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早在江重天等人圍攻冰蜼精銳的時候,李默便已經看透了江重天的劍訣。第一時間更新

如今,修為提升至金身境,應對起來更是輕鬆之極。

短短時間內,江重天發動了十數次猛攻,招招犀利兇猛,暗藏玄機重重。

只是,李默不僅連連退都沒退一步,更透著一股悠閑勁兒,含笑以對,見招拆招,硬是將江重天的十二式劍訣破個精光。

「怎麼可能?」

最後一式被破,江重天失聲驚愕,一時間難以接受眼前發生的事情。

他修鍊的劍訣怎麼也是暮劍閣的五境高等劍訣,難度甚大,以至於他忘寢廢食一年多,才修鍊至小成之境。

哪知道,這苦心修鍊之術,卻難以撼動這少年半步。

這少年,也才剛剛步入金身境而已。

而他,可是快要抵達金身境中期呀,這中間,有著兩三年苦修的差距。

但他卻被少年死死壓制著,對方隨手一劍,就迫得他半途撤招。

可怕,可怕之極!

任江重天自自詡宗門精英,傲視同門諸子弟,但何曾見過如此可怕的天才。

不知何時,江重天額上冷汗直冒,背脊透著一股子的寒意。

此刻,他眼前彷彿出現了幻覺。

李默就好似一隻巨大的蜘蛛,而自己正在他張開的巨網之上。

深陷泥沼,無從自拔。

越打,越是心驚肉跳,恐懼自生。

「你就這點實力么?真是太讓人失望了,我還以為,暮劍閣的弟子能有多強。」

揚劍之間,李默笑言道。

「你——」

江重天氣得七竅生煙,一句話的分神,肩頭上頓時中了一劍,鮮血直流。

「咱們上去幫忙!」

江滿見勢不對,大喝一聲,揚起斧頭沖了上去。

「早該一起上了,這樣才有點意思。」

李默哈哈大笑,金身氣罩布身,腳踩諸星斬步,斬辰劍在手中宛如星光爆散,其間寒光四溢,驟然間又好似千萬條虹光飛旋。

數十丈之地,火紅的光焰籠罩全場。

江滿三人的加入,並未有絲毫影響戰局。

反倒是李默變得更加強橫,一劍劍充滿強大的威懾力,逼得四人不斷的變招,不斷的後退。

「修鍊至顛峰的諸星斬,果然威力倍增,多謝諸位的陪練。」李默淡淡一笑道。

「什麼?」

四人直是驚呼出聲,又羞又怒。

於他們而言的生死之戰,對於李默而言,竟然僅僅是熟練招式而已。

「但在下可沒有多餘的時間浪費了,這一戰,就此結束吧。」李默眼神一凝,身上陡地光芒大盛。

「諸星凝光斬!」

真元技爆發,半空中驟然星光凝聚,化為一把巨劍凌空劈下。

劍在半空,四人頓感壓力倍增,好似身負大山,難移分毫,而地面更被震得龜裂開來,無數碎石亂濺,冰霧沸騰。

江重天厲聲咆哮,強烈的自尊心讓他放棄了避退,聚起十二成的力量,硬拼凝光斬。第一時間更新

「轟——」

強烈的爆響聲中,冰霧急速擴散,一道黑影帶著一長串的血光從霧氣中飆射而出,重重摔落在地,正是江重天。

萌寶千里虐渣爹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突然竄至江滿身前。

「碎骨拳!」

拳出如奔雷兇猛,江滿頓被震得倒飛出去。

人在空中,口中噴出一大灘血水,落地之時,直接暈死了過去,肋骨更直接被震斷四根。

當初兩拳之傷,如今十倍償還!

另外兩人直得嚇得渾身顫抖,再扭頭一看,霧氣消散之中,有著一道人影宛如大山矗立不倒,翩翩白衣隨風飄揚,重重金光籠罩周身。第一時間更新

李默仍如初落湖岸時,淡定從容,額上更連半滴汗都不曾有過,與四人之戰,彷彿揮毫潑墨,輕描淡寫的成畫一幅。

「啊——」

另一邊,江重天站起身來,身體搖搖晃晃,更止不住的大吐了三口血。

還未站穩,雙腳一軟,便由坐倒在地。

李默一劍之威,竟強橫到令江重天無法再戰的地步。

「師哥!」

二人連忙奔過去,江重天瞪直眼睛,看著李默,那眼神中透著極度的震撼和驚恐。

兩個月前,李默還是一隻隨手可以捏死的螞蟻。

總裁,夫人又帶娃跑了! 兩個月後,李默卻已經強橫到如此境界。

剛剛步入金身境,卻好似擁有著金身境中期才可能擁有的戰力!

區區三線玄門的雲天門,竟然有如此的天才存在。

江興此時更是宛如泥塑一般,原本想著師哥江重天出手,怎麼也能夠擊殺李默,哪知道,不止江重天一人,江滿三人合力圍攻之下,竟被擊得潰散。

尤其是凝光斬一劍之威,更可怕得令人直打寒顫。

早知道李默有這能耐,他何苦衝上去打頭陣。只是此時後悔,已太晚了。

李默冷冷看著幾人,眼神深處透著殺機。

江重天幾人即對他起了殺心,那他自然沒有放過幾人的理由。

但就在此時,遠處突然傳來動靜,似有不少人正朝著這邊靠近。

李默眉頭一皺,立刻打消了原本的念頭。

如果被人目擊他擊殺了暮劍閣的五人,那必定惹來麻煩。

留著幾人,只怕幾人必不會善罷甘休,但此時他已沒有第二條可選。

他便微微一笑,朝著江興問道:「你可知道往第二層方向怎麼走?」

江興早嚇破了膽,哪敢遲疑,忙不迭失的回道:「出了冰鑒湖往北,約莫十里路就到。」

「多謝。」李默丟下兩個字,轉身而去,很快便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這時,另兩人頓覺渾身力氣全無,一屁股坐倒在地。

江重天氣得面部扭曲,嘴角抽搐,他狠狠一拳砸在雪地上,低吼道:「此仇不報,我江重天死不暝目!」

一路北上,沿途漸漸有不少玄門弟子出現,不久之後,果真抵達了地下世界的二層入口。

在入口的洞窟外,圈起來了一片交易區,上千名玄門弟子在這裡擺攤交易,座座丹樓林立,宛如一個小城鎮,甚為熱鬧。

李默一抵達這裡,立刻找到了出租傳訊石的攤主。

這傳訊石分為一陰一陽,距離就算千里,亦能相通。

出租此物的攤主,還有一個同門位於夙興山坊市,如此便可讓人將消息傳遞到位於坊市的他人耳中。 ?自然,使用一次的代價也不便宜,要花百枚靈石。

不過這對於擁有幾十萬靈石的李默而言,也不過九牛一毛。

他將自己已經晉級金身境,同時平安的消息傳遞了過去,那攤主的同門自會負責將此消息送到李榮那裡。

事畢,李默便打算深入地下世界二層。

在洞窟的外圍,數百玄門弟子三五成隊,還在不停的尋找合適的隊友,對於金身境初期的玄徒而言,貿然深入地下二層,那絕對是危險的事情。

不過,李默卻有信心能橫穿地下二層。

就在他打定主意,決定孤身進入二層的時候,突然在人群中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一襲墨色雀尾裙,身段凹凸有致,更透著一股非凡貴氣。

那俏顏如玉,眉如柳葉,目如穹星。

曼妙素顏,無需粉黛,十五六歲,卻已是絕世的尤物,可不正是秦可兒。

「秦姑娘。」李默笑著招呼道。

秦可兒一發現李默,頓是一臉的意外道:「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自然是過來修鍊的,秦姑娘不也是嗎?」李默呵呵笑道。

秦可兒鎮定下來,微微點了下頭:「夙興山確實是個修鍊的好地方。」

那俏臉上寒霜依舊,只是眼神中閃爍些驚奇,顯然為李默出現在這裡而驚訝。第一時間更新

話落,又問道,「雁兒也來了嗎?」

李默搖搖頭道:「沒有,她還在宗門呢。時常也談起你,挂念得很。你若有空,可去宗門看看她。」

秦可兒輕嘆道:「我何嘗不想她,不過現在真沒時間。或許,再在這裡修鍊半年看看。」

就在這時,有人笑道:「這位小師弟是哪個玄門的弟子,看樣子和可兒師妹很熟呀?我叫鄭錦帆,師弟貴姓呀?」

李默扭頭一看,說話的是一個十**歲的青年,相貌英俊,衣著華麗,看起來衣冠楚楚,只是那笑容中夾雜著分明的敵意。

秦可兒蹙了下眉頭,李默看在眼裡,心裡便有了數。

象秦可兒這樣的身份,這樣的容貌,有人纏上那實在是見怪不怪的事情。

他便淡淡說道:「我叫李默,和秦姑娘算是郡城舊識吧。」

「原來是吳興郡李家的子弟。」鄭錦帆笑了笑,眼中敵意減少了不少,多了幾分輕視,一頓,又加了句,「……本家?」

「不,支族。」李默答道。

「啊,支族啊……」鄭錦帆頓時笑意濃濃,眼中的敵意全然消失不見,剩下的便是深深的鄙夷。

話落下,再不看李默半眼,堆起笑臉朝著秦可兒說道:「師妹,咱們這就去地下二層吧?」

秦可兒冷冰冰的回道:「不勞師兄了,我一個人去就好。」

鄭錦帆立刻肅然說道:「師妹可知這地下二層多是五等成年蠻獸,其中更不乏各種精銳存在,凶蠻之極。師妹剛入金身境不久,想一人涉足,這太過冒險了,萬一出了事情,那我如何向師傅交代?」

「我自有分寸,不勞師兄擔心。」

秦可兒未有半分動搖,冷冷回話,斷然拒絕了鄭錦帆的好意。

但這鄭錦帆卻象狗皮膏藥一樣,沾上就不放手,笑眯眯的說道:「既然師妹執意如此,那師哥我也就不攔著了。不過,師哥我也要去地下二層,也是同路呢。」

秦可兒一蹙眉,顯然有幾分懊惱,一轉身,便朝著地下二層走去,鄭錦帆自是死皮賴臉的跟在後面。第一時間更新

二人前腳一走,李默也接著進了入口。

見到李默跟上來,鄭錦帆嗤笑一聲道:「師弟是不是走錯了地方,這裡是通往地下二層的通道。」

「沒有錯,我也是要去地下二層。」李默淡淡回道。

「就你,一個人?」鄭錦帆斜瞥了一眼,然後一臉鄙夷的道,「有多少人成群結隊進到地下二層,結果卻成了蠻獸腹中之食。你以為,就憑你這區區修為,有資格在二層修鍊嗎?」

李默充耳未聞,更沒興趣辯解什麼,靜靜跟在後面。

美利堅縱享人生 秦可兒看在眼中,默然不語。第一時間更新

她一邊為鄭錦帆的肆意嘲諷而不悅,一邊也認為李默太過不自量力。

縱然在凡土時,李默的實力讓她屢屢意外,但如今入玄門近一年,她已是今非昔比。

她更知道,李默的根骨僅僅只是三等,入的還是郡城三線的玄門,那修鍊的進度自然可想而知,如今絕對是鋼魄境級修為。

以這區區等級,竟敢涉足地下二層,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不過,她想著李默並非愚蠢之輩,或是對二層有所好奇,待見到這裡蠻獸的實力,自會退回一層去。

洞窟很快到了盡頭,放眼望去,視野極為有限,濃密的瘴氣遮天蔽日,更散發著濃郁的兇殺之氣。第一時間更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