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擔心在房間的浴室洗漱會吵醒小丫頭,他伸手拿著扔在沙發上的衣服,躡手躡腳走出了卧室。

走下蜿蜒的樓梯,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放在了客廳的茶几上,隨後,來到一樓浴室,推門走了進去。

將手裡拿著的衣服扔在洗衣籃,他伸手擰開蒸汽花灑的開關,站在了花灑下面。

溫熱的水,很快淋濕了烏黑的發,順著刀削斧刻剛毅的下頷,布滿了肌理分明健碩的身軀。

稍後,他抬手關上了水龍頭,從衣架上取下雪白的浴袍穿在了身上,拿起乾爽的毛巾,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邁步走進客廳,他來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隨手將毛巾搭在沙發的扶手上,他伸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點開了小丫頭髮給他的信息,仔細看了一遍。

小丫頭能夠安下心來,開始琢磨服裝設計,夜魅修感到心裡甚是欣慰。

這無疑是個好的開端。

只要小丫頭心有所系,慢慢地,她的心情就會平靜下來。

將來,等他們再有了孩子,兩個小傢伙,就足以把小丫頭的心牢牢拴住了,到那時,小東西也就不會再心有旁騖了。

在小丫頭羅列的清單上又添加了一些東西,夜魅修這才把信息轉發給了閔睿,吩咐他儘快辦妥。

收到閔睿的回復的信息后,夜魅修從沙發上站起身,邁步走向了房間的直達電梯。

伸手按了下電梯開關,看到電梯門打開后,他邁步走進去,隨手按下去地下室的數字鍵。

很快,電梯便來到了地下室停了下來。

電梯門打開,夜魅修從裡面走了出來。

邁著優雅的步履,朝著酒窖走去。

地下室的裝修標準與別墅其他區域並無二致,在這裡,配備了洗衣設備、鋪設橡膠地板的小型健身房、同時,還有一個可以貯藏3000瓶酒的可進入式溫控酒窖,娛樂影音室……

來到酒窖入口,夜魅修伸手打開了厚重的木門,邁步走了進去。

隨後,在一排排擺放整齊有序的酒架前,緩步瀏覽著上面的標籤,在走到一排酒架前,他停下了腳步,伸手從上面取下了一瓶紅酒,拎著朝酒窖外走去。

這一排的紅酒,是他在四年前,去法國談生意的時候,一個自己擁有葡萄園、釀酒莊園的朋友送給他的。

那位朋友告訴他,此酒的最佳飲用期,在2-10年之間。此時,正是引用此酒的最佳時期。

走出酒窖,夜魅修關好了酒窖的門,隨後,坐著電梯返回到地面。

他邁步走進餐廳,用專用啟瓶器拔出了紅酒的木塞,隨後,打開玻璃櫃櫥,從裡面取出了兩隻閃爍著鑽石光芒的水晶杯,轉身走出了餐廳。

回到客廳,他將手裡拿著的紅酒和水晶杯放在了茶色案几上,然後,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嬌寵田園:重生農女種田忙 拿起酒瓶,他在其中一隻水晶杯中注入了半杯紅酒,隨後,慵懶地靠坐在沙發靠背上,一邊啜飲著杯中的紅酒,腦子裡一邊思索著一些事情。

這時,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放下手裡擎著的水晶杯,夜魅修伸手拿起手機,朝著屏幕上看了一眼。

見屏幕上顯示著閔睿的名字,他立刻滑開解鎖鍵,接聽了電話。

「說」優雅富有磁性的聲音,從夜魅修暗粉色唇瓣中淡淡地溢了出來。

「boss,清單上的物品,我已經安排人去置辦了,最晚,明天下午會送到。」說到這,閔睿微微停頓了一下,稍後,他接著又說道:「boss,那個女人,您看什麼時候可以給您和夫人帶過去……」

夜魅修微微思索了一下,隨後,吩咐道:「現在吧」

「好的,那我馬上帶著她過去」

撂下電話,夜魅修端起水晶杯,一仰脖,將杯中的紅酒盡數喝下,隨後,從沙發上站起身,沿著樓梯緩步走上了樓。

來到三樓主卧室門口,他伸手輕輕推開房門,朝著睡在大牀上的小丫頭看了一眼,見小丫頭腦袋已經轉向了另一側,像個蛤蟆一樣,趴在牀上睡著。

夜魅修薄薄的嘴唇稍稍上揚著,露出了一抹淡淡地笑意,隨後,他輕手輕腳走進了衣帽間。

在裡面換上了一身深咖色家居服,他推開們從裡面又走了出來,打開房門,下了樓。

剛走到一樓,大門口便傳來了按動門鈴的聲音。

擔心把樓上的小丫頭吵醒了,夜魅修急忙快走了兩步,在視頻監控中看了一眼后,伸手打開了房門。 房門外,身穿著四季不變墨色西裝的閔睿,立刻恭敬地向他彙報說:「boss,人我帶來了。」

夜魅修頷首作答,轉身走回到了客廳,在沙發前坐了下來。

身穿著中式傭人工作服,凍得哆里哆嗦的易梅,跟在閔睿身後走進了別墅的大門,在看到房間里極具奢華的陳設后,她頓時瞪大著一雙家貓般黃色的眼珠,驚愕地朝著房間里打量了起來。

腦子裡剛剛被貝蒂打壓下去的不安分的奢望,在這一刻又重新燃燒了起來。

閔睿在走進客廳后,半天沒有聽到跟在身後的女人出聲向夜魅修打招呼,他立刻轉過頭,朝著易梅看了一眼,在看到她臉上那副貪婪的目光時,閔睿的心頓時又隱隱擔心了起來。

轉過頭,他朝著夜魅修臉上看了一眼,見他臉上帶著一絲玩味兒,目光清冷地注視著易梅,閔睿立刻沉聲厲喝道:「不是做過傭人嗎?怎麼一點規矩都沒有?」

正在暗暗驚詫別墅的奢華,為殷漓能夠嫁入這樣的豪門,心中各種不服的易梅,在驟然聽到閔睿的冷喝聲后,頓時被嚇得一哆嗦。

連忙將目光看向了客廳里,唯一坐著的男人。

然而,這一看不要緊,易梅不僅沒有發出聲音,向夜魅修問好,反而,瞪大了一雙閃爍著無數桃花的家貓般黃色的眼珠,直勾勾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這一刻,她感到自己的心臟,像撞進了一隻小鹿般「砰砰砰」不規律的狂跳了起來。

天吶,這是人?還是神?這世界上真地有長得這樣好看的男人嗎?

易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可是要說自己是在做夢,但眼前的這個男子,卻毫無疑問,就是她手機照片中的那個抱著殷漓的男子,只不過,真人卻比照片上的男人,好看了不知多少倍。

真人不僅比照片上的男子更好看,而且,在他英俊的臉上,更多了一份狂狷不羈之氣。

易梅感到自己的小心肝已經歡快地跳動著要從自己的胸腔蹦出來了。

媽媽呀,從今以後,自己就要與這個男人住在一起了,這簡直太幸福了,太令人振奮了……

「睿,帶走吧」面前這個舉止輕佻的女人,讓夜魅修頓時心生厭惡,伸手拿起面前的紅酒,他一邊往案几上的兩隻水晶杯中注入著紅酒,一邊淡淡地對閔睿吩咐了一句。

「是,boss」

夜魅修的話讓閔睿如釋重負。

從今天貝蒂告訴他,易梅一路上的表現后,閔睿的心裡便暗暗有些擔心。

此時,在聽到boss終於發話不用這個女人了,他頓時長長地鬆了口氣。

男神總裁太霸道 還沉醉在花痴中的易梅,痴痴地瞪著一雙家貓般黃色的眼珠,YY地看著眼前這個俊美如神祗般男人,暗粉色性感地薄唇微微扇動著,從唇瓣中溢出了一句宛如大提琴般極富磁性和優雅的聲音,心裡像是被貓抓般心癢難耐……

然而,就在她痴迷陶醉無法自拔的時候,忽然,身體被人拉扯了一把,緊接著,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距離著那個美男越來越遠。

心中頓時一驚,她慌忙大聲喊道:「boss,留下我吧,讓我見見殷漓,讓我見見殷漓。」

見坐在沙發上的男子神色陰冷地品著紅酒,對她的喊叫無動於衷,易梅急中生智,立刻大聲喊道:「殷漓,我是梅子,殷漓,我是梅子啊……唔……」

然而,她的喊叫很快被閔睿的大手死死地捂進了嘴裡,再也發不出聲響。

就在易梅徹底絕望了,身體已經被拖拉到了房間大門口的時候,忽然,房間里傳來了一道清脆的女人說話聲:「放開她」

夜魅修心中暗叫不好,連忙向閔睿遞了個顏色,隨後,放下手裡的水晶杯,從沙發站起身,朝著人未走下樓,聲音先傳下來的小丫頭迎了上去。

在看到身穿著粉紅色家居服,小臉睡得紅撲撲的小丫頭,正趿拉著他的大拖鞋,頂著滿腦袋亂蓬蓬的頭髮從二樓的樓梯上,快步走了下來。

夜魅修急忙張開結實的手臂將小丫頭抱進懷裡,低下頭,輕輕親吻了一下她白皙光潔的額頭,寵溺地問了句:「漓兒,你醒了。」

殷漓沒有拒絕夜魅修的親吻,也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淡淡地說了句:「把那個女人放開,我想見見她」

夜魅修深邃的眸子,目光透出一絲猶豫,在殷漓的臉上審視了片刻,在看到小丫頭一臉堅決的模樣,他只好朝著閔睿擺手示意了一下。

閔睿見狀,只好鬆開了抓著易梅的手。

「殷漓,殷漓,我是梅子,我是梅子啊」

易梅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能夠絕處逢生,身體獲得自由后,她立刻一路小跑著來到了殷漓的面前,裝出一副非常激動的樣子,大聲向殷漓提醒著。

唯恐殷漓記不起來她的容貌,突然冒出一句,不認識來……

「梅子,你怎麼到這裡來了?這些年,你還好嗎?」

殷漓麋鹿般黑亮的眼睛,神情複雜地注視著梅子,心裡更是五味雜陳,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當年,那個暴風雨夜發生的事情,在她得知施暴的人是夜魅修后,她的腦子裡曾經閃過一個念頭,懷疑過梅子。

雖然,殷漓的表現,沒有易梅預想中的那麼熱嘮,但是,有了她這一聲詢問,易梅知道這就足夠了。

胸腔里那顆快要被嚇掉了魂的心臟,終於如釋重負,魂歸到原位,平穩地跳動了起來。

老公勢不可擋 知道自己想要留下,只有靠殷漓了,易梅急忙裝出一副極為可憐的樣子,聲音嗚咽著對殷漓哭訴道:「殷漓,留下我吧,我過得非常不好,留下我伺候你吧,我什麼都能做的……」

「留下你?」

易梅的話讓殷漓稍稍愣了一下,但很快,她便明白了易梅指的是什麼。轉過頭去,目光朝著站在一旁,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夜魅修看了一眼,隨後,她淡淡地說了句:「留下她吧。」

夜魅修陰沉著臉,鷹隼般的目光盯視了片刻鼻涕一把淚一把,不敢抬頭看他的易梅,稍加思索后,他收起眼中的厲色,轉過頭,目光中透出一絲寵溺,抬起大手將小丫頭摟進懷裡,低聲在她耳邊說道:「好,只要你喜歡,那就留下」

看到夜魅修極具寵溺地將殷漓抱在懷裡,溫言軟語地跟她說著情話,易梅的心像是掉進了千年的老陳醋中,嫉妒地兩眼直冒火。

這房子里的一切,包括這個俊美的男人,她一定要搶過來……

看到夜魅修與閔睿朝著直達電梯走去,殷漓這才與易梅朝著客廳走去。

跟在殷漓的身後,看到她一身粉嫩的家居服,紅潤的小臉,一臉被嬌慣壞的模樣,易梅忍不住低頭朝著自己身上穿著的傭人衣褲看了一眼,心中充滿了羨慕、嫉妒和怨恨。

當年,要不是因為殷漓的事情,自己又怎麼會被人追殺。

然而,在她被人追殺的走投無路,貧困潦倒的時候,殷漓竟然會用那副殘敗的身體,勾引上這麼一個好主,不但腰纏萬貫,而且,人長得那麼英俊帥氣。

老天爺真是待人不公。

回想起剛才那個俊美的男人竟然當著她的面,就寵溺地抱著殷漓親吻說著甜蜜的情話,而轉過臉,面對她時,卻態度極其傲慢惡劣。

這讓易梅對那個英俊帥氣的男人心中充滿了怨懟。

更讓她感到生氣的是,身上穿著的這套代表著低人一等的傭人衣服。

當初,她在那對外國夫婦家裡做保姆的時候,對方也並沒有要求穿上低人一等的傭人衣服。

然而,到這裡來做保姆,不僅要穿這套傭人的衣服,而且,剛才那個女秘書連個內衣都沒有給她準備。

害的她,到現在還是真空穿著這套肥大的衣服。

易梅正暗自怨恨著,這時,殷漓已經來到客廳的沙發前,在中間的雙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到易梅站在一旁,一臉拘謹得不敢坐下來,殷漓微笑著對她說道:「梅子,做吧,不用那麼拘束。」

等的就是你的這句話。易梅心中暗暗冷笑。

從剛才夜魅修對殷漓的寵愛上,她已經看明白了,如果,自己想要在這個奢華的大房子里長久地住下去,就要讓那個漂亮的男人看出她是『真心』對殷漓好的才行。

走到殷漓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易梅裝作一副很感激的樣子,說道:「殷漓,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今天晚上就要露宿街頭了」

對梅子這番感激的話,殷漓只是笑了笑,並沒有過多說些什麼。

稍稍沉默了片刻,她開口問道:「梅子,你怎麼想起來國外了?」

「嗨,當年我從醫院出來后,一直找不到工作。

後來,聽有人介紹說,這裡遍地都是黃金,凡是到這裡來的人都發財了。

我一想,反正在海城也找不到工作,便想著跟她們一起出來碰碰運氣。

可是,來到這裡后,我才發現,這裡的天堂不屬於我,屬於我的只有地獄般的生活」 說到這裡,易梅感觸到自己這些年的艱辛,眼圈真就紅了起來。

殷漓連忙伸手從茶色案几上的面巾盒裡抽出了幾張面巾紙,伸手遞給了易梅,隨後,稍稍有些不解問道:「既然混不下去,那你怎麼不回海城呢?」

易梅伸手接過殷漓遞過來的紙巾,擦拭了一下眼睛,隨後,深深嘆了口氣說道:「我當時,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哪裡還有錢回海城……」

「那這些年,你在這裡是怎麼生活過來的?」

「什麼都做。給飯店洗盤子、刷廁所、送外賣,給外國人家看小孩,只要是能夠掙到錢,填飽肚子的活,我都干過。可是,就連那些活,都競爭的不得了……」

看到易梅的眼框又紅了起來,殷漓連忙止住了話題。

正在這時,樓梯上傳來了男人走路的腳步聲,易梅連忙准過頭循聲望去。

看到夜魅修和閔睿已經商量完事情,從樓上走了下來。

這一次,易梅吸取了剛才的教訓,連忙從沙發上站起身,低聲向夜魅修打了聲招呼。

「boss」

夜魅修抬起頭朝著客廳里看了一眼,在看到她剛才坐著的位置后,臉上頓時露出了不悅的神色。

跟在他身邊的閔睿,此時,也已經看到了這個情形,連忙招呼著易梅走進了廚房。

剛一走進廚房,閔睿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嚴厲,低聲呵斥道:「我只提醒你這一次,記住你的身份,夫人的旁邊,是沒有你的座位的。

如果,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心裡存有非分的念頭,那到時候,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閔睿陰測測地追問了一句:「記住了嗎?」

易梅嚇的連忙點頭:「記住了,記住了,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存有那樣的念頭」

被閔睿嚇唬了一通,易梅表面上應承,自己絕對不會存有非分之想,心中卻暗暗在說,不存非分之想才怪。

這麼優厚的生活,這麼高的顏值。

除非女人腦子被驢踢了,否則,不會有哪個女人不想把這些納為己有的。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她卻沒敢再回客廳里去,老老實實在廚房裡開始忙活起中午飯來。

對於做飯,易梅並不犯怵。

雖然做不出什麼正宗的菜系來,但是,一般的家常菜,她還是手拿把掐的。

再加上前些年,她在那對外國夫婦家裡做保姆的時候,那家的女主人曾經教過她做一些西式的飯菜。

只要夜魅修的嘴不是太刁,她做的飯,應該沒有問題的。

不過,在臨來這裡的時候,閔睿給過她一張詳細的記錄了夜魅修和殷漓的飲食習慣,以及她要遵守的事項的單子倒是把她噁心到了。

單子上面標註著,殷漓喜歡吃肉,夜魅修卻喜歡吃素,這無形當中,增加了她的工作量。

不過,殷漓與夜魅修南轅北轍的飲食習慣,讓易梅更加堅信了自己一定能夠把夜魅修從殷漓的身邊搶過來,因為,她非常喜歡吃素。

而且,用不了多久,殷漓應該吃什麼都無所謂了。

想到這,易梅心裡頓時像開了兩扇小窗戶,敞敞亮亮的。

接下來的飯菜,她刻意把夜魅修喜歡吃的素菜精雕細琢,而肉菜,只要馬馬虎虎過得去就行了。

「睿,留下吃中午飯吧。」看到閔睿起身告辭要走,夜魅修出聲挽留了一句。

「不了,我去盯一下他們採買的東西,讓他們儘快送過來……」

閔睿找了一個非常合適的借口,婉言拒絕了夜魅修的邀請。

自打夜魅修把殷漓強娶到了手后,哥幾個憋足了勁兒想要來看被夜魅修這頭老牛啃了的小女娃,可是,一想到現在大家各個腦門上都頂著『幫凶』的罪名,最後,都偃旗息鼓了。

這個隨時都會引爆的炸藥桶,還是留給夜魅修自己抱著吧。

農家悍女之空間有田 等什麼時候,小毛驢順溜了,他們什麼時候再來。

閔睿的心思和幾個弟兄的想法,夜魅修自然是知道的。

總裁大人,別貪愛! 不過,自己才剛剛把小丫頭娶到手,有些事情急不得,還是要慢慢來才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