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明明在法國開的小店裡面當老闆娘,賣一些自己平時設計的作品,過得快活不已!卻在夏墨寒的一句話后,果斷的關門回國!

為了不讓自己還有牽挂,竟然是連那一家自己辛苦經營起來的店就這樣關閉了。還有什麼事情是她做不到的呢!

想通這一點的陳菲德不知道心裡是氣還是心疼,或者更多的是恨,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成為夏墨寒眼中的候選人!

「這一次出國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你又何必呢……如果你真的在意他,在還有時間,多去看看他!聽說……」

「阿德!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麼婆媽了!再說了,他也不一定就想看到我!」

那一句不想說出了她心中無盡的苦澀!

再一次,好不容易活絡過來的氣氛又變得壓抑了起來!

「媽!你說真的?蕭閻雲真的是蕭家的繼承人,就是那個神秘的蕭家?」

「我還會騙你不成,是他!」

木雲菲笑眯眯的看著正在挑選禮服的夏熏染,看著她那一張明艷的臉,莫名的就覺得自豪!

「今天晚上的宴會就是為了給他挑選未來伴侶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畢竟你跟他可比那些跟他沒說過話的貴千金好太多了!」

「可是,不是說今天晚上只是一個普通的宴會嗎?」

夏熏染還是有些懵懂的看著木雲菲,一時間難以從蕭閻雲這驚人的身份中回過神來!

「是不是普通的宴會,要看去參加的是什麼人!」木雲菲得意的一笑,指著一條粉色的紗裙說到:「這件吧!」

「我總覺得他對夏熏溪的感情不簡單,我覺得……」

「你覺得什麼你覺得!」

木雲菲黑了臉,有些怒其不爭的看著夏熏染說到:「你可是媽媽最驕傲的女兒!難道還比不過那個姿色一般的夏熏溪嗎?」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比不上一個夏熏溪!」

夏熏染也黑了臉,信誓旦旦的說到:「放心吧!媽,這個蕭家的兒媳婦我當定了!」

「嗯!有這樣的志氣就好!」

木雲菲滿意的點頭,忍不住叮囑到:「這個蕭家少爺雖然從小都生活在貴圈裡面。但是很討厭那些仗勢欺人跟小姐脾氣的人,所以到時候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氣,知道嗎?」

「媽!你就放心吧!現在在他的心裡喜歡耍小姐脾氣的那個人絕對不是我!」

夏熏染冷漠了一笑,有些擔憂的看著木雲菲問到:「聽說他討厭傳緋聞,我們做的事不會被他查出來吧?」

「擔心什麼!就算是查出來又怎麼樣。夠看清夏熏溪那冷情的臉就行了!再說了,他一直認為這件事情是夏熏溪做的,根本就不會細查!看不出來,夏熏溪倒是厲害,短短時間竟然就勾搭上了蕭家了!」

夏熏染有些不以為意的癟了癟嘴說到:「我看不見得,最近他們兩個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而且……」

夏熏染冷冷的一笑,很是嚴肅的說到:「蕭閻雲那裡有我的!倒是最近爸在給夏熏溪相對象,不會出什麼詫子吧!」

「出不了!蕭家少爺很少有人見過,如果不是你媽的閨蜜偶然間見了跟我說,我都還不知道蕭家少爺竟然在我們公司做演員!」

木雲菲得意的一笑,看著自家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女兒,忍不住感慨到:「看看,這是誰家生的女兒哦!跟小天仙似的!」

「媽!你又取笑人家!」

「我們家的閨女這是害羞了啊!哈哈……好了,不說了,趕緊走吧!遲到印象就不好了!」 第二天,梁景銳剛一上班,就對自己的秘書道:「胡秘書,麻煩你訂個家宴,要溫馨一點的!」

胡秘書點點頭,建議道:「總裁,最近新開了一家中餐館,叫沁雪堂,據說很不錯,氣氛也很好,要不要給您預訂?」

梁景銳想了想,道:「可以!」

不一會兒,梁景銳就通知了喬語聚餐的地點和時間,喬語一看,對著梁母和橙子笑道:「媽,晚上景銳說出去吃飯,也順便歡迎零一和零二的加入!」

梁母高興地道:「好好,這段時間啊,我一直睡不好,老是做噩夢,現在有人保護孩子們了,我也終於了睡個好覺了,一定要去,感謝零一和零二先生啊!」

喬語笑著稱是,旁邊的橙子笑道:「嫂子,這零一和零二都是什麼人啊,可靠嗎?為什麼不用路哥哥的暗夜?」

喬語笑容一淡,道:「這是你銳哥哥請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橙子「哦」了一聲,就不在說話了!眼睛一轉,道:「那我去外面通知他們吧!」

喬語點點頭,橙子立即來到外面,通知過兩人晚上聚餐后,來到了自己房間!

拿出藏在角落裡的手機卡,橙子換好后發了條信息:「晚上六點,沁雪堂中餐館,青梅包間,梁家聚餐!」

發完后,橙子藏好手機卡,緩緩露出了一個微笑!

梁氏,很快到了下班時間,梁景銳提前下了班,早早來到了沁雪堂,剛一進去,就和迎面而來的人撞上了。

「梁大哥?」路靜驚喜地看著面前的人,隨後對身後的人道:「不好意思,看到一個朋友,你們先回吧!」那幾個人笑了笑,就走了!

梁景銳眉頭一皺,道:「你怎麼在這裡?」

路靜忍不住一笑,道:「梁大哥,這裡是餐館,我和朋友來很奇怪嗎?」 隱婚甜妻:陸總又失憶了 路靜頭一歪,清純又帶點嫵媚!

梁景銳沒有說話,她來這裡當然沒什麼,可是這麼巧,難道真的是巧合?

「梁大哥,你這是?」路靜好奇問道。

「吃飯!」說完,繞過路靜就去窗邊的位置坐下來,在這裡,一眼就可以看到外面的停車場!

路靜輕輕一笑,腳跟一轉,來到梁景銳面前坐了下來!

梁景銳不悅地道:「對不起,我們今天是家宴!」

路靜聳聳肩,道:「梁大哥,請我喝杯咖啡沒什麼吧?」

剛說完,侍者就過來道:「請問兩位要喝點什麼?」

「卡布奇諾,謝謝!」路靜笑道。

梁景銳嘴唇抿了抿,冷著臉色道:「拿鐵!」

很快,咖啡上來了,梁景銳彷彿眼前沒有這個人一般,只是靜靜地喝著咖啡,眼睛時不時地看著外面!

路靜只好沒話找話,倆個人只見這種詭異的氣氛沒有持續多久,突然,路靜拿在手裡的手機輕輕震動了下!

路靜急急拿起手機,誰知道太著急了,不小心將手裡的咖啡給推倒了,咖啡立即順著桌子流了下來,滴到了梁景銳的褲子上!

「啊,梁大哥,對不起,對不起!」路靜慌忙地放下手機,來到梁景銳身邊,彎下腰替梁景銳拿紙巾使勁地擦著咖啡漬!

梁景銳皺著眉頭看著髒了的褲子,低頭的他沒有看到窗外,喬語等人抱著孩子正下車往這裡走來!

眾人進了餐館大門,一眼就看到在窗邊的一對男女奇怪地靠在一起,喬語一楞,那個男人好像是~景銳?

梁景銳不耐煩地一把拉開路靜的手,誰知路靜好像被他的大力拉得站立不住,一頭栽在了梁景銳的懷裡!

「梁大哥!」路靜嬌呼一聲!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喬語臉色一變,他看到路靜和景銳靠在一起,景銳不但沒有推開她,還一把將她拉進了懷裡,彷彿不願意讓她離開一樣!

喬語的腦海里突然閃過路靜說過的話:「一輩子很長,說不定有些事就變了呢?」

橙子在後面得意的看著喬語的表情,看到她眼裡閃過一絲難過的情緒,莫名地心裡升起了一股快感!

「景銳?」喬語輕輕叫道。

梁景銳聽到喬語的聲音,心下一喜,抬頭就要打招呼,結果看到眾人用奇怪地眼神看著他,他這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路靜,急急解釋道:「小語,你聽我解釋!」說著,就要向喬語走來,

可是喬語冷冷地後退一步,厲聲道:「零一,零二,抱著孩子,走!」

倆個大漢二話不說,立即從張嫂子和梁母懷裡抱過孩子,跟著喬語轉身離開!

「小語,小語!」梁景銳急急追了出去!

人家一家四口走了,留下的人面面相覷,無奈地不知道要說什麼?

路靜尷尬地走了過來,對著梁母道:「伯母,不好意思啊,嫂子好像是誤會了,我還是去解釋下吧!」

梁母眼神一冷,淡淡道:「不用了,他們兩口子的事,我們外人還是少插手的好,你說是不是,路小姐?」

路靜笑著不敢說話,梁母畢竟曾是商場上叱吒風雲的人物,除了因為喜愛橙子而有點糊塗外,其他時候可精明著呢!

這時候橙子一把拉著梁母道:「媽,事情是怎麼樣的我們聽聽路小姐說吧,路小姐,你和我銳哥哥剛剛是?」

「哦,沒什麼的,我因為慌亂,不小心把咖啡弄出來了,滴到了梁大哥的褲子上,我給他擦來著,誰知道梁大哥不願意,拉開我的時候,我因為穿的高跟鞋,才不小心摔了一下!」

路靜急急解釋道。

梁母聽了,臉色稍緩,但還是淡淡道:「路小姐以後還是要小心點,免得破壞了別人夫妻感情!」

路靜一聽,臉色一白,吶吶道:「怎麼會呢?」

得,主角都走了,其他人還吃什麼飯,只好都轉身打道回府!

而路靜,緩緩地抬手看著手裡的東西,輕輕地笑了一下:「可惜,我就是要破壞他們的感情!」

家裡,喬語將孩子們安頓好,讓張嫂子看著,然後回到了卧室!

梁景銳一直跟在後面,看著喬語的臉色,連話都不敢說,可憐的居家男人!

回到卧室,梁景銳就要靠過來抱抱喬語,可是喬語一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氣道:「難聞死了,還不趕緊去洗澡?」

梁景銳抬起胳膊聞了聞,是有香水味,肯定是路靜靠近的時候沾上的,只好悻悻地去了浴室洗澡。

漸漸地,喬語的氣也平了下來,畢竟兩人這麼多年了,什麼誤會沒發生過?她只是在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心裡難過罷了!

正在這時,梁景銳隨手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消息聲響了一下,喬語下意識地回頭,就看到屏幕上寫道:「梁大哥,你的手錶落我這裡了,有時間你過來取,地址你知道的!」

喬語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個地址你知道的字樣,眼中的淚不由得落了下來!

難道真的是妻子生孩子的前後就是丈夫出軌最容易的時候嗎?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浴室的門開了,喬語立即抹去眼淚,背對著梁景銳躺了下來!

梁景銳貼著喬語躺了下來,本來要伸手抱喬語,可是喬語卻立即躲開了,還離他遠遠地!

梁景銳無奈道:「小語,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

「你要我怎麼相信?畢竟你和路靜孤男寡女相處了一段時間,也許你也是喜歡她的吧?」

梁景銳無奈地道:「小語,我不喜歡那種心機重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是我傻了,好騙嗎?」喬語立即道。

梁景銳一愣,氣道:「小語,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喬語氣得轉身道:「我無理取鬧了?到底是誰做錯了?」

「好好好,是我,是我,小語,我們不要吵了好不好?」梁景銳難過道。

喬語沉默了下,冷冷問道:「那你手錶呢?」

「手錶」梁景銳抬頭看了看床頭櫃,沒看見,就隨意道:「可能洗澡的時候取下來放在浴室了吧!小語,我們不要這樣了,好嗎?」

喬語輕輕地閉上了眼睛,道:「我累了,睡吧!」

梁景銳只好沉默了下來,一夜無話,夫妻兩人第一次冷戰!

第二天,梁景銳起床看到仍然背對著自己的喬語,也不好叫醒她,只好起身去了公司!

聽到關門聲,喬語睜開眼睛,緩緩來到窗前,看著他開車出去!

轉身來到嬰兒室,看到張嫂子已經在了,隨即笑道:「張嫂子,你去過國外嗎?」

張嫂子驚訝地道:「夫人我為什麼這麼問?我一直打工,還沒有去過國外呢?」

「那我帶你去國外玩玩吧,你想去哪裡?」喬語問道。

張嫂子想了想,道:「F國吧,經常聽我女兒提起,時尚浪漫之都!」

喬語點點頭,道:「那我們就去國外,帶著寶寶,張嫂子先不要告訴別人,否則我媽肯定不會答應的!」

雖然奇怪,但張嫂子也沒有多想,點頭答應了下來!

喬語動用力量,很快辦好了出國手續,中午吃過飯,梁母和橙子都去休息了,喬語對張嫂子道:「我們走吧!」 「二小姐?」

「蕭少這樣,不會是想要挖苦我吧?」

夏熏染微微的苦澀一笑,不由的垂下了眼瞼,留下半個側臉給蕭閻雲,竟然也有一種惹人憐惜的脆弱感!

「二小姐多心了!我只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裡能看到二小姐!」

蕭閻雲有些吃驚,這是他們蕭家的私人宴會,能請的人都是那些平時關係不錯的人!

雖然夏家的勢力確實不錯,可是跟他們比起來,也是沒有資格進入的!

卻沒有想到……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啊!我才是沒有想到蕭先生竟然是蕭家的少爺!也難怪……」

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一樣,夏熏染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恐,隨即又像是什麼事沒有發生一樣的指著一旁正在跟蕭母說話的婦人說到:「我們也是受那麼夫人邀請的!」

蕭閻雲總覺得她隱下的那句話是關於夏熏溪的!

從那一次鬧僵以後,他竟然都沒有在別墅再看到過她,一時間有些心急,卻硬是將這一份心情給隱藏了起來!

「那是我母親!」

蕭閻雲禮貌異常的對著夏熏染耐心的一笑,指著一旁的花園說到:「二小姐還沒有來過吧,帶二小姐熟悉一下!」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聽說今天是你……」

「怎麼會麻煩!」

蕭閻雲微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時不時朝這邊投注關注目光的女人,忍不住嘀咕到:「反正最忙的也不是我!」

夏熏染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在場的女士一眼,最後還是跟上了蕭閻雲的腳步!

看著前面慢悠悠走著有些悶悶不樂的蕭閻雲,夏熏染好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一樣,有些焦急的問到:「今天真的是一場相親宴嗎?」

蕭閻雲無奈的一笑:「二小姐不是看到了嗎?」

「竟然是真的!」

夏熏染突然有些氣憤的沖著蕭閻雲質問到:「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這樣的話,姐姐會有多傷心!」

「你姐姐?」蕭閻雲自嘲的一笑,看向一旁不明的夜空,不免有些惆悵!

如果她真的傷心的話,今天又怎麼會有這一場宴會呢?不過……

「你姐姐怎麼沒有來?」

也許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說不定他們之間的關係……

不過只是隨意的一問,夏熏染就白了臉色,有些無奈的一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出現的地方,她一般都不想去的!」

蕭閻雲沉默了許久。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些愧疚的說到:「她只是有些任性,讓你為難了!」

「蕭少這話就嚴重了!畢竟經歷過生死一劫的是她,她恨我也很正常!我又怎麼會怪她呢!」

雖然這樣說,但是夏熏染臉上的牽強的笑還是讓蕭閻雲的心中有些不好受!

夏熏溪撐著自己的手臂慢悠悠的坐了起來,有些控制不住就是一陣頭暈眼花,還沒有晃過神來,拿著快餐進來的陳菲德就忍不住怒吼了起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病號!叫你不要亂動,不要亂動。你怎麼就……你是要氣死我是吧!」

夏熏溪有些精神恍惚的看著氣急敗壞衝到病床前的陳菲德,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內心,才反應過來他那句話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看著他那緊張的表情,看著他那擔心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夏熏溪就是控制不住,眼淚默默的流了下來!

嚇得陳菲德訓斥的話只來得及說兩句。其它的全部都被咽了回去,有些緊張的衝上前不安的問到:「是不是很痛,是不是……」

後面的話陳菲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整個人像是石化了一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