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明亮的燈光下,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整整齊齊的貨架層次分明的擺放在這個空間里,給人以一種無邊無際的感覺,而,他們三人,正處在兩個貨架之間的通道上,通道足足有一輛家用轎車的寬度,順著通道朝前看去,簡直看不到盡頭。而通道的上方,有著一根根的鋼索,像一張大網撲在所有的貨架的上方,那些空置的吊鉤,告訴方離,這分明是作為運輸移動用的。

「這麼大的…大的…倉庫!」小黑沒等方離吩咐,就爬上了自己身後的貨架,站在高處的他比方離的視角更為寬曠,但是,他看清楚周圍的一切后,也只是喃喃自語的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第114章

第114章倉庫看守人

「誰在那裡?不要『亂』碰所有貨架上的東西,順著通道走,你會看到電動裝卸車,然後,過來和老頭子聊聊吧!」一個宏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這聲音可比小黑吆喝一嗓子動靜大多了,幾個人耳朵頓時一陣嗡嗡聲,小黑更是差點從高處栽了下來。

「有人!」小黑跳下來說道。

「我聽見了!」方離瞪了小黑一眼,他又不是聾子,這麼大的動靜,他能聽不到了,也不知道這個說話的人在這倉庫里裝了多少的喇叭,他腦袋到現在還有點昏昏沉沉的,聽力太好了,也是一個麻煩。

順著通道朝前走,沒走幾個通道口,就發現了那個說話的人口中的電動裝卸車,小黑當仁不讓的坐在司機的位置上,方離和阿曼達緊隨其後朝著前面開去。

饒是那個宏厚的聲音不斷的指示著他們的方向,他們也足足開了十多分鐘,才到達這個巨大的倉庫的盡頭,小黑停了下來,打量著和這裡的物品明顯不相符的幾個集裝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個巨大無比的集裝箱呈品字形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這一看就有有著人居住的樣子,兩道旋梯呈品字形從最上面的集裝箱上蜿蜒而下,顯然是方便人上下出讓,而最上面的那個集裝箱,迎著方離他們這一面的地方,居然被掏出一個很大的窟窿,也不知道是作為門還是窗戶,不過,從這個兩頭貫通的集裝箱的格局看來,只怕是作為窗戶的意思更大一些,而就在他們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時候,居然從這個窗戶里探出一個腦袋,看了看傻站在那裡的他們,然後對著他們招招手。

「這是叫自己上去?」方離稍一躊躇,抓住下面的旋梯,就朝上爬去,而阿曼達則是騰空而起,一人給他們丟了一個激勵光環,然後,高高的懸停在空中。

一腳踏進最上面的這個集裝箱,方離一個趔趄,險些以為自己來錯了地方,他回過頭朝著外面看了一下,沒錯,自己沒有進錯門,但是,這門裡的一切與外面未免也太不搭調了吧。

在方離的想象中,這裡很可能是這個巨大的倉庫的控制中樞,那麼,各種密密麻麻的儀器,高科技的『操』作台,那是一定有的,考慮到這裡是處於基地的下方,很可能還會有幾個面容冷峻的酷哥,穿著軍服一臉嚴肅的指揮著。

但是他看到了什麼?

酷哥是沒有的,糟老頭倒有一個,一頭『亂』糟糟的頭髮,頗有點愛因斯坦的風采,身上穿著一件髒兮兮的大衣,似乎也和方離想象中的筆挺的軍服靠不上邊,而整個房間里,什麼儀器啊,『操』作台什麼的一概沒有,除了一個看起來還算精緻的小茶几,幾把不知道什麼材料做成的椅子,再就是一張簡易的行軍床,幾個佔據了房間大部分的書架,然後,就什麼也沒有了,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是集裝箱改造的房間,方離腳下倒是貨真價實的地毯,至於是什麼『毛』發編製而成的,方離就不清楚了,反正走在上面軟綿綿的,好像走在雲端上面一樣。

「兩個小娃娃,還有個精靈?」老頭倒是見到他們一點都不奇怪,只是目光掃過他們三個一眼的時候,在方離的身上停留的時間多了一些,目光中也有一些凝重的味道。

方離卻是一驚,阿曼達的來歷,即使是小黑,也不是特別清楚,此刻卻被老頭一口叫了出來。要知道,在山頂營地的時候,他對那些普通人的解釋,只是一種最新培育的人工生物而已。由此看來,這老頭恐怕有點不簡單。

「唉,讓我空歡喜一場,我還以為是接班人來了呢!」老頭神『色』有點沮喪,不過倒也沒有失態:「自己找地方坐吧,和老頭子聊聊,你們怎麼進來的,這裡外人可是一般難以進來的啊!」

「您是軍方的人嗎?」方離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在已經淪陷的基地下面,有這樣一個巨大的倉庫,本來就是一個很令人吃驚的事情了,而從楊宏志給自己的草圖上看來,他這個基地的前任指揮官,也未必知道這個基地的存在。

「軍方?哪個軍方?」老頭眼皮一翻:「神族,還是鬼族,還是你身邊的這個精靈族的?」

方離心裡猶如驚濤駭浪,這老頭說話太嚇人了,短短的一句話,讓方離瞠目結舌,不知道說什麼的好,很顯然,這老頭了解的東西似乎一點不比方離少,就算是更多,方離也是相信的,方離接觸的人里,那裡有人知道什麼神族鬼族的,僥倖有幾個有概念的,還是方離給灌輸過去的,但是,這老頭說起這些來,就好像在說早餐是吃豆漿油條還是牛肉麵一樣簡單。

「這裡是中國軍方大青山基地的下方,我們也是從基地來到這裡的!」方離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詞句,對著老頭說道。

「上面是個軍事基地!?」老頭點點頭,「這幫傢伙也心計夠深的,居然有閑工夫在老子頭上鼓搗這些玩意,卻遲遲不願意派人接替老子,真他嗎的是閑的蛋疼!」

「不過現在已經被鬼族中的骷髏一族和獸族聯手攻破了,我們也是到這裡來搜索倖存者的,陰差陽錯就來到了這裡!」

「哦!」老頭不置與否的說道:「沒關係,老頭子這裡安全的很,那幫鬼崽子不敢下來的!你們就放心呆在這裡吧!」

方離看這架勢,似乎這老頭有意思將自己幾人留下來給他作伴一樣的,心裡頓時一陣大急,這裡再安全也是一個倉庫而已,難道自己就這樣稀里糊塗的呆在這裡,巧兒和方香還在等著自己回去呢,而且,這老頭左一個等接班的,右一個等接班的,不知道在這裡呆了多久,難道自己也得等到他這把年紀,再遇見幾個類似自己的倒霉蛋,才有機會出去嗎?

「您是…這裡的主人?」方離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一個合適的說法來問這個問題,乾脆就用主人這個稱呼含糊過去了。

「什麼狗屁主人,老頭子我就是一個這破倉庫的看守人而已!」說道這個問題,老頭似乎有點憤懣:「以前還有不少人進進出出放點東西,取點東西,沒事可以陪我嘮嗑嘮嗑,最近幾年,這幫小子不知道哪裡去了,一個都不見來,憋屈死老子了!」

「我這不是來了嗎,在這陪您聊天呢!」這老頭簡單不簡單暫且不說,至少方離知道,如果自己如果要出去,怕是得著在這個老頭身上了,所以,他姿態放得相當的低。

「你這傢伙,眼睛骨碌碌的轉個不停,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陪老頭子我聊天的,下面有東西,去整點喝的上來,這麼久沒說話了,一說話倒是有點口渴!」老頭瞪了他一眼,就像吩咐自己子侄一般,一點都不客氣。

方離當然不會計較這點小事,退了出去,不就是整點喝的嗎?別的不會,燒點會泡點茶還是會的,再說了人家那麼一把年紀,自己尊敬一點也是值當的,別說自己還有求與他。

小黑和阿曼達跟隨他出來,直到走下了旋梯,阿曼達才飛到方離的耳邊,輕聲嘀咕了一句:「神眷者,這是一個神眷者!」

「神眷者!」方離一愣,旋即明白阿曼達的意思,這不就是人類中的那些實力出眾,甚至有著某些特殊技藝的傢伙嗎,雖然知道這老頭不簡單,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是一個神眷者。

阿曼達說過,神眷者是神族的中堅力量,數量也是極端稀少的,這樣的一個人才,老老實實的在這裡看守著這樣一個倉庫,那這倉庫得多重要啊。

想明白了的方離,看著面前這些密密麻麻的堆放著各類箱子的貨架,眼中的熱切之意一閃而過,這不會都是各種各樣的寶貝吧。 ?「好吧,小傢伙,我知道你又很多的問題,問吧!」老頭兩根手指端著細細的茶杯的八字,輕輕的啜了一口,好整以暇的問道。

「你說您是這裡的看守人?」方離眨眨眼睛,「看守什麼?」

老頭的腦袋微微一歪,朝著旁邊瞟了瞟,「你也是從外面進來的,你居然問我看守什麼?你這個小傢伙,不太老實!」

老頭一笑,眉『毛』彎了起來,眼睛都好像被眉『毛』遮住的樣子,顯然他是在笑話方離明知故問,在他的面前耍這點小花樣。

「你不就是想知道下面那些箱子里都是裝的什麼嗎?」老頭放下茶杯,手一攤:「其實除了極少數,我也不知道!」

方離心想,這可不是像一個合格的倉庫保管員說的話啊,一個合格的倉庫保管員,焉有不知道自己倉庫里的是什麼物品的道理。

「很重要嗎,需要您老人家親自坐鎮?」說方離不好奇這些貨架上的箱子都裝的是些什麼,那純粹是假的,但是,交淺言深,雖然這老頭看起來慈眉善目的樣子,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問的他厭煩了突然發飆變成奧特曼什麼的,那他就吃不了兜著走了。他客客氣氣的給老頭續上茶水,佯裝不在意的問道,如果不是認識的人看見了,還以為他真的是這老頭的子侄呢。

「廢話,不重要需要老夫親自在這裡捱日子嗎?」老頭一張臉苦了起來,「也就是老夫倒霉,攤上了這個苦差事,在這裡一困就是幾十年啊!」

「幾十年!」方離這是真的吃驚了,這不是說,這老頭剛剛來這裡的時候,也是正當盛年,他居然把自己人生中最寶貴的黃金歲月浪費在這裡了。「您不能自己出去嗎?或者,更安排您的這個差事的讓你說說?」

「你以為我不想啊!」老頭白了他一眼,指指外面:「你是從外面進來的,看清楚了沒有,這裡到底有多大!?」

「是挺大的!」 古武女特工 方離訕訕笑道,心裡卻是嘀咕,這和大不大有一『毛』錢的關係嗎?再大,也用不了半天走吧,何況,你還是專門的電動車。

「那你覺得,這上面的山脈,不,你說是蓋了個什麼基地,你說這基地能比這倉庫大嗎?」

方離這才想起一個問題,如果說這倉庫是在基地沒有建成之前就建立起來了的,那麼毫無疑問是在山腹之中,也只有在那「深挖洞,廣積糧,準備大打核戰爭」的歲月里這樣的手筆才不見得突圍,但是一座山的山腹有有多大,這倉庫一眼望去,可是綿延好幾里地去,要是這麼大的一倉庫藏在自己的基地下面,而基地的人沒有絲毫的察覺,說出去,鬼都不信。

「看起來好像差不多?」方離想當然的回答道。

「錯,這小小的山脈可裝不下這麼大的倉庫!」老頭看起來有點得意,「你自己慢慢琢磨吧,反正這倉庫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反正你以後有的是時間去琢磨這事情。」

以後,還有的是時間,這老頭話里話外的意思似乎有點不妙啊?敢情,這是沒打算讓我走了啊?方離一想到今後幾十年了,三個人一個精靈困在這裡,每天玩著推箱子的遊戲,頭都暈了。 極限武主 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麻將,四個人倒是剛剛可以湊一桌,要是過個十幾二十年,老頭掛了,估計就得找副撲克紙牌,三個人鬥地主了。

「沒有出路?」方離不知不覺的說出聲來,開什麼玩笑,自己三人可是從基地的密封門裡堂而皇之的走進來的,怎麼會沒有出路,這老頭倒是挺愛開玩笑的。

「當然有,但是,你沒有密碼,就想這些箱子!」老頭指指下面的那些貨架,「理論上,我也是可以中飽私囊的,但是,沒有這些箱子的開啟密碼,我也只能幹瞪眼!」

老頭放下茶杯,嘆了口氣,「好了,老頭子的這點底細,差不多全部告訴你了,小子,現在告訴我你們的來路吧,一個神民,一個鬼族活體,還有一個精靈,這樣有趣的組合,我還是很少見到的!」

方離指指阿曼達,介紹到:「這是我的夥伴,阿曼達!這一位叫小黑,是我的兄弟!」

「等等,夥伴?」老頭微微閉著的眼裡透出一縷精光,方離才說一句,他就覺得有點不太正常了:「什麼時候,精靈和鬼族混到一起去了,他們不是天敵嗎?難道你是暗屬『性』精靈?」

「我怎麼會是暗屬『性』精靈這種邪惡的生物!」阿曼達不滿意了,張著自己的翅膀,在老人面前飛舞了一下,示意自己血統相當的純正。

老頭瞟了她一眼,「好,就算你不是暗屬『性』的精靈,但是,你還沒有成年,怎麼會成為這個小子的戰鬥夥伴,難道你不知道沒有成年簽的契約約束力要比普通的契約的約束力強很多嗎?

阿曼達自然不會告訴面前的這個神眷者,自己不過是『迷』失了方向,而且沒有能量回到自己的族人身邊,恰巧方離手邊有一塊能量核心,他本著簽誰不是簽,反正這人看起來還算順眼,就這樣和方離簽約了。

「我就是願意,怎麼了!」她微微翹著小嘴,也不管面前的這個人是傳說中的神眷者,一句就頂了回去。

「好好!有錢難買願意!」老頭不以為忤,笑著對方離說道:「能簽到一個輔助精靈,也算你小子的運氣了,你繼續說!」

方離將外面的世界發生的一切,以及自己幾人是如何受到別人的脅迫最後進到這裡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老人。老人聽了,只是不時微微點頭,似乎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方離這些可奇怪了,阿曼達不是說,這老頭是神眷者嗎,神眷者算起來可是神族的精英,自己的同類被這些鬼族設計,現在七零八落的,老頭一聽應該像火燒屁股一樣的跳起來,脾氣暴躁一點,直接抄傢伙吆喝著出去幹掉那些不開眼的鬼族都是有的啊。

「您不生氣?」方離試探的問道。老頭的表現太沉靜了,這太不合理了。

「我為什麼要生氣?」

「您不是神眷者嗎?神眷者都是有著通天徹地的大本事的人,難道您就看著這些傢伙欺凌你的族人?」

「哈哈!」老頭笑了起來:「你這小傢伙真是有趣,我是個神族,你是一個鬼族的活體,現在你居然為我沒有幫助自己的同族和你們種族作戰感到憤懣?這話要是你身後的那個小傢伙來說還差不多,真是滑稽的很!」

雪花劍神 方離『摸』了『摸』鼻子,一副愕然的樣子,剛剛這話倒嘴邊隨口就出來,他還真沒有想到種族的問題,如這老頭所說的,自己要求別人來對付自己的種族,這不是和那些翻譯官,漢『奸』差不多了,這是屁股坐歪了啊。難道自己要當一個「鬼『奸』?」

歸根到底,還是自己壓根就沒把自己當做那些喪屍,骷髏一類啊!方離有些汗然,弄不好,自己都成了那些喪屍們的傳承祭壇了,自己卻要在對著自己的人類身份不能忘卻,當然,這是他最大的秘密,他是決計不會告訴一個不相干的人的。就算是老頭這樣的神眷者,也只能看出他是一個鬼族的活體,人類和殭屍狀態同存而且有著自己意識的生物,對已經他精神層面上的東西,他也不可能一眼就看的出來,如果方離倒霉,遇見的是一個精神力格外強大的神眷者,而又毫不客氣的對他進行精神探索,那也只有算他倒霉了。

老頭笑聲一頓,神『色』有點戚戚然:「不錯,我很生氣,但是,也只能生氣而已,卻是一點力都出不了的!」

方離看著他,沒有出聲,心裡猜測,恐怕他所謂的一點力都出不了,還是和這個巨大的倉庫有關。

果然,老頭接下來就說到:「老子被困住這破地方了,要是能出去,看這群跳樑小丑還這嗎囂張不!」說完,他一口氣把杯子里的茶倒進喉嚨,然後把茶杯往桌子上狠狠的一頓,彷彿在發泄心中的憤恨一樣。

「都坐下吧,如果不嫌老頭子嘮叨,老頭子就給你們說說這破地方的這點破事,好久沒有人來了,找個聊天的也不容易!」老頭看起來有點唏噓。

聽完老頭那猶如天方夜譚般的經歷,三人看了看下面那些密密麻麻無比壯闊的貨架,又看了看鬚眉滿面的老人,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原來,這老頭叫羅格,這名字有點怪,說是華人和西人的名字,似乎都說得通,方離在聽到他說出找個名字的時候,還是在潛意識裡把這老頭當做華人來看,他沒有注意到,阿曼達聽到找個名字的時候,身軀不為人知的微微一顫,旋即又恢復了正常。

老羅格在幼年的時候,就表現出了自己的天賦,很快,就被同族中的神眷者看重,帶回去特意培養(這老頭不是什麼華人,這純粹就是哪個異世界的人,方離肯定了,如果是因為這什麼特意功能天賦,在自己的世界,就應該是國家機構帶走了,去秘密培養了。)不到三十歲的時候,他就在神族的世界中,創出了好大的一番名頭,哪個時候,世界上各個種族雖然小又衝突,但是,整個大環境還是安逸和平的,一心想磨礪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的羅格,,離開了自己的傢伙,開始了他的遊歷生涯。

在遊歷的過程中,他結識了幾個夥伴,皆是當時各族赫赫有名的高手,即使是再厲害的綿羊,也不可能和獅子為伍不是,這些夥伴,實力自然不差,甚至,強過他的也有幾位。而最厲害的一位,卻是一個女人,叫做艾琳洛,這個女人也是神族,她的天賦技能叫做「同化」,這種技能說起來好像很普通的樣子,但是,真正嘗到過這種技能的人,沒有一個對這種技能談之『色』變的。

同化,最大的作用就是只要和人處在一定的範圍里,或者解除到人的支持,擁有這一個技能的人,就可以短暫的使用別人的的天賦技能,種族技能,而,原本擁有這些技能的人,則會在短時間內失去這一技能。

這個技能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為逆天的技能,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還是輔助,只要艾琳洛往哪裡一站,基本上,就別人什麼事情了。和她為敵的人,連自己本身的技能都使用不出來,那還打個什麼勁,老老實實的任人魚肉吧。

艾琳洛本身的實力並不是很強,甚至,當她技能剛剛覺醒的時候,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個消弱對方戰鬥力的技能,直接把她當做了輔助人才,至於老羅格,他是屬於打手類的。

但是,隨著她的技能越來越強大,漸漸的,連她的夥伴也開始對她有點疏遠了,誰也不遠和一個隨時能利用自己的技能的人在一起不是,更何況,無論是哪一個種族,獲得的自己的天賦技能,種族技能,都是不同的,不是生死之交的朋友,根本不會告訴別人。眾人的感覺,在艾琳洛的面前,所有的人都無所遁形。到了最後,大家就不是簡單的疏遠她了,而是有點敵視她了。她的存在,對於大家現在已經是威脅大於幫助了。

但是,羅格卻不是敵視她的人中的一個,他深深的愛著她。

說到這裡的時候,方離仍然可以看到老羅格眼中的那一縷柔情,方離隱隱似乎覺得,這裡和這個女人肯定有著很大的關係,當然,到底是怎麼樣,還得聽老羅格慢慢說來。

艾琳洛本身是一個開朗活潑的女孩,逐漸,開始變得憂鬱起來,而老羅格,適時的像她表示了愛意,兩人度過了一段很美好的時光,但是,在最後的一次戰鬥中,由於艾琳洛使用技能的時候,不分敵我,導致了自己的幾個隊友受傷,在事後被戰友們指責,最後不得不憤憤離開了羅格的團隊。

她離開的時候,沒有一點徵兆,只是將羅格送給他的一個項鏈,留在了羅格的枕邊,從此就芳蹤渺渺了。而在羅格他們遊歷的時候,他們這個團隊,就已經招惹了許多的實力強大的敵人,一個落單的女人離開團隊,肯定會被那些以為有便宜可撿的仇人追殺。開始,羅格還能聽見她的一些消息,到了後來,她就好像失蹤了一樣,再也沒有一點音訊,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她隱居起來了,反正,沒有一個人能得知到她的去向。

三年後,羅格的小隊在一次戰鬥中,遇見一群實力相當的對手,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驚駭的發現,艾琳洛正站在對手的陣營中,她一出現,大家只就知道這場戰鬥毫無懸念,草草招架了幾個回合,便意圖撤退,但是,所有的人都走不了了。對人是打著徹底消滅他們的目的來的,而又有了艾琳洛的幫忙,他們簡直和待宰的魚肉沒有多大的分別,當他的隊友一一倒在敵人的武器下面的時候,羅格看見了艾琳洛眼中的快意,他頓時明白了,什麼摩擦,比試,都是一些幌子,這是艾琳洛回來複仇來了,也不知道他離開了羅格他們遭遇到了什麼事情,總之,她把這邊帳算在了昔日的隊友身上,而他們這次所謂面對的敵人,實際上不過全部是艾琳洛的傀儡而已。

羅格團隊的所有的人都死了,除了羅格,顯然,艾琳洛也不是變得完全冷血,對於這個曾經多少帶給她安慰的人,她最終還是沒能下得去手,她放過了羅格,條件就是,羅格必須在他的餘生中,幫她做一件事情—看守她的寶庫!知道有這和她相同血脈的人來接替他,他才可以自由。

而為了限制羅格的能力,她不知道用什麼技能開闢除了一個巨大的空間,羅格所有的能力在這個空間里和在外面毫無兩樣,但是,一旦離開了這個空間,羅格就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除非,在離開這個空間的時候,能有一個有著艾琳洛血脈的人帶來他的鮮血,解開艾琳洛下在羅格血里的詛咒。

「外面現在所處的就是艾琳洛的寶庫!?」方離有點不可置信,這麼大的倉庫,能有多少東西,這全是一個女人的收藏,這也太誇張了吧!

「聰明!」老羅格不是道是讚揚還是揶揄,鬍子動了一下:「這裡面,有神族的各種武器,器械,珍寶,製造方法,各種技能的使用鍛煉方法,獸族的歷來以來的珍藏,甚至連鬼族以來最偉大的的王者的骨骼,現在都在這裡,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方離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這女人太牛了,牛的沒邊了,從這倉庫的規模和收藏的東西,就知道她手底下有多少的敗將了,鬼族的王者也被他當做收藏品?方離打了一個寒顫,他不敢往下去想了,他只想早點離開這裡,對於成為這裡那些密密麻麻的貨架中某個箱子里的收藏品,他一點都不感興趣!

「那這個艾琳洛呢,他後來來過嗎?」方離問道。

「沒有,從那一天起,我就再沒有見過他,除了不時有人送來一些東西,拿走一些東西,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一次!」 ?第116章我想出去

按照一般「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的定律,越是有本事的壞人,越是能活,能將自己以前的隊友全滅的艾琳洛總是算不上好人吧,既然這個勉強算得上好人的羅格尚且活蹦『亂』跳的,由此可以推斷,這個叫艾琳洛的女人一定也是活的分外的滋潤。至於羅格後來一直沒有見到艾琳洛,這倒是不算個事情了,誰見過大老闆老是有事沒事的往自己的倉庫跑,和自己的倉庫保管員套近乎的。

「這艾琳洛是神族的?」方離再次向老羅格確認了了一下。

「嗯嗯!」老羅格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口乾舌燥那是難免的,也不待方離動手,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喝了起來。

這就有點不妙了!

方離想起自己的身份,現在,就算是自己說自己是人類,是神族中的一員,也得有人相信不是,老羅格尚且能一眼看穿自己的真身,那比老羅格厲害得多的艾琳洛會看不出來嗎。現在外面『亂』七八糟的,自己充其量算一個小小的雜兵,在這等神眷者的面前,小手指一伸,說碾死就碾死了,一點都不帶打磕絆的。

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自己現在是在人家的寶庫里啊,你說這算是個什麼事?如果外面,你再厲害,我躲著你就是了,你總不至於降下身段來找我這麼一個相當於路人甲乙丙丁的麻煩吧,但是,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這就不太好說了,你說你一個異族的小雜兵,跑到一位神眷者的倉庫里來做什麼,想偷東西嗎?

方離相信,都不用艾琳洛自己出手,她隨便拉扯出一個手下,自己就得完蛋,人家連鬼族的王者的骨骼都能當收藏品收集,難道還奈何不了你。

一念至此,方離感到自己呆在這裡,渾身都不自在起來了,老羅格慈眉善目的模樣,看起來也沒那麼順眼了,人家一定是一個人的時候太久了,閑的無聊,好容易找到幾個聊天的對象,自然要好好的嘮嗑嘮嗑下,你真當是人家是看你順眼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話可不是假的,老頭再豁達,也不會把自己當做自己人看。

「我如果要出去,您一定不會攔著我,對吧!」方離笑嘻嘻的對著老羅格說道,和老羅格動手,方離想都沒有想過,沒聽見人家說,只要不出這個空間,人家神眷者的所有能力都正常嗎?

「怎麼,就要走了嗎?」老羅格微微一笑,竟然滿臉都是笑意:「你走得了嗎?就算老頭子不攔著你,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怎麼出去!」見老頭心情不錯,方離立刻就打蛇隨棍上,倒也是問得理直氣壯。

「我在這裡這麼久,這問題難道我沒有想過嗎?」老頭一臉的看方離笑話的意思:「不管你怎麼想,艾琳洛是我見到過的最聰慧的女人了,她建立的這個空間,根本就沒有從裡面到外面出去的途徑,你以為留下這麼大的一個破綻讓我慢慢的破解嗎?有一段時間,我還真的豁出去了,就算當個普通人,也要比這樣不死不活的關在這裡的好,當時我和你可是一樣的想法,但是,經過幾年的研究,我才算是徹底搞清楚了,這寶庫,只能從外面進來,想從裡面出去,門都沒有!」

「這裡都是艾琳洛收集來的東西,其實,我何嘗又不是她的收藏品呢!」老頭嘆了口氣,一臉的落寞。

方離真傻眼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從羅格嘴裡竟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看他那模樣,似乎還沒說假話?

「我知道你不信,不妨自己去試試,老頭子我困了,你們自便吧!」

方離三人訕訕的退了出來,老羅格看起來似乎是認命了,但是方離沒有啊,不管這老頭說的多麼玄乎,他也得自己試試不是。

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十個小時里,一輛小小的電動車發瘋一樣的在倉庫里到處『亂』轉,試圖找出一條出路來,但是,無論他們多麼努力,最後還是一無所獲,連他們曾經進來的那道門,他們也找不到了,彷彿就如老羅格說說,這裡根本就是一個密閉的空間。

到了最後,連一隻都是氣定神閑的阿曼達也有點心慌起來了,看老羅格的樣子,似乎在這裡沒有為食物和水擔心過,那麼方離小黑想必也不會餓死,但是她不同啊,這些食物和水並不能補充她的消耗,她要麼就攝入植物精華,要麼就是直接吸收能量核心裡純粹的能量,這裡可沒有任何可以讓他補充能量的地方。

她將自己的擔心和方離說了一說,方離頓時感到很奇怪:「這個問題你還需要擔心嗎?你不是以前告訴我,和你簽訂夥伴契約的,不止我一個,那麼,如果有其他的夥伴召喚你,你利用契約的力量不就可以離開了嗎?要知道,我從來沒有擔心你會不能離開這裡啊!」

「呃…我還沒有成年!」阿曼達似乎很不想和方離討論這個問題,說的話於方離的問題風馬牛不相及。

「沒關係的,我會將所有的核心全部給你,你盡量減少消耗,捱一捱也就過去了,等到有夥伴召喚你,你立刻就離開好了,我如果出去了,會和你聯繫的!」

見到方離一個勁的寬慰自己,阿曼達簡直是鬱悶的要死,忍不住攥著小拳頭,對著方離叫了起來:「沒有成年的意思,就是不能和別人簽訂契約,要不然,契約的力量會格外的強大,只有你,你是一個意外,當時我不和你簽約,我都回不去了,你明不明白?」

「哦,敢情你以前只是小小的虛榮一下,然後順便打擊打擊我,除了我以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的戰鬥夥伴了?」方離明白了,真的明白了,難道以前他曾將正在洗澡的阿曼達都隨手召喚出來呢,原來,這個契約對阿曼達的約束,比對自己的要大的多,就是因為她在沒成年的時候,和自己簽訂了這個契約。方離不知道這個契約可不可以同時和幾個人簽訂,但是,按照他的推測,就算可以,有了前車之鑒的阿曼達也不會再和其他的人簽了。

也就是說,自己是阿曼達唯一的契約夥伴,他心中原來以為會有另外的人將阿曼達召喚出去這種可能,根本不存在,如果自己被困在這裡,阿曼達也毫不意外的也要被困在這裡,而且,他會比自己更悲慘,自己也許還可以尋找到適合自己的食物,但是,她卻不能。

「只要我不死,你就沒事!」方離笑了笑,用手指輕輕碰了碰阿曼達的小腦袋,這一次,她卻沒有抗拒的意思,只是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仔細的看著方離,彷彿要把方離的這句話牢牢記在心裡一樣。

「要不,我們再去問問那位羅格大爺!」小黑建議道:「他在這裡時間呆的長,一定比我們這麼到處瞎轉知道的東西多,你別忘記了,我們出來已經有好幾天了!家裡人都盼著咱們早點回去呢!」

方離微微頜首,三人掉頭朝著羅格的集裝箱而去。

好吧,就算自己和阿曼達是異類,你羅格大爺看我們不上眼,但是小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還是服食過能量核心了的,怎麼也算得上是骨骼清奇資質不錯的吧,難道你老頭就沒有一點見獵心喜的意思?愛屋及烏,順便放自己一把,這也是情理中事吧。

方離可是清楚的記得,那些跳崖的跳水的大俠,楊過張無忌袁承志啥的,人家不是得到了秘籍就是寶刀寶劍什麼,可沒說得到寶貝不讓走的啊,我承認這裡寶貝不少,但是,我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只是想早點離開的啊!

第117章殭屍來串門

「死心了!?」老羅格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一點都不奇怪他們的去而復返。

方離默然,對於這老傢伙的幸災樂禍有點不太待見,但是一想到如果幾人真的出不去的話,這後面仰仗這老傢伙的時候,還多著呢,也不好出聲辯駁,只好用沉默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幾個小東西不認真聽老頭子說話,艾琳洛的手段可是你們可以破解的,更別說這個空間是針對我的血脈里的詛咒特意建造的空間,你當是小孩子過家家,想不玩了就不玩了啊!」老頭冷笑了一聲,「別想那麼多了,老老實實在這裡陪老頭子吧,雖然有點無聊,但是,也少不了你們一口吃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