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旻瀾無奈搖了搖頭,抬手一揮,帶著一眾護衛離開了。

等到旻瀾和伏乙離開之後,原地只剩下慕若,嗜容,趙家兄弟幾人。

楚漠站直身子,收斂起方才虛偽的表情。

「慕右,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他邁腳上前,使勁拍了拍慕若的肩膀。

慕若身體一側,將他的手從肩膀離開,而後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楚漠叔叔實在客氣了,想來,我還應該感謝您呢?」

他就是楚漠?

嗜容蹙眉,便要慕若攔在身後,慕若快速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他的行動。

而楚漠在慕若喊他叔叔的時候,便怔了下,卻也很快恢復了。

「呵呵,好侄兒,論起我跟你娘的關係,你叫我一聲叔叔倒也是該的。」

慕若垂眸,眼神閃了閃,嘴角勾起意味,低著頭拱手施禮,揚聲道:「慕若拜見楚漠叔叔。」

楚漠暮然蹙眉,這才聽出慕若話里話外的意思,驚疑不定的看著她。

「你,你說什麼?」

慕若抬頭挺胸的看著楚漠,雖然還是身著男裝,卻不難看處,她現在是女兒身。

臉上露出一抹得體的笑容,「我曾經答應過你,要介紹我姐給你認識,現在介紹也介紹了,那麼後會有期。」說罷,瀟洒轉身變要走。

楚漠愣怔的看著慕若離開的背影,感覺到被人戲耍的憤怒,怒喝道:「站住!」

慕若背對著他,神色從容,轉身好奇問道:「楚漠叔叔可還有事?」

楚漠擰著眉頭,額角青筋直跳,壓抑住熊熊怒火,問道:「當初帶你來靈界的要求就是你的自由屬於我,你現在又想去哪裡?」

慕若故作驚訝的看著楚漠,「楚叔叔您是不是搞錯了?答應你的是慕右,與我慕若何干?」

「你!」楚漠差點沒繃住,強忍著怒意,露出牽強的笑容,咬牙道:「呵呵……我和你娘是好朋友,和你舅舅更是兄弟,你在靈界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裡?不要胡鬧了,跟我回去,我保證你會是楚家唯一的大小姐。」

慕若平靜的看著他,道:「如果我說不呢?」

楚漠眯眼,周身散發出強大的威壓,「我是為了你安全著想,你沒理由反對,不是嗎?」

慕若凝視著他周身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微微挑眉,原來他只是靈聖中期大成。

想來又有點好笑,如今她是靈聖後期大圓滿,要是回到聖靈大陸豈不是獨霸一方?

慕若頷首,面色冷淡,「好,楚漠叔叔如此關心小女,小女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那麼恭敬不如從命了。」

嗜容皺眉,雖然不懂慕若為何答應楚漠留下,但是在他的認知里,慕若不管做什麼決定,都有她自己的想法。

「主……」趙令左和趙毅紛紛喊道。

慕若冷睨了看了他們一眼,「還不滾。」

趙令左和趙毅還不算笨,因為知道楚漠和慕若之間的恩怨,所以聽見慕若的話,趕緊畏畏縮縮的跑了。

楚漠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看出這兩人實力並不高,估計能出來只是碰巧!就好像他當初……

慕若單手負背,目光落在了拉吉身上。

「上次,就是你騙我來這個鬼地方的吧?」

早在慕若平安出來的時候,拉吉就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的態度了,如今聞聲更是心虛。

朝著慕若干笑了幾聲,敷衍了過去。

慕若但笑不語,一雙眸子透露出來的涼意,讓人後背生寒。

楚漠暗中留意著慕若的神色,心底滿意極了,他就是要這種鋒利的武器,這樣他才能施展他的計劃。

小小的楚家,又怎麼能滿足他的野心呢?

遲早有一天,他會脫離極界的控制,闖出屬於自己的界面。

忽然,他將視線停留在了嗜容面上,眉頭擰了起來。

如果慕右就是慕若,那這個男人豈不是她的夫君?

想到這,他的臉色莫名的陰沉了下去。

對著慕若道:「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走,咱們回家,叔叔給你接風洗塵!」說罷,伸手就要去牽慕若的手。

慕若手腕一轉,避開了。

楚漠眼神一暗,面上卻沒有變化,拍了拍手,笑了幾聲。

一行人,在楚漠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回了楚家。

楚家,在靈界絕對是說的上話的家族。

在靈界有,三大家族,兩大門派,五小派,而五小派則是兩大門派的分派。

兩大門派各自而立,總之在武力上是互相牽制,互相督促的存在。

三大家族,除了楚家之外,還有李家,楊家,他們拼的則勢力。

就好比楚家後面是旻帝一樣,其他兩家也都是有後台的人。

比起楚家是楚漠新來者建立的之外,其他的兩大家族都是靈界擁有百年基業的。

而李家和楊家,向來一致對楚家這個後來者。

但是由於三方後面的勢力都不可小覷,所以許久也沒有能拿對方如何。

靈界好比五角形,三大家族和兩大門派分別站立一個角,各佔一方天地。

慕若站在楚漠身後,抬眸看向富麗堂皇,佔地極大的楚家。

扭頭看向左邊,眯眼往前望去,原來她之前一直住的練武場就在楚家最南邊。

而楚家的正門,以及主廳,全部都建立在東面。

「以後你在楚家,就是我楚漠最尊貴的客人,不會有人敢欺負你。」楚漠側目,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慕若眯了眯眼,就算她知道楚漠的年紀,還是剎那間以為他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

對於楚漠話里的意思,她並沒有放在心上,或者說,她根本不屑一顧。

她跟他回來,為的可不是什麼舒服的生活。 「小若這間房是你的。」楚漠笑著打開房門。

後面的拉吉看著他打開的房門,心底一驚,看著楚漠的眼神也多了幾分疑惑。

東廂房向來只有楚漠一個人住在這裡,而他給慕若安排的房間更是省事的安排在了自己院子的隔壁,這心思……

他轉眸瞥了慕若一眼,默默地低下頭,也許只是因為欣賞吧……

反觀慕若倒是沒有想太多,對於她來說,楚漠這個人控制欲極強,生怕她能土遁了,安排的近倒是符合他的性子。

這時,楚漠扭頭看向嗜容,「拉吉,帶他去西廂房的客房。」

嗜容驟然擰起眉頭,往前一步佇立在慕若身旁。

「我夫人的房間在這,我哪也不去。」涼涼的瞥了他一眼。

楚漠眼梢微斂,「這恐怕——」

「就這麼定。」慕若說罷,牽住嗜容的手,轉眸淡淡的凝視著楚漠,「我想叔叔應該不會讓我夫君離開侄女,招來其他的桃花吧?畢竟我夫君的這張臉還是十分有魅力的。」

楚漠看著慕若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又瞥了一眼嗜容那張俊美的臉臉龐,到嘴邊的話愣是咽了回去,僵著聲音點頭,「呵呵,那是自然的,那你們稍作休息,我讓人安排午飯。」語畢,轉身離開,臉色無比陰沉。

拉吉心底有數,朝著慕若和嗜容點了點頭,帶著一群護院快步離開了。

在他們離開之後,慕若鬆開了牽著嗜容的手,扭頭看向院門,眼神略微發沉。

嗜容將手蓋在袖口下,微微攥拳,面上卻並無半分變化。

「小心的。」慕若輕聲提醒,邁腳進房。

嗜容抿唇走了進去,反手將房門關了起來。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說話間,坐在了桌前。

慕若手指在桌面敲了敲,眉心微蹙,「楚漠不會這麼容易放我走,當然,我也沒打算走。我看,等到晚上我送你和花貂他們去趙家住下,你們暗中調查妖王和花麗人的下落。我得先搞清楚麟獒到底怎麼死的,才能去找龍紋神鼎。」

嗜容聞聲反駁,「如果這樣那我更不能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了,麟獒的魂魄還在我這裡,而離開死亡秘境后的他,必須要有彼岸花里的陰氣滋養,他才能活下去。」

慕若沉吟了幾秒,突然想到了血色藤蔓,「藤蔓?你有什麼辦法?」

藤蔓早在空間打開的時候,就回到了空間里。

此刻,它正一邊抖動著身上茂盛的枝葉,抽著藤條一邊敲打著旁邊的食夢獸。

食夢獸顫顫巍巍,畢竟說過它壞話所以心虛,是敢怒不敢言,任由它敲打。

慕若的聲音傳來,那就像是大救星!

藤蔓停頓住,聲音懶懶的,「你可以讓玉麒麟和火鳳凰去,嗜容就留下好了。」

慕若聞聲眼睛一亮,對,她怎麼忘了他們!

至少讓玉麒麟和火鳳凰陪著花貂他們,能保證他們的安全。

靈獸空間里,玉麒麟和火鳳凰正嚷嚷著要出去,就聽見慕若的話,當即全部閉嘴了。

因為他們倆都想跟在慕若身邊,誰讓慕若又收了一個小水麒麟。

想到這個,玉麒麟和火鳳凰同仇敵愾,紛紛陰沉的瞪了一眼旁邊的水麒麟。

小蓉蓉嘴角抽搐,將發抖的小麒麟往懷裡摟了摟,「它還是孩子,主人讓你們去那是因為看重你們的能力啊!」

「嗷嗚……嗷嗚……」小麒麟使勁點頭。

「你們真是……」小狐搖了搖頭,滿眼鄙視。

玉麒麟兩眼一瞪,翠綠色的眸子閃爍著狠芒。

「你們再鬧,都滾!」慕若怒喝一聲,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小動作。

「我收你們回來是幫忙的,不是添亂的!天黑之後,立刻帶著花貂他們離開。」丟下一句話命令,快速切斷了神識。

靈獸空間里,除了小麒麟外,全部懵逼!

房間里,嗜容看著慕若難看的臉色,則以為是他的話讓她不高興了,忙安撫道:「我,如果你堅持——」

「跟你無關。」慕若淡淡打斷他的話,岔開話題,「能讓我見見他嗎?」

不用說,他指的也是麟獒。

「等到太陽下山,陰氣重點再讓他出來不會損傷。」

慕若點了點頭,低著頭卻不再說話。

嗜容注視著慕若,將她所有的情緒都看在眼裡,不禁想起那晚她雲離假死那晚所發生的事情。

「你,是不是在想伏爾?」

慕若聞聲額角不經意間狂跳了兩下,抬眸瞬間,情緒皆斂。

「沒有,我只是在想我現在身體已經恢復,仙尊會不會發現我的位置。」

嗜容看了她一眼,並沒有戳破她的心思,「或許他在死亡秘境就發現了,但是他對靈界有所顧忌,所以才遲遲沒有行動。」

對於嗜容的話,慕若也表示贊同。

「你對獸人了解多少?」

「你是想了解你空間那個獸人嗎?」嗜容見慕若點頭,才接著道:「獸人界跟極淵元界都很相似,總之都是不被納入三界的生物。原本獸人界和極淵元界並無什麼牽扯,但是因為相鄰,而那些普通的獸人一滴血液幾乎可以令普通的殭屍到達瘋狂的程度。於是兩者就產生了很微妙的關係。」

慕若聽到這,不由點了點頭,如果普通的獸人獸血都能令殭屍瘋狂,那倒也是解釋清楚為何她第一見到李貞就突然暴走的原因了。

「獸人除了血液對殭屍有致命的吸引,其他還真沒什麼。」

最後一句嗜容說的輕鬆,慕若卻嘴角抽搐,因為她有好幾次都差點咬斷李貞的脖子,包括他現在在她空間里,她都能感受到那淡淡的誘惑!

門外傳來腳步聲。

讓慕若和嗜容噤聲了。

很快,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嗜容看了慕若一眼,抬手一揮,打開了房門。

門外兩個婢女,手裡捧著東西,快步走了進來。

「小姐好,這是家主老爺吩咐奴婢拿來的。」

慕若瞥了一眼她手裡的托盤,是一身粉紅色女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