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掃視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方龍敲了敲大門,而後安靜的站在原地等待。

沒過一夥兒,一名青年男子打開了門,有些好奇的看著方龍詢問道:「公子是來這裡找什麼人馬?」

「我是方龍,神威侯之子,我來這裡是為了找王騰飛。」方龍很誠實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名僕人先是一愣,而後有些不確定的掃了掃方龍,留下一句話便跑了進去。

方龍也不著急,只是站在門口打量著這片郊區內的莊園。

「是個舒服的地方,也會是一個好歸宿。」

「你是方龍?」一名青年走了出來,皺眉的看了看方龍,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

方龍點了點頭,取出了自己父親的令牌,那名青年這才算是確認了身份,不過他還是有些好奇的詢問道:「我們家少爺似乎與您沒有什麼關係吧?」

「以前是沒有關係,可是現在有了,我要進去見他。」

「你不能見他,你的身上有殺意,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進去。」一名中年男子走來,看著方龍沉聲說道。

看著落在劍柄之上的手,方龍搖了搖頭,氣息震蕩而起,飛雪散開,一股寒意落在了莊園的門口。

「我知道王騰飛就住在這裡,我是來找他的,我不想對無關的人出手。」方龍的聲音平靜,但是卻給人巨大的壓力。

這一路走來,看過了如此多的地方,見過了無數場的戰鬥,他一直壓著的劍意全部都包裹在了身後的長劍之內,這樣一股巨大的劍意自然是無比的強大,所以他不想直接出手,而是想要留下,也只有留下他才能夠斬殺王騰飛。

可惜他想要見到王騰飛的路卻很長,這條路上會出現許多的敵人,他不得不拔劍。

「留著吧!」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張平凡的面容展現而出,蘇離換了一個身份出現在了這裡。

他知道方龍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當年那個丫頭就算是受了一點傷,他都能暴跳如雷,被人欺負了,他二話不說直接提劍就上,絲毫不會客氣,對於這個妹妹他是心疼到了骨子裡,如今看見方魚碎海,他必然是接受不了這個結果,所以他來了漠北,來找到王騰飛。

方龍轉頭看著一襲黑色長衫的蘇離微微觸眉,在這個少年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絲絲危險的味道,這樣的味道不多,卻非常的清晰深刻。

「你是何人?」

「幫你的人,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這一路走來既然養了這麼久的劍,沒有必然浪費在這些人的身上,他們還是交給我吧!」

一抹漆黑的真元爆發而出,天魔之意肆無忌憚的展現在人間之中,滾滾的魔氣直接將蘇離給包裹起來,這一刻他就如同魔王一般,神秘而又恐怖。

如今的天魔劍總算是展現出了一絲該有的力量,四境巔峰的修為也足夠讓這柄劍的劍意變得更加的強大。

濃郁的黑色魔氣就這樣蕩漾在天地四周,充斥著令人心悸的味道。

「天魔劍?」

方家對於魔剎天算是比較了解的,作為嫡子他更是非常的了解,更何況是這樣一柄有名的天魔劍。

「做你想做的事情,我是什麼劍與你何關?」蘇離的聲音很冷,沒有一絲的溫度。

方龍也不再計較,轉過身,不再看四周的那些湧出來的修行者,而是將目光投向了莊園內,而後腳步堅定的一步一步走去。

「你敢!」一聲厲喝,那名最初感應到殺意的中年男子直接出劍,一道劍光對著方龍的頭顱便是斬落而下,他不管來的是什麼人,任何想要殺王騰飛的人他都不會讓其走過去。

「你的對手是我。」

蘇離的聲音彷彿來自九幽,無比森寒的氣息爆發而出,滾滾魔氣化作一片黑色的天幕籠罩而下,恐怖的劍意直接擋住了那道劍光。

劍光沒入黑幕之下,沒有激起任何的波瀾,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了。

「魔剎天,天魔劍?」這一刻中年男子才明白方龍之前說的那個名字到底是什麼意思,驚恐的感覺瞬間爬上了他的心頭。

「沒錯,你猜對了!」 ?c

天魔兇狠無比劍意同樣也是無比霸道與兇殘無窮無盡的黑色真元之力不斷的自體內爆發而出而後一點一點的侵蝕著這片空間所過之處一切都被魔氣所覆蓋

這是一柄最具魔性的劍魔貪婪絕望充滿了無情天魔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魔中尊者

這柄劍一直封存了數千年千年之前在那段歲月之中曾經有人打開了天魔劍的封印在哪之後便再也沒有人能夠領悟這柄劍了一直到魔剎天收藏了這柄劍之後被一個少年給學會了

天魔乃是人類觀想之物無形無影無人見過他們只存在於人類的想象之中這也是為什麼很難有人能夠修行這柄劍的原因因為它與其他劍不同它沒有最為直觀的東西它的一切全部來自於想象何為天魔每個人的定義也許不同但是曾經想要學習這柄劍的修行天才都曾經觀想過天魔他們腦海中能夠展現天魔但是這樣的天魔不夠強不夠成為那柄霸絕天下的劍所以它漸漸被遺忘了

直到有一天當一名少年來到了魔剎天他一眼便選中了那柄天魔劍那一日魔雲蔽日一尊頂天立地的天魔聳立在了世人眼前也是在那一日世人真正的看到了這柄天魔劍的威力面對那如同天威一般的威壓所有人都顫慄了而後來這個少年便成為了魔剎天的魔主也是當世最強的劍師

不過世人都知道天魔劍的修行只在於個人所以並不擔心魔主的強大大家都知道這樣的強大是不可以複製的然而當天魔劍被傳承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千年才出一人然而魔剎天卻接連出現了兩人這才讓覆滅了魔剎天的秦帝與皇后兩人都感覺到心寒他們不希望再出現一個如同魔主一般強大的人物他們必須在天魔劍還未成長起來之前將其滅殺在搖籃里

如今的蘇離還很弱小至少在那些宗師的眼中五境還只是登頂的開始但是蘇離的天魔劍卻與魔主不同雖然是繼承了魔主的天魔劍但是有著不同靈魂的蘇離自然是有著不一樣的想象力在他心中天魔便是星空之主無盡的黑暗之中滋生最絕望的力量綻放著最為雄渾的氣息所以蘇離的天魔無形無影但是卻代表著最為廣闊的黑暗天魔即使人心中一切的黑暗它可以剝奪一切的光明

當如同墨汁一般的好黑色剝奪了半邊的天空無數的劍氣與劍意都被天魔氣息給包裹住了之後那些五境的劍師全部流露出恐懼之情這樣的劍意太過於霸道了任何的一切都無法在這片黑暗之中生存那些劍全部都被抹殺全部都被覆蓋沒有留下一點的生機這是最為直接的融合與吞併

黑暗一點一點消失蘇離飄然向著莊園的後面走去在他的身後留下了一地的屍體這一刻的天魔劍終於開始肆無忌憚的的展現自己的力量了

方龍走著走著停下了腳步看了看身後的那片區域眼底劃過一絲的忌憚他沒有想到那名陌生的少年居然如此的強大當年還不過是一境的少年如今卻已經成長為四境巔峰的修行者了而且還能夠越境殺敵這樣的實力已經足夠引起很多人的關注了

蘇離漫步走上前來剛好與之並列一襲黑衣在他的四周滾滾的黑色魔氣纏繞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

「真沒有想到天魔劍的傳人如今變得如此的強大你成長的速度太令人驚訝了」方龍語氣平緩的說道

蘇離沒有在意方龍的話語只是沙啞的說道:「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沒什麼只是因為我想來這裡殺人而已倒是你羅網在整個帝國找你監察院更是在陳院長的指令下全力搜捕你的蹤跡你怎麼干出現在這裡」很隨意的回答了蘇離的問題方龍同時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打量了四周寂靜的環境蘇離體內的魔氣變得更加濃郁起來黑色的氣息已經開始透露出冰冷到了至極的絕望之意「他們找不到我的」

「鹿家已經發瘋了江陵鹿家年輕一代最為傑出的天才死在了你的手裡冥王臨世劍再一次的出世你還想給世間多少驚訝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你的身上了你已經逃不了了」方龍很直白沒有繞一點彎子

蘇離承認當他殺死鹿晗之後一切都變得不同了那些端坐在帝國雲端之上的大人物已經開始擔心自己的前程擔心自己的未來擔心自己的下一代會不會被魔剎天盯上他們不否認自己下一代的傑出但是他們不敢打這樣一個賭鹿家輸了而且輸得一塌糊塗直接葬送了性命繼炙紅蓮、天魔劍、大光明劍之後又誕生了一柄冥王臨世劍當年六天碑名震天下的劍似乎都要在一個人手中展現出來沒有人懷疑這個少年的將來能不能強大他們只是想要在這名少年強大之前找到他而後殺死他

「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今日來這裡只是為了殺死王騰飛既然我們的目標一樣合作一次如何」蘇離提出了合作想要殺死王騰飛就憑他自己一人很難做到他還沒有這麼狂妄敢小看天下人

「可以僅此一次」方龍點了點頭他的劍很直人同樣很直既然今日是來殺王騰飛了那麼任何事情都不會排在這件事之前

「那就開始吧想來王騰飛一劍等急了」

「滾」

一聲怒吼之下蘇離周身的滾滾魔氣化作一股滔天之力凝聚成了一柄黑色的巨大長劍劍劈長空斬殺而下對著眼前一片虛無的莊園空地直接一劍落下

恐怖的黑暗隨著長劍一路侵蝕而下一切的東西都被泯滅了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霸道的氣息橫掃一切障礙

「破」

咔嚓一聲一道細碎的聲音響起滔天的魔氣直衝雲霄而起那純粹的黑色負壓而下天魔之意爆發而出恐怖的劍氣如同匹練一般披靡無雙無物能擋

「王騰飛滾出來」 ? 冷清霸少請溫柔 手機閱讀

千年無極感慨萬分的看著眼前之人,面對著那張絲毫不比世間任何一名絕色遜色的臉龐,心中不由的泛起一絲惋惜。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夢無憂負手而立,當他邁入八境天地的那一刻,他便是世間少有的強者了,修為不能決定一切,雖然只是八境下品的修為,但是他的劍足夠的強,就算是位列八境上品的千年無極也不敢說穩勝夢無憂。

「他是魔剎天的少主,我又怎麼能不出現在這裡,你應該知道羅網已經有人來了,那些地下的老鼠可是一直盯著魔剎天殘留的勢力,江陵一戰已經暴露了他的蹤跡,當遍布大秦天下的羅網全力發動,想要找一個人已經顯露行蹤的人不難,這一次王騰飛的退讓同樣也是一次試探,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少主在漠北。」夢無憂語氣輕緩的說道。

千年無憂打量著這個晚輩,很多人都只是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強者,卻很少有人真正感悟強者的定義,就如同刑部尚書徐鳳來一般,很少有人真正的注意到這個男人的強大,在他的眼中大秦六部尚書,除去徐家有鳳歸來,其餘的還真沒什麼意思,而眼前這個男人同樣足夠強大,他不過年僅三十四歲,還是處於修行的巔峰時期,然而他已經站在了絕大部分人一輩子都仰望不到的地方。

「我很好奇,魔剎天當年到底還有多少人活了下來?」

夢無憂眼神恍惚,當年宗門凋零,一切都毀於一旦的時候,他還不過是一名區區五境的修行者,若非這些年來情感變得強烈起來,他的劍也不會變得如此強大。

「這與你們無關,你們所求的不過是天下大勢,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無論他承不承認,這都沒有關係,他是魔剎天的少主,他的性命便是最為寶貴的東西,任何人都不能傷害。」

感受到那股冰冷而又凌厲的劍意,千年無極沉默了,對於當年那個名滿天下的魔剎天,他也有著自己的看法,在他們這些遺民眼中,那個男人真的很蠢,但是卻不妨礙他們佩服他。

「帝國蒸蒸日上,大隋國力強大,就算他將來能夠劍指天下,若是沒有身後的大勢,憑他又能如何?」千年無極還是試圖說服夢無憂,他不希望在這件事情上與他產生不必要的矛盾。

夢無憂搖了搖頭,「我沒有任何的意見,只要他自己做的決定,同樣的我只是希望你們既然選擇了他,那麼就要為他做一些事。」

「什麼意思?」千年無極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明**無憂的話。

「暗夜勾魂已經出動了,雖然只是幾隻老鼠,但是想要好好處理卻還是很麻煩,這需要你們動手。」夢無憂絕美的臉龐之上揚起一絲殺意,眼眸如刀,犀利無比。

拍了拍衣袖,千年無極沒有再多說什麼,一步跨出,踏天而去,這裡有夢無憂在,蘇離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威脅。

羅網密布,天下尋蹤。

大秦最強也是最鋒利的暗劍,而這柄劍這些年來一直都掌握在李相的手中,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秦帝會如此放心將這樣的帝國重器交給李斯,不過在李斯的手中,羅網比當年更加的強大,甚至已經不遜色與秦帝手中的暗劍,秦勾。

秦勾羅網,兩大帝國重器,一個對外,一個對內,各有分工,不戶聯繫,他們的身份都是非常隱秘了,都是單線聯繫,每一個人都只知道自己下線的代號,所以這些年來二層樓就算想殺,也很難找到這些人。

而如今赤令下達,大秦內部漠北、江陵、天涼三郡之地的羅網成員全部出動。

終於他們發現了蘇離的蹤跡,確定他前來嘉陵城,這一刻羅網頂級高手出動,沒有人知道羅網之下到底有多少強者,這一次為了緝拿蘇離,出動了三柄羅網排位前五的一柄劍,以及兩名七境宗師,以及無數的暗影衛。

嘉陵城內的城主府之中,一襲藍衣,一名男子手持一張密令放在了城主的眼前。

也就在蘇離到達這片莊園的那一刻,羅網就已經將真箇嘉陵城都給封閉了,所有的出路口都被暗影衛給把手,任何人不得進出,同時斷海以及兩位七境宗師直接朝著王騰飛所在的莊園趕去。

「諸位還是在這裡等一等!」千年無極突然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就那樣隨意的站在原地,輕聲說道。

「羅網辦事,阻之,依律,叛國論處!」

冰冷的聲音之下透著這是無情冷漠的心,斷海沒有理會千年無極一步向天,他的目標可是那名少年,而不是這樣的陌生強者。

「我說了,你還是等一等!」

一道黑白相間的劍氣遮離天日,從九天之上垂落而下,劍如神罰,威力驚人,恐怖的氣息攪動著八方風雲。

羅網只交戰,不廢話,斷海拔出長劍,一道同樣驚人的劍光爆發而出,兩道恐怖的劍氣撞擊在了一起,引起驚人的碰撞。

轟!

嘉陵城的上空,天地元氣劇烈變化,這便是八境之上的大宗師交手,一言而天地變,一劍而風雲亂。

斷海面無表情,手中的長劍對著千年無極的致命之處一劍而來,凝練無比的真元匯聚在劍尖之上,冰冷的殺意刺骨襲來。

當!

長劍相遇,劃出一道刺耳的撕裂之聲,兩人手中的劍器都是真正的神劍。

「二品坐照,有點意思!」

一劍擊退敵人,千年無極看著羅網強者手中的長劍,微微的泛起一絲笑意,滾滾的真元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呼嘯而出,這一日嘉陵城風雲變幻。

兩人不斷的交手,不過那兩名七境宗師卻也走不開,千年無極一邊對戰斷海,同時手中的劍意阻擋著另外兩名七境的宗師,四人混戰與一起,皆是天人之上,一招一式皆可以引動天地元氣,這狂野的戰鬥力以及瘋狂的破壞力,讓城內的無數百姓都膽寒不已。

同時城內的守城數千大秦鐵甲也全部出動,對付頂級強者的符器,攻伐之器也都陸陸續續朝著這裡運來,大戰已經爆發。

遠處的夢無憂也感覺到這裡的變化,微微有些意外,他沒有想到羅網來的這麼快,他必須去找到蘇離,將他帶走,不然就真的走不了了。

城中的戰鬥與蘇離無關,他所在意的只是莊園內的王騰飛,他身旁的方龍也是一樣。

兩人走到了莊園的內部,看著一臉笑意的王騰飛,面無表情。

「歡迎你們的到來,謝謝你們送來的軍功!」 ?手機閱讀

「我很好奇,我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何要來殺我?」王騰飛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蘇離,對於這個魔剎天傳承的少年,他同樣非常的感興趣。

察覺到王騰飛身旁站著的一名七境天人宗師,他和方龍兩人都知道這一場刺殺終將以逃命為結局。

「漠北無妄,死了太多的人,其中有一些人是我的朋友,既然本就是帝國大逆,不在乎多殺你一個。」蘇離聲音沙啞的說道。

王騰飛淡淡一笑,說道:「我不相信你的理由,不過我也不在意,將你緝拿,帝國如此重犯被我拿下了,我就不再局限於漠北這個地方,而是走向了帝國的舞台,我要進入咸陽,只有進入陛下的眼中,我才能變得更加強大,而你便是我前進路上的基石。」

「我很好奇,我是你前進路上的基石,那麼他呢?他是方龍,方毅的嫡長子,他若是死在了這裡,你覺得你前進的道路還有嗎?」蘇離沙啞的聲音充滿了嘲弄之意。

一旁的方龍默不作聲,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劍,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哈哈,他是神威侯之子,我同樣也是無雙侯的長孫,難道說他來殺我就不需要付出代價了嗎,真是笑話,而且誰說是我殺了他,他是死在了你的手上,這筆賬神威侯只會算在你的頭上。」王騰飛面帶笑容,自信的笑道。

抬起頭,方龍凝視著王騰飛,有些無力的取出一片魚鱗,金色的魚鱗在陽光下格外的耀眼,看上去就如同龍鱗一般閃爍著金色的光輝。

輕輕一拋,魚鱗飛在了半空之中,直接化作一條璀璨的金色鯉魚,鯉魚活靈活現,絲毫沒有力量的撥動,但是落在那名七境宗師的眼中,渾身一顫,「走!」

一聲厲喝,那名七境宗師一把拉起王騰飛,就要急速逃竄。

金鯉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輕輕擺動身軀,化作一道金虹,直奔那疾馳的兩道身影,隨意遊動,天地就彷彿是一片湖泊,金鯉在這片湖泊之中非常的暢快,隨意遊動,便帶動著漫天的天地元氣,這是一道完整無比的劍意。

魚龍劍舞!

金鯉一躍成龍,可以想象,這樣一擊的力量是何其的強大,這是凝聚其一生的力量,有著難以形容的恐怖之力,而這樣一道劍意直接來到了那名七境宗師的面前。

「給我擋住!」

瘋狂的怒吼爆發而出,一名七境宗師全力爆發,體內的真元如同決堤一般洶湧的揮灑而出,絲毫不顧及狂暴的真元之力是否會衝破經脈,這樣全力的轟擊之下,龐大的真元之力匯聚而來,引動四方天地元氣,紅色的劍氣自手中的長劍爆發而出。

滾滾濃煙充斥著整片天地,黑煙滾滾,火光燃起,一道極致的劍光呼嘯而起,濃烈無比的劍意混雜在這片黑煙滾滾的火光之中。

咚!

一聲巨響,金鯉爆發出更加強烈的光芒,金色的光芒鋪天蓋地,籠罩了一切,那漫天的濃煙與火光,也都消失不見了。

那名七境的宗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後的王騰飛臉色蒼白無比,握住長劍的手還在顫抖。

咔嚓!

輕輕的碎裂之聲響起,兩柄長劍化作碎片跌落在了地上,那名宗師噴出一口鮮血,而後半跪在了地上,氣息萎靡。

金鯉還停留在空中,只不過劍意變得有些淡了,原本璀璨的身軀也變得有些暗淡下來,但是那驚人的氣息依舊保留在原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