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整座城市的人,都是在此時抬起頭,面帶震撼之色的望著那呼嘯而過的山峰以及的霸道金芒,

這種層次的戰鬥,太過的恢弘了,



(未完待續) 咚咚,

鋪天蓋地的強悍攻勢,在那天空之中猛然相觸,金芒與山峰狠狠撞擊在一起,緊接著,驚人的靈力氣浪,便是一bobo地爆炸開來,

元氣氣浪,在天空之上掀起風暴,風暴肆虐而開,那下方的城市之中,都是有著裂縫一道道的蔓延出來,一些建築物,竟是直接崩塌而去,

而在其下方,所有人都是在狼狽地躲避著那種強橫無比的元氣衝擊,

謝文昌他們抬起頭,整個天空都是被金光與黃芒所瀰漫,放眼望去,彷彿連太陽的光芒都是被遮掩,

他們見到這種陣仗的對碰,也是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再度確切地感受到了天武境強者的強大,之前柳霸天與他們動手,根本就沒有動用真正的力量,

「天武境,」

謝文昌雙掌緊握,他在地武境後期也是停留了不短的時間,卻是一直未能踏出那一步,但這一次,經過與柳霸天的交手以及觀看空中這場大戰,對他也是有著不小的好處,隱隱間的,彷彿也是觸摸到了一些什麼,

天空上,那種狂猛而霸道的對轟終於是停歇,而後漫天的光芒緩緩的散去,那兩道對轟的身影,也是再度出現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兩人都是毫髮無損,但他們周身鼓動的那種強大波動,卻是讓得眾人知道,他們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柳霸天雙臂之上,青筋猶如蛇一般的聳動著,他目光如刀般的盯著不遠處的張暮,眼神格外的陰沉,沒想到他先前那般猛烈的攻勢,竟然依舊未能將後者擊敗,

這個少年現在的力量,超出了他的意料,不過,這可還不夠,


柳霸天深吸一口氣,雙手緩緩地合攏結印,他的面龐也是在此時逐漸的肅穆,一種無法言語的沉重威壓,悄然的瀰漫出來,

「張暮,能跟我拼到這種地步,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不過,也該到此為止了,」

柳霸天眼神陰寒,而隨著他喝聲的落下,只見得在其身後,深黃光芒,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在那光芒之中,彷彿是有著一座約莫百丈大小的深黃色山嶽,緩緩地成形,

那座山嶽之上,峭壁巨岩,栩栩如生,猶如真實之物,一出現時,連那漫天空氣都是被生生的壓迫逃去,下方的大地,都是瞬間崩塌下了一層,

張暮望著這一幕,眼神也是一凝,


柳霸天印法一變,一掌拍出,那百丈大小的山嶽竟是飛騰而起,帶起龐大的陰影,對著張暮周圍籠罩而去,

「山嶽決,泰山鎮天,」

巍峨山嶽,衝天而起,猶如一座生生拔地而起的真正巨山,劃破長空,帶起一股沉重得足以讓大地塌陷的波動,籠罩張暮,然後狠狠的鎮壓而下,

嗚嗚,

隨著那座山嶽的飛快座落,這一片天地的空氣都是發出了嗚咽般的低沉爆炸聲,一道巨大無比的氣弧,成弧形的包裹在山嶽之下,

謝文昌等人望著這種程度的攻勢,也是忍不住地咽了一口唾沫,頭皮有點發麻,若是那山嶽是對著這陽城座落而下,恐怕這座城市都是會被毀掉一半,

天武境強者所擁有的力量,遠遠地超越了地武境,

「不知道張暮他能不能接下來這種攻擊,」

謝文昌他們目光有些擔憂的望著天空上那道清瘦的少年身影,在那龐大的山嶽之下,他渺小得就猶如螻蟻一般,

呼,

而在下方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張暮也是緩緩的吐出一道白氣,那泛著奇異琥珀色的眸子中,掠過許些肅穆之色,

他的雙手,突然在此時飛快的變幻出一道道奇特印法,

而隨著這些印法的變幻,只見得雄渾的幽黑元氣,在其掌心之下飛快地凝聚而出,短短數息的時間,這些幽黑元氣,便是化為了一道約莫丈許大小的黑色光印,

這黑色光印,自然便是牧塵所修鍊的幽黑魔印,只不過,以他現在的狀態凝鍊出來的森羅死印,威力顯然比起以往強悍了無數倍,

張暮凝鍊出一道森羅死印后,卻並未就此停止,只見得在其掌心,幽黑元氣再度凝聚,那些元氣吞吐著,隱隱地再度化為了一枚黑色光印,

第二道幽黑魔印,

張暮盯著那瀰漫著極端驚人靈力波動的第二道森羅死印,眼芒一閃,印法繼續變幻,只見得一股股幽黑的光圈自其掌心不斷的蕩漾出來,

轟隆隆,

幽黑光圈波動著,隱約間,彷彿是有著低沉的靈氣碰撞所造成的沉悶聲響徹著,黑色光圈在張暮掌心之中伸縮著,彷彿又是有著一道黑色光印即將成形,

張暮竟然是打算一口氣凝鍊出三道幽黑魔印,


雖然自從得到幽黑魔印后,張暮一直都是在苦修這門武學,而藉助著莫師給予他的力量,他竟是直接同時凝聚出兩道幽黑魔印,

不過,他卻是並不准備這樣結束,他要直接凝練出三道幽黑磨印,

他十分清楚,在那第三道幽黑魔印成形后,那傳進他體內的反震之力有多恐怖,如果不是莫師給予他的力量太過霸道,或許他會直接被這種反震之力震得經脈盡斷,

三道丈許大小的幽黑光印懸浮在張暮的周身,一道道黑色光波擴散出來,竟是籠罩了其周身數丈的範圍,在那個範圍之中,空氣呈現一種扭曲的狀態,遠遠看去,猶如一個黑洞,神秘莫測,

三道光印懸浮,張暮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旋即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他袖袍一揮,而後變掌為拳,一拳便是對著那鎮壓而來的大山轟了出去,

轟隆,

一拳轟出,彷彿連空氣之中都是有著巨聲傳出,那四道丈許大小的森羅死印也是一顫,唰的一聲,盡數的呼嘯而出,

三道幽黑魔印呈一條黑色光線般前後掠出,黑色光波隨著它們的掠出而蕩漾著,遠遠看去,猶如一個黑洞在天空上閃掠而過,

它們的速度極快,幾乎是一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那山嶽之下,然後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狠狠的撞在了那山嶽之底,

砰,

驚人的靈力衝擊波,伴隨著撞擊,瘋狂的傳遞開來,

(未完待續) 咔嚓.

第一道幽黑魔印.很快的便是在這種衝擊下破碎開來.

「不堪一擊.」柳霸天見狀.眼中頓時掠過一抹冷笑.

咚.

就在柳驚山冷笑間.那第二道幽黑魔印也是蘊含著更為霸道的元氣波動衝撞而來.黑色光波急速的瀰漫開來.那座龐大的山嶽.竟然也是在此時劇烈的一顫.那種鎮壓速度.變得緩慢了許多.

《重生七零養家(女變男)》 .

咚.

第三道幽黑魔印也是頃刻間緊隨而來.黑色的光紋.猶如瀰漫了這座山嶽的底部.一種極端霸道的力量席捲出來.竟是生生地將那鎮壓而下的山嶽抵住.

而在第三道幽黑魔印將那山嶽生生抵住之時.張暮掌間.印法急速變幻.而後.很快便是再度有著一道幽黑光印.自其掌中彌散而出.

第四道幽黑魔印.

第四道幽黑光印.悄然而來.隨後悄悄地爆發出了那最為恐怖的力量.

嘭.

黑色的光芒.猶如日落之時從那天際之旁紛紛湧出的黑暗一般.自那山嶽底部蔓延而出.在那種黑光之下.甚至連陽光都是被消融而去.

整個天地的色彩.彷彿都是在這一瞬黯淡了一下.

咚.

而就在無數人有些驚異的望著那種黑暗瀰漫時.突然一道低沉的悶聲.陡然響徹.那一道道目光望去.然後便是瞳孔緊縮起來.

只見得在那山嶽底部.一道約莫將近式丈大小的黑色光束.猶如貫穿天地的擎天之柱.竟是生生的從那山嶽底部洞穿而出.最後自那山嶽頂峰.穿透了出來.

那一幕.壯觀到了極致.

「怎麼可能..」

那柳霸天的身體.在此時猛的一抖.眼中有著難以置信攀爬出來.他將力量催動到這種程度.竟然都被張暮給抵擋下來了.

「呼.」

城市中.謝文昌他們見狀.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嗡.

黑色光束在此時膨脹開來.波及整座山嶽.最後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那座山嶽便是被生生的撐爆而去.最後化為漫天光點.一點點點的消散.

那來自柳霸天的全力攻勢.竟然便是這般被張暮完美地破解而去.

「這個混蛋.」

柳真.柳晨他們望著這一幕.面色則是陰沉無比.那眼中有些無法置信.也有些難掩的驚恐.他們實在無法想象.那個曾經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得重視的少年.怎麼會突然間擁有了這麼可怕的力量.甚至連踏入天武境的柳霸天都無法將其擊敗.

天空之上.張暮指尖的黑芒也是緩緩消散.他抬起頭望著不遠處.那裡柳霸天正面色陰沉地將他給盯著.

兩人對視著.竟都是未再採取攻勢.顯然都是能夠察覺到對方的厲害.

「竟然能將我逼成這樣.你倒也真是厲害.」

柳霸天盯著張暮.深吐一口氣.似是要將心中的憋屈吐出來一般.不過他的眼神依舊陰冷.低沉的道:「我雖然不清楚你的這種力量從何而來.不過顯然這並不屬於你.所以你的這種力量.應該不可能持久下去.而且你本身也只不過是玄武境後期的實力.你的身體.無法承受這種力量.不要以為這能夠遮掩住.我能夠看得出來.」

張暮眼芒微閃.這柳霸天.不愧是混跡於陽城多年的強者.這般眼力.也是非尋常人可比.伴隨著他逐漸的徹底動用莫師的力量.他的身體的確開始出現一些難以承受的變化.在他的衣衫之下.他皮膚已經出現了一些細密的血痕.鮮血順著身體滑過.而後一滴滴的順著指尖滴落而下.

「這個傢伙說得沒錯.你已經堅持不了太久.如果再解決不了他.我勸你還是想辦法逃掉把.」莫師有些凝重的意念.突然在張暮心中響起.

「我不能逃.還有別的辦法么.」張暮眼神發冷.緩緩道.

「以你的實力.能夠勉強抗衡他.已經是極限.想要擊殺他.還是有些難度.除非……」莫師沉吟片刻.緩緩道.

「除非什麼.」

「除非你能施展出比天武境更強的力量.」

「比天武境更強的力量.」張暮一怔.

「我傳遞一道靈光給你.你做好準備.」莫師略微沉吟.凝重地道.

「嗯.」張暮點頭.

柳霸天望著沉默不語的張暮.也是冷笑.顯然他已經是戳中了張暮最忌憚的地方.他袖袍一擺.道:「接下來我只需要與你僵持著便好.你的力量會越來越弱.到時候.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城市之中.謝文昌他們也是沉默下來.雖然他們不知道張暮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會實力暴漲.不過這種力量.必然不會屬於他.而動用這種不管是如何得來的力量.他本身都不可能猶如柳霸天這種真正的天武境強者媲美持久力的.

柳真他們聞言也是鬆了一口氣.旋即眼神陰狠怨毒的盯著張暮.這個小子.太過詭異了.必須除掉.不然的話.以後太讓人寢食難安了.

天空上.張暮望著那面色漠然譏諷的柳霸天.也是笑了笑.道:「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那你接下來又打算做什麼.」柳霸天嘴角噙著一抹嘲笑.他已經看出張暮的弱點.雖然後者現在也具備天武境的力量.但卻還不足以擊殺他.只要他拖著.張暮必死無疑.

「在我失去這股力量之前.把你殺了就可以了.」張暮笑道.

「有意思.」柳霸天那深陷的眼眶中掠過一抹厲色.道:「不過就怕你就算借用了其他的力量.也沒這等能耐.」

張暮沖著柳霸天高深莫測的一笑.旋即他的眼神.也是逐漸地冷冽下來.他雙目緩緩閉攏.同時其身形一動.閃電般的飄退.

在其飄退之時.一股股磅礴無比的無形波動.自張暮腦海之中迅速地彌散而開.旋即便是對著張暮手臂處的魔導鐲匯聚而去.

這股波動.正是精神力的波動.不過.此時張暮周身彌散出的精神力波動.磅礴而雄渾.若是明眼之人感覺到.便是清楚.這種精神力波動.已經是遠遠超越了二階魔導師.達到三階魔導師的範疇.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