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接着又遭到一股不明力量打擊,當場重創,甚至差點交代在那裏,還好最後有着逃命手段,才逃過了一劫。

“被壓成片狀?”伏月俏臉凝重無比,忽然想打了什麼,臉色大變。

她曾經去過天河深處,瞭解過一些高等級文明的一些手段,比如,有一種維度打擊,就是利用二維的力量直接毀掉一片區域甚至物質。

難道,她的父親和符老他們,遭遇了來自高等文明的一次維度襲擊?

“不清楚,按道理來說,那些高等文明不應該擦手低級文明,甚至不可能直接暗殺,這其中必然有着不爲人知的祕密。”

符老一臉痛苦,渾身冒着黑氣,竟然腐蝕着空氣,發出一陣陣滋滋的可怕聲響,空氣都冒煙了。

這一幕讓伏月臉色大變,震驚道:“符老,你跟我父親,到底中了什麼毒,竟然這樣強烈可怕?”

“這毒…”符老一臉苦笑,搖搖頭,似乎不想說。

但他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不過他目光嚴肅的告誡:“月兒,你記住,這些只能你自己知道就好。”

“我明白!”伏月一臉凝重的點頭。

接着,符老一一說道:“這毒,我懷疑是大總統之前接到了一次天河深處用空間維度力量傳送過來的寶物有關。”

“寶物?”伏月臉色頓時就變了。

符老微微頷首,虛弱道:“沒錯,我跟大總統兩人成功融合了那種高等粒子能量體,完成突破超聚變級別,但卻有可能因此中毒了。”

“什麼?”伏月徹底驚了。

她俏臉難看,有些憂心忡忡的,這下可就完了,涉及了天河深處的高層次的算計,根本就別想好過。

“哎,也是我們太貪心了。”符老一臉苦笑。

他說道:“本來,還有一人跟我們一起進行突破,就是天河學院的副院長武長空,但他因爲第一次融合失敗,不得不停止等待下一次融合。”

“剩下我和大總統兩個人,成功融合高等粒子能量體,獲得了基因層次的突破,完成超聚變狀態,可我懷疑,我們中毒就是跟這些高等粒子能量體有關。”

符老說着,面容沉重,帶着一絲絲懊悔,本來他就有些不放心,甚至懷疑有着危險,可惜還是中標了。

“那現在怎麼辦?”伏月急了,真的是慌神了。

她的父親目前昏迷未醒,生死未卜呢,如何解決這些詭異可怕的毒,纔是第一要素。

符老苦澀,忽然張嘴吐了一口黑血,滋滋的腐蝕着地面合金板,冒着一絲絲詭異黑煙。

“我感覺渾身基因組正在快速衰竭,不用三天我就會立刻化作一團灰燼徹底消失,甚至連帶着那種毒都一起消失,沒有任何線索,果然狗狠毒。”符老一字一句,虛弱的說出來。

伏月臉色徹底白了,眼裏滿是絕望,這樣的話,該怎麼辦?

聯邦目前所有技術手段都用上了,根本不清楚怎麼解決這些侵蝕基因組網絡的毒素。

“月兒,如果我們死了,立刻離開聯邦,走得越遠越好,最好進入天河深處,不要再回來了。”

符老忽然兩眼睜大,面色通紅的說了句,哇的一口黑血噴出,當場昏迷了過去,氣息越來越弱。

“符老!”

伏月臉色大變,看着符老的情況,顯然一樣支撐不過三天了,說三天那還是樂觀的,看起來連兩天都支撐不過去。

獵戶出山 “來人,快來人!”

伏月急着跑出去,外面匆匆趕來了一羣醫療人員,可惜都酥手無策,根本沒辦法啊。

她看着這種情況,心裏很着急,很擔心,但不得不讓自己冷靜下來,快速的走到了基地的另外一個區域,那裏正有大批藥劑師正在研究那種詭異的毒。

“有什麼發現?”伏月一來直接開口詢問。

但,這羣藥劑師們一個個搖頭,面色沉重,經過抽取符老和大總統身體裏面的基因樣本,那種毒素根本無解。

“無藥可解!”

一位老者嘆息的搖頭,說道:“殿下,我們無能爲力,這種毒很詭異,彷彿跟基因組完全融合,根本無法剔除。”

“而且任何藥劑都無效,或許,是我們聯邦目前掌握的基因藥劑不夠,或者還沒發現。”

這羣藥劑師,乃是聯邦目前最好的一些藥劑師了,都被祕密帶過來,但都酥手無策。

其他的藥劑師,一些不可信,不能輕易帶進來,只有區區幾個能夠信任的人才能被帶過來,可惜沒辦法。

“聯邦目前的就我們幾位藥劑大師過來,但都一樣酥手無策,根本沒有任何藥劑能夠清除那些毒素。”

“而且,最致命的是,不管是任何修復藥劑還是解毒劑,根本都沒效果,完全無法奈何那些毒素。”

伏月聽着眼前這位老者的訴說,這種毒,很可怕,基本無藥可解,目前聯邦所有藥劑,技術都沒用,沒效果。

就彷彿是一羣小學生,正看着各種量子計算的高深理論,一臉猛然和懵逼,完全無解啊。

“難道,就沒辦法了嗎?” 重生:嫡女威武 伏月絕望了,是的,她這一次真的絕望了,眼睜睜看着自己父親和符老一點點的衰竭致死。

這一點辦法都沒有,整個聯邦目前最好的藥劑師,最好的醫療人員,甚至聯邦最尖端科技都束手無策。

伏月有些失魂落魄的走進了大總統昏迷的密室裏面,坐在牀邊,看着一臉蒼白,面部開始蠟黃,衰竭的大總統。

她的父親,正一點點步入死亡,這讓她很恐懼,很絕望。

“父親,你醒醒,醒醒啊,月兒不能失去你,我沒有了母親,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不要你做什麼大總統,更不要做什麼聯邦公主,我只希望你快點醒來,快點好起來….”

說着說着,伏月忍不住哭了,從未哭泣的她傷心欲絕。

伏月正傷心絕望的哭着,但忽然感覺自己父親的手微微顫了顫,彷彿有了一點點動靜。

“父親?父親…”伏月驚喜,緊張的看着牀上躺着的大總統。

只見,他的手正在微微顫動,兩隻眼睛正在努力的想要睜開,漸漸地,大總統緩緩甦醒了。

“父親,太好了,您醒了?”伏月喜極而泣,但心裏接着一沉。

大總統張了張嘴,聲音很沙啞,很微弱,讓她不得不依附耳朵過去才能聽清楚。

“月…兒,去,去叫…柳…塵…回來…”

噗!

大總統說完這一句,一口黑血噴出,當場再度昏迷過去,讓伏月慌了手腳,差點哭暈了。

“父親,父親…”

伏月一臉慌亂,匆匆的叫來了醫療人員,不得不將大總統送入了最頂尖的基因艙裏面,維持他的基因組不至於過早的崩潰。

還有,符老一併送進去治療,雖然沒效果,但還是能夠延長基因組的衰竭速度,延緩死亡時間。

“柳塵?”

基因艙外,伏月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父親和符老兩人沉睡在基因艙裏,心裏回想着之前大總統忽然醒來,對她說的那句話。此時,距離考古船神秘失蹤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

附近的水域又發生了幾起船隻消失事故,船上的人全部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一時間,三峽附近村落的村民們紛紛驚恐不已,好多人帶著全家老少離開了世代居住的村落,遠走他鄉。

這天,一個身穿道袍的中年人來到劉家村,直接走進了劉老柱的家。

「我看你們這個村子的上方籠罩著一股妖氣,如果沒猜錯的話,你們這裡最近不太平吧?」中年道士朝劉老柱的妻子笑……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四十六章·騙子的下場 那個人卻跟著我,道:「是我,張紹天啊!你同班同學,小學、初中、高中的同班同學!你忘記了嗎?就是有一年坐在你後面一直唱《該死的溫柔》的那個張紹天啊!我還經常扯掉你扎頭髮的皮筋呢!現在想想還真是有趣呢。」

你妹啊!

你不提那件事會死啊!!

多虧你扯掉我扎頭髮的皮筋啊!我謝謝你啊!

哼!說起來我就一肚子火,你知不知道你扯掉我皮筋,還不把皮筋還給我,學校又不允許女生披頭散髮,老師幾次看到我披頭散髮之後就批評我。

我說是你搶走我皮筋的,你還嬉皮笑臉不承認,老師問我同桌你到底有沒有搶走我皮筋,我同桌又是一個膽小的女生,怕被你欺負,硬是說沒看到你搶走我皮筋!

再加上我這雙能看到不幹凈東西的眼睛,我謊話精的外號流傳的更廣了!

你輕飄飄一句,想想還真是有趣,真的是有趣啊!有你妹的趣!!去你妹的!

勞資就是小肚雞腸!勞資就是不夠大度,寬容、寬恕什麼的,我就沒有!

我內心咆哮不已,臉上卻是面無表情,像是看不到他一樣,接著往前走。

張紹天本來就一肚子火,看到我也不理他之後陡然爆發,氣道:「你怎麼這麼小氣!板著這張臭臉給誰看的!小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而已,你究竟要記多長時間?再說了也是你不好,小時候就愛說一些根本沒有的事情嚇唬我們。初中高中我們只是和你開玩笑而已,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記仇。」

霧草!!

勞資就是愛記仇!!

勞資現在一肚子火!清雨姐姐找不到,手機沒電了,還來到這個不知道的地方,還遇到你這個鬼兄弟!我特么能不窩火嗎?

我轉過頭,面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眼神卻是涼涼的,道:「是嗎?只是開玩笑?你們一旦有什麼東西不見了,第一個就會懷疑是最不合群的我偷的,尤其是你,你好幾次帶頭當眾翻我書包吧?再比如學校有流浪貓被人虐待了,你們第一個懷疑虐待流浪貓的人是我,還說什麼內向的人心最壞,不愛說話肯定是在心中搞什麼陰謀?還有你無時無刻的嘲笑我,給我取難聽的綽號,一到下課就叫我的綽號,讓人跟著起鬨,雖然這些都是小事,但小學、初中、高中一直這樣是不是很過分?這些個小事我也就不說了。可你當眾搶走我日記本,站在講台上讀是怎麼回事?」

摔!!

簡直不能忍!!

居然搶走我的日記,站在講台上讀給全班同學聽!

你妹的!你知道什麼叫做人權嗎?你知道什麼叫做隱私權嗎?氣死勞資了!!

張紹天有一絲愣住,過了一會兒才道,「都只是同學間的打打鬧鬧而已。再說了,惡作劇而已。你幹嘛那麼在意?」

我特么真是想把他的腦袋擰下來!

我真是想要賞給他兩個耳光。

他接著走過來,道:「你怎麼了?我記得那時候你脾氣一向很好的啊?我從來沒看到你發怒,再怎麼對你,你都是不冷不熱的微笑啊?現在你脾氣怎麼變差了?」

我摸著下巴,一隻腳踏在石頭上,道:「不錯,那時候你們再怎麼對我,我也是不冷不熱的態度,盡量避開你們,也不與你們說話,希望你們能把我當做空氣。真是可惜,你們就是不把我當做空氣。」

他盯著我,道:「好吧,當時的確做的過火了,我向你道歉,我們前程往事一筆勾銷,好不好?」

好你妹啊!!

勞資要是說好,我自己都能打死自己!

一句道歉能彌補你們在我心中留下的傷口嗎?

雖說我其實也沒那麼在意,這些傢伙雖然讓我心裡很很很難受、痛苦,但是似乎沒人動手揍過我。每當在電視上看到一些校園欺凌事件的時候,我都在感嘆,還好沒被揍……

雖說不是很在意,但也不能說完全不在意。

我轉過頭,接著趕路,道:「不接受,不接受。」

「皮癢了是不是?」張紹天跟過來,咬牙切齒道:「想要跟你化敵為友你還不同意?難道你喜歡被我欺負啊?」

卧槽!!你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是哪來的?難道你跟我化敵為友是對我的恩賜?媽噠!真想把你腦漿打出來!

擦!

勞資真是恨不得把這貨踹回娘胎里回爐重造!!

你特么當我是受虐狂啊?!

你有病啊!深井冰,有病快去治療啊!不要放棄治療!!

對付這種傢伙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像我以前一樣忽視他就好,他說話的時候假裝看不到,路上見到他的時候假裝看不到,他問我話的時候假裝聽不到就好。

我高貴冷艷、步履生風向前走著。

張紹天氣的踢了一下石頭,怒道:「你再走?再走?」

嗯嗯,我聽你的話,再走。

對付這種無時無刻刷存在感的傢伙,假裝聽不到他說話就好……

張紹天瞪著我,我像是沒看到一樣。

他卻突然不爽了,低著頭,半天悶出一句,「你很討厭。」

?!

卧槽!!!什麼鬼?我很討厭!大哥你有沒有搞錯啊!上學的時候是你針對我啊!我對你做過什麼嗎?

我捫心自問,我從來沒有在人背後說過任何一個人的壞話,其中就包括張紹天。

我從來沒罵過人,也沒打過人,基本是沒做過對不起人的事情。

……我怎麼就很討厭了呢?

我幽幽道:「討厭我的人很多,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更何況被你討厭我也不會少一塊肉。既然你討厭我,我也不喜歡你,我們就此別過就好。」

「你難道沒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呢?我們好歹也是同班同學,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嗎?」他挑眉看我,等著我回答。

說個啥?我們有啥好說的?

我依舊做出一派高貴冷艷的樣子,可惜沒有摺扇幫我裝B,不然會更有型,微笑道:「不想知道。」

他似乎很生氣,自顧自道:「就是討厭你,你一直都是看到我假裝看不到,我跟你說話你也假裝聽不到,扯你皮筋你也不來找我要,翻你東西你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讀你日記本你也無動於衷,像個木頭一樣。」三峽附近水域的搜救工作還在繼續,各地大小媒體紛紛跑往三峽兩岸,都想著自己可以先掌握第一手資料,然而知道這件事情底細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一時間,三峽附近的水域成了所有人的禁地。

「臭小子,別睡啦!」正睡得香甜的我,被師父的叫聲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師父,這不是沒事嘛!我想多睡一會兒都不行啊。」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蕭三山那老東西過來了,好像是有什麼事情吧。」師父一邊轉身往外走一邊大聲……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四十七章·黑煞將軍 我去!!

你問我想不想知道,我都說不想知道了,你還說!那你幹嘛要問我想不想知道啊?有病嗎?反正我怎麼回答你都會說的!

我像個木頭的話,你忽略我就好了,幹嘛要一直找我的茬?深井冰嗎?

其實讀日記那件事也不大,我從來沒有寫日記的習慣,那次其實是個烏龍事件,我去買筆記本的時候,筆記本賣完了,只剩下日記本,是那種很少女的紫色日記本,還帶著鎖的那種。

沒辦法,我就買那日記本當筆記本了,並用來寫課堂筆記,他似乎懷疑我寫他壞話,於是他就讀了我的日記,然後張紹天讀了半天後才發現自己讀了很長一段課堂筆記……

不過最令我惱火的是,他為了翻開日記本,硬是把我日記本的鎖撬掉了!

我去!

這不能忍!日記根本沒上鎖,直接按開就可以了,你為什麼要把日記本的鎖撬掉啊!!你的智商真是令人捉急!

還有,萬一我真有記日記的習慣,你讀了豈不是很過分?

淡定……

多大的事情現在應該也過去了,畢竟張紹天這傢伙已經死了,面前的張紹天只是阿飄而已。

怎麼說來著,阿飄想去彼岸的話,黑色蝴蝶會自動出現帶他們去彼岸,要是心中有對人間的執念的話,黑色蝴蝶就不會出現。

滯留在人間的亡靈,結果一,被鬼差強行帶走,結果二被驅魔人打的灰飛煙滅或者被驅魔人趕到彼岸,結果三,一直留在人類,可能變成惡靈,也可能過很長很長時間才變成惡靈。

現在不如看看張紹天對人間的執念是什麼,也許解決了這貨就自動去彼岸了。

當然,很生氣,這裡的鬼差辦事效率太差了,早就應該把這貨帶走了!

我:「好吧,我們的陳年往事暫且先放一放。我問你,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完成的事情?」

快說快說,說完了我幫你完成心愿,你就趕緊去彼岸啦!

人都死了,我也就不跟他計較了。

他盯著我,問:「你幹嘛這麼說?」

大哥!因為你死了啊!你完成心愿你就可以去彼岸啊!

你難道要我大聲的告訴你『兄弟你早就死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