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把地獄之門建在電腦裏不就得了,一勞永逸,什麼陰氣外泄都不用擔心。

顯然魚承世雖然一直在研究鬼魂轉換器和電腦世界的問題,但還沒有想到這一點。

魚承世擺了擺手,打斷了雍博文,“有什麼想法,等回頭再說,準備好了嗎?那我們這就過去吧。”

雍博文左右瞧了瞧,除了他們三個外,再就是遠處直升機上的駕駛員,多餘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

在此間工作的法師除了必要的時候都不會進入過渡空間。

此處的陰氣濃度比外間高了不知多少倍,水平稍低的法師都受不了。

“魚主席,就我們三個去?”雍博文趕緊提出質疑。就算是他對付織田信長是手拿把掐的事情,可接下來的善後還得面對數以萬計的役鬼和地獄土著,那可絕不是他們幾個人能對付得了的。

魚承世道:“其實小艾去不去都行,想要看新鮮,可以等我們辦完事情,再過去安安心心地看。”

艾莉芸沒吭聲,但神態卻很堅決,她是絕不放心雍博文自己去做那麼兇險的事情的,說什麼也得陪在身邊。

雍博文道:“魚主席,你不打算多帶些什麼嗎?接下來控制局面纔是最重要的。”

魚承世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帶了。”他拍了拍身上揹包,翻開包蓋給雍博文瞧。

裏面是一臺開着的平板電腦,已經連接好了鬼魂轉換器。

他帶的人馬就在電腦裏存着,只要有需要,隨時都可以從電腦中下載下來。

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如果他大搖大擺地帶着大隊人馬過去,只怕織田信長第一個就不會同意,還談什麼突然襲擊了。

雍博文不禁自嘲地笑了笑,魚承世是什麼樣的人物,又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走吧!”魚承世一揮手,率先走向停在平臺邊際的小型直升機。

三人乘機飛到地獄之門的基座,那門前倒是沒什麼鬼守着,在田間耕作監工的鬼怪也沒把心思放在幾人身上。與人類合作之後,人類這邊經常會派出代表到地獄那邊協商事情,零星三兩個人根本不用在意,就算本事再大,過到地獄那邊面對數萬役鬼和地獄土著也是白給。

萬人敵,那只是傳說中的存在。至於萬鬼敵,連傳說裏都很露面。

不過魚承世很清楚,在地獄那邊的門旁,長期守着一隊役鬼和地獄土著,時刻保持最高警惕,他幾次過去,都被第一時間攔下,只有通報了織田信長後才準進入。

織田信長這個新晉鬼王,對自己的地盤看得可是相當緊。

魚承世一馬當先,走向地獄之門,邊走邊道:“這可當真算是歷史性的一刻……咦?”他突然奇怪的咦了一聲,似乎什麼東西大出他的意料。

能讓魚承世這種老謀深算的主兒感覺意外,以至於失聲,着實是件不可小瞧的事情。

但雍博文很快就知道他奇怪什麼了。

跟着穿過地獄之門的光幕走過來,入眼的依舊是望不到邊際的魔英花田。

他們根本沒能進入地獄!

俺是依然犯暈的分割線

唔唔,俺其實是想推薦一部超強的宅男科幻,世界末日在冥王星上看A片,真的是相當強的一部小說呀。 地獄之門是雙向連通,但開關的控制權掌握在織田信長手中。

如今不能通過地獄之門進入地獄,唯一的解釋就是織田信長關閉了門戶!

若是一般時候,關閉門戶倒也不算什麼大事情,畢竟也不是沒有過。

但一來往常關閉門戶,地獄那邊都會發出通知,這次卻什麼消息也沒有;二來現在不是一般時候,魚承世正策劃發動入侵,這門戶好巧不巧地就關了。。

不由得讓魚承世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物反常即爲妖。

難道消息走漏,織田信長已經知道了,所以纔會突然關閉門戶。

魚承世心情立刻大糟。

這地獄之門一封,那可就萬事休矣。

雖然雍博文可以通過魂炎將織田信長從地獄喚出來幹掉,但沒有了地獄之門,去不得地獄,幹掉織田信長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不過,魚承世畢竟是久經風浪的,雖然意外,卻也沒表現出來,只是淡淡道:“想是地獄那邊因爲什麼事情關了門戶,我們改天再來吧。”說得雖是輕巧,但這畢竟不是別的事情,一鼓作氣,再衰三竭,推到不知什麼時候的下次,本身就是一種打擊。

雍博文撓了撓頭道:“可能地獄那邊還沒切換過來,不如從我建的那道門過去吧。”

“你建的門?你什麼時候,在哪裏建的門?已經建成了?”

魚承世是知道雍博文想建一座地獄之門專門用來運送地獄特產,但他要去數據才幾天的工夫,就能建成地獄之門?這也太離譜了吧!

雍博文的回答把魚承世真真是嚇了一跳,“就建在我公司裏!前兩天建成的,剛纔我就想說這件事情。”

“你把地獄之門建在了市區裏?還離得這麼近?”

魚承世便覺得背上有發涼。

這傢伙把所有建立異界門戶的禁忌都犯了,居然還屁事兒沒有,協會總部近在咫尺,監控雷達也絲毫沒有發現,他是怎麼做到的?

耳聽不如眼見,魚承世也不多問,立刻動身,直奔博文公司。

親眼見到那座地獄之門的時候,他的驚訝簡直就要滿溢出來了。

“你把地獄之門建在了電腦裏?”

“是啊,非常簡單省事,只要用數據在電腦中建立模型就可以了。小魏一個人就完成了所有工作。”

雍博文適時地誇獎了一下自己家的技術總監。

魏總監滿臉苦瓜色,將雍博文的平板電腦遞給他,“老闆,你的機器人都下載完了,我打包壓縮放在了桌面上。”

這回輪到雍博文驚訝了,“這麼快,你下了多少個?”

“大概一千多個吧。”魏榮怕自己回答的不夠精確,轉頭喚道:“凱莉,你那些手下導出來多少機器人?”

話音未落,就見凱莉從休息間裏飄了出來,“總計三千二百一十七臺,本來還可以下載更多的,不過用着的鬼魂轉換器突然不能工作了,魏工怕出意外,就停了下來!”

雍博文一愣,“凱莉,你怎麼在這裏?小萱呢?”

陰陽兵是人鬼形影不離,凱莉即然出現,梅雅萱自然不遠。

“在裏屋睡着呢,昨晚上忙了一夜,累到了。”

“她忙幹什麼了?”雍博文大奇,這事兒好像用不着梅雅萱動手吧,怎麼會累到?

“忙着看熱鬧和擺弄下載下來的機器人。”

雍博文點了點頭,轉過頭問魏榮,“鬼魂轉換器怎麼會壞了?”

“不清楚,這東西我可搞不懂。”魏榮一攤手,很無奈,“突然就停止工作了,到現在還有一百多凱莉的部下困在電腦裏。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也不敢用另一臺鬼魂轉換器。還想着等你回來解決。”各地交回來的鬼魂轉換器都已經上交回協會,公司這邊也只留了兩臺,魏榮不清楚以後什麼情況,生怕用一臺少一臺,也就不敢再亂用了。

“拿來給我瞧瞧!”

一直在盯着屏幕研究的魚承世總算是回過神來。

魏榮趕緊把放在旁邊的鬼魂轉換器交到魚主席手裏。

魚承世接過來簡單檢查了一下,便道:“短時間內使用率過高,裏面運轉的法陣無法承受,法力補充也跟不上,核心已經燒燬,修不上了,回頭去換一臺吧。”轉而又有些好奇地問:“你花了多長時間下載了那麼多的機器人。”

魏榮歪頭想了想,不太肯定地道:“大概……十多分鐘吧。”

雍博文大奇,“十多分鐘下了這麼多?你是怎麼做到的?”

從遊戲裏每下載一樣東西,都會導致遊戲因爲數據缺損而崩潰,不得不重新安裝修復,這一來一去要花的時間可就大了,在雍博文想來,十多分鐘能下載一個出來,那就是快的。可魏總監倒是好,十多分鐘下了三千多!

真是個擅長創造奇蹟的男人呀。

“多虧了凱莉手下的鬼多,而且聽她的話,要不然哪能這麼快。”

魏榮很謙虛地把功勞推給凱莉。

雍博文道:“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從遊戲裏下載出這麼多的機器人,崩潰一次不就得重裝嗎?”

“我編了個補丁程序,用來穩定遊戲系統,使它不至於因爲非核心數據缺損而崩潰,這樣就可以持續下載了。”魏榮說的相當簡單,“你交待完之後,我就開始編程,昨天傍晚才完成,又進了幾次測試修正,纔算能正常使用。正好艾姐把小萱從妖精零售那邊調到公司裏來,我就抓了她和凱莉的勞工,讓她們幫忙。你也知道,咱們公司那些鬼員工現在都忙得恨不得重新活過來,哪有工夫幹這些體力活,多虧了凱莉手下鬼多。”

凱莉手下好幾千瘋鬼,不能出租,整天呆着無所事事,倒是正好用來幹這種不用腦子的體力活。

雍博文皺了皺眉頭,“怎麼以前沒見你編這麼個補丁?”

“用不上啊,都說了遊戲裏下載出來的東西都只是樣子貨,派不上大用場,我也就沒琢磨過這方面的事兒。編這麼個補丁可是老費神了,沒事兒我找那個累幹什麼。”

魏榮說得理直氣壯。

雍博文還想再說點什麼,魚承世已經一步上前,緊緊握住了魏榮的雙手,兩眼放光地道:“人材啊,小魏同志,有沒有興趣到協會總部任職啊!” 挖牆角!

雍博文腦海中立刻浮現出這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月薪一萬五,上班就解決住房,配專用公車……”

老總兼主席親自挖人,出手果然不凡,這價給的,放眼春城,絕對找不到第二家。

雍博文用着魏榮正得力,忙拉了興沖沖的魚承世一把,“魚主席,小魏是我的員工,你怎麼能這麼挖人?”

魚承世正氣凜然地道:“你的員工,我的員工,不都一樣嘛,都是爲了協會服務,在誰那裏做不一樣。你也知道這電腦世界是新課題,協會那邊法力高超的法師一大把,可這幫傢伙唸咒施法打架一個比一一個能,坐到電腦前面,撐死了就會聊QQ,偷個菜,能玩得魔獸、星際都能稱得上是高手,研究這東西是一竅不通。我這陣子一直在找精通電腦的法師,好容易抓來兩個,吹得牛一個比一個大,可到真章的時候,一個比一個沒用。他們研究了半個月,都沒有小魏同志兩天解決的問題強。雖說是你的員工,但你也不能阻止小魏上進不是?”

雍博文一想也是,雖然捨不得放魏榮走,但也不好硬攔着,那樣的話,就算是攔得住人,也抓不住心,用不了幾天,他總歸是要走的。

於是雍大天師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魏榮,自覺得開條件不太可能開得過魚承世,索性也不拼這一點了,就等着魏榮自己選擇。

魏榮聽到魚承世的條件,兩眼都一個勁地發花,心裏只是不停地道:“難怪這兩天眼皮不停地跳,敢情是有好事兒上門啊,月薪一萬五,有房有車,多少一流大學的畢業生都拿不到這麼好的條件,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有這力度,怎麼也不會缺了人,我這裏拒絕了,他那邊也不是招不到人,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他吞了吞口水,問:“月薪一萬五,是稅前還是稅後?”雍大老闆直到現在也不過給他開兩千多塊,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魚承世毫不猶豫地道:“實打實發到手的,連三險一金都不用你自己交!”

魏榮兩眼放光,呼吸急促,宛如見到了絕色美女的惡狼,“解決房子是怎麼說,分配公司的宿舍嗎?”

大公司都會買些樓做爲高級宿舍,在魏榮想來,能分到一間不錯的宿舍就是相當理解的事情了。

可憐的小魏同志如今還住在公司辦公室裏呢。

“分什麼宿舍,直接買套房子給你,不過面積可不能太大,位置也得靠外,不過遠一些不要緊,不用擠公司,給你配個公務用車!”

魚總大手一揮,豪氣實足。

魏榮幸福得簡直要昏過去了,咧嘴傻笑,“老闆,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就是我的價值啊,這是我價值的體現啊!”

魚承世一看,不禁心中大定,微笑道:“決定了?那明天就去上班吧,這個月按足月給你開工資!去把最新的電腦研究部撐起來,你就是電腦研究部的部長!”

好傢伙,還沒上班呢,就先封官許願了,直接就當上部長了。

春城法師協會那可是整個北方術法界事實上的中心,各省法師協會的大佬都對魚承世這個地方協會主席服服帖帖,如果說要是成立北方法師協會,從全國法師協會裏獨立出來的話,魚承世那就是當仁不讓的主席!能在春城法師協會謀個職位,那可是多少法師夢寐以求的事情,更別提當上一部之長了。在春城法師協會當個部長,那在北方的權位面子可不亞於全國總會的部長。

“可是,我不是法師啊!”

魏榮突然意識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在雍博文公司裏混了這麼久,對法術界的事情已經知道了不少,想在法師協會任職,一個最基本的條件,最起碼得是法師。

“啊?你不是法師?”魚承世稍感意外,但立刻不在乎地道:“這不是問題,一會兒我就給你辦手續入會,都包在我身上。”

魏榮有些爲難,“可是我一點法術也不會。”

魚承世打包票,“你在電腦上的高超技術,就是最強的法術,能夠隨意調整一個世界,一般法師哪來的這等本事?就這水平,當個紅徽也沒問題。不過剛入會,不好一下拔那麼高,先辦個銀徽,以後出了成績,再往上升。”

條件如此優厚,不答應那當真就是傻子了。

魏榮深深吸了口氣,咬牙切齒地瞧了瞧雍博文,又看了看魚承世,最終嘆了口氣,道:“對不起,魚主席,我不能答應你。”

魚承世一挑眉頭,“還有什麼條件,儘可以提。”心裏卻稍有些不滿,這傢伙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啊。

“您給的這些條件,真是我作夢都想不到的,實在是太好了,好的真是讓人沒法挑。”

魏榮很誠懇地感謝了魚承世,然後才道:“可是,人不能忘本。當初我畢業一年都找不到工作,流落街頭,餓昏過去,是老闆把我救了起來,還給了我這份工作。”

月薪萬五,給房給車,獨擋一面,卻終不及那夏日炎炎正午的一瓶礦泉水和幾個乾麪包。

“他爲人雖然差了點,當老闆也不用心,整天不務正業,經常對搞我威逼利誘,強迫我加班,可是紅包也沒少封,平時也挺信任我……”

魏榮絮絮叨叨地說着,絲毫沒覺得自己這個決定着實傻瓜得可以。

“好小子!”魚承世衝着魏榮一挑大拇指,“重信講義,做人不忘本,是個好樣的。行,那你就在小雍的公司裏好好幹吧,反正在哪不是爲協會出力。入會的事情,我還是幫你辦,畢竟你現在也是術法界的一份子了,沒個法師身份也不方便。”

“謝謝魚主席,您要是需要電腦技術人員的話,我倒有些同學的水平很不錯。”魏榮道,“前陣子,研究解除腐屍液感染這個課題,就是我們幾個人合作搞出來的。”

“成,你把他們的聯繫方式給我,我這邊得先考察一下才行,畢竟到協會來工作,那就等於是踏進了術法界,一般人可不行。”

魚承世從魏榮那裏拿到了他幾個同學的聯繫方式,又打電話給自家的公司,吩咐派人送來一個鬼魂轉換器。

雍博文公司的轉換器只剩下一個,便缺一個隨身帶着用的,急需補充。

這邊雍博文很感動地重重一捶魏榮的肩膀,“看不出你小子還真夠義氣的。”

魏榮大義凜然地道:“那當然,咱男子漢大丈夫行走江湖,義字當先……那個,老闆,你看我忠心耿耿的份上,是不是給我漲漲工資,不一萬五,給個零頭五千也行啊!至於房子車子什麼的,你隨便就行。”

雍博文緊緊握住魏榮的雙手,誠懇地道:“其實,你剛剛拒絕魚主席的時候,我已經暗下決定,打算給你把工資漲到一萬五,再配個房子,當然,我是給不起的,但公司不是有宿舍樓嘛,分你一間也就行了。”

魏榮高興的有點找不到北了,“真的?”

“當然是真的!”雍博文旋即臉色卻是一變,“可你接下來都說了些什麼?說我爲人差,當老闆也不用心,整天不務正業,經常對搞你威逼利誘,強迫你加班!哼哼……”

魏榮趕緊補救,“我那是一時激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老闆你大人有大量,可不要跟我計較這些啊。”

“我不計較。”雍博文從鼻子裏往外哼哼不停,哼得魏榮心驚肉跳,“不過呢,漲工資什麼的,那是沒有了,現在只剩一個好處了,想不想要。”

魏榮欲哭無淚,“什麼好處?”

雍博文道:“先說要不要!”

魏榮瞧雍博文一臉壞笑,似乎有什麼詭計,一時有些害怕,但轉念一想,萬五的工資和房子車子都沒有了,再差還能怎麼樣,當即一咬牙,“要,當然要,有好處不要,那是傻瓜蛋!”

雍博文點了點頭,“那就等你成了法師之後,分給你一成地獄開發公司的乾股吧!”

地獄開發公司的一成乾股?那個北方法術界無數重量級大佬都只能佔一小點股份的地獄開發公司?

魏榮呆了一呆,嘴角扯了扯,似乎想笑,但沒笑出來,就直挺挺向後摔了過去。

刺激着實太大了。

俺是收卡的分割線

收到風離原的人物卡 不多時,承世公司的法師將鬼魂轉換器送來,並且取走了損壞的那一擡。

準備妥當,三人進入電腦打開的城市建設遊戲當中。

遊戲中仍是一個大工地的模樣,到處都是建設了一半的高樓和成堆的建築材料。

艾莉芸進入遊戲之後,便施法隱去身形,這才隨兩人至地獄之門。

一隊土獄土著在役鬼的帶領下正在清理地獄之門四周堆的亂七八糟的建築材料

看到雍博文進來,那役鬼也沒有理會,只是忙自己手頭的事情。

爲了防止地獄的役鬼們把遊戲裏的東西拿到地獄去以至遊戲崩潰,魏榮在編好防崩潰補丁後,便在第一時間將這個遊戲重啓安裝補丁。

雍博文和魚承世進入地獄之門,艾莉芸則潛伏在門旁未跟隨進入。

原本是沒有這個計劃的。

在爲按魚承世最初的設想,是從他建設的那個地獄之門進入地獄,而那道門戶他早就已經藉機會下了手腳,只要適時驅動法術,就可以強制性保持門戶開放達十二個小時,就算織田信長這邊在門戶上預先有什麼佈置,他也有信心在這段時間內解除。

可現在是從雍博文這道門戶過來的,那邊的先手就用不上了,便臨時擬了一個計劃。

艾莉芸也帶了一臺電腦,其中存着一個小隊的作戰法師。

當兩人將織田信長引走之後,艾莉芸便會發難,清除地獄之門周圍看守的役鬼,放出電腦裏的作戰法師小隊,控制地獄之門,以佈陣器快速佈設法陣,封閉地獄之門內外的一切遙控法術聯通。

最初雍博文提議是由魚承世那邊選個人做這項工作。

但魚承世在考慮之後,卻提出由艾莉芸執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