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撞擊過後的數秒鐘時間內璀璨的紫色光華便是如同那枯萎的小草般光華迅的黯淡下去與此同時一道縫隙悄然間的自那光華之上緩緩出現

古帝殿中辰夜與紫萱再度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即使有古帝殿隔絕那等強大力量也是不可避免的影響到了他們

辰夜神色無比凝重得到古帝殿這麼多年不管是否殿靈甦醒古帝殿的防禦能力使他在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往往都能夠阻擋住對方強大的一擊

而隨着辰夜修爲逐漸精進古帝殿的恢復也有着喜人的度越的能夠幫到辰夜沒想到今天居然在天地玄黃果的衝擊下有被擊潰的跡象

這還是辰夜第一次遇見到這樣的事情

“辰夜讓我來”

紫萱手心攤開漆黑如墨的天魔蓮輕輕的漂浮而現

不是說天魔蓮的防禦力還要在古帝殿之上關鍵是天魔蓮在巔峯狀態能夠揮出最爲強盛的威力這一點不是古帝殿能夠相比的加上紫萱的修爲也遠在辰夜之上操控起來要更加的得心應手

“這樣做沒用”

辰夜死死的看着那逐漸綻放至最爲絢麗的天地玄黃果他沉聲道:“而今天地玄黃果真正成熟接下來便是化形之舉所以任何人想要在這個時候阻攔它都會受到它最爲強大的攻擊而這攻擊是不死不休一味的防守並不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你的意思是主動出擊”

辰夜點頭應道:“瘋狂的進攻讓它無法化形只有這樣我們纔有機會將它獲得否則的話即使我們能夠撐過它的攻擊它也已經化形了屆時會得不到它”

一旦讓天地玄黃果化形成功它的實力即使聯手冰靈虎蛟和擢離都未必會是它的對手而身爲植物類的生靈天地玄黃果的逃生本事也是絕對驚人的

植物類生靈生於大地中長於大地中這座巨大的雪山會是天地玄黃果最佳的逃生地點

“好我來主攻你防備它化形”

說完紫萱身影突然消失不見再度出現時已在古帝殿外的高空之上四道光束迅的相融剎那後龐大的紫褐色光柱自天際而現

“轟”

一剎之後這貫穿了整個天地的巨大光柱朝向下方狠狠的落下

只見得那濃郁的紫褐色玄氣能量也是鋪天蓋地的從那巨大的光柱中席捲出來紫萱在全力以赴的時候一股彷彿源自於遠古而來的兇悍戾氣在這天地之間盪漾了開來

看着紫萱的攻擊已出辰夜也是閃電般的掠出手掌一揮天地洪荒塔迅展開了最爲龐大的狀態將這雪山之巔盡數的籠罩而進

天地玄黃果若要化形勢必要經歷天罰雷劫龐大的天地洪荒塔隔絕了天與地即使緊要關頭前者想要拼命天罰雷劫都是無法感應到它化形自也是沒有了可能

只是這也並非絕對因此當天地洪荒塔展開了之後辰夜伸手再度的一揮本命魂魄出現之時一枚húnyuán跳躍着紫色電弧的雷丹瞬間出現在天地洪荒塔之上

雷丹乃是雷霆之力凝聚天罰雷劫出現它也能夠暫時阻擋一二不至於給天地洪荒塔帶來太大的壓力

即使壓力依舊太重辰夜也知道他也只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並且他也相信天地洪荒塔一定能夠做到他想要的那種結果

三大神物時至今日唯有這天地洪荒塔是辰夜還不曾真正瞭解到的也是最爲神祕的所以儘管它並非是完整的所能揮出來的全部威力自也不是辰夜曾經所見到過的哪樣

“到得如今這種局面天地洪荒塔你有必要展現出你最爲強大的威力來你才能感應到你想要感應的東西而我也可以有着質的變化”

看了龐大無邊的天地洪荒塔一眼後辰夜迅收回了目光轉而凜然的看向那方依然傲立的天地玄黃果

“接下來就是拼命的時間了天地玄黃果我們來比比究竟是誰的運氣足夠好”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隆!”

邪魔之牛x仙妃 萬丈高空之上,氣浪猶如濤浪一般滾滾的席捲開來,一股極端驚人的能量波動,猶如風暴一般凝聚着,那種能量威壓,將這天地都是籠罩而進。

在那沸騰能量的源頭,一道貫穿了整個天地的巨大光柱,以一種極端震撼人眼球的方式降臨而下,在那光柱的表面,還有着無盡的紫色電弧在升騰。

這一幕,實在太過有衝擊性,即使對紫萱手段極爲了解的辰夜,眼神之中,都是忍不住的流露出一抹震撼顯露了出來。

這種攻擊,恐怕是冰靈虎蛟這等不平常的天玄高手,都是無法施展出來的吧?

看來,那五天時間的適應生命氣息,在不知不覺間,紫萱的修爲,雖然沒有突破到天玄境界,可她實力的揮,卻是遠遠過了普通的天玄高手。

半山腰處,冰靈虎蛟和擢離眼望着九天上落下的龐大光柱,眼神深處,情不自禁的有着深深的悸動,那般的衝擊力,太過強大了。

“如果五天前與你們的大戰時,盟主她就能揮出這樣的攻擊,我根本都堅持不到可以施展血煞的時候。”

冰靈虎蛟不由的一嘆,誠然,紫萱修爲未到天玄,論玄氣的渾厚度以及持久性,自是不能和天玄高手,和自己相比,但其他的,無一能和紫萱相比。

“而如此,也是能夠想見,那所謂的天地玄黃果,是何等的棘手,我竟妄想,要憑自己之力,將那神奇之物得到手。如果沒有你們出現的話,很有可能,我也會成爲它的口中食物!”

擢離此刻也是心神不在如同之前那般緊張,聽到冰靈虎蛟的話,他說道:“這正是我無任何理由,也相信公子和盟主的原因,我們夜盟,之所以短時間中,便擁有着對抗四大級勢力的實力,除卻幾位天玄高手坐鎮之外,最令人歎服的,是公子和盟主所創造出來的種種奇蹟”

說到這裏,擢離雙瞳突然黯淡下來,生在辰夜等人身上的奇蹟很多,鐵奕天,葉爍,瘋魔等年輕一輩,俱是可以開創新jìyuán之人,但,紫萱如今的狀況?

在那雪山之顛,天地玄黃果也是感應到了那種極端的壓力與危險,甚至它也明白,如果它接不下這霸道而強大的一式,那麼,它多年來的變化,就將會在今天,全數的化爲烏有。

這顯然是天地玄黃果所不能接受的!

“嗡嗡!”

天地玄黃果那小小的果實之中,一陣奇異的波動,突然的涌動出現,原本充斥着生命氣息,代表着世間祥和的它,竟在此刻,有着一抹兇戾之感,迴盪在這虛空當中。

“蓬!”

在那奇異波動不斷濃烈起來的時候,一道火紅色光芒,彷彿是自天地玄黃果果實表面迸出來,鋪天蓋地之勢,一瞬間中,便是籠罩了整個雪山之顛。

火紅色光芒暴涌着,從遠處看出,好似是那滔天的火焰,一瞬間之後,所有的火紅色光芒凝聚,最終,亦是一道龐大的火紅光柱,好像是匯聚了天地之間所有的火焰,帶着一股,極端灼灼之感,直衝天際而上。

此刻的高空之上,紫褐色光柱,攜帶着滔天的雷霆電弧,毫不留情的鎮壓而下。

片刻之後,在沒有多少道目光的注視下,紫褐色光柱以及那火紅色光柱,終是攜帶着雷霆電弧以及漫天火光,掠過天際,然後以一種讓人頭皮麻的衝勢,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咚!”

撞擊的瞬間中,那撞擊聲音,彷彿是九天之上,有着巨鐘敲響,令得整個天地,都是暫時的失聰了下來。

那廣闊的雪山之顛處,除卻天地玄黃果生長地,其餘地方,皆是因爲那等強烈的波動,整個連在一處,硬生生的陷塌了數十米之深,從遠處看去,這大雪山,竟是短了一截。

刺眼的光芒,攜帶着狂暴的能量波動,自天空上,瘋狂的席捲開來,帶起滾滾雷鳴。

擢離和冰靈虎蛟的目光,都是強忍着眼睛的刺痛,死死的盯着那兩者兇悍對碰之處,那裏狂暴肆虐的靈力波動,連虛空都是變得極端扭曲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擢離和冰靈虎蛟雙瞳猛地一顫,他們清楚的看見,在那無比的混亂之中,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快的穿行在那混亂之中,而後,疾靠近着天地玄黃果。

“公子!”

擢離的心,猛地揪了起來。

那倆道強大光柱對撞,中心處的狂暴會是如何的可怕,想都想的到,擢離自認,若是他,恐怕剛一進去,就會被那狂暴給震成虛無,而辰夜他

“公子,小心啊!”

“擢離老弟放心,公子不會有事!”

冰靈虎蛟的眼力,顯然遠在擢離之上,辰夜的實力或許有不及之處,可他擁有的底牌,太過的恐怖。

憑藉着逍遙決的精妙,辰夜可以避過一些能量的衝擊,星辰決已經被施展到了極致,其身體表面,萬道星芒匯聚,加上他本身肉身的強悍度,亦是足以應付一些。

實在避之不過的,還有古帝殿在!

這三重疊加而起,儘管還是無法讓辰夜zìyóu行走在這混亂之中,但他離天地玄黃果並不是很遠,一點點的時間,憑他的度,已經是可以到達後者之前。

“天刀,將你力量,全數的借於給我!”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混亂之中,辰夜再不躲避,其身凌空站立,一道道強大,而又顯得極端狂暴和霸道的氣息,不斷的自其體內爆,那等強大之勢,竟然是硬生生的將撲面而來的諸多混亂,給阻擋在了外面。

得到天刀之初,辰夜便是可以從天刀中得到後者力量,只不過那時的他,修爲很弱,肉身也不強悍,天刀本身也在虛弱狀態中,所能借到的,其實並不多。

這些年來,隨着修爲的增加,各種手段的強大,辰夜也是不在去借天刀的力量,因爲每一次這樣做了過後,不但是自己,就連天刀,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

雖然現在天刀復原,有着巔峯的狀態,那種傷害,他會逐漸修復回來,可某些代價,辰夜並不想付出,一旦使用的多了,不免會造成一種過分的依賴,也會讓天刀本源受到創傷。

那樣一來,天刀恢復的度,就會非常緩慢了。

但現在,卻不得不這樣!

強橫的力量,在被辰夜吸收的時候,半山腰處的冰靈虎蛟和擢離赫然見到,辰夜一頭黑,瞬間化爲蒼白,是極度的純白之色。

如果他們就在辰夜對面,必然是會看見,後者的一雙眼瞳,如今,也逝去了黑色,剩下來的,只有那無法形容的蒼白。

而伴隨着辰夜瞬間的變化一同出現的,是他本身氣息,飛快的暴漲着。

剎那時間中,就瘋狂的越過了聖玄四重,達到了聖玄五重境界,而後,聖玄六重,直至停留在了聖玄七重之境

這般修爲的暴增,讓擢離和冰靈虎蛟知道,需要龐大的力量,纔是能夠做到這般地步,而如此龐大的力量注入在辰夜身體中,令得他們更加清楚的明白,當這件事情過去後,辰夜的身體,必將會有着極其嚴重的後果,即便他的肉身之力,就連冰靈虎蛟都自嘆有所不如。

想要獲得強大的力量,就必須有着可怕的付出,儘管這種力量獲得是暫時的。

此時此刻,對辰夜和紫萱二人,冰靈虎蛟心中的敬佩,已到了極點,要知道,二人現在的施展,他們本身,都已經是重傷之軀啊!

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都做不到如此的堅持與瘋狂吧?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冰靈虎蛟心中,那隱藏着的一些不甘心,不情願,真正的灰飛煙滅了去。不提歸順紫萱能給他帶來多少的好處,冰靈虎蛟也相信,只要跟着他們,未來的自己,將會更加的輝煌。

而這種輝煌,很有可能,會讓冰靈虎蛟一族在世間重現光芒!

“本命魂魄!”

穩住了一身的修爲,辰夜猛然大喝:“寒日射月箭!”

“咻!”

一陣破空之聲,頓時響徹,天地之中,青芒暴灑長空,六道極致的青色利箭,自辰夜和本命魂魄前方那百丈大小的長弓之上,放射而去。

那度十分之快,轉眼之後,六道青芒相融爲一道。

一支巨大的青色利箭,有着強大的能量氣息散出來,在那種能量的擴散下,彷彿天地,從此不在穩固。

“寒日射月箭,六箭相融,開天地!”

璀璨青芒,猶若跌入空間中的流星,攜帶着那可怕的毀滅之力,呼嘯而出。

寒日射月箭,總共四箭,一箭震天地!二箭動乾坤!三箭破蒼穹!

當有實力施展出第三箭後,便有資格,去參悟最後一箭,第四箭,星辰滅!

唯有辰夜,擁有魂變,才能夠讓最後一箭再度相融,化成這可怕的第五箭!其他之人,即便是xiūliàn了寒日射月箭,最多也只能夠揮出第四箭來!

浩浩蕩蕩的青色利箭,劃破虛空,朝前掠出。

在它所過之時,空間中所有混亂,都是硬生生的被震散開去,那一道璀璨之極的影子,從遠處看去,仿若流星在燃燒,絢麗而又可怕之極。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此時正是紫褐色光柱與那火紅色光柱僵持之時無論是紫萱還是那天地玄黃果均已是全力以赴

辰夜這一箭便是有着破局之力只要他能夠強行的穿破前方一切震散了天地玄黃果所有的在外的能量將之封鎖下來那麼這一戰就要宣告結束天地玄黃果也將成爲二人的囊中之物

半山腰處擢離和冰靈虎蛟的眼睛此時連眨都不敢眨動一下他們也都知道成或敗均在此一戰當中

一旦辰夜和紫萱失敗非但得不到天地玄黃果更是爲讓這精靈一般的傢伙因爲他們之前的糾纏而爆出可怕的報復來

到了這個時候冰靈虎蛟和擢離都已不在懷疑天地玄黃果的報復也將會是極其的恐怖與殘忍

世間萬千生靈都不會容忍曾經破壞了自己大事的那些人

更何況天地玄黃果本身就是如此的神奇之物要是它的消息給泄露了出去除非它有着天玄巔峯的修爲甚至於需要帝級境界的實力不然的話天地之大它的麻煩都會源源不絕的而來

“嗤”

僅僅只是一個瞬間之中絢麗而又無比可怕的青色利箭便已經是到達了天地玄黃果之前刺耳的破空聲音以及那種危險感讓得它的枝幹都是在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呼”

一**的火紅色光芒自天地玄黃果果實表面上不斷的散出來而後在它的前方快若閃電般的形成一團龐大的火焰屏障

當這屏障出現時肉眼可見天地玄黃果所散出來的生命氣息竟是瞬間減弱了許多就連它這嬌豔欲滴的果實似乎被抽走了許多的水分變得有些枯萎的跡象

顯然爲了防範辰夜這一式天地玄黃果也是拼盡了全力在施展

“咚”

眨眼之後那如同是流星在燃燒着的青色利箭以悍然之勢重重的射中了那龐大的火焰屏障之上頓時又是一陣可怕的能量衝擊波自這撞擊中心處飛快的蔓延出來

辰夜的實力或許有所不及即使藉助天刀之力讓他修爲大進而寒日射月箭這第五箭的威力也的確強大驚人可若是往常形態下這樣的攻擊依舊是無法撼動得了天地玄黃果

這小東西如果依照武道的境界來推斷它至少已有着天玄三重境界的實力這種強大不是辰夜拼命展現全部的底牌就能夠與之一戰的

當然天地玄黃果無法與邪狂相比它畢竟還只是一株植物現在所有施展出來的神通都是它自身感應到了危險所做出來的本能舉動現在的它還沒有任何的戰鬥經驗更加不懂什麼是戰鬥一切都只是本能爲之

何況它還沒有經歷過天罰雷劫還不曾化形身爲植物類的生靈這一點也是影響非常大的無法和獸類生靈乃至人類相比

種種因素下天地玄黃果實際上所能揮出來的實力充其量只在天玄二重境界但這只是揮出來的威力並不能代表所謂的實力

否則的話儘管紫萱如今實力大進聯手辰夜在這雪山之地也不可能是天地玄黃果的對手

以辰夜之力自不會是天地玄黃果的對手然而這裏不僅僅只有辰夜在上方還有更加可怕的攻擊

天地玄黃果大部分的心思都在紫萱的攻擊上這是無可奈何之事如果對紫萱稍有輕視它會明白它的下場就會很可怕

天地玄黃果沒有大意可它畢竟還沒有擁有如同人類擢離這等神獸的智慧自是無法分辨出它不需要過多在意的辰夜也會有這麼可怕的攻勢

“吼”

便在這時一聲嘶吼自半山腰處響徹下一秒時龐大的身影亦是在那稍有減弱的混亂之中出現

只見得鋪天蓋地的強大玄氣能量自這身影中飛快暴涌而出霎時間中此身影前方漫天的風雪急的凝聚着到的最後化成一支泛着無比森寒氣息的長矛

這正是冰靈虎蛟的攻擊

時間的推移導致紫萱與天地玄黃果的攻擊之中那股混亂已經不在如末日到來一般而天地玄黃果受到辰夜攻擊之時它所散出來的生命氣息已不足以對冰靈虎蛟構成任何的危險

那一支百丈大小的寒冰長矛掠過之際將周圍所有空間都是強行的凍結下來一瞬之後在那天地玄黃果身前的火焰屏障外轟得一下bàozhà了開來

一陣陣冰寒無比的能量鋪天蓋地的將那火焰屏障給包裹了進來短短秒鐘時間內這屏障便是化成了一道龐大的冰雕

“咔嚓”

當那冰雕碎裂開來的時候青色光芒閃耀天地之中一道裂縫自那冰雕之中迅的延伸開來

“破”

高空上紫萱腳踏紫褐色光柱強行的落下那火紅色光柱在此時飛快的變得黯淡下來僵持之局由此開始打破

“蓬蓬”

旋即一陣驚天動地的波動開始自那片空間之中不斷的響徹而出完美的猶若藝術品一樣的天地玄黃果如遭重擊一般渾身不停的顫抖着

能夠感應的到一種極度的虛弱在那天地玄黃果果實上徐徐的傳蕩了開來

漫天的混亂在火紅色光柱以及那火焰屏障盡數的消散時一同的湮滅在那空間之中

三道身影除卻冰靈虎蛟那龐大身軀是踏着空間疾後退外辰夜和紫萱都如同是斷了翅膀的鳥兒一般自半空和高空上搖搖晃晃的跌落而下那鮮血更是揮灑長空

與天地玄黃果這一戰他們是勝了可是付出的那種代價卻是極爲之大

當擢離捲起二人的時候他就第一時間的感應到這倆個人無論是誰此刻都是無比虛弱別說是同樣的攻擊如果沒有他在周邊守護着單是那凜冽的寒風和漫天的風雪都足以讓二人永遠的將身子埋在這裏

尤其是辰夜強行藉助了外來的強大力量饒是肉身強悍的很此時此刻全身上下都是沒有一塊好的地方之前種種無非是靠着堅持在撐着

“公子盟主”

將二人輕輕放到地面上瞧見二人雖然虛弱但依舊生機還在擢離才緩緩的放下了心

“呵呵我沒事總算那天地玄黃果是得到了擢離前輩麻煩你去摘來給紫萱吧”辰夜一笑聽得出來他的笑聲當中非常的輕鬆

“公子”

冰靈虎蛟的身影也是快的落了下來它說道:“既然是盟主要服用天地玄黃果那就等盟主傷勢好了之後親自去採下來這樣的效果會更加的好也不會生其他的變故”

但凡天材地寶均是有着相當的靈性尤其是天地玄黃果它儘管現在已被封印了下來不得動彈可是依舊會知道真正擊敗它的乃是紫萱

只有紫萱去取才不會讓天地玄黃果有任何的抗拒畢竟是敗在了紫萱的手上而服用的話天地玄黃果已經對紫萱產生了一種畏懼它的精華只要是紫萱來煉化的話也就不會有太多的反抗

“不用等傷勢好紫萱現在就去取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