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於是平理當時就現身,在險些打起來之前表明身份,和人家做了交易,開疆也在比武之前,就已經見過對方,並最終有了現在的結果,那長槍不是意外飛出去,而是被開疆故意踢向百姓,再自己飛身去撲救。

項圻攙扶涵之坐下:「朕早就知道了,在他們對決之前,朕就得到了消息,他們私下會面。」

涵之緊張不已:「皇上,平理年少氣盛,太自以為是,他絕不是有心算計您。」

項圻卻說:「平理如此,你該欣慰才對,他早已不是魯莽的少年。其實朕一直兩難,將祝鎔留在身邊,邊境就少一位猛將,可若放他去,朕身邊又少了臂膀。但現在看來,有人可以代替鎔兒,就是平理,再過幾年,朕可以毫無顧忌地放他去邊境,只要他能繼續有所長進,而非沾沾自喜,從此不求上進。」

涵之暗暗鬆了口氣:「多謝皇上包容,多……」

話未完,涵之只覺得身下熱流湧出,她抓緊了丈夫的手:「皇上,怕是、怕是羊水破了。」

「怎麼這麼早?」項圻驚慌不已,朗聲道:「來人,來人!」

千里之外的紀州,今日晴空萬里,但氣候極冷,扶意等祝鎔從軍營回來后,便結伴來王府探望長公主,並告知京城發生了什麼。

勝親王和他們一道用了晚飯,眾人相談甚歡,酒足飯飽后,夫妻倆才要離開。

但剛到門前,忽聽後院有人喊抓刺客,祝鎔和扶意使了眼色,便縱身追去。

留下的人,皆淡定從容,畢竟在王府里抓細作,早已見怪不怪,而那一個在書房伺候,又被扶意撞見和北國商隊有往來的,也證實了,是王爺的親信,是反過來故意和北國保持聯絡的人。

閔王妃說:「你先回去吧,鎔兒要幫著審細作,我會讓他早些到家。」

扶意欠身道:「是,一會兒我讓家人送棉衣來,這天冷得出奇。」

閔王妃仰天看著夜空:「怕是半夜就要作雪了。」

如此,王府派了馬車送扶意回家,在門前目送管事帶著車馬離去,香櫞才攙扶小姐進門。

扶意說著,要給祝鎔送棉衣去,忽見一道白影從天空劃過,只見信鴿落在地上,安安靜靜地等待主人靠近它。

香櫞利落地抓了鴿子,扶意上手解下紙箋,就著燈籠展開,寥寥兩句話,看得她心花怒放。

「爭鳴?爭鳴?」扶意大聲喊著,「趕緊套馬車,我要去王府!」

香櫞捧著鴿子問:「小姐,怎麼了?」

扶意揚了揚手裡的紙箋,神采飛揚:「皇後娘娘今早生了,是個皇子。」

眾人聞言大喜,爭鳴和翠珠趕緊去套馬車,香櫞放了鴿子,跑著去取姑爺的棉衣。

扶意留在原地,提起燈籠再將紙箋上的字看了又看,忽覺額頭星點冰涼,抬起頭,在月色和燈火下,看見雪花紛紛揚揚而落。

「下雪了?」她起身來,伸手去接,指尖觸碰到雪花的一瞬,星點冰涼,卻在身體里化作涌動的熱流,扶意直覺得一陣暈眩上頭,胃裡更是翻江倒海。

這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她渾身緊繃,小心翼翼地收回手,下意識地捂住了小腹,心中飛速地計算日子,頓時熱淚盈眶:「鎔哥哥……」

—全文完— 這是大瑣第一次嘗試,所謂開放式的結局,但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開放式,畢竟大家能看得出來,故事和人物都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且微信平台會有番外)。

大家最初看這個文時,一定都想象著,扶意將來位高權重,成為女官,成為公爵夫人,開辦女學修改律法,乃至改變這個世道。

但是,從她和祝鎔放棄爵位開始,再到兩個人選擇返回紀州,大家對今天的「結局」,應該不至於太驚訝。

是的,我就是想表達,這條路很難走。

在現世現代的社會下,依然無法達成的男女平等,即便是在虛構故事裡的古代背景下,也完全不切實際,我不能瞎寫。

可不論是故事裡,還是現實世界里,只要還有人為此奮鬥,為此抗爭,再微弱的光芒,也足以照亮這個世界。

《盛世》總的來說,不是一個談情說愛的故事,裡面每個人都在努力搞事業,把宅鬥文寫得如此清(一)醒(本)脫(正)俗(經),我也是很奇葩了。

昨晚我還在和我的好友說,讀者看到大結局,會不會炸毛,但既然我有勇氣寫了前面的150萬字故事,我也該堅定地,用這樣的結局來畫上一個句號。

許你一生安好 故事全篇時間軸,不足兩年,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幾乎每一個人物命運都發生了改變。

而在這些變化之後,扶意、祝鎔、開疆、堯年、平理、閔延仕、韻之,乃至帝后……

年輕的他們,前路漫漫,在實現理想與抱負的征程里,等待他們的將是無窮無盡的艱難困苦,而這一切,我都放在了這個「開放式」的結局裡。

下周一開始,會每天(除周三)外,在微信平台(阿瑣),發布主要人物的番外,會有後續的故事展開,也會有類似前傳的講述,敬請期待。

新書會在十一月初和大家見面,不見不散。 2010年深冬的北京丰台區的郊區一座有站崗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一個理著光頭,身高178穿著一身迷彩服背著一個綠色背包的男人慢慢的走了出來。

光光的腦袋掩飾不住他那秀氣的面容,臉上的憂傷讓人看了好心疼!

他抬起頭看著天空的飄落的雪花深深的吸了口氣,終於出來了!因傷害他人重傷在軍事法庭判了七年,就這樣吃了七年的勞飯,免了軍籍從一個在部隊里立過一等功兩次,二等功三次的優秀軍人變成了今天的階下囚。

媳婦兒,我們一起種田吧 在七年的改造中他從來沒有為所做這件事後悔過,只是覺得對不起師傅,讓師傅一直擔心自已,七年了,也不知道師傅他老家現在怎麼樣了!倩倩、雅姐、小影你們還好嗎?還記得我嗎?你們已經嫁人了吧?

金清石從小就是一個孤兒,是在吉林長白山上的一座寺廟裡長大,唯一陪伴著他的就是象爺爺一樣疼他愛他的師傅一個老和尚。那是一個深秋的季節,外面已經比較寒冷了。

老和尚從深山裡採葯回來就看到一個小被子包著的小清石,不知道什麼人把他放在了寺廟門前,在小孩子身邊只放著一把金色的手術刀和一張字條,上面只寫著孩子的出生日期1983年2月20日。

老和尚就把剛滿一歲小清石以金做為小清石的姓,因為發現小清石的時候是放在寺廟前的青石台階上,就起名叫清石,清有水,金有利起了這名也可以剛柔並進吧。

老和尚1925出生在山東蓬萊的一個中醫世家,自幼隨爺爺學習祖傳的醫術,少年時醫術已經在當地小有了名氣。

在那個戰爭年代抓壯丁、抓勞工已經象家常便飯一樣,爺爺因為被抓去給一個受重傷的一個將軍看病,最後將軍還是一命歸西,爺爺也落下了謀殺將軍的罪名,結果全家只有老和尚因正在鄉下給人看病而沒有被抓到,家裡的其它人全部給抓了起來給軍閥迫害至死。

老和尚得知消息趕回來后,夜進將軍府連殺仇人20餘人,給家裡人報了仇之後連夜逃往五台山拜靈隱寺主持智善大師為師,從此歸一佛門法號無塵。

老和尚在師傅智善大師圓寂后,開始了自已修行的路途,走遍全國的大大小小的寺廟,也從中年走向了晚年。

最後一個人留在了長白山下的這座荒廢的千年古寺,因為在這原始的大森林裡不但生長著百年以上的人蔘、靈芝還有各種稀有的名貴中草藥,更主要的是這裡的靈氣濃郁,對老和尚突破先天有著有莫大的幫助。

老和尚自從有了小清石的出現,變得更加忙碌了,白天採葯又要去尋找哺乳期的動物好收集鮮奶給小清石喝,每天晚上還要用白天採的葯熬成藥汁給小清石泡澡。

這一泡就是五年,五歲的小清石比同齡的孩子高出了許多已經有1米2了,身上經過多年中藥的洗理全身的筋脈已經充滿了韌性,為將來修練內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不粗不細的兩條眉毛象畫在眉上,秀氣的臉上透漏出健康的紅暈。

小清石五歲了,因為在山上生活也沒有什麼小朋友和他在一起玩,陪伴他是就是這原始大山裡的一草一木還有在山裡跑來跑去的小動物。

最大的樂趣就是在深秋的季節山裡的野果成熟了,葡萄、山楂、杏子、李子、松子都是小清石的最愛,不過小清石最喜歡吃的零食就是松子了。

因為可以保存起來一年四季都可以隨時吃到,可是松樹太高太大了,小清石爬不上去,只能每天守在樹底下,等著松塔自已掉下來。天天盼著起大風,起了大風就可以吹落更多松塔,就可以收穫更多的果實。

老和尚把小清石把小清石的一切都看在眼裡,也不說也不幫總是笑在遠處看著小清石圍著大樹轉來轉去的樣子,不過眼裡充滿了對小清石的疼愛和關懷。

又是一年的秋天,老和尚把在外面玩耍的小清石叫到身邊來:「石頭啊!師傅越來越老了,以後你的路也不在這佛門靜地,等你大了要走向外面更大的世界,五歲的你是個小男子漢啦!從今天開始師傅要教你一些東西了!」

「師傅你要教我什麼啊?捉小鳥嗎?還是能打老虎啊?如果能飛得向大樹那麼高就更好了!」小清石拉著師傅的胳膊天真的看著師傅道。

從老和尚慈祥的目光里看到小清石可愛的摸樣,心裡想的是對自已今天的決定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罷了!將來的路還是要他自已走,自已能幫的、能教的都給他吧!

老和尚微笑看著小清石道:「如果你能學會當然可以捉小鳥啊!更可以打老虎,你看到外面的那棵大松樹了嗎?如果學會了你以後就不用圍著大樹找松塔了,可以天天吃到松子哦,只要你能堅持住才可以啊。」

「師傅你在忽悠小孩子吧?我從來都沒看到你上去過那麼高的樹,講大話不是好孩子哦!」小清石一臉不相信的樣子看著師傅道。

老和尚來心哈哈大笑起來!!對一臉不信樣子的小清石道:「師傅不上去並不代表師傅上不去啊!師傅吃不了松子了,就不上去了啊!呵呵!」

聽到師傅這麼說,小清石一把抓住師傅的手向門就走,邊走邊對師傅道:「師傅知道石頭最愛吃松子了,一直都沒幫過我打過松子,師傅你這次你要幫我摘上面那些大的哦!如果摘不下來師傅就是騙小孩子了哦!」

老和尚笑眯眯的跟著小清石來到寺廟院里一顆有幾百年的大松樹下,樹身兩個成年人都抱不過來,現在已經是初冬了,樹上掛滿了一顆顆松塔,松子就長在每層松塔的中間,最低的樹枝離地下也有三米多高,平時小清石沒天都會在這些松樹子轉來轉去,就等著松塔自己掉下來,最讓他開心的就是起大風的天氣,這樣他就可以撿到更多的松子,想著松子的美味小清石深深咽下嘴裡的口水。

老和尚把身上穿的僧袍的袖子疊了幾下,看著小清石咽口水的樣子,老和尚心疼輕輕的摸了摸小清石的頭。

小清石看看大樹又回頭看著師傅,滿臉不舍的對師傅道:「師傅!石頭不吃松子了,樹好高啊!師傅還是不要上去了,太危險了!」

師傅笑著對小清石搖了搖頭,突然躍起在約兩米高的樹身上用腳尖輕輕的一點,身體再一次躍起,等到小清石看到師傅人的時候師傅已經落在了五米高的大樹上,小清石用小手捂住自己嘴巴,滿臉都吃驚的樣子。 老和尚坐在樹枝上,微笑的看著小清石道:「怎麼樣啊?師傅沒忽悠你吧?你學會了也會和師傅一樣想上來就上來了!」

小清石看著師傅一臉崇拜腦袋像小雞吃食一樣不停的點著頭道:「師傅!我一定會好好學,這樣我一輩子都能吃到松子了啊!那你能不能現在幫我摘下一些啊?石頭想吃了!」

老和尙聽完這句話身體在樹上一晃差點掉了下來,狠狠瞪了小清石一眼,心裡想到我怎麼收了你個吃貨徒弟啊!悲劇啊!

老和尚深吸一口氣縱身一躍輕輕的落在地上。

小清石看著師傅空空的雙手,雙眼開始發紅,眼淚在眼圈裡來迴轉動,一場小雨就要來臨了。

老和尚看著小清石要給自已來一場小雨,立即選擇了投降!抱起小清石道:「師傅這不是還沒有表演遠嗎!現在給你看打老虎好不好?」

小清石聽完師傅說完暗暗得意的想到,讓你不給摘松塔非得讓我出絕招!拉著師傅的手小清石道:「師傅最疼我了,老虎可以晚點再打,師傅還是先打松塔吧!」

老和尚真的無言了,心裡這個鬱悶啊!也不再搭理小清石了自已走到大松樹前,氣運丹田雙拳緊握,猛地向大松樹打去,大松樹劇烈的晃動起來,松塔像雨點一樣噼里啪啦從樹上掉了下來!

老和尚打完拳看也沒看就轉身走回了房間,小清石看著滿地都是小小的松塔從吃驚到驚喜在小臉上不停的變幻著。師傅真厲害一拳子讓我這半年都不用愁沒有松子吃了,這個一定要學會才行!

老和尚祖傳的內功心法叫做九龍心經,九龍心經主要是以真氣通經,用真氣打通全身經脈。心經共分為九層,老和尚的爺爺、父親才練到了第五層,如果練到大成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悲劇了,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和尚現在練到了第七層的頂峰。

第一層:意氣丹田,丹田感覺到氣的存在,用呼吸方法逆轉,吸氣時將肚子縮進去,呼氣時將肚子凸出來,慢慢就可以感到丹田發熱發漲。

第二層:氣慣丹田,腹式呼吸,吸氣時膈肌下降,腹壓增加,使小腹外鼓,好像氣經肺吸入丹田;呼氣時小腹回縮,好像氣從小腹經肺而出。

第三層:小周天,真氣在任、督二脈里循環運行。

第四層:大周天,真氣在奇經八脈和十二正經里循環運行。

第五層:小圓滿,可以意領氣,打通全身經脈,意隨氣行,可以意氣外放,以氣治病。

第六層:大圓滿,氣慣全身,氣成利器。

第七層:小先天,以氣運物,傷人於無形。

第八層:先天境,凌空飛躍,力拔山河。

第九層:大乘境,翱翔於天空,長生不老。

第二天太陽剛從東方升起,老和尚已經站在了寺院里等著小清石了,昨天說好的要早起和師傅練功的,因為太陽的第一縷陽光也叫紫氣東來,對修鍊內力很重要,在紫氣的照射下有靈性的植物會同時散發靈氣吸收紫氣,天地間的靈氣也是最濃厚的時候。

太陽已經緩緩升起,可是小清石的門依然沒有打開,老和尚無奈的搖了搖頭,平時捨不得罵一句打一下,讓這小傢伙有恃無恐,唉~!看來要改變一下教育方式才行了,嚴師才能出高徒啊!可是自己真的捨不得打他,怎麼辦呢?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才行.老和尚走在院子里走來走去,突然眼前一亮,哈!哈!哈!大笑起來,「此記為苦肉計!」

老和尚看著小清石的房門道。想到此轉身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閉目養起神來。

小清石醒來的時候發現太陽已經升的很高了,突然想起昨天師傅說要早起練功的事情,哎呀!咋給忘記了,師傅一定生氣了,怎麼辦?唉,想了想還是先認個錯吧!師傅生氣不可怕,怕不給做好吃的啊!

唉~!輕輕的推開門探出頭向院里看了看,咦?見師傅的房門還緊閉著,師傅還沒起床?不會啊?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啊!

小清石心裡忐忑的向師傅的房間走過去,先爬在門上聽了聽,沒聲音?小清石慌了神,:「師傅!師傅」一邊大聲叫著一邊用力推開師傅的房門,門開了小清石一眼就看到師傅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臉色蒼白。

小清石慌張的跑到床邊撲在師傅的懷裡哭著說:「師傅你怎麼了?生石頭的氣了嗎?我明天一定早起好好練功,師傅你說話啊!」

老和尚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小清石道:「師傅老了,你不聽師傅話,給你氣出病了,如果有一天師傅走了,你就自由了,沒人管你了。」

小清石哭著回答著師傅:「師傅老了,石頭會照顧你,以後也會聽師傅的話好好練功。」

師傅用手輕輕的為小清石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對他說:「你這麼小怎麼來照顧師傅啊?」小清石小聲的答道:「我!我會煮速食麵!」

老和尚強忍住笑容道:「那你能早起堅持練功嗎?」

小清石看著師傅堅定的答道:「為了師傅我忍了!」

老和尚聽完這句話心裡又開心又生氣,石頭什麼時候能快點長大啊!

小清石看著師傅沒能回答他,以為師傅累了就沒在說話,心裡想著以後要好好照顧好師傅了,師傅真的老了,要聽師傅的話,不能讓師傅再累壞了身體。

這時候老和尚睜開眼睛看著小清石道:「石頭現在我給你講一段話你要用心的記下來,每天早上要按著我說的好好練功,你練好了師傅的病好也就會好了,」

小清石看著一臉嚴肅的師傅認真的點點頭道:「師傅我一定好好聽你的話,好好練功」。

老和尚這個時候感覺到他這麼做效果還真不錯。

老和尚把第一層意氣丹田的練氣方法和丹田的位置一一細細的講給了小清石聽。 小清石到是很聽話,第二天很早就起來,站在院子中間面對東方太陽升起的地方,深深的吸氣呼氣,師傅說過心裡要想著把氣引到丹田裡,就想象把松子放在自已的小兜里一樣,裝滿就好了!呵呵!不難啊!

老和尚透過玻璃窗看著小清石的一舉一動,滿意的點著頭,看來還得裝啊!!出家人不打誑語!自已又犯戒了!

冬去春來兩年很快就過去了小清石已經七歲了,九龍心經就差半步進到第三層,現在就等打通任、督二脈了。

七歲的小清石更懂事了,也到了上學的年齡。

山下村子里有所小學,離寺廟有二十多公里,都是山路,老和尚想讓小清石去學校,這樣可以認識一些小朋友,童年應該是這樣的,可是和小清石說的時候小清石就是不同意,自己到是可以教他文化,可是他的就失去了童年樂趣童年的玩伴,老和尚想了很久最後決定等到13歲上初中的時候再讓他去外面的縣裡讀書,自己現在也真的捨不得他離開。

小清石的九龍心經馬上到第三層了,打通任督二脈並是一見容易的事情,是一個關卡。第三、七、九層都是比較難過的關卡,等幫小清石打通任督二脈,就可以練習輕功了。自己也準備帶著小清石去山外走走,讓他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總有一天他要走出這大山,走自己的路,捨不得也得舍,沒舍那有得啊!

七歲的小清石現在每天除了和師傅練功,上山熟悉各種中草藥名稱和藥性,大部分時間就往大山裡跑,在山裡夏天掏鳥蛋,冬天套山雞,老和尚開始的時候還躲在附近保護他,後來發覺這淘氣的小傢伙還聽他的話沒往深山裡走,不會有什麼危險也就不在跟著他了。

每年的冬天是打獵的最好時候,夏天動物要繁殖,師傅從來不讓他去傷害小動物。今年的冬天雪下的特別的大,下了幾天的大雪就像為森林蓋上了厚厚的棉衣,一望無際的銀色世界,野兔,野雞都是小清石比較喜歡的,因為他也只能抓住這些小的動物了。

抓兔子要用要下套,兔子經常出沒的地方雪地上會留下許多的腳印,跟著這些腳印就會找到兔子的老窩,在洞口兩邊各插上兩根樹枝固定好,用繩子系好活扣和,繩子兩邊系在樹枝兩邊,等到兔子出來正好套在頭上,兔子越掙扎扣越緊,在山裡最普遍的使用方法,一路下好套,就等到明天早上來收穫就好了。

山裡到處可以見到這樣的套,大的動物都是用鐵做的獸夾子,還有少部分挖的陷阱,不過人們都會在夾子和陷阱邊上做上標記,防止傷到自已人,在山裡生活的人都會認識這些標記。

今天一早小清石練完功,就進山來收貨昨天下套的成果了,進山都走了好久都沒看到獵物,看來今天又要白來了,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前面的雪地上到處灑滿了血跡,什麼情況?

小清石慌張的向四處望了望,沒有看到什麼,心裡放心了許多,師傅說過山裡是很危險的,下了幾天大雪,森林深處的大型動物找不到食物開始向外邊尋找如:豹、狼、熊瞎了甚至還有東北虎。小清石小心意意的向前走去,眼前出現了一隻獸夾,夾子上殘留著動物的毛髮和大量的血跡。看樣子是夾到了較大一點動物,然後又給別的動物給吃掉了,有猛獸下山了情況不妙,還是先走為上吧!

小清石轉身就往回跑,剛剛起步突然聽到一聲嚎叫!喔!不好是狼!

這時候就看見遠處的一棵大樹后出現了一頭青色成年狼,狼都是成群的,成群的狼最可怕也是山裡人最怕遇到的事情,遇到群狼基本沒有生存的希望。

小清石一看是狼就知道這次要完蛋了,也不知會有多少頭狼在等著他,先跑吧!心裡這個後悔啊!聽師傅的話就好了,好好練功遇到危險逃命也跑得快點,上樹也容易啊!

小清石拼了命的向山下的路跑去,狼和狗有個共同點就是獵物不動的時候它也會不動,圍著獵物仔細的觀察,找到最合適的攻擊時間和方位,狼看到小清石一跑,迅速的向小清石追了過來。

轉眼間已追到小清石的身後,後腿一用力兩隻前抓高高抬起,猛的向小清石撲了過去,小清石正拚命的向前跑著,突然感到兩肩一沉兩隻狼抓已搭在了他的肩上,隨著狼的慣性一下子將小清石撲到在雪地上,小清石撲到在雪地上的那一刻心裡想起了師傅:「師傅啊!這回小清石要死了,照顧不了你了!」 小清石的脖子已經感覺到從大青狼嘴裡吐出的熱氣,只要狼大口一合小清石就會立刻喪命於狼口。

小清石閉起了雙眼等待著這一刻,狼的身體重重的壓在了他的身上,狼牙已貼在了小清石的肉上,小清石清晰的感覺到狼的牙齒正在鑽進他的肉里。

就在這個千鈞一髮的時候,遠處突然亮光一閃,一支長長金針深深的射進青狼的腦海里,金針外面只剩一隻閃閃發光金色的小龍頭。

一道身影隨著金針迅速來到小清石的面前,來人正是老和尚。

老和尚在小清石像往常一樣進山的時候並沒有太在意,一個人練完功正準備打坐念經文,可是怎麼也無法入定,心裡發慌,讓老和尚擔心的只有小清石了,不會小清石出了什麼事了吧?

老和尚也不敢多想就直接上山來尋找小清石。剛走進山裡就聽到一聲狼嚎,老和尚一聽就知道出大事了,小清石有危險。

立即氣運於身,身形快速的在樹上跳躍前進,當看到小清石的時候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可是還有幾十米的距離才能趕到小清石的身旁,老和尚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殺生就殺生吧!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右手迅速從左手腕上抓住一隻龍頭向大青狼射去。

老和尚飛身躍到小清石的身前,從狼身底下抱起小清石看到身上沒有什麼外傷,只是在脖子兩邊有兩個深深的牙印,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受到驚嚇的小清石爬在雪地上,小腦袋已經變得迷迷糊糊了,感覺自己身體升空了,慢慢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臉熟悉的光頭。

小清石大叫一聲:「師傅!」眼淚嘩嘩的流下來。

師傅心疼的把小清石緊緊抱在懷裡,對小清石道:「都是師傅不好,沒保護好我的小石頭,讓石頭受傷了!」

小清石用手指著大青狼哭著對師傅道:「不是師傅不好,是石頭不好,沒有好好功夫!」

師傅用手輕輕拍著小清石道:「石頭以後好好練功,學會了功夫遇到更多狼都不會怕了,當個打狼小英雄!」

小清石用力的點點頭道:「以後狼敢吃石頭我就打狼,虎敢吃石頭我就打虎!師傅!那現在就把這隻狼拿回去吃了它吧,為小石頭報仇!」

老和尚聽完一楞自已經破了殺戒,看來還沒完啊!唉!

老和尚左手抱著小清石,右手抓住青狼的尾巴,在雪地上快速向山下奔去,踏過的雪地上只就下一行淺淺的腳印。

老和尚並沒有讓小清石同他一樣一起吃素,反而為了小清石的身體會買些肉食回來做給小清石補身體。

踏碎豪門 老和尚把從深山裡採來的藥材賣給山下收購藥材的公司,多年下來也是不愁吃不愁穿。手裡的百年以上人蔘,靈芝等藥材都留了下來沒有賣掉,因為修鍊本身需要大量的靈藥。

為小清石練體這五年來也用去了不少珍惜的藥材,老和尚反而因藥材的減少第八層一直無法突破,山裡百年以上的藥材越來越少,老和尚因為要照顧小清石不能進山裡太久,原始森林深處才會有百年以上的靈藥了,一進大山深處要好多天天,老和尚為了小清石也就放棄了進深山尋葯的打算。

小清石蹲在地上看著這隻足有一米高的大青狼,心裡還想著它的可怕,用小手在狼的腦袋上拍了幾下道:「看你還敢咬我,一會我好好咬咬你!呵呵!」

突然小清石發現了那個金光閃閃的小龍頭,用手一拔沒拔動,回個頭來向老和尚道:「師傅!師傅!你看狼的頭上長了一個小龍頭,我拔不動啊!」。

老和尚回房間拿著刀走了過來,用兩根手指捏住龍頭輕輕向外一提一支長約十五厘米的金針出現在了小清石的眼前,小清石好奇的問著師傅確道:「師傅這是什麼啊?狼的身上怎麼會長出針啊?」

老和尚呵呵一笑回答道:「傻孩子,這是師傅的獨門暗器,就是用它救了你,等你打通了任、督二脈,師傅就會教你了,這個針叫九龍針,共有九支也是師傅祖傳下來的,是用來治病的!」

師傅說完捲起左手的衣袖,小清石看到師傅的手腕上纏著一條條金光閃閃的細線,每條細線的頭部各有一條做工精緻的小龍頭,老和尚把手裡拿著的金針往腕上一繞,髮絲細般金針乖巧的纏在老和尚的手腕上。

小清石羨慕的看著師傅手腕的這些金針,心裡想著如果自已的手腕上也有這個多好看啊!閃閃發光,帥呆了!

老和尚嘴裡念著罪過!罪過!邊用刀開始扒下青狼的狼皮,準備風乾后好給小清石當褥子用。

長白山的冬天正常天氣都要零下二十七、八度,如果遇到寒流最低可達到零下四十度,山裡人家家都會用動物的皮毛做帽子、褥子保暖性非常的好。

兩顆四厘米長的狼牙讓小清石保留了下來,讓師傅用金針扎了一個小洞,用紅繩系好掛在脖子上留做這次大難不死的紀念。 經歷過小清石遇險事後,老和尚沒有再讓小清石獨自進山了,讓小清石靜下心來好好練功,等打通任督二脈,突破到第三層就可以修鍊輕功九龍遨遊,醫術九龍金針,九龍神拳了,沒有內力做基礎無法修練這些,九龍心經是以修鍊內功為主。

俗話說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修鍊外功的人,從小就要練體練力,修練內功前期主要練氣。練外功會很快就會看到練功的效果,練內則需要很長的一個過程,隨著內力的增長,效果會慢慢的顯露出來,也會變得越來越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