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啊是啊,還是放我走吧。”小白狐自由自在慣了,哪肯留在沈靜身邊做妖寵。

林羽說:“嗯,那就這樣吧,你給我找到藥材,我放你離去。”

“遵命,不過上仙啊,你找藥材幹嘛啊?”小白狐好奇問。

“煉藥唄。”林羽很無所謂的揮揮手,走了出去。

小白狐一下子愣住了,擦啊,煉藥師!

當即從沈靜肩膀上追了上去,“上仙等等,我想了想,覺得我們之間挺有緣的,要不我做你妖寵唄,小人琴棋書畫,講故事吹牛皮,武刀耍寶,樣樣精通,哎哎哎,別走啊……”

沈靜都要笑岔氣了,搖搖頭開始繼續燒烤起來。

林羽和小白狐卻是進入了密林,一路上小白狐那個囉嗦了,總之一句話,就是想要跟林羽混。

“我說,你沒事一定要做我的妖寵幹嘛?我很忙的,可沒空照顧你。”林羽不耐煩的把小白狐從肩膀上趕下去。

小白狐說:“我是仙,不是妖。”

“我管你是什麼,反正你不是正常的貨。”林羽看了一眼它說。

“好吧好吧,上仙想說什麼就是什麼,上仙沒想到是個煉藥師啊,怪不得找藥材呢,我平生最敬佩的就是煉藥師了,所以我想跟着你,真的沒有什麼其它目的的,你要相信我。”

“哼,相信你就有鬼了。”林羽停下腳步,“你是想要丹藥吧。”

林羽拿出一顆靈氣丹,小白狐眼睛都直了。

“想要?”

小白狐連連點頭。

“不給!”林羽收起丹藥,小白狐那個氣啊,說道:“上仙,我會很多事的,會照顧人,會講故事,以後你有孩子的,我可以接小孩,還能做家教,煮飯洗衣我都會,還會幻術,只求你賞我丹藥……”

林羽一腳把擋路的小白狐踢飛,罵道:“你可拉倒吧,老子留你在身邊不放心。”

小白狐翻了好幾個滾才起身,突然憤怒道:“上仙,看來你是不信任我啊!”

“怎麼?想動手?”林羽眼睛眯起。

小白狐悵然道:“看來不使出我的殺手鐗是不行了,看招!幻術!”

一陣白霧涌出,林羽正準備動手的,突然眼前的一幕讓他眼珠子都差點瞪出。

只見白霧之中的小白狐突然變身成沈靜的模樣,穿着超短裙睡衣,胸前的兩點微微凸起,兩隻大長腿暴露在外,只見她微微俯身,胸前的溝壑一覽無遺。

“林羽,能安慰一下我嗎?我好寂寞……”沈靜輕語說道。

“咕嚕……”

“尼瑪!”林羽嚥了一口口水又暗罵,擦啊,這簡直比看島國大片還勁爆,沒想到這隻小白狐會這一招!

“林羽,想要我跳舞嗎?我會跳……脫//衣舞哦……”

說話間,沈靜蓮步走來,身上衣物逐漸掉落。

“人家衣服掉了呢,嗯哼……”

林羽仰天長嘆,“好一個狐狸精啊……”

一拳砸出!

面前白霧吹散,小白狐瞬間變化成人形,瑟瑟發抖的跪下說:“上仙饒命。”

“尼瑪的,敢變成沈靜誘惑我。”林羽大罵。

“上仙饒命啊,我只是想讓你看看我的優點,畢竟我以前看到很多人類男子偷偷在家都喜歡看這種,我就學了過來……”

“哼,好的沒學會,盡學壞的了,以後讓我怎麼放心你。”雖然林羽看了剛剛那一幕之後心裏點了一個贊,但是不管怎麼說,他總不能說那個很好看吧?

現在咱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得有格調!

果然,在小白狐的心中,它頓時肅然起敬起來,只覺得上仙人品果然超好,面對誘惑面不改色,這種品質值得它學習。

“好了,廢話不多說,馬上給我找藥材,我還很忙的,還要早點回家呢。”林羽甩甩手說。

小白狐嘆了一口氣,於是蒐羅起來,它就如同一隻警犬,鼻子嗅了嗅,然後就帶着林羽找各種藥材,然後林羽又給它形容了一下齊心草和連玉花的外部特徵。

和林羽猜想的一樣,小白狐雖然聽說過這種,但是這附近沒有。

“沒想到這兩種藥材這麼難找,哎……”林羽長吁短嘆。

“上仙不用擔心,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可能有。”

“哦?”

“紅島市謝家每隔三年會舉報修真交流會,屆時很多人都會過去,那裏有各種奇珍異寶,我覺得你到時候可以過去看看,也許有呢。”小白狐說道。

林羽驚訝的看着它,第一次覺得這小白狐有點用了。

“不錯啊,這你都知道,你以前是幹嘛的?怎麼知道這麼多?”林羽有些好奇的問。

“哎,說多都是淚啊,這還得從我一歲的時候說起。”

“你現在幾歲了?”

“大概二十多吧。”

“哦,那你還是別說了吧,一個字,煩!”林羽硬生生把小白狐要說的話憋了回去,然後直接向前走去。

小白狐連忙跟了上去。

“對了,你是公的還是母的?”林羽好奇問。

“母的……”

“哦,以後不許勾引我,我怕會對你做出不好的事情。”

白狐:“……”

下午兩點,林羽和小白狐準時回來了,沈靜早已經把燒烤弄好,倒好了飲料,只等吃了。

隨後兩人一獸坐在草地上,吃着飯喝着飲料。

“小狐狸,給我倒雪碧。”林羽說道。

爲了討好林羽,小白狐屁顛屁顛的用兩隻前爪給林羽倒雪碧,隨即乖巧的站在沈靜肩膀。

沈靜高興的說:“林羽,你怎麼突然想收養它了?”

“它不肯走啊。”林羽瞥了一眼白狐,扔出一顆靈氣丹說:“以後乖一點,要是被我發現你做壞事,我就……”

“上仙放心,小仙從小到大就沒害過人。”

說完就接住靈丹,然後小心翼翼的吃了下去,‘好吃,真好吃……’小白狐高興的心想。

“要不我們給它起個名吧。”沈靜突發奇想。

林羽點頭說:“嗯嗯,是啊,叫狐狸多難聽,依我看,就叫……小白,和我一個姓,姓林吧。”

“林小白,這個好……”

小白狐的內心是奔潰的,但是看到兩個主人這麼幸福,只能悶悶不樂的吃着烤雞……

吃完之後也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兩人收拾好東西上車離開,途徑一條偏僻小道之事,意外發現前方處橫着一輛廂式貨車,一個男子趴在輪胎邊上檢查着什麼。 看到這一幕,沈靜垮着臉說:“真倒黴,這條路本來就窄,居然還有人在這裏爆胎。”

林羽說:“等一會吧。”

隨即和沈靜下了車,喊道:“朋友,要幫忙嗎?”

也就在這時候,廂式貨車後面突然衝出八個精壯男子,這些人每個人手裏拿着手槍,指着二人目露兇光,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身上都有着兇悍的氣勢,很可能一言不合就開槍。

被這麼多槍指着,林羽和沈靜臉色沉了下來。

沈靜沒有像普通女孩子那樣驚叫,雖然很緊張,但還是沉聲問道:“好大的膽子,竟然用槍對付我們,你們知道我爸是誰嗎?被他知道全都斃了你們!”

林羽眉頭一皺,暗道難不成又是秦玉山派來的人?可是轉念一想,覺得不應該是,因爲秦玉山已經進去了,他爸也徹底失勢,如何再請這麼多人?

這時候,爲首一個穿着黑色風衣,染着紅色頭髮的人笑呵呵的說道:“沈大小姐,你老爸不就是西街霸王沈萬強嘛,以爲我怕他嗎?哈哈哈,告訴你,我就是因爲你老爸才找上你的。”

“你們是要報復我老爸?”沈靜鼻子都氣歪了,大罵道:“好大的膽子,馬上給我滾開,我老爸不會放過你們。”

“廢話真多,再比比我斃了你!”

“砰砰砰!”紅髮男子向天開了幾槍,冷笑道:“以爲我這槍吃素的不成?”

情況很緊急,事情很危險。

林羽皺起了眉頭,雖然他本身並不怕子彈,但是身邊還有一個沈靜啊。

這些人若是舉槍一個齊射,他自詡還是沒這個能力將沈靜保護下來的。

不由得看向了邊上的小白狐,讓林羽無語的是,這小白狐膽子太小了,居然趴在了徹底瑟瑟發抖不敢動彈一步。

這也是沒辦法,它修爲不高,還沒到刀槍不入的境界,要是被子彈打中,它的狐生就戛然而止了!

小白是指望不上了,林羽只能是靠自己了,他下意識的走到沈靜面前,含笑道:“諸位朋友啊,有話好好說,幹嘛動刀動槍呢,是吧。”

眼下只有先拖延時間了。

可是對方似乎並不想給林羽他們機會,紅髮男子惡狠狠說道:“你誰啊,居然和沈大小姐在一起,依我看,不會是小白臉吧,哈哈哈……”

一羣人笑了起來。

“我和沈靜是朋友,抓我們之前,能說說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嗎?”林羽問道。

紅髮男子得意道:“算了,看在你們要被抓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你們坐的車上已經被我們安裝了定位儀,想不到吧,哈哈哈哈……”

說完眼神一厲,一揮手喝道:“把他們綁起來!”

兩個人隨即走了過來,手裏都拿着繩子,惡狠狠罵道:“給我老實點,敢動彈一下我弄死你。”

林羽察覺到這兩人把槍都別在了腰間了,就在兩人過來的時候,林羽突然手腕抓住一人手臂,隨即一個翻轉,電光火石間便抓住對方腰間的手槍。

最終林羽扣住了面前之人的脖子,右手拿着槍,吼道:“進車!”

沈靜反應也很快,第一時間繞到車後,這時候對面的人反應過來了,一陣齊射,林羽身前的這人中槍而死。

瑪德,一來就射中自己人了。

紅髮男子沒想到會出現這種變故,頓時又羞又怒,而緊接着對面的林羽開始開槍了,連射幾槍,這邊都有人捂着肩膀倒下,槍法實在是太好了,跟神槍手似的,讓這邊的人都震驚了。

“瑪德,殺了他,殺了他!”

紅髮男子這才大吼一聲,連忙開槍,這一次這邊的人不管了,瞬間子彈呼嘯而過。

林羽卻是扶着屍體一路向前,子彈都要將他身前的屍體打爛了,但是對他來說根本毫髮無損。

突然他將屍體一扔,整個人快步跑去,怒吼一聲朝天腿!

凌空出現數道退影,一幫人直接飛了出去,隨即走到紅髮男子身邊,提起他就是一個巴掌甩過去。

“特麼的,多危險啊,竟然和我玩槍,都給我把槍放下,否則我弄死他!”林羽威嚇吼道。

幾個大漢一哆嗦,剛纔的較量雖然時間很短,但是他們明白了,眼前這個少年絕對不是一般人,很有可能是軍方的超級兵王啥的,否則誰的槍法會這麼好一槍一個準啊。

而且對方功夫了得,一看就是受過訓練,面對無數子彈面不改色,情不自禁的,這些人都流露出驚懼的目光,都生出了退意。

這時候沈靜從車後出來,大喊道:“林羽真厲害……”

小白也第一時間跑到了沈靜肩膀上,驚歎上仙就是上仙,這功夫不是蓋的,而是真的。

“兄弟,我們可能認錯人了,殺人可是要償命的,放了我們走吧。”紅髮男子硬着頭皮說道。

沈靜上來撿起槍,指着紅髮男子冷笑道:“放心,我們不殺你,我老爸會對付你。”

說完沈靜就撥打了電話,打好電話說道:“林羽,待會秋叔帶人就過來了。”

“沈大小姐,放了我們吧,我們不敢了。”這時候紅髮男子真的害怕了。

沈靜嬌斥道:“現在才知道求饒晚了,不過你們要是告訴我誰派你們來的,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啊!”紅髮男子眼神變幻,突然冷冷道:“告訴你們,叫我們過來的人你惹不起,勸你……”

話沒說完,沈靜從車上拿出電警棍就朝紅髮男子捅去。

“讓你還嘴硬,讓你還嘴硬!”沈靜嬌聲罵道。

“霹靂巴拉”一頓電啊,紅髮男子變成了焦發男子。

沈靜朝身後的人說道:“給你們一個機會,說,誰派你們過來的?”

被這麼一嚇唬,後面的人也不隱瞞了,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顫抖說道:“是東街牛魔王,牛十三老大讓我們過來抓你的。”

“牛魔王?”林羽好奇問:“誰啊?”

“外號東街牛魔王,牛十三,是我老爸一個死對頭,前陣子他一批貨被我老爸給扣了,所以找我們麻煩呢。”沈靜說道。

林羽感覺有些好笑,沈靜老爸被稱爲西街霸王沈萬強,這個牛十三居然被稱爲東街牛魔王牛十三,看來這江湖並不是看起來那麼平靜啊。 知道對手之後,沈靜也不急了,只說等着秋叔過來接她。

這時候這些打手說道:“沈大小姐,我們說也說了,是不是……放了我們啊?”

“是啊是啊,我們真的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罷了,沈大小姐,你就把我們當成一個屁放了吧。”

沈靜不屑道:“那可不行,惹了本大小姐,怎麼能放了你們呢。”

“沈大小姐,你剛剛可是說了,只要我們說出誰是主使,你就放過我們的。”

沈靜咯咯笑道:“女人的話你們也信,活該你們只是一羣小混混。”

隨即林羽說道:“上車吧,站着夠累的。”

沈靜點點頭,說道:“我們兩把槍可是指着你們呢,誰敢跑,我就斃了誰。”

“我的槍法你們也見識過了,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林羽說完和沈靜上了車。

上車後小白也從窗戶中進來了,一進來便是驚訝道:“上仙,你好厲害啊,三兩下就把這些人打趴下了。”

“哼,那當然了,林羽可是我心愛的人。”沈靜現在是越看林羽越順眼,以前可能因爲看在林羽武功厲害的份上她喜歡林羽,但是現在覺得,林羽什麼都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人太正經了,哪怕和他同牀共枕,他也是一個君子,而不是禽獸。

“看什麼呀?盯得我都發毛了。”林羽摸了摸臉說。

“本小姐看上你還不行嗎。”沈靜翻了個白眼,突然好奇道:“對了,我一直想問你呢,你之前使得那些青光是什麼呀?”

“我說了,我是修仙之人。”林羽說。

沈靜瞪大了眼睛,“真的?”

“廢話,我騙你幹嘛?”林羽很不屑的說道。

沈靜突然在車裏擠了擠自己的胸,林羽好奇道:“幹什麼?”

“你不是說你是修仙人嗎?我想看看你們這些仙人是不是不近女色的,我心裏好有個數。”沈靜很純真的說。

林羽心中發笑,故作威嚴的說:“廢話,修仙者禁忌女色,要不然昨晚你以爲我爲什麼不碰你?”

“啊……”沈靜猶如被雷劈了一下,被雷的外焦裏嫩,只覺得生活變得黑暗起來,沒有了希望,沒有了前途。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沈靜說道。

林羽坦然道:“就比如我吧,我的內心就是很平靜的,因爲我們修仙之人就要心如止水,所以哪怕你脫光光,我也是一笑而過,不帶走一絲雲彩。”

真的,林羽說話的時候,那個鎮定自若,那個一本正經啊,沈靜差點就信了。

只是,微微低頭,猛然發現林羽起了的反應,臉頰一紅,好啊,還說什麼一笑而過,分明都有反應了。

頓時把林羽的鹹豬手拍掉,紅着臉嬌嗔道:“討厭啊你,沒事就知道欺負人家。”

林羽尷尬道:“和你鬧着玩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