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掌控閻羅城,成爲十殿閻羅之一。

這是數位大佬共同認定的,自然沒有任何人敢反駁了。

另外,各大城池也全部重新洗牌了,關瞳馬淵張伊趙龍黃弦包括南宮劍在內。

這幾位全部成爲了閻羅城之下各大城池的城主,這也算是徹底的解決了凡人不能以肉身進入冥界的問題。

因爲這幾位全部都是肉身進入冥界的,哪怕就算是他們成爲了城主,肉身也依然不會少的。

而在酆都城內,酆都殿經過了一年的變化,再次被修建了起來,不過,此刻,酆都城已經不叫酆都城了。

而是改名爲“帝君城”。

劉致澤無論是法力還是修爲,他都足以擔當得起這個“帝君”的稱號了,也正是如此,經過了十殿閻羅以及道門的商量後。

他們讓劉致澤入主原先的酆都城,如今的帝君城。

他依然是整個冥界最火熱的城池,同時也是真正的天子腳下。

此刻,在帝君殿內,劉致澤和諸葛亮相對而坐,兩人喝着靜心茶,誰都沒有率先開口說話。

“丞相!如今冥界的事情已經全部解決了,我想……”劉致澤沒有把話說完,而是讓諸葛亮自己去猜測去。

“你想入仙界?”諸葛亮淡淡的問道。

好吧!!劉致澤一陣無語,爲什麼這些古人說話有頭沒尾的,別人猜不透,自己說話有頭沒尾的,他們就能猜得透呢? “是的,我想進入仙界去看看。”劉致澤沒有騙諸葛亮。

因爲他也沒必要騙諸葛亮,畢竟自己是真的想去仙界看看。

仙人一說就流傳甚廣,想必每個人在小時候都沒少聽說過神仙一說的吧!自然,對於劉致澤來說同樣如此。

從小對仙人十分嚮往,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當然了,現在的劉致澤也是可以的,但自己始終不是真正的仙人。

唯有在那虛無縹緲的仙界內,有的纔是名副其實的仙人。

“仙界於五萬年前破碎,如今只不過是殘破的而已,你也沒必要爲此特意去一次。”

諸葛亮說道,仙界崩碎,劉致澤也是知道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命運所導致的。

逍遙侯 當初的仙界已經不復存在了,只有殘破的仙界苟延殘喘着。

“我想去見識一下傳說中的仙界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劉致澤滿臉嚮往之色的說道。

諸葛亮微微一笑,道“去吧!如今陰陽兩界都已經穩定了,對了,還有一座屍王城還被冥帝的法力封印着,你有時間去解了吧!”

“我正打算去呢,不過話說回來,爲什麼冥帝要封印屍王城?”劉致澤問道。

“那是因爲屍祖後卿已經威脅到冥帝的存在了,後卿的可怕之處完全超乎你的想象,以他之能,只要他想,隨時都能統治整個冥界。”

諸葛亮說完深深的看了劉致澤一眼。

現在酆都大帝雖然不在了,但是卻又多了一位帝君的存在,就是劉致澤。

而諸葛亮告訴劉致澤這些,無非就是想要劉致澤自己去思考,畢竟如今的冥界可以說是他在做主了。

如果後卿真有反意,那到時候對於冥界來說可是一場大災難。

“如果他真有這個本事,那冥界交給他又如何?”劉致澤泯了口靜心茶淡淡的說道。

對於劉致澤來說,他不是那種把權力看的很重的人,相對於冥界來說,只要你有這個能力,就算這個帝君之位,劉致澤也能讓出去。

諸葛亮笑了笑,不可否認,劉致澤說的的確是事實。

兩人的談話也因此而結束了,劉致澤一直在帝君城內待了兩天,都沒有出門,諸葛亮也是一直在陪着他。

而十殿閻羅以及數十位城主,則是開始爲劉致澤起帝號了。

畢竟就叫個帝君是在是太過於難聽了點。

南宮劍率先開了個頭,爲劉致澤的帝號起名爲“天澤帝君!”

不過他這話一出口就立刻被反駁了,天澤帝君,意思就是天賜的咯?劉致澤如今貴爲冥界之主,自然不會天賜的,所以南宮劍的想法直接被抹殺了。

一羣人開始爲了劉致澤帝號爭吵不已,吵的臉紅脖子粗的,一吵就是三四天過去了。

而就在他們爭吵的時候,劉致澤已經離開帝君城了。

他直接向着屍王城而去了,他打算去接洛羽靈回來了。

這麼久了,也不知道洛羽靈到底如何了。

劉致澤帶着忐忑的心情去到了屍王城門口,當初他還沒發現,可是現在一看,纔看出整座屍王城處於一個屏障之中。

估計這個就是當初冥帝設下的封印吧!爲的就是不讓屍王城內的殭屍逃跑。

劉致澤站在城門口外,原本現在還沒到屍王城出世的時候,然而,發現劉致澤後,整座屍王城從地底升了起來。

劉致澤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屏障,也是時候該讓屍王城面世了。

他身影一閃直接飛上了高空之中,望着底下的屏障,伸出了手,向着那屏障壓了下去。

“轟!”整座屍王城震動了起來,冥帝設下的封印也因此而徹底的消散了。

“恭迎帝君。”就在屍王城的封印被破之後,一道聲音從屍王城內響了起來,正是屍祖後卿的聲音。

劉致澤身影直接消失在了高空,下一刻,就直接出現在了屍王殿內。

後卿依然坐在那個位置上,此刻洛羽靈也正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劉致澤。

劉致澤笑了笑,張開了手,洛羽靈直接撲了上來,投入了劉致澤的懷中。

短短的數月不見,洛羽靈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如今的洛羽靈已經是屍聖的境界了,也就是說她已經有了極品抓鬼師的力量了。

“恭喜帝君榮登冥界之主。”屍祖後卿從主位上走了下來對着劉致澤恭恭敬敬的鞠躬說了起來。

這還是後卿第一次這麼隆重的對待一個人。

不過也對,如今的劉致澤已經不是當初的劉致澤了,現在的劉致澤無論是修爲還是地位都要比他高出太多了。

“屍祖客氣了。”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感謝帝君爲我屍王城破除了封印,讓我等臣民可以在冥界行走。”後卿再次鞠躬感謝了起來。

“不必,這本來就是我答應你的事情,如今也算是做到了。”劉致澤摟着洛羽靈笑了笑,繼續道“如果屍祖沒有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告辭了。”

“恭送帝君。”

“走吧!咱們回家了。”劉致澤牽着洛羽靈的手。

情動無風你自來 洛羽靈激動的點了點頭,就這麼與劉致澤消失在了屍王城內。

五天之後,整個冥界正式爲劉致澤加冕爲“明澤大帝”,正式成爲冥界之主。

這是一場冥界數千年數萬年都爲有過的盛宴,整個冥界都沸騰了起來。

帝君城再次改名爲明澤城,正式被認爲地都,說白了就是天子腳下,如同京都一般。

這一天,整個冥界的人都在高呼着明澤大帝。

而此刻,作爲當事人的劉致澤,則是正在人間劉家內,陪着家人。

諸葛楠的孩子也出世了,劉致澤原本想要給孩子起個名字的,可是劉父卻說他來。

劉致澤也沒辦法,只能讓劉父來。

於是乎,劉致澤的第一個孩子,就被劉父起名爲了“劉元帝”。

聽到這個名字後,劉致澤差點沒有噴血。

豎日之後,劉家內,劉致澤正靠在躺椅上曬着太陽,而一旁則是諸葛若綿在爲他削着水果。

“劉致澤,你快來看看,我是不是也懷孕了?”胡秀大叫了起來。

“看你個頭,沒空。”劉致澤一臉愜意的說道。

在冥界好久不曾見到太陽了,如今才發現太陽原來是這般溫暖的。

“夫君!”就在這時,門外走進來了三四個女人,爲首的正是洛羽靈,在她身旁還跟着南若兮,秦玲玲以及安花溪。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三女手裏提着大包小包的,又去購物了。

“臥槽!!還好家裏有礦,不然被你們這樣子花下去,我遲早要變窮光蛋。”劉致澤沒好氣的說道。

“若兮呢?”劉致澤問道。

“她去醫院了,她說她可能懷孕了。”一旁的秦玲玲苦笑道。

自從諸葛楠給劉家生了個孩子後,每個女人都想要生孩子了,因爲現在劉母已經和諸葛楠是寸步不離了,別提有多高興了。

“又一個懷孕了?”劉致澤驚叫了起來。

真是沒事找事做喔,一個個的都認爲自己懷孕了,結果檢查後才知道,原來只是心理作用罷了。

“呼呼!”就在這時,地面出現了一個黑洞,一道身影從中飛了出來,正是南宮劍。

“見過大帝。”南宮劍如今已經是一城之主了,就連穿着都不一樣了。

“有事說事,別整這套。”劉致澤撇了一眼南宮劍說道。

“額,澤哥,諸葛亮在下面喊你呢。”南宮劍苦笑道。

“不去……有事讓他自己處理,我還要陪老婆孩子呢。”劉致澤閉上了雙眼淡淡的說道。

“澤哥……你。”南宮劍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當即再次鑽入地下消失不見了。

“致澤,你不是說要去仙界嗎?怎麼現在還不動身呢?”諸葛若綿在一旁問道。

“去什麼仙界,哪有陪老婆孩子重要,小綿綿,來,咱們去造孩子去。”劉致澤笑了笑,一把抱起了諸葛若綿,就向着房子內跑去了。

“劉致澤,我們也要,你別跑。”秦玲玲、安花溪、洛羽靈同時大叫一聲快速追了上去。

(完) 【引子】

“你們考試考得怎麼樣?”

“今天坐我前面那個女生真正點。”

“聽說了嗎,隔壁班裏有個女生懷孕了,還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誰?”

“這兒不是招主播來着,怎麼這地方弄得這麼陰暗恐怖?”

雜七雜八的議論聲突然因爲這一聲戛然而止,說出這話的少年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要不是這地方太陰暗,甚至還有點嚇人,他們也不用說些牛頭不對馬嘴的話,來緩解內心的無名恐懼。

少年看向四周,這地方沒什麼光亮,一點幽光中,模模糊糊是前方的路。

莫名的毛骨悚然。

他想起來之前看到的地址。

陰間秀場。

無常路44號。

生活在這座城市這麼久,他也是第一次聽說這裏還有一條無常路。

這裏太詭異了!不會有鬼吧?

不過少年因爲父母雙亡,性格有些自卑,這些話到了嘴邊,他怎麼也說不出口。這年頭誰會相信有鬼?

而且,他也不想說。

這些平日裏嘲笑他的同學,在他看來死在這裏纔是最好的。

一系列痛苦的打擊,已經讓少年的心靈深處,紮根了一顆名叫魔鬼的種子。

很突然的,有人叫道:“李成呢?怎麼不見了?”

李成是少年的同學,少年也急忙看過去,這才發現原本和他們走在一起的李成,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少年一瞬間毛骨悚然。

“切,這個膽小鬼一定是偷偷跑了。”

然而,卻有人這樣說,並且立馬獲得了其他人的贊同。

少年循聲看過去,想看看是誰說的這句話,但那裏空無一人。於是,少年也點了點頭,因爲其他人剛好看向了他。

等衆人繼續前行後,少年的目光帶有幾分驚疑不定。

他總覺得這地方的黑暗中,有着無數詭異。

“江文呢?”突然又有人叫道。

少年看了看,發現他們中又少了一個人!

“這個膽小鬼也逃回去了。”有人這樣說,其他人還是立馬贊同。

少年身體一顫,他剛纔留意過了,第一時間開口的那地方,根本就沒人,可偏偏有聲音傳出來!

少年很想立馬轉身逃走,但是就像是有一種無形的力量禁錮了他的雙腿,讓他怎麼也邁不開步子。

其他人往前走。

少年這時候發現自己能動了,他心中驚恐,但只能跟着。他這個時候已經很想說出來了,但是話語到了嘴邊,便怎麼也說不出口。

就像是有一隻冰冷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嚨!封住了他的嘴!

“王凱呢?”突然又有人出聲叫道。

人又少了一個。

無名的恐懼一下子將少年籠罩,他快瘋了,他要立馬逃,然而這時,心底出現了一個聲音,不停地告訴他不要逃。

因爲逃不掉。

少年莫名的開始冷靜下來,他面無表情,僵硬如屍體一般,看着他的同學們。

“又是一個膽小鬼!”有人這樣說,其他人還是贊同。

然後,他們繼續往前走,就像是這條路的盡頭,有什麼極爲誘人的東西一般!

“房昊呢?”

“這個膽小鬼已經跑了。”

身邊的人這樣對答。

少年不聞不問,他只是點頭。

呆若木雞。

很快,身邊同伴已經從一開始的七個只剩下他們三個了。

而這時,少年驚愕的停下了。

路已經到了盡頭,那是一堵老牆,牆面被風雨剝蝕,牆粉掉了一堆,在這忽明忽暗的環境下,斑駁交錯。

少年突然看向自己身旁,他身旁空無一人。

剛纔對答的兩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看着路。

然後發現路也在看着他……的屍體。

斷層的記憶浮現,他記起來自己早就是這個陰間秀場的主播,只不過出了意外,他違反秀場的規定被殺了。

秀場給了他一個機會,帶來一百個活人,就允許他以惡鬼的形態存在於秀場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