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明明中了自己花了很大的價錢和心思才從黑市找來的強力春.藥,對女人的渴求已經連理智都控制不住了,然而那三個少年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是費勁地去搶奪那該死的賤.人,也沒有一個人撲向自己。

這對中野愛奈的自尊心,是個極大的打擊和傷害,所以,在決定殺死陽明的同時,中野愛奈也決定“吃掉”跡部三人。

你們越是對我不屑一顧,我越是要讓你們身上沾染上我的味道,我就是要看看,結束之後你們到底是恨我,還是恨你們自己!

這麼想着,中野愛奈不再猶豫,舉着刀向陽明衝去。

如果是平時正常情況下的話,別說陽明,就是跡部、手冢和京極真,以他們的身手和警惕心,也不可能讓中野愛奈衝到陽明的身邊傷害到他。

可惜,現在並不是正常狀況,陽明四人的實力已經降到了歷史最低點,所以,即使是中野愛奈這個普通的人類少女,還是成功地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噗!”

刀子插到肉裏的聲音是那麼刺耳,猛然噴發出的鮮血弄了中野愛奈一頭一臉,讓她因爲嫉妒和恨意所以衝熱的大腦一下子冷卻下來,一臉驚懼地後退了好幾步。

“殺人了,我殺人了……”

中野愛奈恐懼地低喃着,這才意識到自己到底幹了什麼。

說是恨不得殺了陽明,可是真的動手之後,中野愛奈才發現,原來殺人並不是說說那麼簡單,也不是電視裏演的那麼輕鬆。

當一個人的鮮血噴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那種恐懼感,足以把一個人逼瘋!

尤其,中野愛奈僅僅是名中學生,一個被家裏人寵壞的中學生,一個嬌小姐。

“離開這裏,是的,快點離開這裏!”

本來之前還想着把陽明僞造成自殺的中野愛奈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初衷,滿心裏只想着快點從這個令她窒息的屋裏趕快離開。

滿屋的血腥氣,實在是讓中野愛奈喉頭髮癢,有種嘔吐的欲.望。

這個時候,什麼愛恨情仇、什麼脫衣美男,都變得無足輕重起來。

“陽明,陽明你怎麼了?”

“遊子,是誰傷了你?”

“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你千萬不能有事啊,黑崎桑!”

不知道是不是被鮮血的氣味刺激了一下,跡部三人同時恢復了部分神智。

當發現陽明渾身是血地躺在自己三人中間的時候,跡部、手冢和京極真只覺得心臟好像被一支利箭射穿了一樣,痛徹心扉。

悲痛欲絕的呼喊立刻響了起來,卻喚不回呼吸越來越微弱的陽明。

“不!”x3

就在跡部三人心痛地快要死掉,而中野愛奈準備逃走之時,異變突生!

“嘎!”

一聲難聽的鳥鳴聲傳來,空氣中的壓力立刻變得沉重了幾分。

“這……這是怎麼回事?”

跡部三人加上一個中野愛奈都目瞪口呆地望着陽明,更準確地說是望着他的右臂——

如果剛剛自己沒有聽錯的話,那個難聽而刺耳的鳥鳴聲,彷彿烏鴉一樣的叫聲,是從陽明的右臂裏面傳出來的!

不可能吧,一個人的胳膊會發出烏鴉叫聲什麼的……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證明了他們並沒有看錯,陽明的右臂確實和正常人不一樣,而且是非常地不一樣。

“嘎……嘎……嘎……”

在第一聲之後,陽明右臂中的烏鴉叫聲頻率越來越高、聲音越來越大,給人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刺耳,而且,遠遠不止於此……

隨着一聲聲的叫聲,從陽明的右臂開始,一道道黑色的好像紋身,又好像圖騰一樣的東西開始慢慢蔓延,很快延伸到所有露在衣服外的地方。

因爲陽明的衣服剛剛被撕扯掉了不少,露出的皮膚也多,所以,現在的陽明看起來非常恐怖,整個人都快要被黑色包圍住了。

如果說只是烏鴉叫聲和黑色紋路讓跡部等人驚慌的話,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讓他們驚恐了。

在他們的注視下,陽明的身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地抽高、變大。

一個一米四、一米五左右的少女,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內,變成了一個目測身高最少有一米八、英俊逼人的……

青年。

天啊,這個世界是瘋了吧,要不然就是自己瘋了吧,要不然自己爲什麼會見到一個少女在自己的面前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男人?

詭異而恐慌的氣氛在空氣中蔓延着,一時之間,跡部三人忘了繼續捂着陽明的傷口給他止血,中野愛奈也忘了自己剛剛乾了什麼,忘了自己應該快點逃走。

這四個驚慌的少男少女甚至都沒有注意到,隨着陽明身體的變大和抽長,他胸口上被中野愛奈刺中的傷口也快速地癒合起來,只是本來流血過多所以變得蒼白的臉色沒有改變。

“唔……”

伴隨着一聲呻.吟,那個現在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的青年,雙眼睜了開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遊子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陽明,陽明……這纔是陽明這個名字的真正涵義嗎?”

“怪物,怪物!”

唯四的觀衆的思緒各不相同,唯一一樣的就是他們心底的震驚之色了——

廢話,眼睜睜地看着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在自己的面前變成一個二十餘隨的青年,換成誰都無法坦然面對的吧?

更別說,對於在場的四個少男少女來說,現在這個正在玩“變身”的少女身份很特殊。

陽明不單是跡部、手冢和京極真的心上人,同時也是中野愛奈的情敵。

所以,當發現一個被自己愛或者恨着的人自己一點都不瞭解,甚至連性別都弄錯的話,心裏的複雜可以想象。

“遊子怎麼可能是男的?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四人中和陽明認識時間最長,對陽明最瞭解的手冢嘴裏不停地低喃着,一臉的不可置信和不知所措。

即使平時再成熟,在親眼目睹了自己的青梅竹馬變成了發小之後,手冢一時之間大腦一片空白,根本就無法正常思考了。

“本大爺竟然沒有搞明白喜歡對象的性別嗎?真是太好笑了!”

身爲冰帝學生會會長,在發現了自己對陽明的興趣之後特意調出了他的檔案。

可是,跡部可以發誓,那個時候自己見到的時候,那上面寫的絕對是“女”,而不是“男”。

連檔案都能改啊!

“我喜歡的是男人,是男人……”

京極真一邊震驚着陽明的真正性別,同時也震驚於自己性向上的改變——

到底是什麼時候,自己從喜歡異性變成了喜歡同性?還是說,由始至終,自己喜歡的都是同性?

“我要快點離開這裏!”

對於中野愛奈來說,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離開,如果還有其他的話,也許那就是快點把這個消息公佈出去。

一想到當學校裏的其他人知道原來黑崎遊子是男的時會有的反應,中野愛奈心底的震驚之色就消散很多,取而代之的興奮和期待。

——和我中野愛奈作對的,無論是誰都不會有好下場!

然而,中野愛奈想的是很好,可是那也得陽明放她離開才行!

中野愛奈的手還沒有碰到門把手,突然她渾身一震,好像被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撞到了一樣,整個人一下子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到了牆上,然後又落了下來。

“啊!”

直到這個時候,中野愛奈才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呼,然後,瞬間昏過去了。

“竟然敢暗算我,找死!”

暗啞低沉的聲音傳來,跡部、手冢和京極真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吝於施捨給倒地不起、不知死活的中野愛奈,視線同時投到了那個慢慢站起來的青年身上。

本來穿在身上的衣服和褲子之前就被自己和跡部三人給扯地亂七八糟,現在因爲身體的變大,把那些已經很凌亂的衣褲撐得碎裂地更加嚴重了幾分。

甚至可以說,除了某個關鍵部位之外,陽明其他地方的衣服基本上都掉光了。

這樣的陽明,讓人在覺得狼狽和詭異之餘,竟然也有一種驚人的魅力和吸引力!

“你……你沒事吧?”

因爲不知道怎麼稱呼眼前這個青年,手冢猶豫了一下,並沒有叫出“遊子”這個名字。

“有事?”

變大版的陽明嘴角勾起了一個邪魅的弧度,笑得意味深長:

“這要看你們怎麼定義這個詞了,還有,比起我有沒有事,我覺得你們更加應該擔心自己的未來。”

——什麼意思?

三人都是一呆,不明白眼前這個陌生、卻絕對是陽明的青年話裏的意思。

明明他們三人的智商都不低,這一刻他們卻發現自己有些聽不懂這個青年版陽明的話。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還是黑崎遊子嗎?你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陽明是你這個身體的名字嗎?”

跡部好像機關槍一樣突突出的好幾個問題,顯示出了他內心的不平靜。

廢話,誰看到這一幕大變活人也沒法平靜地下來!

“現在還有心思思索這些問題,難道你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熱嗎?”

青年版陽明仍然不緊不慢地道,本來已經被春.藥控制住的理智,這一刻卻彷彿已經完全恢復了一樣。

只是,無論是從樣貌還是性格來看,這個陽明和在場三個少年認識的一點都不一樣!

不知道陽明怎麼把時間掌握地那麼好,就在他說完那句話之後,跡部今天第三次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熱度,燃燒着自己的身體和理智。

——什麼“有點熱”?這是非常熱好不好?!

和跡部有相同感覺的,還有手冢和京極真,這一刻三個少年再次陷入熱浪和欲.望的深淵裏,怎麼也爬不出來。

可是,比起前一次近乎沒有抵抗地陷入到欲.望裏,這一次的三個少年俱是一臉的掙扎,似乎很想要從體內沖天的情.欲中恢復過來。

不用他們說出來,只看他們的表情,陽明就知道跡部、手冢和京極真心裏的真實想法。

“看來我的性別對你們的打擊真的很大呢!”

陽明笑眯眯地欣賞着三個美男在自己的面前一邊跳着脫衣服一邊難受地扭動,一點都沒有幫忙的意思:

“本來不是很想讓我幫你們解除藥力嗎?怎麼,現在知道我是男的,所以想要自己解決了?”

陽明一臉的戲謔,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好熱,好熱……”

“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遊子!”

“我不在乎你是男是女,現在我只想要你,黑崎桑!”

這個春.藥也不知道到底是用什麼製成的,在堅持了幾分鐘之後,跡部、手冢和京極真終於忍不住向陽明求助了。

不,更準確地說,是求.歡了。

已經把自己脫得光光的不着寸縷的三個少年,踉踉蹌蹌地連滾帶爬地湊到陽明的身邊,幾雙手同時向陽明的身上摸去。

這一刻,在三個少年的眼裏,陽明就是一塊巨大的冰塊,能夠讓自己身上溫度降下來的最後救贖。

這一刻,對於三個少年來說,爲了能夠得到陽明,他們願意做任何事! 男人還是女人……已經完全不在他們的思考範圍之內了,如果不是僅存的那一絲絲本能控制着自己的行爲,恐怕現在他們就不僅僅是撲向陽明,而是撲向對方了!

“這可是你們自己主動的,即使被吃掉,也只能怪你們自己了。”

陽明的臉上掛着邪魅的笑容,一邊自言自語着一邊毫不客氣地接受了三個少年的“投懷送抱”!

這個青年版的陽明,性格很是邪氣,似乎道德準則之類的東西完全不在他的思考範圍之內。

什麼事情想做就做,爲所欲爲,毫無顧慮。

如果換成之前的陽明,就算最後決定用這種方法救助被下了春.藥的三個少年,也絕對是在經過思考、思考再思考,猶豫、猶豫再猶豫之後,而且絕對不會三個少年同時進行。

而這個時候的陽明,卻接受地十分坦然,心裏沒有一絲絲的負擔,這對於平時的陽明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所以,現在的陽明不但在外表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就連性格也好像換了個人一樣。

也就是說,現在的陽明就和人格分裂一樣,不能用平時的眼光來看待了。

當然,就本質上來說,這個也是陽明就是了。

摟住渾身火熱、不停地向自己身上蹭的跡部、手冢和京極真,陽明身子一晃,再出現是已經是在總統套房那個碩大的Kingsize大牀上了。

幸好跡部選擇的是總統套房,否則一般房間裏面的牀還真的沒辦法同時讓四個男人躺在上面而不怕掉下來。

不知道等到跡部徹底清醒之後,發現造成那種後果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自己追求華麗的性格的話,會不會後悔自己那凡事都極盡完美的性格。

“正好我現在很餓,非常餓,而你們有三個人,否則我可能還吃不飽呢!”

目光流連在牀上蠕動的三個少年身上,陽明雙眸中閃爍着的是慾望混合着貪婪的視線。

如果跡部、手冢和京極真現在是清醒的,或者說三人只要還留有那麼一點點神智,都會因爲陽明此時此刻的眼神而產生警惕,不會那麼輕易讓他得逞。

可惜,這個時候的跡部三人大腦已經完全被欲.望控制住了,除了求.歡,他們的腦中根本就沒有第二種念頭!

“遊子,遊子……”

跡部的手摸着陽明的胸膛,一臉迷亂地不停低喃着,陽明身上的清涼讓手冢覺得舒適無比,恨不得把自己整個身體都塞到陽明的懷抱裏面。

這個時候的手冢,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喊些什麼。

“叫我陽明。”

雖然注視着手冢的眼神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的樣子,陽明還是控制了自己的欲.望,不慌不忙地糾正着手冢的錯誤。

“遊子……”

耳中雖然聽到了陽明的聲音,不過手冢那被藥力控制住的大腦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出反應,所以手冢喊出來的,仍然是“遊子”這個熟悉到刻入骨子裏的名字。

“叫我陽明,否則我就不給你想要的,國光。”

陽明很是惡劣地把手冢的手從自己的身上挪開,任憑手冢如何使勁,也沒有辦法把自己的手從陽明那彷彿鐵鉗一樣的手中爭奪開來。

欲.望得不到滿足的痛苦讓手冢那雙向來冷靜的雙眼都變得赤紅了:

“求求你,遊子,放開我……”

可惜,即使如此,手冢也無法從陽明那裏得到絲毫的同情,也許平時的陽明早就心軟了,可是現在的陽明卻心如鋼鐵一般,絲毫不爲所動:

“叫我陽明我就放開你,然後給你想要的一切,國光。”

邪魅的帶着蠱惑語調的話語傳入手冢的耳中,奇蹟般的,這一刻手冢似乎真的明白了陽明的意思,再張嘴時,對陽明的稱呼終於變成了陽明期待的那一個:

“給我,給我,陽……陽明!”

“真是個乖孩子。”

陽明笑得無比滿足,也如同承諾的那樣,放開了對手冢手腕的桎梏,讓手冢終於如願以償地再次感受到了陽明身上的清涼。

“嗯……”

手冢呻.吟一聲:

“好舒服……”

陽明如法炮製,也在很短的時間內讓京極真對自己的稱呼也從“黑崎桑”變成了“陽明”。

也許對於現在的手冢和京極真來說,他們倆根本就無法深刻理解“陽明”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對於手冢和京極真來說,只要喊出這個名字就能接近陽明,就能暫緩身體上的燥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