是在對掐,兩家的藝人不過是被殃及無辜而已。

「黎小姐……多謝您的指教了!」何祖生氣得咬牙切齒。

黎瑾一臉的得瑟,「哪裡的話,跟何先生您的大公無私相比,我還差了幾個檔次。」

兩位大佬掐得厲害,許副台長卻已經欲哭無淚了……娘的,你們兩個人對掐的這麼明顯,這段我是播出啊……還是播出啊…

「切!有什麼好哭的,最討厭那種被人說幾句就哭得稀里嘩啦的人,裝柔弱、裝可憐,誰不會啊……

人家IOC也是三個女孩子,被那麼狂批,也沒見紅了眼圈啊,而且人家都說完了,你們才紅眼圈,哭得也太假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個評委席的觀眾說了一句,直接戳破了在場觀眾們的心思,迅速引起共鳴。

這其中有IOC比較討人喜歡的一部分原因,然而更多的則是蘋果少女組所針對的的宅男群體……已經完全拜倒在了黎大小姐女王氣場下。

好吧,女性粉絲們喜歡上了這種英氣逼人的中性俊美偶像類型,而在場的男性們……有了黎瑾的存在,蘋果少女組還有用嗎?

從黎瑾出現在場內開始,在場眾多男性們的視線不由自主的瞟向了那個坐在開森身邊、神態冷艷高貴的絕色女子,一襲紫色長裙,

將打著厚厚的石膏的左腿遮住了些許,雙手微微的托住了下巴,露出線條優美的側臉和光潔如玉的下巴,眉頭或是微皺,或是嫵媚,

儀態萬方中透著一股豪門千金的大氣端莊,幾乎一出場,就奪去了所有人的視線!

正當黎瑾跟何祖生斗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個急匆匆的身影忽然走進了攝影棚,沖著眾人歉意一笑,清朗的嗓音透著一股淡淡的味道,

「抱歉,各位,我來遲了。」

黎瑾抬眸,——陸言凡!郁凌夜輕輕一笑,神色里閃過一抹幽暗之色,拿陸言凡來對抗自己的人氣嗎?

果然不愧是圈中的老手,打得好算盤! 相較於開森在國內的超然地位,陸言凡雖然在地位和人氣上比不上對方,但勝在穩固,

有固定的鐵杆粉絲群和專業的公關團隊,但是相對應的,郁凌夜的根基有些薄弱,尤其是在國內,

他沒有跟任何一家專業的經紀公司簽過合約,也就沒有人會給他打理粉絲團體,靠的只是那些自發的粉絲團體來組織管理……

所以,無論開森的身份地位和人氣有多麼的超然物外,如果陸言凡真的鐵了心要在國內跟開森死磕,兩個人鹿死誰手還真的是個未知數。

看見陸言凡的突然出現,現場爆發出一陣小高潮,不少女性粉絲們的尖叫聲瞬間響起,

「——陸言凡!」黎瑾竊笑不已,用胳膊肘偷偷的捅了捅開森,唯恐天下不亂的提醒道,「開森,嘖嘖……你的風頭可是已經被陸言凡蓋過去了哦。」

開森莞爾,「你真的那麼想看見我大出風頭的樣子?」

唐瀟瀟點頭。「那好吧,」郁凌夜無可奈何的應了一聲,徑自站起身,舒展起修長英挺的身姿,將黑色西裝褲上面的粉色格子襯衫袖子挽起,

邁著輕慢的步子緩緩的向出口走去,動作里有著說不清楚的洒脫和清貴。

簡單的一連串的動作,讓他這顆蒙上塵埃的明珠瞬間綻放出國際超級巨星獨有的風華絕代,徐徐的步履間彷彿是在踩在雲端,整個人猶如翩然驚鴻的人間謫仙,

彷彿在剎那裡就會羽化登仙,翩然飛去!和陸言凡參見而過的一瞬間,郁凌夜輕輕的停下了腳步,連看都沒看陸言凡一眼,輕描淡寫的撇下一句話,「國內新生代天王就只有這個樣子嗎?真的是讓人失望啊……」

「你!」陸言凡那張清朗俊秀的臉上瞬間被這一句話刺激的漲紅不已,死死的瞪著開森,呼吸似乎都急促了起來。

陸言凡是國內的天王巨星,可這個天王巨星卻是一輩子都生活在開森陰影之下的存在!

當初葉郁心把陸言凡推出的時候,打著就是第二個開森的名聲,兩個人的輪廓有些相似,也正是借著這個契機,葉郁心才讓陸言凡趁機爆紅……

可也正是因為如此,陸言凡從出道到今天踏上天王巨星的寶座,身上卻始終沒有脫離開開森的烙印!

一瞬間的強烈對比,開森清貴洒脫、宛若謫仙的背影,陸言凡臉色漲紅、呼吸急促的神色身形,兩者形成了最強烈的對比反差……

幾乎在那一瞬間里,現場所有對陸言凡的尖叫聲戛然而止,無數道眼神完全投向了站在那裡的開森,滿世界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獨一無二的背影。

前妻難惹 因為黎瑾的一個玩笑,開森真的讓陸言凡所有風頭盡數隱沒,甚至可以說是出了一個大丑!

何祖生死死地握住拳頭,心頭湧出的怒火幾乎要讓他瞬間暴走……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為什麼世界上最優秀、最出色的藝人,都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

留給自己的,只是像陸言凡、寧若萱這種一群不可造就的蠢貨!當年的葉郁心就是這樣……

寧肯死,也不願意會到盛世娛樂,不願意回到自己身邊! 為什麼這些天賦綽絕的藝人們,永遠都是站在自己的對立面,為什麼永遠都不肯乖乖的聽自己擺布!

「何先生的或其似乎有些大呢。」作為跟在何祖生身邊至少十多年的人,黎瑾對他的一切無比熟悉,知道何祖生已經動了真火,冷冽的勾起唇角,繼續添油加醋的道,

「何先生……就算是陸言凡,怕是也不過如此吧?就更別提你培養出來的蘋果少女組……

嘖嘖,我可以把她們剛才大言不慚說的要超越lady少女組的話,當做什麼也沒有聽見。」

台上的環節,何祖生已經記不清了,他的心裡只剩下了怒火,這麼多年了……

第一次有人膽敢挑釁他的威嚴和權威!可是這兩個人一個是開森,一個是黎瑾,他偏偏又不能用些下三濫的手腕對付他們兩個,只能正大光明的用娛樂圈的手段對付他們。

所以……今天他何祖生親自來到這裡,帶著自己調教了半個月的蘋果少女組,本以為會是一邊倒的壓倒性優勢,可誰又能想象得到,

黎瑾培養出的這三個丫頭居然這麼棘手! 如果你早點發現我 早知道這樣的話……不如讓這三個小丫頭徹底消失……

望著何祖生那張陰鷙而又陰晴不定的臉,黎瑾神色里閃過一抹凝重,指關節有節奏的敲擊了一下面前的桌子,警告的道,

「何先生……這是兩個經濟人之間的戰爭,您……不會壞了規矩,想用些犯了規矩的法子來玩吧?」

當年的lady少女組何祖生為了捧紅他們,硬是用盡了一切不光彩的手段,這才掃平一切障礙,親手將七個女孩子送上神壇!

黎瑾太了解何祖生了,單單從他凝眉的一個簡單的細節間,就能猜測得到很多東西……

她知道,如果今天自己不阻止何祖生,這三個丫頭怕是活不過明天了。何祖生眉心一跳,想起來之前那個男人對自己的警告。

不由自主的,他悄然打了個寒噤,放下了一切不應該有的心思,陰沉著臉,卻沒有再說其他的。

不知不覺間,IOC的三個小丫頭已經從鬼門關里晃悠一圈回來了。一期小小的《新聲音》再次掀起娛樂圈和社會上新的狂瀾暴雨,

星華娛樂和盛世娛樂兩大經紀公司對抗,蘋果少女組和IOC之間的死磕,甚至包括黎瑾和何祖生這兩位大佬的對掐,以及陸大天王和國際超級巨星郁凌夜之間的PK,

這麼多噱頭徹底爆翻了所有觀眾們的眼球!兩大勢力勢如水火,瞎子都看得出來,而雙方似乎也完全沒有要掩飾自己敵意的意思……

原本波瀾不驚的娛樂圈因為這一期節目而重新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黎瑾重新成為各大媒體報紙頭版頭條上的寵兒,她親手調教出來的IOC也徹底紅透了半邊天!

如果說蘋果少女組的賣點在於小清新的萌妹紙,那麼IOC這三個英氣逼人的帥氣俊美女生則徹底成了無數少男少女們心中的新星偶像。

他們帥氣而勁爆的舞蹈,獨特而個性的嗓音外加優美的歌聲,徹底讓三個女孩子在一夜之間走紅,身上徹底打上了黎瑾的標籤。 臨近年關的時候,IOC的第一張專輯販賣成績終於華麗出爐,三十萬張的專輯銷量成績榮登本年度專輯銷量榜首,讓星華娛樂再次沸騰了起來!

就連現在不苟言笑的張汝仕都難得的露出一抹讚許的表情,主動掏腰包給三個女孩加了獎金。

黎瑾正在指導著藍夏拍攝下一場戲,IOC三個女孩邁著輕快的步子走了過來,齊刷刷的向黎瑾行了一禮,「黎姐!」黎瑾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微微的點了點頭,

「嗯,你們三個人現在配合的默契程度怎麼樣了?舞台是檢驗藝人的最佳武器,我可不希望下次你們被何祖生批評的這麼慘。」

「我們一直都在努力著,請放心好了!」江青妍揮舞著小拳頭,信心百倍的道。孫凌笑嘻嘻的上前一步,興奮的叫道,

「對了,黎姐,我們來找你,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們以新人的身份入圍了內地流行音樂界最為著名的金梭獎,能夠入圍這個獎項可是相當難得呢……

我們過來就是想問問你,是不是也要去?」聽見金梭獎的這個名字,黎瑾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將張汝仕叫了過來,仔細地說了一下一會要拍攝的細節,

這才轉過腦袋望向了三個女孩子,神色平淡的道,「入圍金梭獎啊……這件事昨天公司那邊跟我說過了。你們要是想去就去吧,就當是見識一下市面,不需要我跟在身後。」

細心的那笙注意到了黎瑾臉上的不以為然,靦腆的小聲問道,「唐姐……你不喜歡我們入圍這個獎項嗎?」

「不是不喜歡,而是你們去了也白去。」黎瑾聳了聳肩,直接給三個女孩子潑起了冷水,「這個圈子裡有些東西就是這樣,是需要花錢買獎的,很恰巧的,這個金梭獎跟盛世娛樂的關係非同一般,

這個獎項雖然號稱是國內比較著名的獎項,但是獎項基本上被盛世娛樂的藝人們包攬了,你們可以去看看。」

被黎瑾這麼一番話潑了冷水,三個女孩臉上興奮的表情瞬間黯淡了下來……明知道所有獎項已經被盛世娛樂包攬了,你居然還讓我們去參加,不是明擺著讓我們過去打醬油的嗎?

「這是圈中的潛規則了,你們不必為此這麼患得患失。」張汝仕難得地開了口,「放心好了,關於你們的打歌買榜問題,黎導演已經讓公司準備好,今年的金羽獎你們也會入圍,

到時候能不能拿獎就要看那個的了……而且,今年會有個驚喜送給你們,這是開森努力的結果,你們可要好好的謝謝他。」

開森連忙擺手,「不必了,事情能不能成還兩說著,你們也別高興得太早。」「黎姐,到底是什麼驚喜啊?你趕緊告訴我們吧……」孫凌小心翼翼的乞求道,「居然能夠勞駕得了開大帥哥親自幫我們……」

黎瑾莞爾,無奈地看了一眼這三個小丫頭,「你們三個人很有可能要上今年的聯歡晚會,有可能是芒果台的,也有可能……」

話音未落,三個女孩子興奮得差點蹦了起來,呼啦一聲又蹦又跳的抱成了一團,嗷嗷的亂叫了起來。

那可不是別的地方小台!而是芒果台和央視!尤其是央視,是唯一的國家電視台,能夠登上央視的舞台,這又是多少人的夢想和希望?

看見這三個丫頭興奮成這樣子的模樣,黎瑾似乎也被感染到了這樣快樂的情緒,神情里頗有些懷念,現在回想起來,當年lady少女組無論怎麼努力,卻始終得不到機會登上春晚的舞台……

這背後,恐怕是因為lady少女組身後有著龍家的影子,上面的人忌憚龍家,所以始終不肯給lady少女組機會。

而現在,這三個小丫頭正在替自己彌補當年的遺憾啊……這三個幸運兒,他們才剛剛走紅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居然就能得到這樣的機會,還真的讓人羨慕呢。

「在想什麼?」開森的聲音從黎瑾的身後響起。

黎瑾回過了神,緩緩推動著自己的輪椅轉過方向,望著開森,微微一笑,

「我在想啊,你是不是有些太過寵溺這三個小丫頭了?他們的成功得來的太容易,才剛走紅這幾天,居然就能靠著你的影響力踏足央視的舞台……

再這麼下去的話,我有必要雪藏他們一段時間了,我不想毀了他們。」

開森上前一步,蹲下了身子,那雙紫羅蘭色的眸子里蕩漾著一抹露骨的溫柔,輕輕的將自己的大手覆蓋上了黎瑾的手,「黎瑾,你不用覺得欠我什麼,我肯幫他們,是因為我看中他們的潛力,想讓更多的人活躍在世界舞台上,不想讓龍家一家獨大,這個道理——你懂嗎?」

迎上開森神情里的溫柔細膩,黎瑾的身軀微微一頓,沒由來的忘記縮回了自己的手。

「天色不早了,我帶你上山看星星,好不好?」開森緊緊的拉住了黎瑾的手,「就當是給自己放一天的假,放空一切。」黎瑾苦澀一笑,「開森,山上的坡度太陡了,輪椅上不去的,而我的腿……」

「沒事,這不是問題。」在珈藍不爽外加警惕的視線里,開森蹲下身子直接背上了黎瑾,回頭掃視了一眼珈藍和薛小涵兩個人,「輪椅不需要拿了,我背著她就好了。」

薛小涵捂嘴偷樂,瞄了一眼附近的這座山,「開大帥哥,這座山的可不低哦……你要做好準備。」「放心好了。」

郁凌夜自信一笑,用手托著黎瑾,毅然決然的邁著大步向山上攀登而去。外加上她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百多斤的體重背在郁凌夜的背上,還是上山路,這種分量肯定超乎想象……從傍晚黃昏,一直到夜晚八點多,郁凌夜饒是體力再好,這種連續不間斷的背負,也早已經讓他大汗淋漓、氣喘吁吁,

珈藍和薛小涵就跟在後面,就像兩個沒事人似的,逍遙自在的遊山玩水著,完全無視掉郁凌夜這個國際超級偶像早就已經狼狽不堪。

感受著身下黎瑾傳遞過來的熱氣騰騰,看著這個本應該是人間謫仙般的俊美男子,因為自己,

卻如同一個認真而執著的孩子在堅守著自己的承諾,黎瑾的心徹底柔軟了下來,用袖子輕輕地拭去了郁凌夜的汗水,小聲道,「開森,要不然……就停在這裡吧?這裡看星星也是一樣的。」 「沒事,我不是很累,答應過你了,一定要帶你去上山頂去看星星。」此時此刻的開森,執拗的像個孩子,看著讓人心疼。

一直到山頂懸崖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開森把黎瑾放在大石頭上坐下,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惹得大汗淋漓,兩條腿都有點發軟。

薛小涵和珈藍識趣的沒有跟上前來,就坐在不遠處,兩個人一邊聊著,一邊時刻注意到這裡的狀況……

望著開森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黎瑾苦笑不已,將自己的手帕遞給了開森,「你又何必這樣?」「我不知道,我只是想這樣做……這種行為在你看起來似乎很傻,但是……」

開森拉過黎瑾的手,將手放在了他心臟劇烈跳動的位置,那雙紫羅蘭色的眸子深深的凝視著黎瑾,認真而又無比堅定的道,「但是……我這裡,覺得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幸福……就好像自己的人生里有了一些新的東西。」

「你……」開森一字一頓,而又無比認真的道,「二十多年來,我的生命里只有奉獻和忠誠。

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除了粉絲和這份事業以外,還會有讓我魂牽夢縈的那個人,會讓我那麼多個夜晚里夢見著你的影子。

黎瑾,我知道,我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愛情,我也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做美好和幸福……但是我願意試試。」

「我不想只是一枚沒有感情的棋子,更加不想成為一種沒有感情的機器,我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牽絆的人,有自己摯愛著的人……活得就像一個平凡人那樣,可以嗎?

我願意放下自己那些可笑的家族利益,願意放棄過去的一切,只求今天的新生,可以嗎?」

「黎瑾……你可不可以教教我,什麼叫愛?如何去愛?」

「笨蛋……」一行輕盈的眼淚滑過臉頰,滑落出一條流星般的弧度,黎瑾輕輕地咬著嘴唇,合上了雙眼,顫抖的手指微微的觸上了郁凌夜那張俊美到不食人間煙火的臉蛋上。

——終於,觸摸到了呢。這一次,他不再是那個彷彿在天邊的男孩,而自己也不再是那個大了他好幾歲的女藝人。

兩個人之間,近得幾乎觸手可及。這是黎瑾,心中最大的秘密……曾經身為紈絝的大小姐,是那麼深沉的暗戀著小了自己大好幾歲的國際超級偶像開森。

可是,她不敢、也不能,勇敢地說出這份暗戀,一個是事業到達巔峰的國際超級巨星,兩個人之間的地位差距千差萬別。

她只能默默的把這份愛戀埋藏在心裡,隨風而逝……直到剛剛接觸開森的時候,她幾乎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是當年自己為之暗戀過的少年,

可那個時候的這份暗戀早就已經被現實污濁得那麼骯髒不堪,明明是最純潔的初戀,卻加入了太多豪門世家裡的勾心鬥角,

她徹底掐滅了自己的這份幻想……一直到現在,當郁凌夜願意敞開心扉,以一個戀愛初學者的身份不計較利益的選擇跟她在一起時,

黎瑾終於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炙熱和那份暗暗地喜歡。現在,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觸手可及,是活生生的……那個他。 就在開森靜靜坐在那裡,心裡為那個女孩子的答案而感到忐忑不安的時候,一隻輕柔的手放在了開森的手心裡,迎上來的是那雙熠熠明亮的眸子,以及那行晶瑩的淚珠,

「我……願意試一次。」開森的臉上顯出了狂喜之色,那張宛若謫仙般俊美的容顏上滿是激動和驚喜,隨即反手覆上了黎瑾的手,

「黎瑾……」黎瑾臉上露出一抹滿足的微笑,眸子里的波光瀲灧如同湖水般的波光粼粼,輕輕的將頭枕在了開森的肩膀上,

「你曾經是我的一個幻夢,現在我願意試著把這個幻夢變為現實……不管未來如何,我無怨無悔。」

就算是滿足當年的那個夢吧……「開森……」郁凌夜深深地吸了口氣,用下巴摩挲著開森了的額頭,輕輕的握住了開森的手,感受著彼此間的柔軟和溫暖,微微一笑,

「從假裝情侶到今天……踏出這一步,真的不容易。黎瑾,等時局穩定一些之後,我們就結婚吧……到時候,有我在你身後,至少會讓你身上的壓力減輕一些。」

黎瑾動作微微的一滯,隨即目光停留在自己無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揚眉淺笑,亮晶晶的眸子望著開森,晃了晃手上的戒指,「那可不行哦,這是我跟顧清余之間的約定和承諾,三年之內不會嫁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