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數個黑衣人從天而降,像是一張嚴密的網,向書芷洛壓了下來。

書芷洛揮舞著短刀,只覺眼前閃過一陣明晃晃的光亮,幾個黑衣人就已倒地不起。

其他的黑衣人只是微愣了片刻,又一起向她攻來。

書芷洛眼角餘光瞟向雲宸的位置,看見沒有人去攻擊他,放下心來,手上動作更快了。

她不想讓雲宸看到這麼血腥的場面,想要速戰速決。

這些黑衣人出手狠絕,招招都是殺招,她忽然覺得,這些黑衣人莫非不是沖着雲宸來的?

難道是沖着自己來的?

若是沖着自己來的,又是何人想要置自己於死地?

書芷洛出手如電,已經很快將這些黑衣人都清理乾淨。

雲宸躲在劍翹的懷裏,聽着周圍已經沒有了聲音,閉着眼睛喊道:「書書。」

書芷洛看向他,答道:「可以睜開眼睛了。」

雲宸張開眼睛往書芷洛的懷裏跑去。

書芷洛雙手一抹,手裏的短刀已經收了回去。

雲宸眼睜睜見到書芷洛手中的短刀消失不見,驚道:「書書,你的刀去哪裏了?」

他拉住書芷洛的手翻來覆去的看,也沒有發現短刀的蹤跡,更是驚奇了。

「好了,別看了,反正我藏起來了。」

書芷洛說着,彎腰將雲宸抱了起來,就在她彎腰的這一刻,她眼尖地看見不知從哪裏飛來一枚暗器,正直直地往雲宸的后心飛去。

她趕忙將他抱起,用自己的後背去擋。

那是一枚六角飛鏢,看飛鏢上還泛著青色的光。

應該是飛鏢上還淬了毒。

書芷洛用自己的背接了這一鏢,趁藏在暗處的那名刺客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將雲宸塞到劍翹的懷裏,又從手鐲中抽出短刀,飛身到那名刺客的藏身之所刺進了一刀。

她這一番動作如行雲流水,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當她刺完這一刀,都沒有回頭看,直接走了出來。

雲宸已經哭着跑了過來,抱住書芷洛不住說道:「書書受傷了,書書受傷了。」

他剛剛看得清清楚楚,書書抱着他的時候轉了個身,那枚飛鏢就扎到書書的身上了,書書是因為他才受傷的。

雲宸已經哭得泣不成聲,不斷催促着:「書書我們快回家找大夫。」

書芷洛抱起他,安慰道:「我沒有受傷,沒事的。」 「怎麼樣?」

雖然不知道藍天的結果,但陳公元還是有些希望他能夠給出一個疑點。

哪怕只是一個也夠。

但,藍天卻搖了搖頭。

「這應該算是血液科的,但具體到底怎麼回事,實際上還不太清楚,建議血液科來抽血化驗吧。」

藍天認真的說道。

「沒錯,我們也是這麼想的,這個病人和上個病人也一樣,完全是血液冰冷的狀態,但是身體卻異常的發熱。」

陳公元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一邊的老頑童校長也難得的露出了一絲凝重。

「現在這種病因,目前為止,科院那邊還沒有給出具體的答覆,檢查結果就是身體問題。」

老許同志也開口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我建議,今晚就開始研討吧。」

一名老教授開口說道。

「我同意。」

「附議。」

「OK!」

在場的國內外的教授一致同意。

正好在會場的人都有,那就直接開始就好了,也不需要多準備什麼。

研討的開始,讓藍天眉頭一皺。

這會是直接對上了六大境地的人啊。

他如何不惱?

沒有一點準備,他素來不打無準備的戰。

不過,嘴角也是微微上揚。

無所謂,這一戰,該打還是得打。

只是有了些許煩躁而已。

最主要的是,無論是這個病症還是蘇薩克氏症候群,他都有些想法。

他也很想要看看,這些人知道他提出來的方案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表現。

最關鍵的是,那個所謂的大日境地。

其實,他一直對於這個所謂的大日這兩個字多了些介懷。

大日?呵呵,還真把他們當根蔥了?

如果有人可以權勢滔天的逼迫這個狗日的國家把大字改成小字的話,他一定雙手贊成。

甚至,還會落井下石的踩上一腳。

藍天在一邊做著準備,畢竟這不是小事。

突然的連夜開始研討。

這已經是極限了。

女工作人員已經被送去做全面檢查了。

只有他知道,那病人的生命力只有四年。

因為不清楚上一個病人的具體情況,他並不清楚現在他們是不是也知道這個事情了。

「藍醫生,大日境地那邊有點來者不善。」

陳曉雲趁著空閑的時間,連忙跑到藍天身邊,低聲說道。

「看的出來,看來,上次的那個病人,已經上升到國際上面了,他們已經得到了具體的消息了,這一次的病人,只怕他們會進行爭取,不過很可惜啊。」

藍天嘴角微微上揚。

大日?小日子都快過不好的人,還想要爭取病人?

可笑。

且不說國際這邊還在防備著他們的狼子野心。

單單華夏這邊,也不會放過他們。

最關鍵的一點事,等會,他會親自,把他們這些想法,全部碾壓成渣渣。

不過,如果他開了這個頭的話,只怕會挑起國際上的醫學爭端。

但,如果憋屈的把人交出去的話,他忍不住。

這件事,還是需要商量一下。

「陳院長在哪?」

藍天抬頭問道。

「你打算找院長去解決這件事?」

陳曉雲有些驚訝。

「他們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如果不提前預防,他們一定會步步緊逼,可別忘了,一個雜碎不可怕,一群雜碎,才是最可怕的。」

藍天點頭,認真的說道。

陳曉雲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這個國家,最懂得利用國際輿論了,到時候,整個華夏都會陷入被動。

所以,提前打預防,是最好的結果。

「在306。」

陳曉雲已經知道了他的想法,點頭說出了位置。

藍天微微頷首,然後起身走過去。

……

……

「你說什麼?」

陳公元拍桌而起,雙眼通紅。

「院長,這件事,應該遠比我們想的要複雜。」

藍天開口說道。

「這件事的話,確實棘手的很,那般狗日的小日,真當自個是個人了?」

陳公元是老一輩的人,很多事情,都歷歷在目。

父母的教誨,早就深入他心。

如果現在還是那個年代,別說和他們談了,早特么拿槍斃了那群王八蛋了。

「所以這次來,就是為了和您說這件事,不過,會容易挑起爭端。」

藍天低沉的雙眸,讓陳公元內心一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