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整個地下放置著一排排巨大的鐵籠,看起來就像是捕獸籠,此刻裡面卻昏迷躺著一些人,墨九狸和雲夏仔細看過之後,終於在裡面一個角落找到了風逍遙……

「雲夏,帶他出來!」墨九狸說道。

雲夏聞言枝椏一卷,把風逍遙給卷了起來,墨九狸仔細看了眼,發現除了風逍遙之外,還有兩人是活著的,讓雲夏一起帶出來……

至於剩下的還有一些人,已經死了,仔細看過後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便跟雲夏出去了……

墨九狸和雲夏帶著昏迷的風逍遙,直接來到密林邊,找了一處乾淨的地方停了下來,墨九狸給三人檢查了一遍,發現他們都是被一種帶著瘴氣所迷,才會昏迷的,至於為什麼會掉在那個地下籠中,就要等他們醒來才能知道了……

墨九狸給三人服了丹藥,然後和雲夏坐在帳篷外,等候三人的醒來……

「主人,他們多久能醒來?」雲夏看了眼風逍遙問道。

「大概要明天才能醒來!」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風逍遙身邊躺著的兩個人,其中一名男子,年紀看著跟風逍遙差不多,身穿一襲藍色長袍,五官俊美不凡,長長的睫毛在他眼下,覆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挺直的鼻樑和微抿的唇都精緻而華美,那種美像是草木新長時的嫩芽,清艷之中是恰到好處的華貴和端凝,讓人眉眼皆醉,神魂也足夠顛倒……

就連墨九狸也不得不感嘆,這男子昏迷著都十分的賞心悅目……

而另一位則是一名黑衣老者,腰系深紫色的束帶,刀削般的五官,緊抿著唇,纖長的睫毛此刻輕顫,看他的臉色有些緊繃,墨九狸猜測他是堅持了很久才昏迷的,想來老者的實力應該不低的…… 看到眼睛的周沫,我當真是十分心疼,雖然我們沒有最終走到一起,但是我是真心實意的希望周沫能夠幸福,我們之所以不能在一起,其實很多原因在我,因爲我的倔強,因爲我的想給周沫最好的,因爲和周誠的一個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的賭約。

如果不是我,或者周沫就不會成爲現在的這個樣子,想到這裏,我的心就先是被刀子一下一下的反覆插入一般的心痛。就在那個面目全非的完全不像是周沫的周沫跟着馬姨去洗漱換衣的時候。

我看着鐵衣焦急的問道:“鐵衣,我想你是最瞭解這個事情始末的人了,你也知道周沫對我意味着什麼,所以你必需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爲什麼現在的周沫會變成這個樣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周沫她這是怎麼了,請你告訴我,求求你告訴我。”話說到這裏,我眼睛裏強忍的淚水,終究是奪眶而出。

這一刻周沫的給我的畫面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這還是那個始終微笑,笑靨如花的周沫嗎?這還是那個全身都沾染着陽光氣息的周沫嗎?知道現在,我都感覺自己身在夢中,直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可是,很強烈的感覺在不住的提醒着我,這一切都是真實的,那個像是怪物一樣的人真的就是那個我一直深愛的周沫。

這個時候,鐵衣遞給我一根菸,父親在旁邊說道:“崔銘,雖然我不大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時候,不管什麼時候,在面對突發狀況的時候,你要做的是冷靜,不然的話,還沒有怎麼着的時候,你已經自亂陣腳,那麼這一場仗你就很難再勝利了。”

鐵衣聽着父親的話點了點頭說道:“崔銘,其實具體的是事情我也不大清楚,我也是聽到門外報告說這大晚上外面有一個很恐怖的東西就在門口,我就過去看了看,當時我看見這個人的時候,說時候我也是感覺觸目驚心的,我問她找誰,開始的時候,她很害怕,什麼都不肯說,我當時還以爲是個瘋子或者別的什麼,便打算讓廚房給她準備點吃的喝路費打發了算了,但是當我轉身的時候,我聽到她怯怯的說,她要找卓凡。如而且她一開口的聲音,我感覺十分熟悉,突然我就明白了,這個熟悉的聲音是周沫的。

於是我就問她,你是周沫嗎?她對着我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哭泣起來再也不說話了,我當時就感覺這事情十分奇怪,爲什麼好端端的周沫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如果說現在的各種手段,可以讓人的容貌改變的話,可是這身形爲什麼也會改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的那個女朋友怎麼說也有一米七的個頭吧,但是眼前的這個怪人很明顯是個侏儒,所以這除去聲音之外,這整個人的感覺都是完全不沾邊的。

所以我開始也是懷疑這個傢伙是不是學過什麼口技表演之類的行騙的,但是當我聽到她說道自己是被人害成這個樣子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事情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了,所以我纔會去找你下來。

也就是說,我現在對於這個周沫的事情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也就這些內容,其實跟你看到的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有一種感覺,說不上是什麼原因,我覺得這個怪人真的就是你的那個周沫。”

聽見鐵衣的話,我也很肯定的點了點頭,雖然這人的容貌可以改變,身體可以改變,但有一種感覺是不會變的,雖然我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告訴我這個怪人不是周沫,甚至跟周沫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我內心的感覺卻是很篤定的再讓我知道,這個怪人就是周沫,就是那個我說過想過用一生去守護和真愛的那個人。

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我和周沫的最後聯繫是因爲周沫突然在本地的電視臺中由她的父親周誠宣佈了周沫的婚訊,我才知道周沫突然要結婚了,雖然我知道我離開後,遲早會有一天,周沫會再次遇到一個深愛她和她深愛的人在一起,但是我絕對沒有想到這事情竟然來的那麼突然。

當時我在電視裏看到周成宣佈婚訊的時候,我是非常震撼的,我甚至懷疑周沫是用了什麼辦法逼迫周沫去結婚,不然的話,按照我的瞭解,周沫是不會這麼做的。當初周沫就跟我說過,如果她的家裏人我不同意我和周沫在一起的話,周沫願意跟我私奔。

但是我不想就這樣帶着周沫走,我不想周沫跟着我受苦,我不想周沫跟我在一起甚至得不到她家裏人的祝福,所以我纔沒有答應,我只是努力的想要改變,改變生活強加給我的命運,改變我平凡的人生軌跡,我更想要努力的配得上我的周沫,那個在我心裏沒有一點瑕疵的女神。

所以當我知道周沫真的要結婚的時候,我是非常痛苦和不敢相信的,我甚至在酒館裏跟一羣對着電視揶揄周誠一家的幾個人打了一架,當然那個時候的我尤其不擅長打架,自然被揍的很慘。但是我還是很努力的想要捍衛周沫的形象,哪怕周沫真的在那麼短的時間裏喜歡上了一個人,也無所謂。

重生之我變女人 雖然,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心疼,這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心在失血過多之後頓時死亡,我不住的折磨自己,放棄了所有的夢想和追逐,在井下幹最終最累的活,每一天混在汗水的味道中,迷失沉淪。但是,我至少知道周沫好好的,過的很幸福。

我甚至因爲對於周沫的心痛而從懸崖上跳下,卻意外開啓了用另一端人聲。如果,我早知道,周沫會成爲現在這個樣子,不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周沫,是我的自以爲是,是我的任性,讓周沫成爲了現在的這個樣子,所以我越想越是心痛,越想越不能釋懷。

我迫切的想要知道,周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將如此美好的周沫殘忍的變成了這個樣子,在這個時候,我同時打定主意,我曾因爲自己的原因而錯失過周沫一次,所以這一次,不論如何,不論周沫是不是會一直這個樣子,我都不會再離開周沫,我再也不放心將周沫交給任何人,周沫的幸福,我要自己給,不再假手於人,不再自以爲是,不是因爲同情,而是因爲真的愛情。

我相信我曾與走過的日子,已經讓我愛上的不僅僅周圍的外表,而是周沫的心,她的善良,她的美好,我曾對周沫許下誓言,不論如何,不論周沫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愛着她,守着她一生一世。上一次,因爲的自卑,因爲我的自以爲是,我失約了,我沒有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塔防世界 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不管如何,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願意站在周沫的身前,爲她撐着那一片天。

還有,我一定要查清楚,周沫身上究竟經歷過什麼事情,是誰將周沫害成這個樣子,我一定要追查到底,不惜任何代價,給周沫一個公道。

因爲,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周沫,我會用我的一切,甚至是生命去捍衛這一份曾許下的承諾。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很多關於周沫的事情,周沫微笑的樣子,美麗的身影不斷的浮現在我的眼前,我的眼中全是淚水,我無法形容我此刻的感受,就好像是心被刺穿了一般。 一夜無話

翌日,風逍遙三人依舊沒有醒來,雲夏和墨九狸也沒有離開,坐在一邊修鍊,雲夏則在邊上坐著護法……

神識卻一直落在風逍遙三人的身上,三人中,黑衣老者最先醒來,皺了皺眉頭,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躺在地上,警惕的直接翻身而起……

在看到雲夏和墨九狸時微微一愣,警惕的看了眼閉目修鍊的墨九狸,然後看向雲夏問道:「你們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

「什麼地方你不知道?我們是誰跟你無關,我家主人只是救她的朋友時,順手救了你!」雲夏看了眼老者說道。

老者聞言這才發現,身邊還躺著兩個人,仔細一看自己並不認識,於是看了眼雲夏說道:「那就多謝了,再見!」

說完不等雲夏說話,轉身就離去了……

「主人,他走了!」雲夏在心裡跟墨九狸說道。

「嗯,無所謂,走就走吧,地上那個也醒了,只是不知道為何不起來!」墨九狸沒有睜眼,在心裡說道。

「我知道怎麼做了主人!」雲夏說道。

說完看了眼風逍遙身邊的男子說道:「既然醒了,就起來吧,沒事你就可以離開了……」

聞言,昏睡的藍衣男子,也不好意思再裝下去,只能睜開眼坐起身,他先是看了眼身邊的風逍遙,心裡知道對方是為了救這個男人,才會順手救了自己……

「多謝兩位救命之恩!」藍衣男子看了眼墨九狸,然後看向雲夏說道。

「不客氣,沒事你就走吧!」雲夏冷淡的說道。

「不知道兩位姑娘的芳名,日後有機會我也好回報今日救命之恩!」藍衣男子看著雲夏問道。

「不必了!」雲夏說道。

「這……在下方世楽,以後有機會再遇,有什麼需要兩位姑娘可以隨意跟我開口!只要我能辦到的,定然義不容辭……」方世楽開口說道。

「嗯。」雲夏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方世楽看了看依舊閉目修鍊的墨九狸,再看看冷淡的不想搭理他的雲夏,只能識趣的離開,雖然他對於雲夏和墨九狸十分的好奇,但是看起來對方顯然很討厭他……

方世楽離開后,並沒有走遠,他也不像剛才的老者的老者那樣,直接走出了密林,而是選擇往密林裡面走,因為他猜測墨九狸她們可能稍後會進入密林歷練,畢竟這裡是獸王秘境,歷練之地……

因此,方世楽直接走到了距離墨九狸和雲夏微微有些距離的地方,便停了下來,隨意找個顆大樹,靠在上面休息……

直到方世楽離開后,又過了一天,風逍遙才終於醒來,有些迷茫的看了眼四周,在看到雲夏和墨九狸時,風逍遙開心的喊道:「你們沒事吧?太好了,終於看到你們了,我以為這輩子也見不到你們了呢……」

墨九狸這才睜開眼睛看著風逍遙問道:「你之前到底怎麼回事還記得嗎?」

「記得,之前我和你在黑霧中走散后,本來很害怕…… 如果真的如同劉帥帥說的那樣,那麼這小鬼所帶來的消息當真是十分重要了。 此刻的我們對於這當前的判斷從最開始的時候就出現了偏差,我們將大部分的經歷都集中在了這在地的忌日之鬼的身上,所以捯飭完全沒戲想到會有外地的忌日之鬼出現。

但是既然這劉帥帥口中的那個錢多多本就不是在地的,所以那個忌日之鬼是不是一樣也是外來的?這種情況當然是很有可能發生的,想到這裏,我頓時有些激動起來了,我擺出一副全靠我早早的憑藉我的智慧,慧眼識珠,發現劉帥帥當臥底的潛力,要不然的話,這消息還真就是沒出的來,到那個時候的話,我們面對這五個忌日之鬼,那就只剩下抱頭痛哭的份了。

這個時候劉帥帥接着說道:“今天我來的意思是,我聽到我那個朋友說,這劉帥帥這不是出來了麼,這小子說是要找一個傢伙報仇,這傢伙搶走了他的寶貝。我當時就尋思着這事情不同尋常,會不會跟崔大人你安排的關於那個叫豆豆的小孩子的事情有關係。

所以我就一着急,趕緊麻溜的跑過來彙報了,我是不知道這房子周圍佈置了東西啊,剛剛差點撞死我,你說我這一張臉要是摔的毀容了,那可是得不償失了。“

聽到劉帥帥的話,我馬上轉變畫風,對劉帥帥的那張殘缺的臉進行了誇獎,同時我快速的將我現在得知的全部線索在腦子裏進行整合。然而這一次,很讓我煩惱的就是這胖子和鐵疙瘩竟然一直只是看着我,而沒有說話,也沒有發表任何一點意見。

按照往日的做法,這兩個傢伙是不可能這個樣子,但是我看着這兩個傢伙不懷好意的看着我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特麼這兩個小子是想所謂的鍛鍊我,實際上是想看我出醜啊,以我的外形,以我的智商,我怎麼可能讓這兩個傢伙看笑話啊。

於是我也不打算這兩個傢伙能夠發揮什麼功效了,這一次我希望我能夠通過我自己的能力幫助王姨喚醒豆豆,想到這裏,我便不再看着胖子和鐵疙瘩,而是將我昨天到現在所經歷的事情,以及剛剛劉帥帥所說的關於那個叫做錢多多的傢伙的詭異事情進行整合梳理。

我講這些線索歸類之後,就從我在翠花嫂子腦子裏讀魂開始想起,我想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這個叫做錢多多的傢伙,按照劉帥帥的說法是個富二代鬼,這小子生前嘚瑟習慣了。

但是因爲自己作死真就死了的錢多多,放不下身前的奢華生活,所以這就不值得用了啥子辦法,打聽到了這豆豆的體質爲純陰體質,而這種體質是可以讓這鬼寄居身體,甚至是佔據這身體重新復活的。

所以這錢多多就帶着冥幣到了這裏,打聽到豆豆的事情之後,這錢多多便用錢大同了在地的鬼道,所以這也就沒有人跟錢多多爭搶豆豆的純陰體質了。

所以這錢多多才能夠有恃無恐的每天將所有的經歷都放在豆豆的身後,就等待一個機會,一個佔據豆豆身體的機會,但是這豆豆因爲有那個道士送的青玉劍墜子,所以這錢多多並不能直接靠近豆豆的身體,所以這錢多多便中日跟在豆豆的身後。

這就是爲什麼我在給翠花嫂子讀魂的時候能夠看見那一團黑黑的鬼東西,而此刻很可能那一團東西就是那個錢多多,不過還別說這錢多多的運氣還當真是不錯,我也不知道應該說是豆豆點背,還是這錢多多點背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這終日跟在豆豆身後的錢多多還真就逮住一個機會,一個豆豆不小心遺失了青玉劍墜的機會。當時豆豆因爲跟着翠花嫂子在田地裏玩耍嬉戲,所以不小心就把身上的青玉劍墜,這錢多多看見這個機會之後當然不肯放過,所以直接就狂奔而去。

按照劉帥帥對於錢多多的描述,我估計這錢多多當時看見這個機會的時候,肯定是激動的面紅耳赤,屁滾尿流的。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傢伙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還是比較有威脅的。

但是就在錢多多激動興奮的想要拿下豆豆命魂的時候,那個忌日之鬼出現了,按照胖子的說法是,這凡是過忌日的鬼當天都是很生猛的,這玩意兒別說是錢多多,就算是陰差來了都擋不住,那一天算是這鬼一年中最彪悍的時刻。

所以這結果就很明顯了,錢多多在爭奪豆豆命魂的時候,點背的遇到了一個忌日之鬼,雖然錢多多折騰了好半天,我估計這期間很有可能是錢多多想用錢跟這忌日之鬼買下豆豆的命魂,但是這個忌日之鬼沒有同意,反正不管這錢多多和忌日之鬼兩個傢伙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最終的結果就是這錢多多輸掉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被那個忌日之鬼揍了一頓。

想到這裏,我頓時激動起來,如果說,錢多多真的就是那個第一個出在豆豆身後,想要帶走豆豆命魂的鬼,那麼這事情似乎就簡單的多了,因爲這錢多多就是我印象當中唯一見過那個帶走豆豆命魂的忌日之鬼的傢伙,所以只要能夠找得到錢多多的話,這剩下的那個忌日之鬼便有了線索。

想到這裏,我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頓時又了一種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這眼看着對着這五個行色各異,但都不是帶走豆豆命魂的忌日之鬼,我正在手足無措的時候,這劉帥帥竟然帶來了那個真正的忌日之鬼的消息。

當然,我現在光是靠着劉帥帥提供的消息,我也不能肯定這錢多多百分之百就是那個第一次出現在我讀魂畫面中的鬼,但是我講我目前所能掌握到的全部信息彙總之後,我覺得這錢多多的可能性真的是最大的,因爲這事情不可能這麼巧。

按照劉帥帥彙報的消息來說,這錢多多之所以出現在這村子裏,本就是衝着豆豆來的,這小子因爲貪戀生前的奢華生活,所以肯定是想盡了辦法的想要復活重生,那麼想要重生的唯一辦法就是奪下豆豆的命魂,然後佔據豆豆的身體,憑藉豆豆的特殊體質獲得復生的機會。

那麼既然錢多多對自己的生前那麼渴望,而且還花了很多的錢去打通在地想要得到豆豆命魂和純陰體質的那些鬼的圈子,那就是說明這錢多多對於豆豆的命魂那是志在必得的,既然這錢多多花費了這麼多心思在豆豆的身上,所以自然是對於這件事情抱着我萬無一失志在必得的心態。

所以,我覺得這第一次出現的那個鬼肯定就是錢多多,雖然我現在沒有實打實的線索去證明我的推理,但是這各種零散的線索加上我的推理,我覺得至少都有就九成的把我這個錢多多就是第一次出現的那個鬼。

那麼現在的事情的關鍵之處,就是想辦法找到那個錢多多了,只要能夠順利的找到這個貨,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想要得到那個忌日之鬼的線索就不是很難了,因爲這種富二代來說,定然沒有多麼強悍的心理防線,我估計以我們幾個的身份稍微的嚇唬一下,很容易就能夠得到那個忌日之鬼的線索,縱然這錢多多真就是爲了想要得到豆豆的命魂和純陰體質死活就是不說的話,那也沒有關係,我只需要使用我的讀魂術便可以很容易知道那個忌日之鬼的樣子和線索,我自問雖然我的讀魂之術對於像是豆豆這種極爲特殊的體質沒有功效,但是對於錢多多這種貨色的話,那是一試一個準,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我找了你們很久,都沒有找到,後來忽然被一陣颶風捲走了,然後我就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那裡到處都是屍體,而且四周都是籠子,我當時嚇死了!本來,我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沒有想到我遇到了我娘親……」風逍遙緩緩的說道。

「你找到你娘親了?」墨九狸看著風逍遙詫異的問道。

「嗯,找到了!」風逍遙點點頭說道。

「那她人呢?」墨九狸問道。

「她死了,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只剩下一抹靈魂,被囚禁在那地下的牢籠裡面,正因為如此,我和爹才會一直以為娘親還活著,我沒有想到機緣巧合下,遇到了娘親,娘親的魂魄已經很弱了,她說自己一直捨不得離世,就是因為想娘我爹和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出去,能再見我和爹爹一面,卻沒有想到遇到了我!而娘親為了救我,才會……」風逍遙說著有些痛苦的落下眼淚。

墨九狸和雲夏這才知道,風逍遙掉在那地下牢籠后,是她娘親的魂魄把他喚醒的,在跟他敘舊之後,為了能讓風逍遙不會像她一樣,永遠的困在地下,她趁著風逍遙不注意,弄暈了風逍遙……

然後用自己的靈魂自爆來企圖衝出地面,風逍遙心悸醒來時,剛好看到她娘親魂魄自爆的一幕,結果飛過去想要阻止她娘親,卻被她娘親魂魄自爆的力量震暈了過去……

雖然風逍遙的娘親魂魄自爆了,但是依舊沒有衝出地面,但是卻使得地下的氣息外泄,才讓墨九狸發現,就出了風逍遙和方世楽還有黑衣老者……

「別難過了,多虧了你娘親,我才能發下地下不對勁,才能救了你!所以,其實是你娘親救了你……」墨九狸看著風逍遙安慰道。

「你不知道,我爹和我一直保存著我娘的魂牌,雖然一直找不到她,但是因為我娘親的魂牌還在,我們就一直有著希望,這麼多年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很多次夜裡,總是看到爹爹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看著娘親的魂魄黯然落淚,不然這一次我也不會偷跑出來,到獸王城參加馴獸師大會的……」風逍遙哭著說道。

墨九狸看著風逍遙悲傷的樣子,不知道如何安慰他,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是啊,她想風逍遙的爹爹是個深情的人,他們父子靠著一塊完好的魂魄,充滿希望的不斷尋找著,雖然找不到會很失望,但是終究還是有希望的……

可是,如今連失望都沒有了!只剩下絕望了吧,可以想象風逍遙的爹爹,在發現他妻子魂魄碎裂的一幕,將會如何的悲痛……

墨九狸和雲夏,看著風逍遙像個孩子一樣,肩膀瑟瑟發抖的低聲哭泣著,許久,風逍遙才擦乾淚水,看向墨九狸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謝謝你救了我,我……」

「沒事就好,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晚再趕路!」墨九狸看著風逍遙說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風逍遙聞言點點頭問道。 這個時候,鐵衣走到我身旁,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稍作冷靜,繼續說着:“爸爸媽媽,周沫成了這個樣子都是我的錯,那個時候,周沫說願意跟我走,不管過什麼樣子的生活,不管經歷怎樣的事情,不管我們是不是有錢,是不是成功,都沒有關係,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好。

可是我,可是我,爲了自己的面子,爲了自己的所謂尊嚴,爲了自己的所謂成全,我把周沫一個人留下,沒有說一句的就走了。我真的以爲,這樣子其實是對周沫好,我真的以爲這樣子周沫就會過的很幸福,但是現在,這一切都告訴我錯了,我錯的多麼離譜,我錯的多麼自私,是我讓那個溫暖的周沫,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管周沫的樣子會不會變成以前那樣,我都要完成我的承諾,我要跟周沫在一起,一定要在一起,我錯過了,所以不想錯過了。

我失去過了,所以不想再失去了,這一次,我只想珍惜,不管周沫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是我心裏那個最好最美最善良的周沫。”

這個時候,父親看着我笑了,父親的笑讓我很詫異,我看着父親,看着母親,母親也是對着我點了點頭笑了。父親這個時候,開口說道:“孩子,你放心好了,聽你的話,我知道周沫是個好姑娘,我也挺鐵衣曾經跟我說起過你和周沫的事情,雖然不是很詳細,但是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孩子。

崔銘,你聽我不說,不管你是卓凡,還是你是崔銘。你都是我和你媽媽的孩子,所以不管你發生什麼事情,不管你做出決定,我們都會支持你。

我知道,周沫是個好姑娘,其實一個人的外在並不重要。更珍貴的是可心,我相信你們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纔會懂得彼此珍惜,或者這比外在容貌纔來的更加重要。

你放心好了,我們都支持你。還有就是,你沒有錯,周沫也沒有錯,或者可能說,你選擇的方式有些你的特質,但是我知道你的出發點都是爲了周沫。爸爸媽媽會因爲你而感覺驕傲,因爲的你承擔,因爲你的責任,因爲你對珍惜的珍惜,因爲你對愛情的忠誠,所以我們很驕傲,所以我們支持你。”

聽見爸爸媽媽的話,我着實感覺到了家的意義,在面對挫折的時候,在面對嘲笑的時候,在面對悲傷的時候,在面對喜悅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我一個人呆在樓頂看着漫天星光,多麼可能有人能夠陪着我一起承擔,有人能夠陪着我一起分享。

我以爲,我曾以爲,這個夢想,永遠都不會實現,我以爲我會一直這樣一個人,但是現在,當我看見父親和母親微笑的表情,我便擁有了力量。

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周沫,我一定要努力的珍惜我的周沫,我不在將周沫交給任何人去給她幸福,我要親手給予周沫那一份專屬於我的幸福。

想到這裏,我看着父親母親說道:“爸爸媽媽,我現在還不知道周沫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很確定,我一定會幫助周沫,不管遇到什麼問題,不管多麼難,我都要努力去保護她,而且,如果周沫真的以後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會一直跟他在起。”

這個時候,我看見鐵衣對着我笑了,鐵衣笑着說:“崔銘,今天的話,你讓我更深刻的認識了你,你真的很不錯,我因爲有你這樣的兄弟而感覺到驕傲,你放心好了,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不管發生什麼狀況,我們都會陪着你,我們都始終在一起。”

看見把爸爸媽媽還有鐵衣的樣子,我似乎堵在心中的那份壓抑和鬱悶終於被打通了。我不在感覺到孤單,我不在感覺到無所遁藏,這家給了我勇氣和麪對的力量,我知道不管發生事情,我身邊的這些人都會跟我在一起,我不是一個人戰鬥。

想到這裏,我看着爸爸媽媽還有鐵衣說道:“可能一以前我帶着憤怒與恨生活過,失敗過,甚至說放棄過,我也曾因爲周沫突然的婚訊而不敢面對事實,選擇自殺,但是這一切都過去了,我現在帶着的是愛,我在愛裏生活着。

而我也更深刻的感覺到這愛才是最偉大和最強悍的力量,所以我現在因爲你們真的什麼都不怕,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不管經歷多少事情,我都會努力完成我曾經給過周沫的承諾和約定。

以前,我們沒有做到,但是現在我一定要做到。”這個時候,父親繼續看着我說道:“崔銘,還有你真的確定,你剛剛看到的就是你的那個周沫嗎?現在需不需要跟她再確認一下,或者說跟周沫的家人再確定一下,看看周沫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不會有別的問題出現?”

聽見父親的話,我想了想說道:“沒錯,爸爸,如果說淡淡從外貌的改變來說,我敢肯定的說,甚至百分之百的肯定,這不是周沫,不僅僅是童顏的改變,甚至現在周沫的身形都發生了變化,我剛剛聽到鐵衣叫我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甚至我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

如果現在的這個周沫沒有說話,沒有看着我的話,我完全不能相信她就是周沫,因爲我印象裏的周沫是很美麗,和溫柔和很溫暖的,完全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所以,我從剛開始就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是知道我聽到她的聲音,和她的眼神對視的時候,我有種很強烈很強烈,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沒錯,眼前的這個完全不像是周沫的周沫,一定是原本最初的的那個周沫,我知道有些東西可以改變,有些東西可以隱藏。

但是感覺不會騙人,這種感覺非常熟悉,甚至不需要延續,不需要說明,只要一個眼神就夠了,當我看到眼前這個不像是周沫的周沫的眼睛的時候,我很肯定,這個一定沒有錯。她就是周沫,那個我想用一輩子去守護和愛的人。”

小精靈武道 聽見我的話,父親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等一會周沫出來的時候,我們三個先離開,你跟周沫好好聊聊,看看周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會成爲現在這個樣子,如果周沫真的遇到了什麼困難或者說不好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全力的去幫助她,如果說周沫的樣子真的只能成爲現在這個樣子而無法改變的話,你也不要擔心,只要你們願意,我們一定會支持你們。

只要是彼此真摯的愛情,都需要祝福,也都值得去祝福,所以我們都會祝福你們,很多東西其實看起來很重要,但事實卻不是,真摯的愛情,不會只是沉迷在容顏當中,真摯的愛情,是心與心的相愛,所以在我們看來,樣子外貿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們的心是不是在一起,你們的愛是不是能夠跨越所有的距離和障礙,那纔是最重要的啊!”

聽見父親的話,我起身,很肯定的對着父親說道:“爸爸,我保障不管周沫發生了什麼,經歷過什麼,我對周沫的心始終沒有變過,不管周沫的樣子終究會成爲什麼樣子,我一定會跟他在一起,我一定會努力的照顧她一生一世,我說的,就不會改,相信我,一定做的到。”

雖然這段時間,我和周沫不在一起,但其實周沫從未離開過我的心,她一直在這裏,只要我活着,只要我還能呼吸,周沫,就一直是我心中最愛的那個人! 「不知道,大概是一處密林吧!明天我們進去看看……」墨九狸說道。

「好,我知道了!」風逍遙說道。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雲夏和風逍遙三人收拾好之後,向著密林中而去,墨九狸昨晚問過紫夜,紫夜說應該要不了幾天,他們就能出去了……

所以,墨九狸決定暫時就順著密林走走看看,等著出去就好了……

而且,紫夜還讓她出去的時候,萬分小心,似乎外面有什麼危險在等著他們的。

而墨九狸不知道的是,這一次獸王秘境內,自從她救出墨麟那天起,這獸王秘境就發生了變化,那就是時間,從那天開始墨九狸在這裡一天,外面則是一年……

而墨九狸從救出墨麟到契約蠻荒獸王,再到找到風逍遙,用了差不多幾個月的時間,外面已經過去了近百年了!那名在城主府閉關的黑衣人,也再不久前出關了……

當得知已經百年獸王秘境都無法開啟時,頓時讓他發覺出了不對勁,但是又不敢跟自己的主子聯絡,最後想到了黑靈和紅靈,可是當他發現,黑靈和紅靈也不見了的時候,黑衣人頓時怒了……

他猜測獸王秘境一定是出事了,但是自己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跟主子聯繫了,如果沒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聯繫恐怕這次自己就死定了……

於是黑衣人帶著所有獸王城的暗衛,全部來到了秘境的入口外,並且下了死命令,一旦秘境開啟,裡面的人全部殺無赦,一個都不留……

因此,雖然紫夜已經提醒了墨九狸,墨九狸也還不知道,外面等待他們的都是殺機……

墨九狸和風逍遙三人,剛走出沒多遠,就偶遇到一直在這裡等著他們的方世楽……

「好巧,我們又見面了!」方世楽看著墨九狸和雲夏兩人笑著說道。

「他是誰啊?」風逍遙好奇的問道。

「主人救你的時候,順手把跟你在一起的另外兩個活人救了出來,他是其中一個,還有一個老者,已經開開了……」雲夏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風逍遙說道。

「你也是馴獸師嗎?」風逍遙看著方世楽問道。

「是的,我也是馴獸師,你們也是?」方世楽好奇的問道。

「沒錯,我們是這一次參加馴獸師大會的馴獸師!」風逍遙說道。

「這一次?難道已經過去千年了?」方世楽聞言震驚道。

「難道你不是這一次參加的馴獸師?」風逍遙聞言問道,隨即發現方世楽似乎他在進來前沒有見過。

畢竟方世楽的長相十分的出色,如果見過不可能沒有印象的,所以應該不是他們一起進來的……

「你是千年前參加馴獸師大會的?」墨九狸皺眉看著方世楽問道。

「沒錯,沒有想到已經過去了千年了!」方世楽輕嘆一聲說道。

「那你認識方倩嗎?」風逍遙緊張的盯著方世楽問道。

「認識,她是我妹妹!」方世楽說道。

「什麼?你妹妹?怎麼可能?我娘親沒有哥哥……」聞言,風逍遙驚呼道。 就在我悲傷難過心痛不已的時候,我聽見我的背後有啜泣的聲音,我驚愕的一回頭,看見了身後那個早已面目全非的周沫。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周沫出現在我身後的,但是很明顯我剛剛的話應該都被周沫聽到了。想到這裏,我頓時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我苦心營造的灑脫形象自然這這一刻完全決堤,我剛剛說的這些話,其實一直都是藏在我心底的,我也曾以爲這一生,我心中的這些話都不會說出來,我的祕密不會有人知道。

但是今天我竟然說出來了,而且還是在周沫的面前。看見這尷尬的場面,我頓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了,跟周沫在一起的時候,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周沫會哭,所以現在看着啜泣的周沫,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做。

看見我窘迫的樣子,還是母親比較善解人意,而不像是父親和鐵衣那樣什麼話都不說,什麼動作都沒有,就是撲棱棱的看着我傻笑,好像是看熱鬧似得。

其實父親和鐵衣的用心我都知道,他們就是想讓周沫能夠真真正正的聽到我的心裏話,完全沒有掩飾,完全沒有雜質的心裏話,我想着既然說都說了,那就坦坦白白的說出來好了。

母親看着周沫說道:“來周沫,你過來,常常阿姨的手藝,看你的樣子應該餓了吧,都是自己家人,別客氣過來吃點東西,這都是阿姨親手爲你做的。”我看着周沫也是說道:“周沫,來常常我媽媽的手藝,她的水準可是出了名的高手啊。”

看見有些扭捏的周沫,母親直接起身,很是親暱的一把拉過周沫。同時,母親不住的對着周沫說道:“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會幫助你的,我們都是一家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