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整件事兒壓根都算不上是「騙局」,無非是歪打正著罷了。祁鏡也只是覺得有意思,就沒太在意:「隨便吧,反正我也只是給你做個介紹人罷了。」

「不過倒是有些麻煩了。」朱岩笑著詢問道,「剛才你可都和我說好了,讓我配合說假名。可現在事情發展成這樣,見了面后我是叫你原名,還是繼續演下去叫徐佳康?」

祁鏡想了想:「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還是說清楚的好。」

兩人剛敲定這件小事兒,誰知祁鏡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本來他還以為會是黃興樺找的自己,沒想到來電顯示的卻是另一個名字。見是這人,祁鏡不敢怠慢,馬上收斂起了剛才玩鬧的心態接起電話:「喂,李哥,找我有事兒?」

來電話的是李文毅,聲音很急,也顯得很疲累。顯然這段時間一直在工作,沒怎麼休息:「祁老弟,你現在方便嗎?」

「嗯。」祁鏡看了看身邊的朱岩,說道,「挺方便的。」

朱岩認識劉明,這事兒遲早會傳到他的耳朵里,所以就算現在說破也沒什麼關係。只需要留意一下,隱藏掉一些關鍵信息就行了。

「人我們逮住了,劉明也認罪了。」李文毅開門見山。

祁鏡沒想到另一邊的罪案發展得那麼順利,連忙問道:「他都認了?」

「全認了。」李文毅對祁鏡這個告案人是知無不言,「就和你猜測的一樣,他說自己和蕭子晴認識了一段時間,確定了男女關係。只不過最近蕭子晴纏著他,要他離婚。劉明最後忍無可忍就錯手拿了桌上的煙缸,砸碎了她的後腦。」

整個事情除了殺人手法外,從起因到最後的毀屍手段都在祁鏡的意料中。只不過李文毅他們在取證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劉明說是和蕭子晴一直保持著男女關係,可找了大半天都沒發現兩人在一起的任何證據。

蕭子晴以前在丹陽的住處里,有許多男人住過的痕迹,有男性用的香水、喝過的高檔茶葉、還有一些自己寫的字畫和書籍。東西不少,可再去劉明家一看,卻完全對不上號。

這就是毫不相干的兩個人!

劉明雖然有錢,但實際上是個農民出身的粗人,這些東西完全和他不沾邊。更何況,一個要隱瞞二奶的男人,肯定要盡量保持出入一致,怎麼可能去用一種自己平時都不用的香水。

而且最關鍵的是,劉明銀行所有的消費記錄里就沒有一樣東西是給蕭子晴的。

祁鏡聽后也覺得奇怪:「難道是女的倒貼?」

「怎麼可能,蕭子晴又沒工作,完全沒有經濟來源。」

「這倒是挺有意思的。」

「所以我想問問你,這傢伙去醫院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李文毅說道,「實在是遇到難關了,不確定他的動機,我們沒法結案啊。」

祁鏡之前就想到了劉明被抓的可能性,所以一直記著他來醫院時的情形,其中最讓祁鏡覺得有意思的是他對自己老婆的態度。劉明的老婆是典型的糟糠之妻,但劉明的表現卻是一個完美好男人的模樣。

這可不是一個包二奶的人該有的樣子。

「他來醫院時就是這個情況,其他我也不是很清楚。」祁鏡無奈地說道,「李哥,判案這種事兒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實在無能為力啊。」

「行吧,麻煩你了,我先掛了。」

「嗯。」

從國際會議中心到飯店只有不到半小時的路程,祁鏡一連打了三個電話,倒是把朱岩晾在了一邊。不過最後那通電話也讓朱岩驚訝了一把,他是萬沒想到,平時聽本分的劉明會做出這種事兒來。

「他對老婆可是盡心盡責啊,怎麼會包二奶呢?」朱岩是哭笑不得,都快懷疑自己看人的水平了,「他又不是唐建明,長得也沒那麼好看,無非有點小錢罷了。」

「算了,朱老闆,這也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情。」祁鏡走在他身邊,說道,「接下去還是多關心關心醫院的那些器械吧。」

朱岩點點頭。

這頓飯從姚璐起頭建議開始,朱岩就在做準備。別人眼裡再普通不過的飯局,早已從單純地吃飯,轉了性質,漸漸變成了另一種模樣。這也讓十分鐘後到飯店的姚璐,大開了眼界。

本來設想是三個人吃飯,彼此認識一下,然後聊一聊展會的各種新型器械,最後決定參觀的路線。

但進門后,大圓桌邊卻坐著足足七個人。除了正中的朱岩和身邊的祁鏡外,還有兩男兩女分坐兩邊,見了姚璐都露出了一絲奇怪的表情。

姚璐掃了一眼房間,唯一認識的也就只有祁鏡而已:「祁醫生,別來無恙啊。」

「呵呵,姚小姐業務水平果然很強。」祁鏡起身拉開了身邊一個座位,「這兒坐吧。」

「這位應該就是朱老闆了。」

「姚小姐好眼力。」朱岩對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誇道,「也是實打實的大美人啊。」

「朱老闆,見笑了。」

姚璐又掃了眼剛才四人,總覺得投來的眼神中沒什麼好意。她邊入座,邊看向了朱岩,問道,「不知其他人是……」

「哦,他們都是我公司的員工,也是來幫我採購醫療器械的。」朱岩壓根就沒想要好好吃飯,直接就把身邊四人搬上了桌面,「從這些天的觀察來看,他們都希望我能購入惠明醫療器械公司的產品,不知姚小姐覺得如何?」

姚璐原本還以為是什麼鴻門宴,沒想到朱岩直接把他們五個扔進了羅馬角斗場,觀賞他們之間的死斗。

他倒是得了個清閑,和祁鏡兩人坐在牆邊看戲。

但對姚璐而言,卻是個被人硬推進去的危局,現在想逃都難了。

雖然表面來看是五個人的大亂斗,但實則上是四對一的單方面屠殺。這恐怕也是朱岩篩選人才的一種手段,如果真的有本事,那就應該可以從這場屠殺中存活下來。

寶瑞是醫療器械公司里自研的佼佼者,而唐建明所擁有的惠明也不是省油的燈。不僅在代理銷售進口產品上佔得份額更多,在自研項目上也沒落後多少。而且最近更是申請了好幾個凝血技術的專利,在實驗室檢查方面壓了寶瑞一頭。

防採集自動載入失敗,點擊手動載入,不支持閱讀模式,請安裝最新版瀏覽器!

。 看著眼前宛如地獄一般的地方,我眉頭緊皺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好像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漫山遍野的鬼都朝我圍了過來,他們極其猙獰,面容腐爛,鬼氣滔天,有些四肢翻了過來,肚皮朝天,有些扭斷了頭,身體在地上蠕動著,很是駭人,看得人心驚膽戰。

看著這麼多鬼朝我襲來,我連忙下意識的去摸銅錢劍,可是手上都沒有,赤手空拳,想去摸黃符,也是沒有,身上空空的,口袋裡半張符都沒有。

這可糟糕了,沒有銅錢劍,沒有黃符,我既不能殺鬼,也不能施法,怎麼辦好?

鬼越來越多,跟螞蟻一樣朝我聚集了過來,他們氣勢洶洶,非得把我生吞活剝了不可。

真是見鬼,我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這裡又是哪裡?我身上的黃符和銅錢劍又去哪了?

容不得我多想,那些鬼已經靠近了我,我急忙拔腿就逃,沒有辦法,我連符都沒有,怎麼殺鬼?只能逃!

鬼是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的,我只能找一個鬼比較少的缺口突圍出去,這是最好的辦法。

在我東南方向就有一條路,那裡只有寥寥無幾的鬼,而且都是小鬼,大概一米高這樣,大大的腦袋已經腐爛了一半,不過孩童一樣的身軀讓我覺得,我能從那裡找到突破口,然後離開這個鬼地方。而且那裡數量也不多,就只有四個小鬼!

我急忙沖了過去,可半路上那四隻小鬼突然對著我齜牙壞笑了起來,他們的腦袋漲大了十幾倍,跟個巨獸一樣,然後張著嘴巴朝我咬來,這變大的腦袋嘴巴也大,一口足以將我活生生吞下。

我連忙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躲了開去,不過我心裡有些鬱悶,如果銅錢劍在手就好了,或者有張黃符也行,不至於讓這些東西如此囂張。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始終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到這的?腦袋一片空白,越想越空白,好像記憶丟失了一樣。

剛死裡逃生一次,那些小鬼又撲了過來,他們摳出了自己的眼珠子,然後跟石頭一樣朝我拋來。

摳出來的眼珠子極其大,還帶著血腥,不過太大了,看著又跟石頭一樣硬,圓鼓鼓的從天上朝我砸過來。

我又急忙躲避,只聽見轟一聲,四顆眼珠子砸在了地上,地面裂開了無數掉縫,大地都震顫了一下,可見其有多麼的重,如果落到人的身上,估計會被砸得粉身脆骨,血肉模糊。

看來這四個小鬼並不弱,反而可能是厲害的鬼,看上去比其他的惡鬼都要強,我好像選錯了。

沒辦法,後面的鬼已經逐漸圍了上來,我也不可能再回去,只能一條路走到黑,從這裡闖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四隻小鬼攻擊又來了,他們吐出可怕的長舌,朝我席捲而來,本來一丁點的舌頭,突然伸長了十幾米,跟利劍一樣卷向了我。

我沒有辦法,只能牟足勁,然後飛快奔跑,可舌頭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四條舌頭相互交纏,跟一團網一樣將我困住,最後我已經無法再逃,舌頭麻利的一收,直接將我卷向了小鬼的嘴巴。

這舌頭又粘又韌,我根本掙脫不開,只能任由它帶著我縮回小鬼嘴巴里,然後被吃掉。

雖然很不甘心,但沒有任何辦法,我沒有黃符,連施法都無法辦到。

「巫神降法,法宗黑巫斬。」

周月婷突然在空間里砰一聲闖了進來,好像撞爆了玻璃一樣,她一出現,立刻咬破手指,然後雙手將血一甩,嘴裡大喝了一聲。

血甩出去的瞬間,立刻凝固幻化成了一把劍,劍指上蒼,然後一劍砍了下來。

劍閃著黑光,然後大爆,砰一聲巨響,四條舌頭被齊齊砍斷,然後落地化為了黑蛇逃走了。

「哇哇哇……」四隻小鬼捂著嘴巴狂跳著,然後慘叫,而我因此得救。

落地后,我一個翻滾衝到了周月婷的身邊,接著再站起來。

「月婷,這是哪?我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連忙問道。

周月婷使勁掐了我一下,然後問我疼嗎?

我搖了搖頭,不疼,對了,剛才舌頭綁住我的時候,我也沒有任何感覺,為什麼這樣?

「因為我們在夢裡,當然不會疼啦!」周月婷說道。

「夢裡?」我嘀咕了一下,然後好像恍然大悟一樣,許多記憶都浮現了起來。

對啊,我們是在夢裡,我想起來了,是夢姑搞的鬼,現在我們都睡著了,而且都在夢裡。

「臭丫頭,進入夢裡后,根本就無法意識到自己在做夢,你怎麼知道的?而且一人一夢一世界,你怎麼闖入這小子的夢裡?」

突然,一個聲音如神一樣降臨於我們頭頂,天上發著白光,羽毛在飛,一襲白衣白裙白髮的美女立足於九天之上。

反正是在夢裡,出現什麼都不足為奇,就算如來佛祖出現那又怎麼樣,還不是夢。

「你給我下了夢魘咒,但我也不是沒有防範過,我早就給自己下了巫法,一旦入夢,我就知道自己是在做夢。至於闖進他的夢中很簡單,因為你一起進入了我們幾個人的夢裡,其實早就將我們的夢連起來了,我只要小施巫術,就能進來。」周月婷回答道。

還是周月婷想得周全,雖然我們都中了招,但是她卻扳回了一成,這夢姑真陰險,居然提前給我們下了鬼咒,這又有誰能想到她利用了規則,我以為她只能三天後動手,這次我可吃了大虧。

「聰明啊,可這事跟你沒關係,你要是不插手,我殺了他后,可以放了你。」夢姑居然試圖拉攏周月婷,這隻鬼好像比前兩隻鬼更加陰險卑鄙。

「殺了他,就是對我的恥辱,我還不如一起死在這裡!」周月婷冷冷說道。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你闖進他的夢中,就跟他一起死吧!」夢姑說著,雙手舉天,然後天地開始崩塌,搖晃,地震,好像整個世界都要毀滅了一樣。

這力量……赤手空拳的我們如何對付?周月婷還好,還可以施法,我就什麼都做不了。

「醒醒,醒醒……」我開始不停的拍打自己身體,試圖喚醒自己。

「沒用的,除非外面有人叫醒我們,不然有夢姑操縱著夢境,我們無法自己醒過來。」周月婷搖頭說道。

無法自己醒過來?那我們只能在夢裡等死嗎?看這夢姑在夢裡面的力量,跟神無異,揮揮手,天崩地裂,大地震顫,別說毀滅我們,毀滅這裡都是打個響指的事情,我們怎麼抗衡?

我只能把希望寄託給蘇晴她們了,希望她們剛剛好過來,然後將我們叫醒,但很可惜,她們一直沒有出現,而世界逐漸崩塌,周月婷試圖使用巫術對抗,但都失敗了,根本不是同個等級的,夢姑在夢裡面,近乎無敵,誰能贏她?

「沒辦法,在夢裡我無法發揮百分百的實力,而且黑符也沒有,法器也沒有,根本沒可能贏她,她在夢裡太強了,跟實力無限一樣。」周月婷握緊了拳頭,有些不甘心,但又毫無辦法,千辛萬苦闖進我的夢裡,卻依然無法拯救我。

「哈哈哈,你們不用再頑抗了,在夢裡,我就是神!你們怎麼可能贏我,乖乖等死吧!在夢裡死後,你們的身體也會漸漸死亡。」夢姑大笑著,隨即砰的一聲,大地完全裂開,天跟一堵牆一樣,壓了下來。

隨著大地裂開,我和周月婷都慘叫一聲,然後身體往下陷,被土地掩埋,落下,而掉下來的天,則會徹底的將我們碾為塵埃。

。高峰頓了一下,這才開口,道:「孟衛廣敢這麼安排,那就是因為大家對他很熟悉,當然了,他對你們也很熟悉,不如讓我來抓住他,我不需要表功,就是在孟家那些地下出售的場子,讓我出廠買到手就可以!」

聽到高峰的話,幾人都有些哭笑不得,道:「你小子,說來說去還是想要孟家的資產啊!」朱嶸苦笑了一聲說道。

高峰但笑不語。

「行了,這些現在還是孟家的東西,他孟家在出手,你正常購買,那是正常的事情,不過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307章救出愛麗絲見老人走了,夏司明鬆了一口氣,放任自己陷入昏暗。

白千亦神情複雜地,看著倒在自己懷裡的少年,她緩緩低下,吻了吻他的額頭,嘆息一聲。

「我沒事,下次……就不讓你進來了。」

——

洛於一手提著酒壺,斜靠坐在涼亭上,漆黑的眼眸平靜地劃過荷塘中的一朵嬌滴滴地開的正艷

《夫君個個美如花》274. 最後,沈初還是給沈錦生和梁淑敏他們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們自己和傅言商量出來準備結婚的日子。

結婚準備的自然要比訂婚的還要更多,既然商量好日期了,早點通知父母,早點準備起來也是好的。

傅言的行動更快,她前一天剛給沈父沈母打電話說了結婚的事情,第二天他已經讓楊秘書聯繫好了拍婚紗照的工作室。

周末下了兩天的雨就算了,周一一整天也是下雨的。

沈初走得急,從辦公室出來忘了帶傘,人從電梯出來,走到大廈門口,才發現外面的雨下得不小。

正當她想着要怎麼辦好的時候,傅言已經下了車,撐著傘走過來了。

這幾天的天氣都不怎麼好,天氣陰沉沉的,天還冷。

傅言走到沈初跟前,伸手就牽過她的手:「怎麼不帶傘?」

沈初抬頭看着他:「不是有你嗎?」

他有些受用,桃花眼微微勾了一下,眼眸裏面的笑容溫柔又得意。

沈初被他牽着往車那邊走,上了車,她哼笑了一聲:「有這麼着急嗎,傅總?」

這就安排去拍婚紗照了。

傅言幫她系好安全帶,低頭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才滿足地撤了回去:「未免夜長夢多。」

當然,這是其一,其二還是天越來越冷了,再過兩個月,這臨城也得入冬了。

入冬了,拍婚紗照,他倒是還好,穿着西服,長衣長褲的。

沈初就不一樣了,穿着裙子露出手臂鎖骨,看着就覺得冷。

沈初嘖了一聲,手機亮了一下,她點了進去,是陳瀟發來的消息,要賬號還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