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皇上,朱巖這就去。”

朱巖拉回思緒,轉身離去。

而朱巖剛走,慕容邵峯的面前,直直的落下一個黑袍男子,依然是全身上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雙眼眸。

慕容邵峯雙眸猛的一冷。

卻專注的倒了一杯茶水。

“星月皇好雅興!”

黑袍男子暗啞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處理過的,是隱藏自己的身份。

“閣下既然知道打擾了朕的雅興,那也知道後果了吧!”

清雅的聲音裏,透着一股強烈的殺意。

“在慘重的代價,不過一個死字而已。”

黑袍男子暗啞的聲音裏滿是不在意。

“在下今日來,只是想從星月皇身上借一樣東西,鳳絕吟。”

“朕的東西,並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借走的。”

慕容邵峯仍然一臉的風輕雲淡,心裏卻冷笑,果然是衝着鳳絕吟來的,是陌陌說的那個黑袍男子。

相比於黑袍男子,隱在面具下的臉卻有些不淡定了。

重生之豪門千金 這慕容邵峯就是坐着,氣場依然強大到不怒自威。

那溫潤的臉上,雖然在笑,卻隱顯着冷酷無情。

就算他此刻是站着的,雙眸極度的自傲,眼高於頂,可他依然能從坐着的慕容邵峯身上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聽說星月皇一向樂於成全。”

黑袍男子不放棄,依然想和慕容邵峯周旋,更想試一試慕容邵峯的修爲,是不是真如傳聞那樣,到了玄魂階巔峯。

“你倒是很看得起你自己。” 慕容邵峯飄渺的一句話,將男子即將要開口的話堵得死死的。

“既然這樣,那在下就得罪了。”

語畢,黑袍男子消失在原地。

速度極快,只是慕容邵峯依然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他優雅的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敢得罪朕,你命該如此。”

慕容邵峯輕輕一揮手,一根銀色的鞭子如閃電般纏住黑衣男子。

整個過程,慕容邵峯只是手臂動了一下,脣角始終帶着魅惑瀲灩的笑意。

黑袍男子一臉不可置信,在他看來,天底下的人,能有他速度快的人也不過是兩三個。

這是……?

黑袍男子猛的看向慕容邵峯。

“這是無量鞭?”

“哦!挺有見識的。”

慕容邵峯卻也不驚訝!

這黑袍男子是那天他在倫攸敘宮殿裏遇到的那個黑袍男子的人。

這點,慕容邵峯可以確定。

所以,今天他不會殺了這個人。

這慕容邵峯果然難以對付!

黑袍男子有些心驚!自己從來沒有輸得這麼慘過,一招就被他踩到腳底下。

慕容邵峯收回無量鞭。

這讓黑袍男子更加驚訝!他不殺他?

“你不殺我?”

黑袍男子忍不住出聲問道。

“怕髒了朕的手。”

一句話,讓黑袍男子感覺自己被侮辱到了極點。

“你果然夠狂傲!”

黑袍男子雙眸如烈焰,彷彿要噴出火一樣。

“朕有這個資本。”

慕容邵峯優雅的喝了一口茶,似乎黑衣人的到來,對她沒有任何的影響。

黑袍男子想在說什麼?

只是蠕動了一下嘴角,始終沒有開口。

不錯,他的修爲強大,地位身份顯赫,的確有這樣的資本。

而他,是一個連光都不敢見的人。

“不得鳳絕吟,我還會在來的。”

黑袍男子起身,心裏也猜得到慕容邵峯不殺他的原因。

慕容邵峯笑而不語。

再有下次,殺!

慕容邵峯是誰? 明星爹地請認賬 蘇紫陌在他的心裏,是捧着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寶貝,可對於其他的人,特別是想用正當手段從他手中得到東西的人,他會毫不留情的殺之。

黑袍男子再次冷冷的看了慕容邵峯一眼,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至始至終,慕容邵峯都沒有看他一眼。

慕容邵峯擡手,朝着空中打了一個手勢,有一個黑衣人快速的跟着過去。

把杯中的茶水喝完,慕容邵峯起身,如浩瀚星河的雙眸戀戀不捨的看了茶杯一樣,他一隻手背於身後,瞬間鳳儀脫塵,如鬆姿獨立。

他走後,有兩名宮女走了出來。

小心翼翼的把石桌上的茶杯收起來。

明月山莊裏。

大家都知道默娘原諒了先皇。

整個明月山莊裏笑聲不斷。

爲了慶祝默娘和先皇再次走到一起,赫雲霆讓廚房做了很多好吃的,早膳時,大家就忙着慶祝。

而蘇櫟,連夜的回了雲城神池,他回去以後,沐瑯豫還沒有回來,所以,沐瑯豫明沒有發現他出去過。

蘇櫟還特意去看了一眼神池裏的銀株草,銀株草已經少了很多了。

蘇櫟眯了眯眼眸,他爲何每天吃銀株草呢? 正在蘇紫陌疑惑之際,外邊傳來了腳步聲。

蘇櫟身影一閃,快速的坐到軟墊上,進入修煉狀態。

沐瑯豫一進來,他還來不及看蘇櫟一眼,就急着去神池裏拔了銀株草煉製丹藥吃。

蘇櫟就是不睜開眼眸,依然知道他在做什麼?

蘇櫟握了握小手,他的幻影迷蹤大法已經到了最高境界了。

乾坤印也修煉到了四階。

他心裏盤算着,下次跟蹤一次沐瑯豫,看看他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當時齊兒把他喚醒以後,他沒有和齊兒一起去找生死魔圖,而是急着就回了皓月國,而且回來以後,他就要去和自己在一起修煉。

這一切都讓人覺順理成章的,可是蘇櫟心裏卻很疑惑。

說實在的,他在這裏修煉乾坤印和在明月山莊裏修煉乾坤印也是一樣的效果,唯一好的是,這神池裏的水在他晉升的時候,能取到很大的幫助,可以衝破瓶頸期。

流年易生 可他這幾日出去得頻繁,而且最讓他驚訝的是,他的修爲已經是無人能敵了,他還用得着繼續修煉嗎?

重生八零:帶著空間回油田 明月谷,吃過早膳以後。

莫無珩陪着柒月出谷去買東西。

而馨兒,白傾君和莫雲天帶着他去山洞裏的溫泉裏泡藥浴。

蘇紫陌則是帶着沐雲軒去明月谷中,一睹明月谷裏的風采。

兩人到了明月谷的邊境,已經離他們住的地方很遠了。

“陌兒,這明月谷可真大,沒想到雲城的下邊,居然會有這麼漂亮的地方。”

“我也沒有想到,當時爹爹到明月谷,就是爲了等着我回來。”

蘇紫陌心裏說不出的感激。

“我當時在另一個世界,剛剛睡下,醒過來之後就在棺材裏了,之後你看到你也醒過來了,你的穿着,對於從另一個世界來的我,就如見到鬼一樣。”

蘇紫陌回憶着當時的一切。

“陌兒,如果當時我在快一步,你就不會掉到這裏了,我們就不會分開五年了。”

說起這件事情,沐雲軒還很這內疚。

“你呀!就不要在內疚了,今天和你一起出來走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在有這樣悠閒的日子了。”

沐雲軒垂眸,看着她絕美的側臉,她脣角邊的笑意,非常的迷人。

沐雲軒看得入迷,特別是那一雙誘人的紅脣。

恰巧這個時候,蘇紫陌擡眸,她吐氣如蘭,微眯着的美眸泛着瀲灩的光芒,“雲軒,我們在去那邊逛逛,那邊有野薄荷,我們去採一些,給你煮薄荷魚,很好吃的!”

說着,蘇紫陌就要往前走去。

沐雲軒哪裏會走,一把將蘇紫陌拉回自己的懷裏。

蘇紫陌不解的擡眸,看到沐雲軒眼中的情慾,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沐雲軒。”

這丫的在什麼地方都會發情嗎?

“陌兒,我在。”

沐雲軒低頭,聲音及其溫柔誘人,一臉魅惑的笑看着她,兩人鼻翼輕輕的摩擦着,彼此的氣息圍繞在臉頰上。

他的氣息炙熱,像是要將她灼傷。

他厚實的手掌,還輕輕的撫摸着她細膩嫩滑的皮膚。

蘇紫陌想躲,卻更加的顯得欲擒故縱,讓沐雲軒把她桎梏得更近。 沐雲軒低頭,快速的吻住了她。

當他的舌尖強勢的撬開她的貝齒時,她的舌尖並沒有躲閃,反而是迎了上來。

蘇紫陌明白,如果她真的做出欲擒故縱的表現,不但不識趣,還會勾起雲軒心底更強烈的慾望。

不過她喜歡他的吻,從一開始的霸道到溫柔的纏綿,過程都讓她非常的享受,更多的是來自心靈上的安慰。

直到兩人都吻的快要窒息時,沐雲軒才依依不捨的放開蘇紫陌。

沐雲軒邪肆一笑,“真想把你這小妖精就地正法。”

沐雲軒點了點頭她嬌俏可人的鼻子,一臉的寵溺。

一聽,蘇紫陌臉上帶着嬌羞,眼眸裏卻是一片冷靜。

“你總是這樣,這閨房趣事,我看你在大街上都做得出來。”

說完,蘇紫陌往前走。

猛的,又被沐雲軒給拉了回來。

“你又想幹什麼?”

蘇紫陌臉上不動聲色,心裏卻有些怕怕的,她心裏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慾望有多錢,不折騰到她散架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呵呵!”

沐雲軒突然笑了,悅耳動聽的聲音迴盪在山谷裏。

淡淡的鳳尾花香讓人陶醉。

“陌兒,你在害怕什麼?”

看着她生氣又無奈的樣子,他更想吻她了。

“誰,誰害怕了?”

暖君 蘇紫陌的眼眸如寶石一樣,光芒閃爍不定。

想掙脫他的桎梏,卻發現他的力道她一向掙扎不開,每一次都是徒勞無功的。

沐雲軒淡笑着看着她,她就是她,獨一無二的她。

她從來也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女子。

要或者是不要,她在他面前,從不需要掩飾。

“陌兒,我愛你,真的很愛很愛!”

沐雲軒緊緊的將她拉如懷中,一雙深邃的眼眸之中,在體內翻涌的氣息平穩最後,帶着靜謐如湖泊般的深邃。

每次面對她名豔動人的臉,他就想把她緊緊的擁在懷裏一輩子不放開。

蘇紫陌滿心的感動,夠了,有他這句話和他所付出的行動,這一切對於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蘇紫陌心裏非常非常的感動。

可她如寶石一樣明亮的眼中卻閃過一絲狡黠。

她擡起腳,用力的在沐雲軒的腳上跺了一腳。

“啊!”

沐雲軒痛得跳了起來。

也打破了這美好的瞬間。

“沐雲軒,這麼煽情,可不像你。”

“陌兒!”

沐雲軒俊顏委屈的看着她。

陽光照在他俊美的臉上,譜寫着一種說不出的美。

而在沐雲軒的眼中,在陽光籠罩下的她,風華絕代,有一種朦朧的讓人難以靠近的光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