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據說,凡是預備投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的迷魂湯,如有刁鑽狡猾、不肯喝的鬼魂,它的腳底下立刻就會出現鉤刀絆住雙腳,並有尖銳銅管刺穿喉嚨,強迫性的灌下,沒有任何鬼魂可以倖免。

鉤刀、銅管一出現,鬼婆婆就陰側側的說:“這河裏的湯水你們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到了這奈何橋頭,可由不得你們。”

見她變出了鉤刀、銅管,我不由也臉色一沉,對她喝道:“你知道我們是何許人麼?”

鬼婆婆說:“哼,不管你們在陽間有多大的權勢,在這裏你們只不過就是三個新魂小鬼而已!”

我笑了笑,鬼婆婆說的倒並沒有錯,無論人生前多麼的牛逼,哪怕你就是一方黑道老大,在這下面來了,也就是一新魂小鬼。

“你笑什麼?”鬼婆婆眉頭一皺,問道。

“因爲我是陰陽先生!”我說完這話,立即回身,往地上抓了一把土,對着她就撒了過去。

“啊!”

鬼婆婆大駭,就要逃跑,可是此時的她根本就逃不及了,被我的土一撒,頓時就發出一聲慘叫。

是的,那沙子就像是子彈似的,撒在鬼婆婆的身上,直接就打她的身體打得成了篩子一樣,全身是孔,陣陣白煙升起,就像是火藥在她身上燃起來了一樣。

鬼婆婆好象很痛苦的樣子,手腳不停的揮舞,嘴中哀號起來“啊~~啊~~”那聲音一聽就是從喉嚨底部發出的,粗而沉,恐怖自是不用說了。

鄭王天下 “鬼……鬼!!!”司機大哥嚇的直打哆嗦,嗑着牙齒崩出兩字。

“我們都知道那是鬼,你嚎叫個啥啊!”陳二狗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司機大哥的腦袋上。

陰陽五行,講究的是相生相剋之道。水鬼,又叫無根之鬼,所謂無根,就是無土,五行屬水。水鬼缺的就是土,但是物極必反,她一世待在這水中不知道多少年載,不知道做了多久的無根之鬼,所以土反而就成了她的克心,五行中也是土可克水,自然我那一把泥土沙子,就能要了她的命。這便是五行相剋之理。

鬼婆婆顯然也是沒想到會遇到陰陽先生吧,更加不會想到,我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五行致命的缺陷,所以一招致命,絕望的哀號了一會兒,然後“嘭”的一聲,化爲了塵煙,落了個魂飛魄散的結局。

其實,這也不能怪我下手太狠,因爲我知道今天我不下狠手,是過不了這座橋的,而且我也不能耽擱時間,回去晚了,萬一身體火化了怎麼辦?

鬼婆婆一滅,橋上的那些鉤刀、銅管也立即隨之灰飛煙滅,立刻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裏,我鬆了口氣,於是就一步踏在了奈何橋上,帶頭往前走去……

PS:今天第一章奉上。 因爲沒了水鬼的阻攔,奈何橋很快就過去了。

一過奈何橋,濃霧依舊很大,籠罩在大地之上,什麼也看不見。我們順着奈何橋下的一條青石小路往前走,走了大概有一百多米的樣子吧,濃霧漸消,此時我們終於能看清楚眼前的一些景物了。

只見,眼前是一座小山崗,盡是荒涼,山崗上無樹無草,一片枯黃景象,充滿着死氣。

腳下的青石路,就是延伸到那眼前的小山崗上,估計在翻過那座小山坡,才能到真正的陰司黃泉路吧!

我心裏這般想着,於是就叫陳二狗他們加緊步伐趕路。

這條長長的青石路上,看不到任何的行人,只有我們三個,顯得十分的孤寂。

不多久,我們就走到了山崗上,一上到山坡頂,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人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見到又有麻煩找上門來了,於是我趕緊回頭對陳二狗他們叮囑道:“你們什麼也不要管,跟着我朝前走就是了,一切聽我的。”

有了上次遇到鬼婆婆的經歷,陳二狗他們也知道路上的兇險了,點點頭就跟着我繼續往前走。

雖然大家都聽我的,但是他們都還是有些害怕,陳二狗還好些,特別是司機大哥,臉上都佈滿了膽袪之意,慄慄發抖。

我們往山坡下邊走,很快就和那個人相遇了。

只見,來的是一個古怪的和尚。

是的,一個古怪的和尚。

爲什麼說是古怪的和尚呢?

那是因爲他穿着僧袍,左手握着一串念珠,右手扛着一塊小布幡。布幡上面寫着一個“善”字,看上去就是一副和尚的打扮。但是怪就怪在他的長相上,因爲他的腦袋雖然也是光頭的,但是在他的腦袋頂上卻長了一個肉角,看上去就像是長一根犀牛角似的,無比的怪異,像個怪物。

原本,我還想着當作沒看見,就這樣從他身邊過去。

可是,哪知就在我們快要碰面的時候,這位古怪和尚卻停了下來,然後往青石小路的路中間一站,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一看到這,我心裏就苦笑了起來,看來終歸是要來找麻煩的呀。

我回頭看了一眼陳二狗和司機大哥他們,發現他們二人此時已經一臉的緊張,顯然也是知道又要出事了。

許你光年晟世 這時,我就對那個古怪和尚說:“這位兄臺,麻煩讓一讓,我們有要事急着趕路。”

哪知,我好聲跟他說話,那怪和尚卻冷哼了一聲,道:“哼,路又不是你家修的,憑什麼叫我給你們讓路?”

我一聽,這他媽是來找茬的啊。

不過,此時沒辦法,爲了不圖增麻煩,於是我就叫身後的陳二狗他們,和我一起給這位“大爺”讓開道來,我們自己退到了路邊上去,對他說:“您請過!”

“哼!本僧又不急,憑什麼你叫我走,我就走,本僧累了,想駐腳歇一歇,怎麼了?關你們卵事!”怪和尚露出一臉欠揍的表情,雙手往胸前一抱,愣是不走了。

這一下我真是有些生氣了,他媽的老子叫你讓一下道,你不讓。 海賊之文虎大將 好嘛,老子忍了,主動給你讓道,結果你他媽的竟然還給臉不要臉,得瑟起來了。這也太過份了吧,這擺明了就是故意生事嘛。

所以,當下我就對他說:“我是陰陽先生,你若是故意找茬生是非的話,可莫怪本道等會兒出手太重!”

我這是在警告對方,你如果是故意找是非的話,可就找錯人了,老子可是陰陽先生。

身後的陳二狗也氣的不得了,指着那怪和尚就罵道:“你這老和尚,長得跟個犀牛怪似的,老子看你就不爽,惹怒了老子,信不信把你給滅了!”

哪知,這怪和尚不怒反喜,笑了起來,得知了我是陰陽先生之後,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嘴角帶着冷笑的表情道:“陰陽先生怎麼了?本僧也是佛門中人,你們奈我何?”

“既然是佛門中人,那你就更應該知道什麼叫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爲何無故爲難於我們?”我心想,這傢伙怎麼可能會是佛門中人,整個就是一妖怪嘛。不過,話還是得這麼講,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畢竟對方也沒有要動手的樣子。

這時,怪和尚卻冷笑了起來:“我就是要爲難你們,就是沒你們過路,怎麼了?有本事你打我呀!就你們這三個小鬼,我還怕你不成。”

“你是一定要找麻煩是吧?”我面色一沉,質問道。

“沒錯,來打我呀!”怪和尚下巴一揚,都快要上天了。

“操!真當我們不敢是不是?”陳二狗真的怒了,當時就衝到了面前來,指着那怪和尚就要動手。

其實,這也不怨他,這怪和尚實在是太賤了。就他這副賤德性如果去到陽間,保準被打了不知多少遍了,估計早被打得連他媽都會認不出來。

“來呀!來打我呀!求揍!”

怪和尚雙手張開,閉着眼睛,竟然求我們揍他。

看到這裏,我們都有些傻了,這他媽的是不是遇上個傻逼了?還是這丫的真那麼賤,就是欠揍?

“我操!你這個賤逼,我今天不揍你一頓,對不住我這暴脾氣!”

陳二狗完全剋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了,當下就擼起袖子就要去揍死那賤貨。

不過,這時我卻突然想起了一種傳說中的鬼,叫作‘食法鬼’,好像就和眼前的這怪和尚差不了多少似的。難道……他就是‘食法鬼’?

如果真的是食法鬼,那可就真的打不得。

想到這裏,於是我趕緊將就要打人的陳二狗給攔了下來,對他搖頭,示意不能打。

見我攔着,陳二狗很不解,就說:“你別攔着,這貨太雞拔賤了,我不揍他一頓,他媽的都要狂上天了。”

這時,那怪和尚見我攔住了陳二狗,竟然還主動走了近來,而且還把臉貼了過來,指着自己的臉,對陳二狗說:“來嘛,求揍!”

我去,看到這一幕,我他媽都忍不住想揍死這貨了。只不過,我知道這貨如果真是食法鬼,就揍不得。如果揍了,我們就真得出事不可。

PS:公佈一個讀者羣:713320104

PS:今天第二章奉上。 “冷靜一點,不能上他的當!”

我一把將陳二狗死死的攔住,生怕他真的打對方給揍一頓。

“上當?上什麼當?”陳二狗一愣。

“是啊,上什麼當?不敢打就直說,本僧今天就刁難你們,不打我一頓,休想從這裏過去。”怪和尚一副不打死他,都對不起他的樣子。

我笑了笑,也不生氣,也不怒,而是對他說:“放心,我們不會打你的,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我們不是惡人惡鬼。”

聽我這麼一說,怪和尚一愣,接着,他不僅不感到高興,反而還生起了氣,很不悅的說:“我這樣刁難你,你憑什麼不生氣!做個惡人惡鬼多好,看到不爽的人就能打,何必憋屈。”

聽到怪和尚這樣說,我就更加的相信自己的猜測了,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食法鬼’沒錯了。

因爲食法鬼,據說是經常徘常在寺廟周邊的妖魔精怪,因爲經常呆在寺廟周邊,聞說善法,所以不吃善人、善魂,專吃惡鬼、惡人。據說,只要給食法鬼講善法,他們就會覺得不餓,這就是爲什麼他們叫食法鬼的原因,因爲聽善法,就能餵飽他們。

眼前這個食法鬼,之所以故意來氣我們,故意讓我們打他、揍他,就是想通過這樣的手段來證明我們是壞人、惡人、惡鬼,這樣,他就有理由吃掉我們了。

不過,對方的來路幸好我已經看出來了,沒有上他的當。於是我就笑了笑,對他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衆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我對他念起了《道德經》裏關於善的句子。

怪和尚一聽,也不生氣了,趕緊坐了下來,聽了起來。

見對他講善法,果然能有作用,我心中大喜。看來傳說中只要對食法鬼講善法,就能餵飯他們,所言非虛呀。

想到這裏,於是我將《道德經》裏的善念完了,我又念起了《太上感應篇》的善法:“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宜憫人之兇,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長,遏惡揚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寵若驚,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

唸完《太上感應篇》,接着,我又跟他講了《太平經》、《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

講完這幾篇善法之後,怪和尚好像聽得差不多了,於是重新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往路旁一站,伸手道:“謝謝先生講善法,你們請吧!”

一聽這話,我們大喜。看來成功了。

見他讓出了路,我們也不敢再耽擱了,趕緊往前行去,生怕這傢伙又生出什麼名堂來。

離開了食法鬼,陳二狗和司機大哥都蒙了,問我:“師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怎麼對那個犀牛怪隨便講幾句善法,就讓我們過去了?”

我笑了笑,於是就把“食法鬼”的事對他們講了一下。

聽完我的話,陳二狗他們恍然大悟,不由對我豎起了大拇指,把我一陣好誇。

誇着誇着,就聽見司機大哥一驚,說:“不好,又來了一位。”

我擡頭一看,果然,只見前面真的又來了一個人。

只見那個人,長得比剛纔遇見的犀牛怪還恐怖。高七尺,像個巨人,全身長着瘤子,無比的恐怖。特別是,這個鬼一看就是一個老鬼,道行不淺,身上的黑氣足有三寸高,而且凶神惡煞的樣子,怒氣衝衝的朝我們走來。

看到這裏,我心裏暗叫一聲不好,這次我們遇到的居然是個惡鬼。

很快,那惡鬼就快接近我們了,陳二狗他們看清楚對方的恐怖樣子,也有些害怕了,就急忙小聲問我:“師弟,這次又該怎麼辦?你應該能看出他的來路,找出應對的辦法吧?”

我不由苦笑了起來,說:“這他媽的是個惡鬼,沒別的辦法了,只能跟他比狠了。”

“比狠?怎麼比?”

陳二狗和司機大哥一愣,好奇的問道。

我想了想,於是就跟陳二狗說:“師兄,你背上不是有夜遊神寫的簽名嗎?把簽名亮出來,一定能比得過他的狠。”

是的,既然是惡鬼,自然跟他講善法是沒有用的,他也不會聽。正所謂,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遇到了惡鬼,你只能作出比作還惡、還要狠的樣子,你纔能有命活。要不然,只會真的被他吃掉。

聽我這麼一說,陳二狗立馬就明白過來了。

可是,一旁的司機大哥可就要哭了,他說:“那我呢?”

“你?”

這一下,我真被他給問住了。

對啊,司機大哥怎麼跟惡鬼比兇鬥狠呀?他啥都不會,啥也沒有,而且,他這副老實的模樣,也一看就是善人呀?

這一次,可真的難住我了,一時根本就想不出辦法來。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就說:“放心,我和師弟先跟他鬥狠,鬥怕了他,你只要不怕他,把他當成一傻逼就行了。比如,打他一巴掌?或者朝他吐口水?反正,不怕他估計就行了。”

寵妻之早見晚婚 “臥槽,這……這行嗎?我對他吐口水,會不會他把我一口給吃了呀?”司機大哥聽到這話,都快急哭了。

這也不怪他,換成任何一個人,要他朝一個凶神惡煞的惡鬼吐口水,真會害怕。

司機大哥不信任陳二狗這荒唐的主意,於是就苦着臉看向我。

而我,卻依舊想不出辦法來,不過按照比兇鬥狠的理論來講,陳二狗的辦法說不定真的有用。畢竟我和陳二狗先鬥過了他,他的惡和狠,就已經落下去了。最後,司機大哥不露出害怕的意思來,應該不會有事。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對他說:“要不……你就試一試我師兄的辦法?”

“試一試?這可得用命來試呀!”司機大哥直接叫了起來,立即就搖頭不肯這麼幹。

“放心,如果他真敢動你,我會救你的。”我急忙安慰道。

沒辦法,如今惡鬼已經站在了面前,如果司機大哥還一直害怕,等下也不用試了,直接就讓人家知道你怕他了。

司機大哥聽我這麼說,於是只好點點頭,說:“行,你一定要救我啊。”

我點點頭。

而就在這時,那個惡鬼就來到了我們面前,停了下來,指着我們就說:“兀那三個小鬼,快送上來給我吃掉!”

PS:爲‘南派張生’晉升盟主冠名加更2,謝謝對本書的慷慨打賞。 那惡鬼凶神惡煞,走到我們面前,就指着我們三個放出了狠話。

走得近了,他的樣子就更加的恐怖了。

外形非常威猛,身如菩提大樹,此鬼也是因爲生前惡行太多,招了報應,於咽上而生大癭,猶如癰腫,自膿涌出,一身血腥味撲鼻而來,看着就讓人感到恐怖又作嘔。

這也是我們這段時間一直見慣了鬼,要換作平時,一見這惡鬼,非得嚇個一跳不可。當然,如果是陽間的普通人,估計會直接被他嚇死都有可能。

此時,雖然心中有了對策,但是說不害怕,那也是假的。任誰見到這樣一個惡鬼攔着去路,說要吃你,誰都會害怕擔心。

不過,我知道此時是不能露出半分懼意來的,因爲他是惡鬼。其實鬼也和人一樣,畢竟鬼也是人變的,所以也一樣喜歡欺善怕惡,看到善的、老實的,他們就越囂張,看到比他們惡的、兇的、狠的,他們反倒就老實起來了。

那惡鬼又說話了,指着我說:“兀那小鬼,把你的心挖出來給我吃。”

“你確定我們是你能惹的人?”我笑了笑,裝作一點也不懼他的樣子。

那惡鬼顯然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主,見我不怕他,他就發起狠來,揮動着粗壯的手臂,怒吼了起來,沖天的血腥從他血盆大口中噴了出來,嗆人作嘔。他吼道:“是我來挖,還是你自己把心挖出來!”

見靠嘴巴是嚇不住他了,一定得露真本事才行。於是,我就攤開手掌,在心裏默唸起敕令:“陰司罰惡令,急急如律令!”

唸完,我反手就是一巴掌,就朝那惡鬼一嘴巴子抽了過去:“挖你妹啊!”

“啪!”

一聲響亮的脆響,惡鬼被我反手一巴掌就扇飛了起來,頭着地,直接栽到了兩三米遠的地上。

陳二狗和司機大哥都看傻了,只差下巴沒掉下來。顯然,他們沒想到我這麼牛逼,竟然敢直接用嘴巴子抽過去。

當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如今我身上也沒有符咒,只能用夜遊神賜給我的‘陰司罰惡令’了。正好,這玩意聽夜遊神說,上可打凶神地仙,中可打奸惡小人,下可打惡鬼妖魔。所以,用它來打這惡鬼,正好合適。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陰司罰惡令’竟真的這麼厲害,一巴掌就把那惡鬼扇的飛起。

再說那惡鬼,被我抽了一大嘴巴子,估計被抽得有些斷了片,從地上爬了起來,都有些蒙圈了,指着我說:“兀那小鬼,剛……剛纔是你打的我嗎?”

“啪!”

我反手又是一巴掌,罵道:“打你怎麼了,趕緊給老子讓開道來,要不然老子抓着你一頓狠抽!”

惡鬼又一個趔趄栽了出去,在地上栽了好幾個跟頭。

再次爬起來後,已經一臉的懼色了,捂着臉,趕緊讓到了一邊,再也不敢出聲了。

看到這裏,我心裏大鬆了口氣,沒想到這惡鬼看起來讓人害怕,但是卻是這麼容易就搞定了。

此時惡鬼顯然已經被我震懾住了,陳二狗他們也不用再鬥狠了,於是,我就揮手示意陳二狗他們趕緊跟着我往前趕路。

只是沒想到的是,陳二狗這貨從惡鬼身邊經過時,也把衣服一脫,將背上的夜遊神簽名露了出來,把那惡鬼嚇得渾身一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而這時,司機大哥也走了上去,“呸”的一聲,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臉上。

看到這裏,我只感到一陣哭笑不得。

之前原本是想着讓他們一個個跟惡鬼鬥狠的招,如今看來,這他媽的哪裏是鬥狠呀,他們倆分明就是在踐踏惡鬼的尊嚴呀!

唉,可憐的惡鬼。估計他自己也沒想到,原本是想吃我們三個人的心,最後竟然會被我們給虐的那麼慘吧!

當然,我心裏也感到一絲快感,覺得這次自己確實很威風。

就這樣,我們三人都牛逼轟轟的繼續往前走。

又走了一會兒,接着前面的濃霧就完全的消失了,眼前出現了一條稍大的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