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扶搖低聲回了一句,然後用自己那雙美眸死死的盯著天空之上那團巨大的火焰,此時她已經沒有辦法感覺到陳天的氣息了,而且陳天剛才的位置也全部都被火焰所籠罩著,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看見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而在場其餘那些乘客似乎也都不希望陳天就這樣死在這裡,所以眾人都死死的盯著陳天的位置,期待著一個奇迹的出現。

「如果要是我站在那裡的話,可能連一枚炸彈都接不下來,剛才那麼多的炸彈一起爆炸,陳天就算真的是神仙估計也很難活下來吧……」

扶搖咬著嘴唇,低聲說道。

「扶搖,陳天還活著是不是?」

范晶晶拽著扶搖的衣服高聲沖著扶搖喊道。

「我不知道……」

扶搖輕輕的搖了搖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的那團火焰突然再次發出了爆炸。

無數的無光向四面八方飛了過去,而在那團火焰的中間則站著一個青年!

而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陳天!

陳天的身體周圍被金色的光芒所籠罩,那些炸彈根本就沒有辦法衝破陳天身體周圍的保護罩,而站在保護罩當中的陳天,臉上的表情依舊非常的平靜。

「就這點雕蟲小技也想要殺我?真的是可笑啊!」

陳天忍不住淡淡一笑,彷彿根本就沒有劫後餘生的感覺,剛才這些炮彈的攻擊對他來說也沒有殘生任何的影響。

「陳天竟然還活著?」

范晶晶在看見了天空之上的陳天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是啊,陳天竟然還活著,實在是太厲害了……」

「我還以陳天必死無疑呢……」

在場的那些乘客在看見陳天還活著以後,瞬間便爆發出來一陣歡呼聲,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開心,彷彿活下來的人是他們一樣。

而扶搖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也忍不住多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搖頭淡淡一笑,輕聲說道:「我根本就不應該去擔心這個混蛋,這個混蛋還真的是有本事呢,這個樣子竟然都還可以活下來……」

而制衡小組的那些人在看見陳天還活著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一個個都瞪大眼睛,臉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了。

「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啊?」

「是啊,他為什麼還能活下來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個陳天根本就不是人好不好?」

制衡小組的人瞬間陷入到了一陣慌亂當中,所有人心中都異常的震撼。

「嗖!」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道金色的光芒奔著距離陳天最近的那架直升飛機的位置飛了過去。

「轟!」

緊跟著,天空之上傳來了一聲巨響。

又是一架直升飛機爆炸。

此時已經有四架直升飛機毀在了陳天的手中。

「你們都還愣在哪裡幹什麼,快點給我擺脫這個人的攻擊範圍……」

就在這個時候制衡小組的組長忍不住大喊了一聲。

而直升飛機的駕駛員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瘋狂的操縱著直升飛機,彷彿是想要擺脫陳天的攻擊。

「這個時候想跑可能來不及了……」

陳天面無表情的感嘆了一句,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這次是兩道光芒橫空而飛,瞬間便擊穿了兩架直升飛機。

此時制衡小組的飛機僅僅就剩下四架了!

「地面的人在哪裡看什麼熱鬧呢啊?快點給我攻擊這小子啊!」

組長此時已經沒有時間心疼了,拿著對講機語氣十分憤怒的喊道。

「組長,我們的射程打不到那小子……」

對面的人很快便傳來了回應。

「我不是讓你們把光束炮帶來了嗎?用光速炮給我攻擊這小子……」

組長拿著對講機表情十分憤怒的喊道。

「好的……」

對方聽到了這句話連忙答應了一聲。

幾秒鐘以後,制衡小組在地上的人拿出了一個巨大的炮架,然後對準了陳天的位置,隨即便是一聲巨響。

一枚炮彈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

而這枚炮彈便是制衡小組的殺手鐧,光束炮。

光速炮不僅威力驚人,而且速度還非常快,甚至可以堪比光速。

陳天的速度雖然也非常快,但是卻沒有辦法堪比光速,以為這個炮彈從打出來開始,根本就不會給你任何反應的時間,無論陳天速度的有多麼快,都不可能躲避光束炮的攻擊。

陳天下意識的向後面移動了將近十米的距離,然後便是一枚炮彈從陳天的肩膀位置飛了過去。

陳天在看見這枚炮彈飛過去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心中暗暗感嘆幸好自己剛才一直都在觀察著地面的情況,要不然的話,自己很有可能被這枚光速彈所命中。

一旦要是被這枚炸彈擊中的話,那麼陳天身體就算是再怎麼強悍,也是非死即傷。

「沒想到這個制衡小組確實是有些本事的,比剛才我碰到的那四個分身有趣多了……」

陳天忍不住輕聲的感嘆了一句。

然而陳天的這句話才剛剛說完,又有數十枚光束炮奔著陳天的位置瘋狂的砸了過來。

陳天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避這些炮彈的攻擊,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停的移動著自己的位置,這樣的話地面上面的人就沒有辦法鎖定陳天的位置了。

可是這麼做的話,陳天就沒有機會去對付制衡小組其他的人了。

看見被光束炮逼的到處亂飛的陳天,制衡小組的組長也算是常常的出了口氣。

畢竟如果要是按照剛才的那個架勢,估計根本就用不了多長的時間陳天便可以把所有的直升飛機都摧毀掉,到了那個時候制衡小組的損失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

「這個該死的陳天,處理起來竟然這麼麻煩,我都已經多少年沒有碰到這麼強悍的武者了!」

制衡小組的組長咬著牙低聲喊了一句。

「組長,大事不好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對講機裡面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怎麼了?」

組長連忙回了一句。

「陳天現在已經放棄對直升飛機的攻擊,而是選擇對地下的人攻擊了……」

「那實在是太好了,這個人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啊!」

制衡小組的組長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大笑了一聲。

要知道,制衡小組最強大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天上的這些直升飛機,而是地上的那些改裝轎車。

現在地面上有差不多三十輛改裝車,而且每輛車裡面都坐著十個人,這也就事說地面上最少有將近三百人等待著陳天。

如果陳天現在落地的話,那就是死路一條。

「轟!」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已經落在了地面上。

扶搖在看見了下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皺著眉頭喊道:「陳天,你為什麼要下來啊?地面上的這些人才是制衡小組的主要戰鬥力!」

「我想要對付的就是他們的主要戰鬥力……」

陳天扭頭看了扶搖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

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下一秒。

重生八零:女配逆襲之家有嬌媳 陳天做出了一個讓在場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舉動。

陳天竟然直接奔著裝甲車的位置沖了過去,而且陳天的速度還越老越快。

隋末之群英逐鹿 此時陳天竟然打算以一己之力去對付整個制衡小組!

「陳天,你……你不會是真的瘋了吧?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啊?」

扶搖看著陳天表情十分震驚的喊道。 「赤玫!」

慕容玦的聲音飽含怒意,抬手間凌厲的掌風便向風玫襲來。

赤風安安靜靜地退後幾步,讓出戰場來——

若是以前,他還會擔心自家小姐會吃虧,但是現在……哪次不是慕容將軍在找虐?

所以,他安靜看戲就成。

況且,這可是在赤府大門口!

風玫笑著避開慕容玦的攻擊:「我沒聾呢,叫這麼大聲幹什麼?」

「你又欺負黛兒!」慕容玦再次出手,一貫冰冷的臉上此時怒氣蒸騰。

「自動送上門來的,不欺負豈不可惜了。」

圍觀眾人:「……」

赤風:「……」小姐,不會說話你就別說話,轉身揍人成不?

如赤風的願,風玫開始專心揍人了。

轉眼間兩人已經過了好幾招,旁邊圍觀的群眾見兩人似乎是打真的了,頓時嚇的跑開了。

劍斬萬魔 夢黛此時已經自己站起來了,哭著跑向兩人:「你們別打了。」

「赤風。」風玫喚。

兩位將軍交手,以前可是在戰場娛樂,大家起鬨下才能大飽眼福。現在正看的津津有味呢……赤風不滿地攔下夢黛。

夢黛也是在戰場混過的,雖然哭的梨花帶雨的,那戰鬥力卻不低,轉眼間這兩人也戰了起來。

沒了礙事的,這打起來便更暢快了,風玫覺得自己的心情好了那麼一分。小說娃小說網

慕容玦一身功夫是在戰場上練出來的,出手招式凌厲逼人,周身綾繞殺伐氣勢,打起來……很帶勁。

風玫表示,這樣的人揍起來有種莫名的爽!

只可惜,府內老爺子還『死』著呢,她的趕緊去『救』人,這次不能痛痛快快地干一架了。不過,來日方長嗎……

想著,風玫招式一變,隨手摺下赤府門前大柳樹的一根柳枝,對著再次攻來的慕容玦身上就是一下子。

慕容玦:「……」

很快的,柳枝如雨點般密密麻麻地落在身上,慕容玦覺得自己身上除了臉,哪裡都痛。

「打人不打臉嘛,放心,我不會毀了你這張俊臉的。」風玫笑著扔掉柳枝。

「赤!枚!」慕容玦咬牙,恨不得將這兩個字在牙齒間給嚼碎了。

風玫拍了拍手:「俗話說,打是親,罵是愛,你這一來就對我又吼又打的,會讓人誤會的,而且,」她瞥了一眼赤風那邊的戰況,眉眼彎彎,「你剛剛不是應該先去扶起你的親親黛兒嗎?」

重朝 慕容玦臉上的怒氣一僵,下意識的扭頭看向夢黛,卻是一愣,他才發現夢黛已經與人交起手來了。

夢黛雖然也不弱,但是顯然不是赤風的對手,赤風明顯就是在逗著她玩呢。

顧不得多想,直接拋開風玫去幫夢黛。

風玫撇了撇嘴,轉身往府內走:「赤風,回家了。」

慕容玦剛衝上去,對手就沒了。

「……」慕容玦磨著牙齒瞪著風玫的背影,只覺得一口老血梗在喉間。

「將軍。」夢黛扯著慕容玦的衣袖,眼淚再次落下來,「你喜歡的不是我,有她的地方,你永遠都是先看到她……」

慕容玦手忙腳亂地擦著夢黛的淚水:「黛兒,你誤會了,我喜歡的一直都是你,只有你啊,她……我只是氣惱她總欺負你,想要教訓她……可……我打不過她,她……黛兒你會不會嫌棄我沒用,保護不了你……」 制衡小組的那些人看見陳天從天而降,然後直接奔著他們的位置沖了過來以後,很多人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眼神當中布滿了震驚。

「這個小子是不是瘋了啊?」

「這個人的腦子肯定有什麼問題,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會主動過來送死呢?」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瘋狂的……」

制衡小組的那些人在看見陳天奔著他們的位置沖了過來以後,紛紛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

雖然陳天剛才的表現已經深深的震撼到了他們。

他們也清楚陳天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自信,竟然準備以一人之力面對他們制衡小組所有人。

要知道制衡小組最恐怖的戰鬥力可不是天上的那些直升飛機,而是地面上面的這些人。

所以此時陳天的這個行為簡直就是跟送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畢竟制衡小組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擁有精良裝備的武者,而陳天則是手無寸鐵,而且還是一個人。

就算陳天的境界再怎麼高,那也絕對不可能是制衡小組那麼多人的對手。

「組長,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一個中年人走到了制衡小組組長大西理久的面前,低聲沖著大西理久問道。

大西理久在聽到了手下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這小子就是在找死……」

「是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愚蠢的人……」

「行了別廢話了……」

組長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兇狠,然後高聲喊道:「所有人都給我集中火力,對他發起攻擊,不惜任何代價都必須給我殺死這小子,千萬不能讓這小子衝過來,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明白……」

「明白……」

制衡小組的那些部下紛紛答應道。

「如果能夠殺死這個陳天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沒有辦法殺死他,那也必須攔住這個人!」

組長看著眾人輕聲喊道。

眾人聽到了組長的這句話紛紛走出了指揮室。

大西理久心裏面明白必須要攔住陳天,因為一旦要是讓陳天真的衝過來的話,那以陳天那驚人的戰鬥力,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便可以將整個制衡小組摧毀掉。

之前制衡小組地上的那些人,一直都不敢對陳天進行太大範圍的攻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