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虛空古屍,來人!!”

金刀道人驚呼出聲,頓時跳出來幾個人,各自結成法陣,鎮壓古屍。

古屍頓時化爲一灘膿血。

金刀道人旁邊的男子面如死灰,看來是賭失敗了。

陸謙緩緩走進廣場,運起洞察神目,他竟然能看透隕石表面,隱隱可見內部一些事物的輪廓!!

……

(求月票!下午還有) 「你說的沒錯。貪狼的確很神秘,我們查不到什麼東西。」

趙勁松靠在椅背上,一邊等待著蔣正紅,一邊說道:「但是組建雪狼培養貪狼的那位老將軍,在著手成立雪狼之前的所有履歷,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名越戰老兵。一名真正的鐵血軍人。一位傳奇的將軍。」

鐵血老兵,傳奇將軍。簡單的幾個字,並不足以訴說清楚老將軍的輝煌歷史和卓越軍功。

但是大家都是聰明人,尤其知道頭兒的性格,對那位老將軍用上了傳奇兩字,就足夠讓杜平肅然起敬。

杜平問:「是因為那位老將軍信任葉寒,所以你才給予他最大的信任?」

趙勁松搖頭道:「不是。」

「那是?」

趙勁松回憶道:「那天,我恭恭敬敬的站著,和他老人家通電話。後來,我察覺到了他話里的哀求之意。對,你沒聽錯,一位傳奇的將軍,跟我區區一個省城國安負責人求情。他完全可以命令我,卻沒有這麼做。因為命令儘管不可違抗,但是心裡可能會有抵觸。他之所以求情,完全是為了葉寒著想,幾乎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

杜平疑惑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也問了同樣的問題。華夏那麼多優秀的特種兵,最強兵王也有不少,就比如說東北軍區最強兵王孫鳳年,兩個月前,更是在國際精英特種兵大賽中一舉奪魁。葉寒雖然很優秀,也似乎不值得老人家這麼委屈自己。」

杜平追問道:「老將軍怎麼說的?」

趙勁松沉聲道:「老將軍的原話,我記得一字不差。他說,貪狼乃是國之棟樑,是華夏未來的希望所在啊。」

國之棟樑?!華夏的希望?!

杜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驚的看著自己的頭兒。他俊秀的臉上充滿震驚之情,內心翻起了滔天巨浪!

葉寒已經離目的地很近了,遠遠望去,這是一處爛尾的樓盤。很多高樓起了一半,都還沒封頂,四處都長滿了半人高的雜草。

葉寒沒有立刻進入這個工地,而是迅速繞了一圈,摸清了大致的環境。這個工地雖然正事沒辦成,但是周圍的圍牆倒是弄得很用心,近三米的高牆,噴了漢白玉噴漆,光溜溜的,普通蟊賊根本爬不上去。

不過這自然難不倒葉寒,仔細觀察了一番之後,葉寒縱身一躍,刷的一聲躍進圍牆裡去。

尋到一個掩體,再次查看環境,葉寒如同黑夜中的幽靈,悄然潛入。

在葉寒順利潛入之後十分鐘,全副武裝的趙勁松也循著幾乎和葉寒相同的路線,進入了爛尾樓中。

其中一棟爛尾樓的三樓,這裡空蕩蕩的,除了按規律排成兩排的粗大水泥柱之外,就是水泥牆面和地板。

蔣正紅的妻子范如霜和蔣欣,被五花大綁的綁在兩根水泥柱上,滿臉都是恐懼。

在她們不遠處,兩邊的窗口,分別站著兩個蒙面人。他們都穿著黑色勁裝,帶著黑色面罩。在他們身前的窗口上,分別擺著一台電腦,顯示著各處監控探頭的畫面。

這兩個殺手除了看監控,還會警惕的看著四周的環境,等待蔣正紅到來。

其中一個不停轉動手槍槍柄的蒙面人,似乎有些急躁起來,嘴裡不乾不淨的罵了一句,隨後走到同伴身邊,低聲道:「蔣正紅怎麼還不來?跟他耗了一天,我不想玩了。」

他的同夥,悠閑的用匕首修理著手指甲,輕輕呼出一口氣,吹掉挫下來的指甲碎屑。

「急啥呢?他老婆孩子在我們手裡,該著急的是他。」

拿手槍的蒙面人搖頭道:「老婆孩子算個屁!說不定他還希望咱們做了他老婆呢。局長大人有權有勢,不知道多少女人排隊等著,咱清理了這兩個礙事的,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娶個年紀更小的了。」

同夥開始修理左手中指的指甲,仔細而專註,嘴裡隨口說道:「知道為什麼頭兒讓你聽我的嗎?你和我實力差不多,但你最大的缺點,就是沉不住氣。」

拿手槍的蒙面人嘟囔了一句,說道:「你說蔣正紅會不會玩貓膩?」

同夥肯定的說道:「絕對會帶人悄悄的進來。不過這裡到處都是監控探頭,咱也不怕他耍花招。待會如果發現蔣正紅的幫手,重點對付那些人,蔣局長的武力值,可以忽略不計。」

拿手槍的蒙面人點點頭。

同夥繼續吩咐道:「先把那些幫手解決了,再去好好檢查蔣正紅帶過來的U盤,看看是不是複製了咱們的晶元內容。」

「明白。要不要再給他打個電話,催他快點?」

「說了不要著急。」

這時候,他們別在胸前的耳麥傳來沙沙的聲響,隨後另一個同夥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黑虎,鬣狗,別瞎聊了。蔣正紅開車進來了,打起精神,準備做事。」

「明白了,豺狼。」

「收到。」

黑虎是拿手槍的蒙面人,鬣狗則是修指甲的那個。他們聽到豺狼的話,立刻做出了回應。

黑虎飛快的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過了一分鐘,果然看到一輛警車緩緩的開了進來。

蔣正紅似乎在找他們所在的位置,車速很慢,透過監控畫面,可以看到蔣正紅坐在副駕駛席上,正四處張望著。

開車的,卻是鄭東,蒙面人也摸清了他的底細,知道鄭東只是一個稍微厲害點的警察而已,終究只是個普通人。他們並沒有太在意。

見蔣正紅找不到位置,鬣狗拿起手中特殊製作的手機,撥通蔣正紅的電話,給出了他明確的位置。

聽這些綁匪說父親很快就要來到的消息,蔣欣又憂又喜。憂慮的是,這些蒙面人很厲害,在遭遇綁架的時候,從小跟著父親練過一些拳腳的蔣欣,毫無反抗之力。那麼父親來了也一樣要吃虧。歡喜的是,父親終於來了,她的心情終於放鬆了一些。

趁蒙面人沒工夫理會她們,蔣欣悄悄的說道:「范姨,你說爸爸來了,會不會有危險?」

范如霜心中也沒有底氣,但還是得壯著膽子,悄聲說道:「欣欣你不要胡思亂想。你爸他現在可是公安系統的一把手,地位身份都很高。這些蒙面人不會太為難他的。要不然,他們可以直接去找你父親,而用不著拐彎抹角的綁架我們來要挾他。這就證明,這些人對公安局局長,還是有些忌憚的。」

蔣欣聞言,心中安定了不少。

蔣正紅開車進來,在這隻能聽到風聲的爛尾樓群中,汽車的行駛聲非常明顯。於是葉寒悄悄循聲而來,跟著蔣正紅,看到他的汽車停下,看著他準備出發。

開車的鄭東熄了火,剛想陪著局長一起下車,卻被蔣正紅拉住了。

蔣正紅嚴肅的交代道:「鄭東,你就留在這裡等我,我一個人進去就行。」

「那怎麼行?」鄭東搖搖頭:「我不可能讓局長一個人孤身犯險。我還是陪你一起去吧,多一個人多一個照應。」

蔣正紅嘆道:「我是局長,他們也許還不敢殺我。可是你呢?」。 「行了嘛行了嘛……蕭玉寒你啷個這麼不懂事也,這世上有好多東西是可以強求的嘛?難道你以為這個妹兒就不想和那個柳劍棠在一起?用你們仙門的話來說,那個叫啥子……啥子……對了,宿命!」苗小蝶一本正經地說道。

蕭玉寒轉過頭看向她,下意識學起了她的口音:「你就不要添亂了嘛……」

「不準學我!不然揍你!」

「哪個學你了嘛……」蕭玉寒已經完全被帶跑偏,雖然此時還能和苗小蝶貧嘴,但心情已是無比低落。

龍小玉一言不發離開了,不管蕭玉寒打算如何阻攔,她都是鐵了心不願意和天劍宗這些人為伍,或許當年之事,她還是恨吧?

蕭玉寒這般想着,身上的內傷已經承受不住,左臂骨節節寸斷的痛苦都沒辦法讓他保持清醒,隨即兩眼一黑,徑直倒了下去……

「蕭玉寒!蕭玉寒……你啷個了……」

……

不知睡了多久,睡夢中,蕭玉寒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慢慢恢復,好像有誰在替自己治療傷勢,但他依舊沒有醒來,就這樣昏昏沉沉睡得昏天黑地。

再次醒來的時候只聽見苗小蝶大喊道:「醒了醒了!」

「老實點!」二師姐沈淮如劍指苗小蝶,神情冷峻。

「好了嘛,不生氣嘛……都說了我不是壞人!」苗小蝶很是無辜地說道。

二師姐依舊是那一副冰冷的面容,「別廢話!」

苗小蝶很是不爽地說道:「你自己問他!再說了我要是壞人能讓他活到現在?」

蕭玉寒睜開眼時看到了掌門師兄葉青雲,還看到了依舊一副冰冷模樣的二師姐,白瑤跑上前來帶着哭腔問詢自己的情況,而不遠處小師妹南宮鈴兒臉色蒼白地靠在山洞石壁上看向自己。

「師兄,師姐,你們都來了……太好了,小師妹和瑤兒都沒事!」

掌門師兄葉青雲看向不遠處的苗小蝶,「師弟,這丫頭是什麼人?」

「她?她是五仙教教主苗小蝶!」蕭玉寒有氣無力說道,似乎還想掙扎著起身,但發現自己的傷勢並沒有完全好,倒是左手的碎骨被接上了,想來能有如此醫術的除了小師妹南宮鈴兒恐怕也沒有其他人了。

「她是五仙教教主?」葉青雲有些不相信地看向苗小蝶。

苗小蝶嘟了嘟嘴,問道:「啷個嘛!不像?」

蕭玉寒連忙把苗小蝶的情況解釋了一遍,甚至關於系統說的那個「它」也沒有隱瞞,「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有人奪了苗小蝶的舍,我在她靈氣快要耗盡的時候偷襲,殺了她,那個奪舍之人便不能再掌控苗教主的身體,而苗教主有一門奇特的功法,能夠起死回生。」

「若真是這樣,剛才多有冒犯了!」葉青雲很是鄭重地對着苗小蝶行了一禮。

苗小蝶隨即瞪了二師姐沈淮如一眼,「我可以起來了嘛!把劍收起,哪個女娃兒像你這樣動不動就拔劍嘛!?」

二師姐沈淮如冷哼一聲,並不願理睬她。

突然,葉青雲問了一句,「對了,柳師弟呢?」

一聽此言,蕭玉寒臉色難看地說道:「柳師兄出事了!」

話音剛落,蕭玉寒把來到苗疆之後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聽完之後所有人的神情皆是凝重起來,掌門師兄更是迫不及待要去尋柳劍棠,蕭玉寒立刻制止,但掌門師兄這個倔脾氣倒是很難勸住。

這時,還是不遠處的苗小蝶開口說道:「行了嘛!葉青雲,你不是他的對手,估計你打我都打不贏,更別說是現在已經成為血王蠱的柳劍棠了!」

「怎麼會?」葉青雲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苗小蝶腦袋一歪繼續說道:「血王蠱至少可以讓人提升一個大境界的實力,反正我在還虛境第九重,想必在座各位沒得哪個能比我更強,但是在柳劍棠手裏我竟是沒走過十招就敗北,不得不逃亡,甚至身上的傷至今未愈。」

一聽這話,葉青雲的臉色難看了起來,「柳師弟的修為在還虛境第五重,若是真的跨越了一個大境界,那就是進入第六大境合道境,當今天下確實無人有這樣的實力。」

葉青雲說着,微微走神,他其實還有些驚訝的是眼前這個少女竟會有還虛境第九重的實力,連他自己也才還虛境第七重,便已是當今正道第一人。

還虛境是修行體系中第五個大境界,已是當世一流高手的水準,第六大境界合道境可稱為絕世高手,當今天下怕是找不出幾人,而且都是那種早已隱姓埋名,一心求天道不問江湖事的老怪物。

而柳劍棠以劍入道,劍術可稱當世第一無人能敵,其戰鬥能力原本就無限接近第六大境界合道境,而今更是因為血王蠱擁有了合道境五重的實力,恐怕戰鬥力已經接近傳說中的第七大境界大乘境。

就算找得到合道境的高手又能怎麼樣呢?還是打不過,其實在見過柳劍棠的實力之後蕭玉寒已經清楚這一點,他已經不是懷疑掌門師兄能不能打得過血王蠱狀態下的柳劍棠,而是他已經確信,就算一個苗小蝶加上掌門師兄也不會是其對手。

所以他最後沒有阻攔龍小玉,那位曾經是柳師兄妻子的人,也是血神教唯一還活着的還虛境高手,想必她是真的有機會能救回師兄。

而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突然最是安靜的白瑤打破了這樣的氛圍,只見她從懷裏拿出一本經書,弱弱地說道:「師……師父,那個……我在血王窟一個房間里找到了這個東西,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蕭玉寒接果一看,這本書上赫然寫着:「血王蠱研製記錄。」

這本書是白瑤在得到《血王經》之後無意間得到的,原本以為沒什麼用,但想着是被血王窟門人好好保存的書籍,興許交回宗門能換取一些功績,在天劍宗,功績對於弟子而言就是錢財,因為可以用來換取丹藥和功法,對於一直被欺負的白瑤而言,功績意味着她能每月多換取一些築基洗髓的丹藥。 事實上不僅是龍帝的進攻受挫,艾達·王在接到了陳墨的命令之後,前往北極所展開的進攻同樣也進展的不順利。

北極的保護傘基地比起浣熊市的蜂巢來說,有着更大的規模和更強的防禦。

作為保護傘的主要生化武器生產基地,這裏有着足夠的產能,可以以流水線的方式大批量的產出那些生化兵器。

加之整個基地位於冰層下方,是前蘇聯時代的潛艇基地改建而來,整個地形可謂是相當的易守難攻。

因此當艾達·王帶着陳墨所給與她的軍團來到這裏的時候,不出意料的遭到了阻礙。

整個北極基地位於地下,連通外界的只有蘇聯時代的一個巨型升降梯。

然而就算是這種可以用來搭載坦克或者飛機的巨型升降梯,也沒有辦法一次展開太多的兵力。

加上當年蘇聯人修建這個潛艇基地的時候,就考慮到了被人攻進去的可能性,因此通道修的不僅堅固,還非常不利於投入大量兵力作戰,只能派出小股部隊去進攻。

然而即便艾達·王預料到了這一點,出動的都是實力強大的泰坦暴君,意圖在第一時間壓制敵人,再迅速投入後續部隊。

但地下基地那並不寬敞的通道,還是限制了泰坦暴君的戰力發揮,讓他們發揮不出應有的戰鬥力,使得他們的攻勢反而遭到了壓制。

狹窄的通道連容納泰坦暴君都顯得有些擁擠,更不用說讓他們力量解放,變身巨人了。

一番交戰,雖然泰坦暴君們穩住了陣地,可以輕易撕碎那些通道里衝出來的保護傘部隊和喪屍群,可它們仍舊沒有攻進去,只是堅守了陣地。

作為保護傘公司最大的生化兵器生產基地,這裏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型號的生化兵器。

儘管普通型號的戰鬥力很一般,但也比喪屍要強不少,想要戰勝泰坦暴君或許不可能,但撐幾個來回還是不難的。

再加上地下通道狹窄的環境,靠着數量優勢,這些喪屍和生化兵器確實非常有效的將泰坦暴君擋在了通道入口,讓他們難以繼續推進。

更何況這裏也有發育到成蟲階段的寄生蟲,而且還有高級個體存在。

普通的寄生蟲或許戰力一般,但高級個體的戰力顯然並不弱於那些亂七八糟的實驗性生化兵器,甚至能夠達到沒有力量解放的泰坦暴君的程度。

這無疑使得進攻變得非常不順利,加上升降梯一次能夠運送的部隊相當有限,艾達·王即便想要將援軍送下去,下面有限的空間也無法容納更多的部隊。

眼見自己的援軍送不下去,泰坦暴君又無法打開局面,艾達·王也不得不選擇了和龍帝一樣的策略,暫時將部隊撤了回來。

泰坦暴君顯然不是秦軍士兵可比,它們即便沒有升降梯也能憑藉強大的體能順着升降梯的管道自己爬上來,所以撤退並沒有給它們帶來什麼妨礙。

只是隨着它們的撤退,通道里的喪屍和那些寄生蟲也全都追了出來。

不過離開了狹窄通道的限制,這些喪屍和寄生蟲就沒有任何優勢了,陳墨的死靈軍團足以輕鬆的將它們全都撕成碎片。

畢竟陳墨的死靈軍團是按照死靈法師們征戰多元宇宙的程度打造的,儘管目前來說實力還遠未達到可以征戰多元宇宙的程度,卻也仍舊有着足以征服一個世界的戰鬥力。

這種程度的戰鬥力對付這些普通的喪屍簡直是碾壓式的,如果不是有着大量的生化兵器以及寄生蟲混雜其中,它們根本連給死靈軍團造成麻煩都做不到。

然而拋開那些一看就是各種試驗性產物的生化兵器不提,那些寄生蟲的高級個體卻還是給死靈軍團造成了一些妨礙。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