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把醉成一灘泥的杜海平,扛上樓。

還去親自給林瓏做的針灸,又教張小霜一些手法。

回來之後,吹口琴,哄女兒們睡覺。

在後,才在三樓自己的房間里,洗了個澡。

渾身清爽。

身體素質的加強,讓他身上的酒味都沒有。

然後去書房叫蘇有容過來,幫個忙。 「我們是誰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們能救你女兒的性命就好。」林安示意要暴走的胖子先穩下來,胖子也就靠著牆壁,就這樣緊緊盯著田成,好像確定這人就是殺害自己父母的兇手一般。

田成看著眼前這兩位年輕的公子哥,也生知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特別自家孩子和婆娘還在這裡。他強忍著不安,坐了下來,看著林安開口問道:「說吧,什麼事?」

「門外的兩位,也進來一起聽聽吧?」林安頭也不回的開口道。

胖子與田成兩人錯愕,也直勾勾的看著門口。果然虛掩的木門從外打開,進來兩個和田成差不多年紀的男子。領頭的一位抱拳笑道:「公子果真好本事,不知道來我們山頭村,有何貴幹?」

「彭大哥。」田成連忙走了過去,不過漢子擺擺手,示意他先別急。

林安也站了起來,站在胖子旁邊背著雙手道:「只是一些陳年往事,恰巧聽說山頭村,就過來這邊罷了,只是想了解了解事情經過。」

田成三人交換眼神,也是不明所以,彭海也是疑問的道:「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林安也不拐彎抹角的,直言道:「十五年前,在徐州往瀘州的道上,可聽說過山賊劫道的事情?」說罷,胖子也是怒眉盯著幾人,想知道這幾人會怎麼說。

「十五年前?」三人也是驚訝,這確實挺久遠的事情了。不過他們幾人內心也是更加不安。

彭海想想,也是搖搖頭道:「十五年前太久遠了,山賊劫道的事也常年發生,我們這些山村中人,哪會知道這些事情。」

「哦?那不知,幾位以前,當過山賊?」林安嘴裡帶笑的嘲諷道。

「說什麼呢?我們兄弟頂天立地,就從沒做過這檔子事,我們山頭村不歡迎你們,你們趕緊走。」另外的壯漢頓時忍不住了,出來指著林安和胖子就是一頓罵。

彭海拉回漢子,也是有些嚴肅的道:「公子,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兄弟雖然過得辛苦,但是還沒做過什麼山間賊寇,你們兩位走吧。」

林安與胖子見狀,確實沒憑沒據的,別人不說他們也沒辦法。林安盯著三人,突然出手,一爪子朝彭海抓去。

幾人都沒想到林安出手這麼果斷,彭海驚推,田成與另外一人也是驚呼「小心」,就朝林安攻了過來。

左抵右擋,在這本是狹小的空間,幾人動作更加困難,特別還有一個在旁熟睡的小女孩。

林安也不戀戰,推開兩人就朝著兩人身後的彭海笑道:「黃體拳,想不到幾位是當過兵的?」

彭海見狀,也不再多餘的掩飾,面無表情的回道:「不錯,我們年輕時候確實當過幾年兵,不過實在不知道公子所說之事,公子可能找錯地方了。」

林安看了看床上的小女孩,之前的打鬥已經把她吵醒了,他示意幾人往屋外走去。

來到屋外,門口的婦人之前也是聽到屋內的聲音,有些心急的上來想問什麼事情,不過田成也是笑笑的打發她先離開庭院,幾人有話要說。

林安見到這一幕,心想可能他們結婚生子,也是之後的事情了吧。

「不知道幾位以前在哪當過兵?」林安開口問道?

「這個就不方便說了吧?公子,有些事情,還是不要過多詢問的好」田成不悅的開口道。

「我記得大魏兵法里有說,若非得以,從軍需到甲子。我看幾位應該也是來到此地后才結婚生子的,不像是到年退伍的士兵吧?」林安一臉疑問的道。

田成三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作答,還是彭海嘆了一口氣道:「當年山賊強盜作亂,我們兄弟與大夥強盜交戰,巧遇山洪被困山中,斷了去路,可能外人以為我們也已經死了,我們就藉此隱居了下來。」

林安與胖子相視而笑,拿起地上的樹枝在土地上亂畫道:「就當你所說的是事實,不過,我們若是出去,把你們的事情告訴官府,怕你們可能會被當做逃兵處理吧?」

三人大怒,彭海也是一改平氣的厲聲道:「公子,你這是想讓我們去死嗎?」

林安擺擺手,道:「這就過了,我只想知道當年的事罷了。」在說這話的時候,林安與胖子也是嚴陣以待了,若真和這些人有關,今天免不了要大動干戈,就算現在他們都有家室,可是,對於比打小親眼見到父母被殺的胖子所言,一切都沒那麼重要,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候。這些人既然是當過兵的,那麼會不會就有那會那個護衛的朋友在這裡。

彭海怒哼,道:「我們確實沒有聽說過這事,公子不要逼我們。」

林安也是步步緊逼道:「勞煩你們好好想一想,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這個。」說罷,順手把章承德交給他們的令牌丟給彭海。又開始扯別人虎皮了!林安心裡按按生爽。

「這,這是。」三人看著令牌上的章字,也是緊張。

「沒錯,正是章家的令牌,我們兄弟正是章大元帥手下的兵。」林安高傲的抬起頭顱,一副怎樣?怕不怕的二世祖模樣。

「公子,先前多有得罪了」彭海三人連忙道歉,畢竟對於章大元帥的威名,幾人還是發怵的。

「那能好好說話了嗎?」林安指了指庭院里的幾個木凳道。

三人心虛,還是坐了下來,彭海明顯是這些人的帶頭之人,和兩人說了幾句,就緩緩開口道:「公子是?」

「叫我林安便可。」

「林公子,你問吧,你們具體想問些什麼!」彭海也是認命了。

林安與胖子也嚴肅了起來,道:「你們什麼時候來山頭村的。」

彭海思索,道:「有十四五個年頭了吧。」

林安與胖子也是緊張,時間也恰好能對上了。

「那當時你們在哪當兵的?到底怎麼來的這裡,你說清楚。只要了解我們想知道的,我們出去后,也不會把你們的事說出去的。還會幫你們治好裡面的孩子。」

彭海見林安確實不像故意來找他們麻煩的樣子,想想了想,道:「那會我們在瀘州兵營,隸屬時任瀘州守尉上官遲」雖說他們常年隱居在這,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人出門,對外界的一些事情也是有些了解的。

「上官遲?」林安思索,這又和上官家有什麼關係么?

「嗯,不過當時的上官大人,只是瀘州的守備千總,我們就是在他帳下當兵,當年他父親,也就是當今的一品軍侯上官慕,正是當年坐鎮青月城與臨安各地的鎮北大將軍。」彭海想到以前,若是他們一直跟著上官遲,或許現在也早就出人頭地了吧。

林安點點頭,不過這些就不關他的事了,看著彭海道:「那十五年前,你們可有劫過一個商隊?」

彭海搖搖頭,道:「這確實沒有,不過當年我確實聽說過一些事情,這也是我們兄弟多人打算隱居的原因。」

「什麼事情」林安與胖子也是急忙問道。

彭海好像在回想之前的事情,一小會後才幽幽的道:「十五年前吧應該,那會上官遲帶兵正在瀘州與徐州之間巡邏,有一天,本是我們營房巡視的日子,卻被安排另外的一個營房的人去巡查,後來我聽一個要好的同僚說,當天,這個營房的人帶回來了一大堆箱子,上面滿是血跡,剛開始大夥以為是遇到什麼賊窩了,可是後來有一次,我們和那個營房的人出去喝花酒,有一個人喝多了,拿出大量的財帛,還很自豪的道,那天般回來的財帛,若是拿出來,都夠他們這些人花天酒地幾輩子不愁了,我細細想想,若是一個賊寇有這麼多的銀子,早就出來娶妻生子了,誰還繼續蹲山窩有一頓沒一頓的。」

胖子已經很是激動了,眉頭青筋都隱隱凸起,本是開始癒合的傷口好似有裂開一些,繃帶都有些血色出現。

林安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開口道:「還有嗎?」

彭海嘆了一口氣,道:「不久我聽說,有一隊客商被賊寇所劫,死傷殆盡,恰巧那天,就是那個營房出門那天。」

「哼」胖子再也忍不住了,狠狠拍在一旁的廚房牆壁上,差點把廚房都給拆了。

林安面無表情,細細想著一些東西,然後看著彭海問道:「那這夥人現在還在瀘州兵營?」

彭海搖搖頭,道:「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了,當時因為這事,還有後來發生的一些事情,我們對當時瀘州的軍營也有點心寒,就借著機會,給隱藏了起來。」

「真和你們沒關係?」林安盯著彭海道。

「我對天發誓,和我們村子里的兄弟,真沒絲毫關係。」

林安忽然起身笑到:「那我相信你們。胖子,走吧。」

「安哥」胖子好像還有什麼話要問。

「沒事,相信我。」林安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也是呼了一口氣,對於林安,只要兩人在一塊,他都懶得動腦子的?

「多謝公子。」彭海三人也是寬心,起身抱拳道。

林安點點頭,道:「不過,你還記得當時那個營房的人名吧?」

胖子聽林安問出這話,也是微微一笑。

彭海點點頭道:「當然,畢竟一起共事了好些年。」

林安記下了他們說的一些人的名字,滿滿的有二三十位。而上面恰巧有他希望看到的名字,張三,這就足夠了。

「那就告辭了,剛剛我也留下藥方與用量,你按照上面的方法用藥,你女兒半年後就會好起來。」林安順手給田成丟去一袋銀子,一副散財童子的模樣。

「多謝公子」田成很是激動。

林安兩人告別他們,在門口多人虎視眈眈的目光中,與胖子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彭哥,你說他們會相信嗎?」田成擔心的問道。

彭海看著遠去的兩人,搖搖頭道:「不會吧,不過確實不是我們所為,他們知道他們想知道的,我們的事,他們應該不會多管。」

路上,胖子疑惑的問道:「安哥,你覺得他們說的是真的嗎?」胖子總覺得,好像事情太過順利了,雖說了解到一大堆東西。

林安也是搖搖頭,道:「真假參半吧,不過我們知道了,當時到底誰動的手就行,我們找的不是那些打下手的,而是誰在背後指使的。」

「上官遲!」胖子也是咬牙切齒,不管現在他們的段位,離上官遲差太遠了。

「你說,若是和章叔說了此事,能不能?」胖子忽然說道。

林安連忙擺手打住,道:「別想了,就算說了出來,不過到時候這些人還會不會說出口,就算說出口,對於上官家,也是動不了的,畢竟上官家也不是泥捏的,到時候只會給這些人安個罪名,卻激不起不點浪花。」

胖子緊張的問道:「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半夜去?」說著還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林安抽出短刀拍了胖子的頭道:「想啥呢?那可是軍營。」

胖子悻悻。

林安笑笑,轉而帶有戾氣的開口道:「放心,總會有辦法的,只要確定是他,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

「安哥,你真好,我娘要是知道了,一定給你包餃子吃的。」知道十多年來的幕後兇手后,胖子也寬下心來,對著林安打趣道。

林安看著胖子,知道他現在也是內心焦躁,只是想讓自己輕鬆一些。

他拿著短刀,用力拍在胖子的馬屁股上,馬兒吃痛極速往前跑去,胖子一隻手本就抓不牢,就可憐巴巴的趴在馬背上免得掉了下來,惹的林安在身後哈哈大笑。

沒有烏雲的日子,就算烈日高掛天空,而兩人卻也覺得陽光正好。 秦雨楓看著眼前的尤伯夫,以及烤肉和烈酒,思考了一下看了一眼身邊的馬格努斯,一把拿過烤肉和烈酒,便吃了起來,馬格努斯會意也拿起了烤肉和烈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二人都沒有過多的去詢問。尤伯夫看到眼前的一幕會心一笑,便繼續為二人考起了肉。半晌后等待二人吃飽喝足后,尤伯夫親王率先開口道:

「我很敬佩二位閣下,今日如此情形下見面實屬無奈,但是我希望二位可以暫時留在弗拉基米爾王國,留在我的身邊。不過我不會強求二位,即便二位就此離去我也不會阻攔二位。不過我希望二位可以稍加考慮。」

秦雨楓通過剛才的判斷已經大致有所猜想,但是卻沒想到這位尤伯夫親王卻此次的開門見山,這讓秦雨楓有了不好的預感,同時身邊的馬格努斯聽完這句話也陷入了沉思。對方的這種要求帶來了很不好的信息,第一秦雨楓和馬格努斯都是威利王國千年來共同支撐王國興衰的古老家族的後裔並且是主要成員之一,更為甚者馬格努斯還是威利王國的王室成員,雖然他只是一個親王子嗣,但是他流淌著的是威利王國的王室的血脈,這個要求顯得及其之不合理,如果他們沒有家族身份沒有貴族身份這種要求會顯得更為合理。第二弗拉基米爾王國之前的一系列動作都已經證明現在的弗拉基米爾王對於威利王國的戰爭已經選擇佔到了尼爾森王國方面,那麼對於尼爾森王國敵對方的威利王國貴族來說此時的邀約顯得更加的蹊蹺,第三即使弗拉基米爾王國政治派系分為兩派,但是此時違抗王命直接將身為囚犯的秦雨楓和馬格努斯攔截下來留為己用,尤伯夫親王這樣的動作給自己帶來的危險性是不言而喻的。在馬格努斯還在差異和思考的時候秦雨楓卻優先的開了口。

「尤伯夫親王閣下,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讓您坐車這樣的邀約,但是我相信親王閣下必然有屬於自己的理由,而介於為配合馬格努斯閣下的身份,我想,在答應之前我們更應該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這將為我們的回答提供方向。」

「這是當然,我也不著急的道答案,在這之前我也有一些消息提供給二位,就當作我的誠意吧!」尤伯夫微笑這著說對著秦雨楓和馬哥努斯說著,同時又拿起剛剛烤好的肉分給了秦雨楓和馬格努斯,當他繼續分給菲力克斯的時候,菲力克斯卻拒絕了,尤伯夫微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中的烤肉放下,繼續道:

「威利王國的戰爭已經無法挽回了,尼爾森王國全軍壓境戰爭已經開始了,並且奧恩大公爵在十天前死在了敦刻爾克的戰線之上,具體原因不明,但是因為奧恩大公爵的去世,但是王儲凱恩尼爾森因為這件事情卻將整個尼爾森王國的戰意提升道了頂點,現在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另外一邊夏爾丹王國在尼爾森王國發動進攻之前就已經發動了一次閃擊戰,馬格努斯閣下的父親保羅·威利親王據說在這次閃擊戰中吃了大虧,親王閣下個負傷退了回去,展開了攻守間拉鋸戰,還有一條消息是據說秦雨楓伯爵閣下的哥哥曾經的威利王國戰神,偉大的屠戮者秦華閣下失蹤了十三年後又出現在了敦刻爾克的戰場之上,當然這些都已經是好幾天前的消息了,因為路途遙遠信息的傳導並不是特別的方便,所以對於九大王國來說除了尼福爾海姆之外身在萊昂大陸的八大王國中國力兵力人力都是墊底的威利王國來說這些都是致命的,同時還有就是這次參加這次戰爭策劃的王室並不只有尼爾森和夏爾丹王國,弗拉基米爾王國的現任陛下也就是我的表哥格爾喬巴夫以及聯合王國一部分人也參與了進來,當初策劃這件事的時候同時也邀請了歐羅巴王國,但是被對方拒絕了,伊爾丹汗國保持中立,唯一不同意覆滅威利王國的只有聯合王國的長老院,龍夏帝國,歐羅巴王國,以及弗拉基米爾王國支持我的這一派。但是龍夏帝國有心無力,歐羅巴王國勢單力薄無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決定,聯合王國的長老院又無法阻止參議院和掌握軍隊的貴族們,而我這邊現在也是極度危險的一種情況,我所掌握的行省與部隊大部分靠近伊爾丹汗國附近,我最多只能牽制一下弗拉基米爾王國的內部讓他們不能過多的參與,僅此而已。」

馬格努斯和秦雨楓聽完后驚出了一身冷汗,這些消息簡直是晴天霹靂,而這次對於威利王國的發難居然是全大陸的所有國家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參與者也比想象中的要多,要複雜。在現在得到的情報來看,威利王國可能會成為千年以來第一個被直接聯合打擊除名的國家。聽完這一切秦雨楓和馬格努斯都沉默了下來,半晌都沒有說出一句話,而尤伯夫親王也沒有開口打擾他們,大概半個小時過去了馬格努斯抬起了頭打破了這種平靜。

「尊敬的尤伯夫閣下,我可以留下輔佐你,但是我需要確認以上消息的真實性,還有我希望知道閣下需要我們做些什麼?」說罷馬格努斯抬頭看著眼前這位年輕的親王尤伯夫閣下。

而尤伯夫親王此時卻轉頭看向一邊的秦雨楓,開口問道:

「那……秦雨楓閣下呢?您是如何考慮的?」

「在這之前親王殿下,我想問一下鋼盾號的下落可以么?」秦雨楓思考了一下抬頭問道!

「鋼盾號!哈哈哈忘了說這件事情了,威利王國的海軍力量的確不可小覷啊,鋼盾號的行動因該是閣下策劃的吧?的確克羅繆夫以及我的表哥是想將這艘送上門的驚喜扣押到戰爭結束的,但是鋼盾號突然離港,克羅繆夫帶領著九艘戰艦前去追擊想要擊沉鋼盾號,但是最後卻被鋼盾號逃離了,而且黑港方面重傷一艘戰艦失蹤了三艘戰艦,而鋼盾號也沒了蹤影。這因該是我見過最厲害的指揮艦了。也是因為這一點我更加的想要閣下留下幫助我了。」

秦雨楓聽到這個消息瞬間鬆了口氣,思考片刻,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回答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