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昊澄無奈至極,他雖然在彌族掛個九品煉丹師的殊榮稱號,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這稱號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以他的煉丹水平,九品煉丹師,誰見了都不會輕易得罪,到哪裡都能混的風生水起。但是,在遠古家族裡面,尤其是彌族這樣的大家族,九品煉丹師少他一個不少,多他一個不多,只要沒達到十品煉丹師,他始終要低人一頭。

例如彌月……

彌月作為彌無戒的親傳弟子,地位在【九冥】十分特殊,就是一般靈神強者都要對她彎躬行禮,更不必說他了。

他只是一介小小的九品煉丹師,地位固然比一般靈聖強者要高,但和靈神相比,明顯不夠格,哪怕是最低等的靈神!

而彌月,是【九冥】的下一班接班人,要是這時候把她惹了,等她徹底掌權時,這ri子可實在不好過。

上代族長一系的他惹不起,這小姑nǎinǎi他也惹不起,昊澄覺得自己這九品煉丹師做的太是憋屈了,好歹也是一個煉丹宗師,一般都是人家來求他,被人威脅,這事還真是頭一遭。

「月小姐,不是老夫不告訴你,而是這事在彌族是一個禁忌,就是首領也不能說。」良久,昊澄才忽的嘆道。

彌月疑惑道:「什麼禁忌?」

昊澄搖頭,說道:「老夫也不是很了解,當初為你哥哥探查體質之時,老夫便知道他的體內有著常人沒有的東西,但首領卻暗中讓我將你哥哥的體質說成是天生廢體,這其中緣由,也不是我一個外人可以說得清的。」

「師尊?師尊為何要這樣做?」彌月一驚,急忙問道。

昊澄苦笑道:「月小姐你太高估我了,老夫雖然是九品煉丹師不假,但月小姐你哥哥的事顯然是彌族上層會意的。這件事我知道的僅僅是皮毛,就算你問我,我也回答不了太多問題。」

彌月淡淡道:「我並不需要知道太多,我只想知道我哥哥的體質是怎麼回事?昊澄長老應該是知道的吧!」


昊澄嘴角狂抽,眼光閃爍,顯然在兩難之間徘徊。

彌月鄭重道:「昊澄長老放心,此事月兒絕不會外傳,只要昊澄長老回答了這個問題,月兒發誓不會再問下去。」

昊澄眼睛一亮,道:「此言當真?」

彌月點頭,道:「絕無虛假!」

昊澄倒是寬心不少,遲疑片刻,才道:「關於月小姐哥哥的體質,他的確不是天生廢脈,相反還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就憑他體內那股濃厚的暗屬xing力量,老夫敢斷言,那是我畢生見過暗屬xing力量最為濃厚之人,這樣的人若不是萬中無一,想來這世界也就沒什麼天才了。」

彌月沒有打斷,示意讓昊澄繼續。

昊澄道:「當初我說月小姐哥哥是廢體是有原因的,這是因為他的經脈曾經被人震斷過,幾乎不能修鍊,才造成那副模樣。」

「震斷?!」彌月一聽,眼裡寒意更甚,身上殺氣湧現…… 「是誰?」彌月聲音陡然一沉,難掩語氣中的盛怒之意。

如果彌塵真是天生廢體也就罷了,彌月也已習以為常,也不會圖個究竟。

可是,今時卻聽人說,自己哥哥的經脈是被人震斷過,這股怒氣猛地從她肚子里醞釀,簡直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

不關是誰,他都要為此血債血償!

絕不容情!

昊澄苦意更深,知道說出來會是這副場景,但他如果不說,只怕今天得交待在這裡了。

昊澄吞了吞口水,道:「月小姐就是這樣問,老夫也是不知道那人是誰的,只知道他是彌族一位大人物,不是月小姐現在可以匹敵的!」

意思很明確,不要無緣無故做傻事。

彌月問道:「他是哪一方的人?」

他,自然就是指震斷彌塵經脈的那個人了。

昊澄道:「應該是上代族長一系的人,但具體是誰就不得而知了,也許首領知道此事,畢竟他是由上代族長親自任命的。」

彌月苦笑搖頭,從前幾ri的情形來看,彌無戒顯然知道這事,但是絕不會告訴她。如果去問,根本不會有什麼結果。這也是為什麼彌月會找來昊澄的緣由了,如果對象是換作彌無戒,彌月絕不敢如此逼迫。

不過,此番也不能說沒有一絲成果,至少知道有人想要對她哥哥不利,也知道她哥哥不是一個天生廢人,只是經脈曾經被人震斷過而已。

「等等——」彌月忽想起什麼,問道:「既然我哥哥經脈被人震斷,那為什麼還能修鍊。」

確實,一個經脈全斷的人,是不可能修鍊的。就算彌塵以前修鍊速度極慢,但也能正常修鍊,雖然效果微乎其微,這時怎麼回事?

昊澄想了想,道:「似乎聽首領說過,好像是有一位蓋世強者為月小姐哥哥治過傷,才不至於變成一無是處。」

彌月頷首,也沒有深究下去,太多的,昊澄顯然也不知道,問也是白問。

「月小姐,老夫可以走了嗎?」昊澄小心翼翼問道。

彌月不是不講理之人,在得到想得到的答案后,也就沒理由威脅昊澄,點頭示意他離開,讓昊澄頓時鬆了口氣。


昊澄可是怕了彌月了,萬一這丫頭再問出什麼過分的問題,那他這輩子就別想安生了。他決定,此番回去,一定要閉關數年,避避風頭再說。

等到昊澄離開,彌月也不會在這裡久留,對著一眾侍衛道:「剛才的事情不要聲張出去!」

「是,小姐!」眾侍衛瞭然,從他們被彌無戒分配在彌月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直接隸屬於彌月,彌無戒雖然能調動他們,但卻不能逼迫他們回答彌月的**。這也是彌無戒寵愛彌月的緣故,否則彌月還真不敢讓這些侍衛跟著,要是到自己師尊那裡去打小報告,只怕事情嚴重程度會連升幾級。

「回去吧。」彌月輕聲道,隨後一揮裙擺,離開飄雲閣……

就在彌月離去后不久,一個長相略微猥瑣的老者不只從何處一步踏出來,望向彌月走去的方向,眉頭緊鎖。

此人正是【九冥】四長老彌閑!

彌閑幽幽一嘆,低聲道:「這丫頭還真敢做啊,要是真查下去,後果可不是她能承受住的,到時候只怕彌無戒那小子也得受到牽連。算了,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現在想也沒什麼用處……」

「老族長也真是的,當初連自己親侄子都下的了手,怨孽啊……」

搖了搖頭,彌閑又恢復一副猥瑣面孔,晃晃悠悠走著,一邊道:

「眼前之急,還是把那混小子和那老不死孫女的事給辦了,不過,這次要小心一點,不能再被人莫名其妙偷襲了,老頭子我丟臉啊……而且,這次的份量得加大一些,到時候,保證他們yu仙yu死,嘿嘿嘿嘿……」

彌閑臉上,出現了極其yin盪的神sè……

大廳。

彌塵正襟危坐在木椅上,看著對面氣鼓鼓的彌月,臉上寫滿了尷尬。

這也難怪,自己悶聲不響離開幾天,一點消息都沒傳回來,要是這丫頭不發飆那才叫怪事呢。

「月兒,那個,下次絕對不會這樣了,我保證!」彌塵信誓旦旦道,可語氣里還是難免有些心虛。

彌月氣呼呼道:「保證?每次哥哥都保證過,可是每次都沒有說到做到。這次一去三四天不回來,哥哥嚴重傷害了月兒脆弱的心靈!」少女撅起嘴,對彌塵的話,不理不睬。

彌塵無辜一摸鼻子,無語看了看彌月,脆弱的心靈,彌塵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妖孽妹妹的心靈會和脆弱兩字搭邊。

正在此刻,突然一個毛茸茸的紅sè球體撞了過來,速度之快就是彌月也未能捕捉到。

這個紅sè毛球直接撲在彌月完美無瑕的玉臉上,「吱吱」歡快的叫著,好像撲在彌月臉上很開心似的。

彌月臉上明顯一抽,同時露出無奈的寵溺之sè,一把抓住紅sè毛球,無奈道:「球球,別調皮了,看你這幾天吃的,真變成一個毛球了。」

毛球翻滾,落在彌月的手上,顯露出一張極是可愛的毛臉,對著彌月眨了眨圓圓的黑眼珠,裡面似有一顆顆小星星在閃動,饒是彌月的xing子也不禁被這可愛小傢伙給征服了。

彌塵看了紅sè毛球一眼,第一眼看上去覺得十分眼熟,可是又覺得很陌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般。

彌塵試探著問道:「月兒,這東西是什麼玩意兒?」

彌月翻了翻白眼,嬌嗔道:「哥哥,你不會忘記了吧,這不就是你從魔域帶出來的那隻萬寶鼠嗎?」

「什麼?你說它是球球?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肥了?真假的?」彌塵一愣,隨即驚訝叫道。


球球是那隻萬寶鼠的名字,可是彌塵記得他走的時候,球球是有點胖,可是這才三四天過去,咋就變得這麼滾圓了呢?

是的,滾圓,彌塵只能用這樣一個詞語來概括球球了。現在的球球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皮球,圓圓胖胖,兩隻眼睛睜得也是滾圓,四肢短小,由於體型太過肥大,幾乎腳放在地面上走動,都不一定能看到。估計走動的時候,彌塵可以想象到皮球滾動的樣子。

正想之際,球球一個撲臉,又撲在彌塵的臉上。彌塵感到就是一個皮球砸在臉上,球球的身體直接被反彈的拋向上去,然後又緩緩落下。彌塵用手接住,把球球捏在兩手間,看了看四肢與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搭配,彌塵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sè,這小傢伙,長得實在是……太有殺傷力了!

本來以為長得太胖,會影響球球的可愛,想不到長胖之後,這小傢伙更是迷死人不償命,用猥瑣老頭彌閑的一句話說,就是堪稱「少女殺手」!

連作為男人的他,都是動心不已,可想而知女人見了,還不個個尖叫?

彌月也是苦著臉道:「還不都是這小傢伙自己造成的,也不知道這小傢伙是怎麼找到我收藏丹藥的庫房的,反正它是在裡面大吃了一通,損失了我上百顆五品丹藥,還包括幾顆六品丹藥,若不是發現的及時,恐怕裡面丹藥會被它吃得一乾二淨!」

彌塵張了張嘴,道:「不會是吃過之後,變成這樣的吧?」

彌月沒好氣瞪了他一眼,道:「還能怎樣?」

彌塵望了望懷中的球球:「……………………」

難怪叫做球球,這下真的變成一個球了。

還有,聽到球球一口氣吞了上百顆五品丹藥,饒是以彌塵的xing子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五品丹藥,還是上百顆的巨量,這要是一口氣吞下去,爆體身亡那也是常見。可這小傢伙卻只是身體上胖了一圈,其餘的就不存在變化。彌塵十分感嘆萬寶鼠的變態體質,這樣都吃不死,這也太牛了吧?

還是說,這是萬寶鼠共有的特徵?

要是這樣,非把人吃窮不可!

「這小傢伙哪這麼大胃口,也不怕吃爆體!」彌塵抹了抹臉上的冷汗,道。

「沒辦法,現在終於知道萬寶鼠為什麼是魔獸界的大胃王了,以後若是不找回一些天材地寶回來,哼,就直接把它燉了!」彌月咬著銀牙道,顯然無故損失了那麼多丹藥,她也肉疼不已。五品丹藥,那可不是街上的大白菜,沒一顆下去,都價值上萬的靈晶。

彌塵尷尬看了彌月一眼,知道彌月這是一時氣話,但這時他還真不知說什麼好。

捏了捏球球肉嘟嘟的臉蛋兒,彌塵齜牙道:「聽見沒,小混球,ri后若是找不回天材地寶,就把你燉了。」

球球眼睛天真的撲閃撲閃,彷彿不知道彌塵的威脅似的,還十分乖巧的在彌塵懷裡溺了溺,弄得彌塵一陣無言。

彌塵此時忽的想起什麼,對著彌月道:「,對了,月兒,我有件東西要交給你。」

彌月疑惑道:「哦?什麼東西?」

彌塵打了個哈哈,道:「也沒什麼,就是和彌鳩那傢伙做了筆交易,然後那傢伙給我的。我琢磨著這東西我也用不了,就拿來給你了。」

彌月臉上疑慮不減,不知道自家哥哥會拿出什麼來。不過,彌月也不相信彌塵會拿出什麼令她重視的東西出來,功法、靈技、丹藥她一樣都不缺,而且等級都是不低。

在彌月冥想之際,彌塵已經從納靈戒中拿出那捲彌鳩送他的藍sè捲軸,擲給彌月。 「這是……捲軸?功法還是靈技?」彌月接過捲軸,不確定道。

彌塵賣了個關子,得意笑道:「月兒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彌月鼓著嘴道:「哥哥,要是不好的話,月兒可是不會收的哦。」其實,無論彌塵送什麼東西,彌月都會毫不猶豫收下的。就算是一部黃階功法,彌月也會把它當作寶貝一樣供著。只是,彌月見不慣自家哥哥的得意,才故意這樣說。

彌塵不知道這些,卻是信心滿滿,畢竟裡面記載的三霄神御雷訣可是傳說中的禁法級功法,而且還是達到四星等級。這樣的蓋世功法,莫說當今彌族年輕一輩,就是一些資格較老的長老,都不可能擁有。

此三霄神御雷訣是專門針對彌月這種先天雷體的人修鍊的,裡面不但包含三霄神御雷訣的全部功法內容,還附帶幾個配合三霄神御雷訣使用的禁法級靈技,如果不是這種功法只適合先天雷體的人修鍊,估計彌塵自己都要心動不已。

禁法級功法他有,但是配合的禁法級靈技,彌塵就是挖空自己的納靈戒也找不出半本出來。

而三霄神御雷訣卻是功法與靈技成套,惹得彌塵都有點羨慕自己妹妹了,為啥他就不是什麼先天雷體,唉,真是時不待人也!

感嘆一番,彌塵還是替彌月感到高興,也有種如釋重負的舒暢感覺。自己這些年可以說是完全生活在妹妹的護翼之下,對於自己這個妹妹,彌塵是十分敬佩與寵愛的。誰要是敢傷她,就是實力不濟,彌塵即便拼了命也要為她討個說法!

自己可就這一個妹妹,十幾年的感情,早已讓兩人相濡以沫,不分彼此。只要彌月想要,就是九星禁法彌塵也會想辦法弄來,當然有沒有這個能力就是兩碼事了。

看著彌塵眼裡時而溫柔,時而興奮,彌月不解,但也沒多問,只是悄悄將自己一道神魂輸入進去,開始閱讀裡面的內容。

只過了片刻彌月臉上如彌塵所想那般,嘴巴張大,足以塞下一顆雞蛋,小臉上儘是濃濃的震撼之sè!

看到這,彌塵心中一種莫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也是挺了挺胸,好像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球球則是苦惱的抓了抓頭,由於身體太肥,手爪怎麼也抓不到頭頂,模樣十分滑稽。

「哥哥,這……」彌月咽了下口水,不敢相信問道,語氣里難掩那一抹震驚之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