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方雅看向顧銘,只見他此時十分淡定,眼中竟然閃動著興奮之色。

「顧大哥,你不會是想……,不行,絕對不行,它太大了。它怕火,只要我們不動,它就不會攻擊咱們。」

方雅猜到了顧銘的想法,沒想到他竟然想對付野豬。

別說現在手裡沒有武器,就算是有,那麼大個的野豬,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顧銘笑了笑,「你站在這裡別動,我去弄個夜宵回來。」

邪魅舞夜–街舞女孩 說著,顧銘大步向野豬走去。

「顧大哥,你快回來,危險!」

聽了顧銘的話,方雅瞬間愣住了,當她回過神的時候,顧銘已經快到野豬身邊了。

要死就一起死吧!

方雅撿起一根燃燒的木柴,舉起后一咬牙,向顧銘追了過去。

而此時,野豬見顧銘離開了它害怕的火堆,頓時前蹄在地上猛踩了幾下,而後朝著顧銘沖了過來。

「顧大哥,快躲開,我來了!」

看到野豬沖向顧銘,方雅驚慌大叫,直接將手中的燃燒的木柴扔了過去。

可惜她的力氣太小,再加上恐懼,僅扔了三米多遠。

完了,這下真的全完了。

自己不但沒有嚇走野豬,反而幫了倒忙。

如今火沒了,再回火堆取已經來不急了。

方雅嚇得臉色煞白,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顧銘死在野豬的手裡,淚水從眼角落了下來。

「轟!」

隨著一聲巨響,感覺大地都在顫抖。

方雅的淚水成線地流下,緊閉著雙眼,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可是等了半天,竟然一點聲音也沒有了,而她還完好無損地站在原地。

慢慢睜開眼睛,入眼的一切,令她大吃一驚。

「怎麼回事?」

方雅徹底傻眼了,驚呆了,完全搞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

只見那隻龐大的野豬竟然已經倒在了地上,在它的肚子上插著一根長長的樹枝,鮮血狂噴著。

反觀顧銘,悠閑地站在野豬身前。

如果沒記錯的話,剛才顧大哥手裡好像沒有東西吧,可是那個樹枝是從哪來的呢。

方雅回過神后,心中疑惑著。

「顧大哥,你沒事吧?」

心中雖有疑惑,但是現在並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方雅驚喜地跑到顧銘身邊,直接撲到他的懷裡,放聲的哭泣。

顧銘微微一笑,輕輕地在她的後背拍了拍,「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好了,別哭了,我們準備吃宵夜。」

「嗯!」

方雅點了點頭,鬆開顧銘后,依舊有些害怕的站在顧銘身後。

野豬雖然死了,可是它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

不過有顧銘在身邊,方雅感覺很安全。顧銘連這麼大的野豬都能殺死,還有什麼他做不到的呢。

從背包里找來匕首,十幾分鐘后,龐大的野豬被顧銘四分五裂,分成了一塊塊的。

半個小時后,方雅從害怕中走了出來,臉上掛起了幸福的笑容。

看著火堆上烤得直冒油的野豬肉,饞的她直咽口水。

「顧大哥,我還是第一次吃野豬肉呢,真好吃!」

方雅接過已經烤好的野豬肉,吹了兩氣后,咬了一大口,兩個眼睛閃爍著異樣的神采。

「好吃就多吃點。」

顧銘笑了笑,用匕首將烤好的野豬肉分成小塊,又找來兩根小樹枝製成了筷子。

一個小時后,兩人拍著肚子躺在地上,一起望著天空的星星。

「到睡袋裡睡覺去吧!」

躺了一會,顧銘看向方雅。

方雅坐了起來,扭頭看了眼不遠處的睡袋,輕聲說道:「睡袋能夠睡下兩個人,要不你也進來吧,外面冷!」

說著,方雅感覺自己的臉滾燙,隨即羞澀地低下了頭。

方雅呀方雅,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不過,顧銘是好人,他一定不會對自己做什麼的。

即便是做了什麼,也無所謂了,如果沒有他的話,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哎呀,羞死人了,我怎麼能想這些東西。

方雅心中暗想著,臉更加熱了。

「還是你自己去睡吧,如果咱倆都睡到睡袋裡,萬一一會再來個野豬或者是野狼怎麼辦?」顧銘嚇唬了方雅一下。

果然,方雅聽后,身體馬上顫抖,乖乖地鑽進了睡袋,過了一會,就傳來了很有節奏的酣睡聲。

顧銘微微一笑,起身將剩餘的野豬肉全部收進小天地內。

回到方雅身邊,直接打坐修鍊,繼續吸收靈氣。

很快,天開始放亮,顧銘也睜開了眼睛。

活動了一**體,顧銘站了起來。

趁著方雅沒有醒來,他鑽進森林,又采了一些藥材后,便回到了河邊。

從小天地內取出一小塊野豬肉后,烤了起來。

陣陣肉香飄動,方雅在睡夢中聞著肉香竟然吧嗒起了嘴巴,還說起了夢話。

「真香,真好吃!」

或者是感覺不對,方雅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當看到顧銘坐在火堆旁烤肉時,兩個眼睛頓時放大數倍。

真是個饞貓!

顧名微微一笑,心中暗想。

方雅也感覺到了自己的醜態,尷尬地笑了笑,從睡袋裡出來后,坐到顧銘身邊,輕聲說道:「不許笑,都怪你,誰讓你用野豬肉來叫人家醒來的。」

說著,她的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來。

「去洗把臉吧,吃完烤肉,咱們繼續出發!」顧銘笑了笑,不停地翻轉手中烤肉。

過了一會兒,方雅洗完臉吃完早餐,整個人看起來也精神了許多,完全和前天遇見她時,是兩個樣子。

唯一的問題就是她身上的衣服已經破損的不成樣子了。

幸好顧銘的小天地內他的衣服,隨便找了一套,遞給了方雅。

當方雅看到衣服后,臉上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同時也充滿了疑惑。

「別看了,難道你想繼續穿這身衣服嗎?」

顧銘指了指方雅。

「這衣服哪來的,我怎麼沒看見?」方雅疑惑地問道,並沒有去理會顧銘的目光。 露在外面的地方,已經不知道被顧銘看了多少遍了,方雅已經習慣了。

現在她要搞清楚的是,顧銘手裡的衣服是哪來的。

別告訴她是從背包里取出來的,因為背包里有什麼,她非常清楚,在裡面根本就沒看見過衣服。

「當然從背包里拿出來的。別瞎想了,我自己的背包,我的東西放在哪,我能讓你知道嗎?趕快去換上,然後繼續出發。」

顧銘說完,背過去了身。

方雅將衣服直接穿在了外邊,跟著顧銘繼續出發。

走了一個小時左右,方雅的腳便疼的受不了了。

顧銘再次背起方雅出發。

他有能力將方雅治好,可是為了趕路,顧銘不得不這麼做,只有這樣,他才能提高速度。

走了許久之後,顧銘抬頭看了一下太陽方位,估計差不多到中午了,於是放下方雅,喝了點水吃了些早上烤好野豬肉之後,兩人繼續出發。

顧銘的收穫越來越多,期間停了幾次,當然是因為方雅。

人有三急,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方雅漸漸地也從羞澀中走了出來,也不要求顧銘捂耳朵了,但轉過身去,這個還是必須的。

又走了幾個小時,太陽西斜,顧銘背著方雅來到了一處平坦的地方。

「顧大哥,這裡都是什麼呀,怎麼好像是有人種的一樣呢?」

方雅指著面前成片的藥材,看向顧銘。

正如方雅所說的那樣,這裡非常平坦,而且地方非常大,裡面積滿了各種藥材。

藥材橫豎筆直,就連間矩都一樣。

如果說不是有人種的,打死他們都不相信它們長出來就是這個樣子。

「沒什麼,就是一堆雜草而以。眼看太陽又要落山了,咱們還是先找個地方縮營!」

壓著心中激動,顧銘背著方雅離開,在距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尋了一條水源地,停下了腳步。

「方雅,我去上個廁所,你先把火點起來。」

方雅點了點頭,並沒有多想。

顧銘返回那片葯地之後,全部收入了小天地,種在了裡面。

這次的收穫可以說非常大,這裡的藥材有上萬株,而且還有許多是已經滅絕的藥材。

但是疑問來了,到底是誰種的藥材呢?

難道這納密森林裡有人居住。

可是這方圓千米之內,顧銘早就查看了一遍,根本就沒有人居住過的痕迹。

突然,就在這時,地下傳來一絲詭異的動靜。

顧銘僅考慮了地面,卻忽略了地下。

一個巨大的黑洞露出,一道黑影從地上躥了出來,伴它而起的還有泥土沙石。

隨著它的一陣劇烈咆哮,大地開始顫抖起來,四周的樹木更是倒下一片。

看清那巨大的黑影后,顧銘神色不由一變。

「赤古蛇?」

先天神珠傳來了黑影的信息。

赤古蛇,渾身漆黑,足有十餘長,扁平的腦袋,不停地吐著信子。

它以藥材為食,生長在藥材生成的地方。

體內含有劇毒,沾著必死。

不過,它卻渾身是寶,無論是血還是肉都是非常珍貴的藥材。

顧銘淡淡地掃了赤古蛇一眼,沒想到它竟然有著神話境的實力。

按照先天神珠的信息里說的,算是三階靈獸。

「顧大哥,你在哪裡?」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方雅的聲音。

看來一定是剛才赤古蛇的叫聲,嚇到了她。

顧銘可不想跟赤古蛇在這裡廢時間,直接出手。

兩條火龍呈現,直接撲向赤古蛇。

赤古蛇明顯愣住了,身體在顫抖著,竟然趴在了地上,放棄了抵抗。

顧銘一怔,瞬間腦海中想所看過的網路玄幻小說中所說的,等級壓制。

可是火龍是他用靈氣幻化而起的,為什麼赤古蛇會害怕呢?

顧銘心中雖有疑惑,但還是痛下殺手。

既然赤古蛇渾身是寶,顧銘又怎麼可能放過它,直接將它的屍體收入小天地。

赤古蛇一入小天地之中,便被九龍神鼎給吸進了鼎內。

顧銘很是無語。

「顧大哥!」

方雅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顧銘身形一閃,出現在方雅不遠處的草叢中。

「這呢,我在這呢!」

顧銘走出來,向著方雅揮了揮手。

「顧大哥,你剛才聽到什麼聲音了嗎?有沒有感覺大地在顫抖?」

方雅跑到顧銘身邊,緊緊地抱住了他,被嚇的連聲音都變了調。

「你是不是昨天嚇到了。哪有什麼聲音,大地這不也是好好的嗎?好了,咱們準備下晚餐吧!」

顧銘微微一笑,抱起方雅,向著縮營地走去。

他也不想抱著,可是方雅已經嚇得兩條腿都已經軟了,連站都站不穩。

剛回到營地,顧銘猛然抬頭看向森林內。

千米左右的地方,正有四道身影向這裡走來。

他早就對方雅使用過搜魂術,這四人就是方雅的同學,沒想到他們竟然也來到這裡。

「有意思,他們一定有什麼目的!」

顧銘回頭看了眼方雅,他在那兩男兩女中,竟然發現他們竟然全是武者。

而且從他們的行走速度和防備來看,他們應該是經過長時間的訓練。

看來方雅是被他們騙來的,根本不知道他們的真正目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