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族老直接問三老爺,「以三老爺的高見,該如何分?」

三老爺蔣凇這次飛快地說道:「平分。 鳳霸天下:驚世容華 大房兩成,三房兩成。」

暗夜絕寵 「荒謬。」大老爺怒斥三老爺。「老三,你是鑽到錢眼裡了嗎?你要明白,這可是母親留下來的遺言,你敢不尊遺言?你這是大不孝。」

三老爺蔣凇呵呵冷下次愛,說道:「大哥少拿孝道來壓我,我不吃這一套。礦產讓你們大房佔了天大的便宜,我認了。輪到母親留下來的私房,還讓你們大房佔便宜,沒這個道理。大房和三房就該五五分,這樣才公平。」

「何為公平?」大老爺蔣淮反問三老爺。

不等三老爺回答,大老爺又繼續說道:「大房要承擔宗祠,還要承擔照顧族人,接濟族人的重擔。大房多分一點,難道過分嗎?你出去打聽打聽,哪家勛貴分家,不是按照這個標準來?從沒聽說,嫡長和嫡次能夠平分家產的道理。」

三老爺蔣凇呵呵冷笑,「大哥說的有道理,不過大哥也說了,那是分家產。現在我們兄弟分的可不是家產,而是母親的私房。你我二人,都是母親的孩子,難道不該平分嗎?家產讓你一點,我沒意見。可是這私房,不能還按照分家產的標準來分。總而言之,我家沐洪不能吃這個虧。」

「你簡直是荒唐。」大老爺氣的吹鬍子瞪眼。區區一成,三房也要斤斤計較,真是市儈。三房果然是渾身銅臭味。

三老爺蔣凇越說越有底氣。他說道:「大哥的指責,我不同意。我這是合理要求,何來荒唐。太公,你說說我的要求過分嗎?」

族老沉默,他才不參與這種事情。他今天來,也是做個見證而已。

見族老不吭聲,三老爺哼哧哼哧的,鼓足勇氣問宋子期,「這個,妹夫,你說我的要求過分嗎?」

宋子期板著一張臉,著實有些嚇人。

宋子期聲音低沉的說道:「三老爺的要求並不過分,如果岳母大人還活著,估計也會考慮一下三老爺的意見。可惜,岳母大人已經過世,這私房要如何分,岳母大人已經做出了安排。三老爺這個時候來討論公平與否,遲了。」

三老爺臉都綠了。宋子期分明嫌棄他多事。

三老爺蔣凇一咬牙,說道:「總而言之,我不接受這麼個分法。大哥,你看著辦吧。」

大老爺氣得跳腳,老三這個混賬,分明是故意找茬。

這個時候三太太高氏突然開口說道:「沐紹都已經過世數年,為何沐紹那一房還能分一成?不如就將沐紹的那一份拿出來給我們家沐洪。」

宋安然嘴角微翹,嘲諷一笑。三太太高氏這會到底是真蠢還是假蠢?當著宋子期的面,要將宋安樂的這一份搶走,真不怕宋子期怕桌子嗎?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你給我閉嘴,不懂就不要胡說八道。」三老爺蔣凇高聲呵斥三太太高氏。

三太太高氏委屈得很。

三老爺蔣凇義正言辭地說道:「不管沐紹在不在,都不能少了沐紹這一份。他們母子三人不容易,你做嬸娘的也該慈愛點。」

三太太高氏弱弱地應了一聲,「老爺說的是。我全聽老爺的。」

三老爺蔣凇滿意地點點頭。他厲聲呵斥三太太,無非是想討好宋子期。不管蔣沐紹在不在,宋安樂總歸是宋子期的閨女。無論如何,也不能虧待了宋安樂。

三老爺蔣凇又對宋子期說道:「妹夫,之前是內子不懂事,我替她給你賠不是,你千萬別和她一般計較。」

宋子期板著臉,說道:「本官今日過府,就是為了給你們兩兄弟做個見證。如果三老爺想知道本官的想法,本官可以明確地告訴你,本官尊重岳母大人的意見。

私房是岳母大人的,岳母大人想怎麼分就怎麼分,你們兄弟二人都沒有質疑的餘地。三老爺不服氣,本官不在意。因為就算你不服氣,對這次分產也不會有絲毫的影響。

這份分產文書上有岳母大人的簽章和手印,還有本官的簽章。這是一份合法合理的分產文書,而且在衙門也做了記錄。

如今,你們兄弟二人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接受這份分產文書。否則本官只好讓官府插手。 禍水老婆揣兜走 一旦官府插手,落到你們手上還能剩下多少,本官可不能保證。」

大老爺和三老爺齊齊變了臉色。宋子期好狠辣的手段,竟然用報官來威脅他們兄弟。

三老爺和大老爺交換了一個眼神,如果官府插手,落到他們手上的私房只怕連一半都沒有。

三老爺咬牙,為了保住到手的財產,如今看來唯有妥協。

三老爺張口說道:「這份分產文書我接受。不過大哥是不是該給弟弟一點補償?我也不要太多,就將母親庫房裡那幾幅字畫給我,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為了爭產同大哥發生爭執。」

大老爺臉色漆黑,怒道:「你一個不學無術的人,要那些字畫做什麼?那些字畫落到你的手上,那根本就是暴殄天物。」

三老爺呵呵一笑,「大哥要是不給,今天我就不簽字畫押。到時候妹夫讓官府插手,損失最多的還是你們大房。」

「你,你,你簡直是無恥。」

大老爺都快被氣死了。三老爺分明是在耍無賴。堂堂侯府嫡子,竟然如同市井流氓一樣,簡直是丟盡了蔣家的臉面。

大太太方氏想要出口怒罵三老爺貪心不足,大老爺卻及時阻止了她。

大老爺瞪了眼大太太方氏,「你給我閉嘴,盡添亂。」

大太太方氏無奈之下,只能閉嘴。

大老爺深吸一口氣,轉而朝宋子期看去,「妹夫,此事你說該怎麼辦?」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是你們兄弟二人的事情,本官不方便插手過問。」

大老爺被噎住,看來宋子期是打定主意不管侯府的事情。

大老爺跺腳,罷了,罷了,幾幅字畫買個安寧,葉值得了。只是可憐吶幾幅字畫,明珠暗投,竟然給了老三這個不學無術的混賬東西。

大老爺妥協,對三老爺說道:「好,我答應你,母親庫房裡的那幾幅字畫全給你。從今以後,你不準再為了分產的事情鬧騰。另外,我限你十天之內,搬出侯府。侯府不歡迎你。」

大老爺也是有脾氣的,同樣也是有手段的。三房住在侯府,想背靠大樹好乘涼,那大老爺就釜底抽薪,直接將三房趕出去。

三太太高氏著急,離開侯府,那豈不是很吃虧。

卻不料三老爺哈哈一笑,「大哥放心,就算你不趕我,我自己也會搬出去。那幾幅字畫,還請哥哥早點給我,好讓弟弟一飽眼福。」

大老爺氣不順,哼了一聲,拿過文書籤字畫押。然後將文書丟給三老爺。三老爺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提筆簽字畫押。

自此,侯府分家分產的事情,總算結束了。

三老爺起身,對眾人拱拱手,「忙著分產,我就先告辭一步。」

三老爺領著三房上下離去。

大太太方氏不放心三房,擔心三房私吞。於是拉上兒媳婦方媛追了上去。她一定要盯著三房,絕不能讓三房佔一點點便宜。

大老爺尷尬的笑了笑,攤上這麼個兄弟,真是不幸。

大老爺出面,給族老還有宋子期賠罪,希望大家不要計較三老爺貪財吝嗇。

表面上看來,大老爺是在替三老爺賠罪,實際上是當著眾人的面詆毀三老爺的名聲。一個貪財吝嗇名聲,足以將三老爺釘在恥辱柱上面。

要是讓三老爺知道了,肯定還要再鬧一場。

族老呵呵一笑,他就是個裝飾用的,大老爺和三老爺就算將天斗破了,那也不關他的事情。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倒是宋子期略含深意的看了眼大老爺,然後不輕不重地說道:「大老爺和三老爺都是蔣家子孫。同室操戈,也不知道最後究竟便宜了誰。」

大老爺羞得臉都紅了,偏偏在宋子期面前,他是一點底氣都沒有,更沒膽量反駁宋子期的的話。

宋子期哼了一聲,起身,說道:「既然事情都辦完了,本官這就告辭。」

「妹夫留下來吃午飯吧,我已經命廚房準備了。」大老爺趕緊挽留。

宋子期瞪了眼大老爺,說道:「不吃了。」

然後宋子期甩袖離去。

宋子期一走,宋安然也沒理由繼續留下來。宋安然對大老爺福了福身,說道:「大舅舅自便,外甥女就先告辭了。」

宋安然走了,宋安樂也跟著離開了大廳。

至於蔣沐文和蔣沐元兩兄弟,還坐在位置上。自始至終,這兩兄弟都沒說話。

大老爺心頭惱怒,對兩個兒子怒道:「都還坐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盯著三房。你們三叔如此貪財,小心他將屬於你們的那一份都拿走。」

蔣沐元張張嘴,小聲地說道:「三叔不是那樣的人。」

大老爺哼了一聲,「是你們了解他,還是我了解他。趕緊去,都愣著做什麼。」

蔣沐元還沒動靜,蔣沐文突然站起來,對大老爺說道:「啟稟父親,兒子還有要事要處理,兒子就此告辭。」

蔣沐文不樂意參與這些事情,帶著庄清夢走了。蔣沐元一看自家大哥都走了,也跟著走了。

大老爺被兩個兒子氣的跳腳,這兩個混賬東西,生來就是氣他的。

宋安樂追上了宋安然,喘著氣說道:「今日多虧父親和二妹妹助陣,否則我和孩子那一份,肯定會被三房搶走。」

宋安然輕聲一笑,說道:「大姐姐多慮了。就算今日我和父親沒來,三房也休想從你們手裡奪產。了不起就是多費幾日功夫,最終三房還是會妥協。」

「無論如何,三房也是因為父親坐鎮才會罷手。」宋安樂說道。

宋安然輕聲說道:「大姐姐真要謝,那就該謝父親。」

宋安樂面上怯生生的,這些年,宋安樂越來越怕宋子期。一來是宋子期官威越來越重,二來是以前宋安樂犯糊塗,宋子期對她極為不滿,一度放棄了她。這就讓宋安樂沒膽子去宋子期面前親自道謝。

宋安樂猶猶豫豫地說道:「父親那裡,還是麻煩二妹妹幫我道一聲謝。」

宋安然挑眉,問道:「大姐姐真不去見父親?」

宋安樂眼中膽怯之色一閃而過,考慮了一下還是搖頭,說道:「兩個孩子還等著我,我就不去了。」

宋安樂明顯是怕宋子期的,所以不敢獨自面對宋子期。而且以孩子為借口,急匆匆地離開。

宋安然暗自搖頭,宋安樂這膽子啊,一會大一會小,也是沒誰了。

宋安然離開侯府,直接前往宋家。

宋安然在外院書房見到宋子期。

宋子期見到宋安然,開口就說道:「如果是替安樂說項,那就算了。我不想聽到她的事情。」

宋安然苦笑一聲,說道:「大姐姐讓我替她說一聲謝謝。」

宋子期哼了一聲,極為不滿,「本是父女,如今連一聲謝謝都需要你來代勞,她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大姐姐怕父親。」宋安然打算實話實說。

宋子期眼一瞪,怒問:「莫非我會吃人?」

宋安然說道:「父親息怒。父親自然不會吃人。奈何大姐姐對父親的恐懼,已經深植心底。想讓她改變,女兒努力了這麼多年,也沒見到多大成效。」

宋子期哼了一聲,嫌棄地說道:「不說她,她這輩子也就那樣啦。我也只能保證她一輩子衣食無憂,其餘的事情我不管,讓她自己折騰去。」

宋安然笑道:「有父親這句話,大姐姐這輩子也沒什麼可愁的。」

宋子期掃了眼宋安然,「不說你大姐姐,先說說你和顏宓的事情。」

宋安然有些糊塗,「我和顏宓什麼事情?」

宋子期看著宋安然,那表情像是在問,你是真傻,還是裝傻?

宋安然想說,她和顏宓之間的事情太多了。宋子期不給個提示,她哪裡知道指的是哪件事情。

宋子期乾脆直接開口問道:「顏宓在城外折騰了這麼多年,自掏腰包培養將才,難道就沒一點打算?」

宋安然說道:「能有什麼打算?如今天下太平,就算有打算,也是妄想。父親總不能讓顏宓帶著那點人去造反吧。」

宋子期哼了一聲,「本官沒讓他造反。你回去后替本官問問顏宓,武將這一塊他到底是怎麼打算的?莫非真要在文官位置上干一輩子。」

「父親這話女兒聽不懂?難不成朝中又有變故?」

宋安然回想這段時間朝中發生的事情,好像沒什麼大事啊。真要說大事,也就是元康帝三天兩頭的犯頭痛症,言行越來越癲狂。以及帝后不和,幾乎成了全天下都知道的秘密。

宋子期說道:「朝中暫時沒變故,不代表將來沒有變故。自西戎王庭被滅,這十來年,朝中不曾打過一場仗。長此以往,軍備鬆弛,等需要打仗的時候,哪還有人能夠打仗?

顏宓身為勛貴領頭人,他有責任改變這個狀況。錘鍊軍隊,讓軍隊始終保持戰力,這是他職責,他不能推辭。」

宋安然微蹙眉頭,宋子期的意思,她大致明白了。

宋子期就是想讓顏宓棄文從武,將軍隊帶起來,盡量掌控更多的兵力。

明面上的理由,是擔心軍隊的戰鬥力越來越低,將來無人能打仗,無人敢打仗。

更深層的原因則是為了防備元康帝。

元康帝越來越癲狂,行為如同瘋子一般。可就算如此,元康帝這麼多年折騰下來,也將禁軍,以及京城西大營牢牢的握在了手裡。

元康帝手中有了兵權,行事越來肆無忌憚,很有昏君加暴君的潛質。

偏偏大家還不能反他。

不過就算不能反元康帝,不代表不能防備元康帝。

宋子期深謀遠慮,想然顏宓棄文從武,掌握軍權,就是為了以防萬一,要是哪天元康帝翻臉,要殺人,好歹顏宓手上還有籌碼,能讓元康帝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宋安然暗自點頭,宋子期說的有道理。有些東西掌控在別人手裡,始終不如掌握在自己手裡方便。尤其是兵權。

宋安然對宋子期說道:「多謝父親提醒,女兒回去後會和顏宓商量。具體怎麼做,還是要看老國公和顏宓的意見。」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老國公不是糊塗人,他肯定願意讓顏宓重掌軍權。倒是顏宓那裡,我看他立志要進內閣,要成為進入內閣的第一個勛貴。只怕不會輕易放棄現在的職務。」

宋安然也清楚宋子期說的有理。顏宓有野心,有抱負,一心想要打破文官全面把控朝政的局面,所以他才會以勛貴身份做文官,進而給勛貴子弟們做一個榜樣。

如今顏宓的目標已經完成了一半,這個時候讓他放棄,不是那麼容易的。

可是考慮到未來,宋安然決定還是和顏宓好好談一談。

要是哪天元康帝發瘋,不問罪責,直接命禁軍包圍晉國公府,要從根本上覆滅晉國公府。到了那個時候,如果顏宓手上無兵,即便他武功蓋世,也是雙拳難敵四手。屆時,顏家上下只有死路一條。

反之,如果顏宓手上有兵,元康帝行事之前也要三思而後行,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總而言之,任何事情都有兩面,端看大家做什麼選擇。

宋安然帶著一腔思緒離開了宋家,坐上馬車啟程回國公府。

到了國公府,下了馬車,宋安然問門房婆子,「國公爺回來了嗎?」

婆子回稟,「啟稟夫人,國公爺還沒有回來。」

宋安然點點頭。先回了遙光閣,洗漱換衣,然後前往上房看望顏老太太。

老夫人古氏突然過世,讓宋安然也重視起顏老太太的身體。算起來,顏老太太比老夫人古氏還要年長几歲。而且最近幾年,顏老太太越來越顯老態。

到了上房,二房和三房都在,不知道在說什麼,屋裡笑聲沒斷。

宋安然走進大廳,先給顏老太太請安,又關心了一下顏老太太的身體。

顏老太太精神頭挺好的,「大郎媳婦快坐下說話。今日前往侯府,事情順利嗎?」

宋安然說道:「回稟老太太,一切順利。兩位舅舅都分清楚了。」

顏老太太聽聞,有些慶幸地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三太太葉氏說道:「這西江侯府的老侯爺和老夫人,果然精明厲害。老侯爺趁著自己還在的時候,將家業給分了,如此便避免了三個兒子為爭產打架,鬧出笑話來。

這位老夫人更是厲害,早早的就做好了安排,都沒給兩個兒子留下反對的機會,就將礦產和私房分了。如此也就避免了兩兄弟扯皮的可能。就不知我們國公府,到了那個時候,會不會……」

最後一句話剛一出口,三太太葉氏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她這不是在咒顏老太太嗎。什麼叫做國公府到那個時候?那個時候指的就是分家的時候。

果不其然,顏老太太的臉色都變了。

顏老太太死死的盯著三太太葉氏,「老三媳婦是巴不得老身趕緊到閻王那裡報到?」

三太太葉氏嚇得臉色泛白,這個罪名她可擔不起。

三太太葉氏趕緊說道:「老太太誤會了,兒媳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如果兒媳存了這個心思,就讓兒媳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顏老太太哼了一聲,「你心裡頭到底有沒有存這個心思,你自己最清楚。」

「兒媳冤枉啊。」三太太葉氏都急哭了。她身為兒媳婦,哪裡敢詛咒顏老太太。

顏老太太板著臉說道:「老身活了幾十年,如今在你們眼裡都成了老不死。你們一個兩個都盼著老身死,好給你們騰位置吧?」

這下子,不光是三太太葉氏,就連二太太孫氏,同宋安然都被牽連了進去。

二太太孫氏,同宋安然一起開解顏老太太,叫顏老太太不要多想。國公府上下,可都盼著顏老太太長命百歲。

說句現實的話,一旦顏老太太過世,國公府從上到下,全都得守孝。這個打擊,對國公府來說很嚴重,幾乎嚴重到傷筋動骨的地步。要是元康帝再趁機動動手腳,只怕國公府會遭遇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所以顏老太太必須活著,長命百歲的活著。還要健健康康的活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