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晁蓋道:「就怕哪些人追到這邊來!」

吳用道:「水來土掩,兵來將擋。這半月來的經歷看。這邊資源很少,怕就怕他們利用資源利誘本土勢力。或者他們直接合作追捕我們。」

晁蓋道:「我的心也常常這般想,兄弟可有什麼辦法?」

吳用道:「有是有一個,只怕哥哥不肯!」

晁蓋嘆道:「走到如今,還有何不肯!」

吳用道:「好,這個辦法也簡單。剃短髮,穿短衣,融入這方世界!」

武大郎驚呼道:「兄弟,怎能把這大不孝的事做出?」

吳用道:「這邊所有人大多是短髮,就都是不孝之人么?就我們大陸也有無發的和尚。我們唯有如此,才能快速融入這方世界!」

晁蓋道:「好,就依先生的計。」

……………

不說晁蓋吳用三人在這邊找山洞站住。

唐四回到家后,神神秘秘的把唐三拉到外面。

唐三看著唐四一隻手拉著他,一隻手按著褲兜,褲兜鼓鼓囊囊的,還左顧右看一臉怕被發現的樣子。

唐三頓時面色一沉,小聲道:「小四,你…你是不是又偷爸爸的銅魂幣了?」

唐四的腳步頓時放慢,看著唐三,瞪著大眼,咬著牙小聲喉叫,道:「你就這麼的不信任我?那算了,不給你分享好東西了!」

唐三尷尬道:「沒…沒偷呀!沒偷就好,我看你褲兜鼓鼓的,又神神秘秘的,以為你又偷爸爸的銅魂幣了!」

說完又心想:這可不能怪我,誰叫你以前有過前科的!

唐四撇嘴,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塊黃燦燦的東西,一邊激動的說道:「咱爸有這好東西么?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可以過上天天大魚大肉的日子了,呵呵呵呵!」

唐三看清楚唐四手裡的東西后一驚,道:「金…金條!你哪來的這麼一大塊金條啊?這要是加工成金魂幣怕不是要有幾百個?」

要知道,一個金魂幣,就夠維持一個普通家庭生活幾個月了!

幾百個?唐四心想,真沒見過金魂幣的傢伙,要是魂導戒里全拿出來,嘿嘿,不敢想象那畫面!

唐四道:「哥,你想想辦法,把這些變成金魂幣來,我們先換換衣服,改善改善伙食,嘿。」

唐三一陣蛋疼,道:「村子里沒地方換,我看村子里都沒誰一下子見過這麼多錢!這要怎麼換?」

唐四道:「你笨啊?你先用鋸子鋸一點點出來。」

唐三無語,道:「你鋸一個看看!」

唐四不好意思道:「那,那要不這樣,明天我們倆跟著傑叔叔一起去諾丁城一次,」

唐三道:「爸爸會罵我倆!」

唐四嘿笑道:「我們給爸爸買點酒。」

唐三會意,道:「好」

兩人歡天喜地的回家了,一進門,就見一隻大公雞。

紅紅高高的雞冠,一身發亮的雞毛。

悲慘的,即將進化成魂獸的雞,就這麼隨便被唐昊丟在地上!

目測,這隻雞要昂著頭站起來,肯定比一米高的唐四還要高一個雞頭!

唐四高興,跑向前想要摸雞。

「小四不要,它這麼大,小心它啄你。」唐三也震驚,來到這個世界還沒見過這麼大的雞呢!

唐四腳步一頓,看著沒繩子捆腳的大公雞,兩個翅膀搭拉著,還站不起來。

他心中瞭然,嘿嘿笑著向前。

大公雞看見唐四的笑臉,如同見到魔鬼,心中恐懼,連忙煽動翅膀,蹬著雙爪努力往後退,嘴裡「咕嘰咕嘰」的叫!

雞想:本雞爺招誰惹誰了啊?今天本雞帶著十三個漂亮的母雞去覓食,誰知天降封號斗羅啊!那氣息撲面而來,嚇的本雞為了妻妾們早想動都不敢動啊!那封號斗羅卻那麼狠心,折斷了本雞的翅膀和腿,那都不可怕。反正雞總有一死!為了妻妾們死,值得了!

可這兩腳獸為什麼這麼恐怖,他的笑容讓本雞從心裡感到恐懼,恐懼到本雞又不知從那來的力量蹬腿、煽動翅膀……。

它的叫聲可能也就是上面字的意思了!

可還沒叫完,這雞就被唐四扭斷了脖子!

唐四拉著它脖子就去清理。看的唐三一陣咋舌。

晚上,唐四一手一個雞腿,一手一個雞翅膀。吃的滿嘴巴流油。

唐三也是一個雞腿啃著。

唐昊不知道哪來的酒,大口大口的喝著。

晚上唐四想拿出吳用給的心法來看看,可看看一邊睡覺的唐三又放棄了。

第二天,天微亮。唐四也學著唐三,跑到一個沒人的小山上。

拿出吳用給的(玄冥經)心法來研讀,一邊讀,一邊試著修鍊。

可唐四隻覺得這心法晦澀難懂,悟了半個小時,也不得其解。

就在他要放棄時,他的頭部忽然慢慢從內到外的開始散發藍、紅、白三種光芒,且越來越強。

在這種情況下,唐四在看那本心法時,只覺得很簡單,很多之前想不通的念頭,一下子就全想通了。

但又有一種錯覺,好像能想通,是自己已經想了很久一樣!

唐四震驚,但更加誘惑:這些力量是什麼?自己身體里怎麼會隱藏這麼強的力量而不自知!

看來想要搞明白,只能問問吳用,看他知不知道了。

不在多想,拿出吳用他們給的魂晶握在手上,認真運轉剛剛領悟的心法。

當第一抹陽光照在他的臉上,讓唐四從修鍊中驚醒。

他看了看剛剛上升的太陽,又自言自語道:「現在,傑叔叔應該去菜地拿菜了吧。趕緊吧這個頭盔外附魂骨給煉化了。」

說著,唐四右手一翻,外附頭盔魂骨就出現在手上。

他把外附頭盔魂骨放在頭上。閉上雙眼,過了一會,唐四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

「我的草啊,沒覺醒武魂,不能動用魂力無法煉化這魂骨啊。嗯,不對,剛剛修鍊了心法,感覺身體里的魂力得到了提純,用心法催動魂力煉化這魂骨試試。不行就只能等武魂覺醒后才能煉化了。」

唐四又一次閉上眼睛,默默催動心法,調用魂力去煉化那魂骨。

心法催動的瞬間,唐四頭上的外附頭盔魂骨就發出藍色光芒。 ();

依靠着記憶,乾珏在地底中摸索著,逐漸找到了當年他來到火龍墓的那條岩洞通道,並順着岩洞通道逐漸回到了上方的那個空曠的地底空間,帶着寧榮榮來到了當初他越過的那條幾十米寬的懸崖深淵。

「哇,這裏好漂亮啊!」

深淵散發着耀眼的冰藍色光芒,顯得異常地美麗和絢爛,讓寧榮榮都不禁驚呼了一句。但乾珏卻是知道,當初他來到這裏時,這深淵下散發出的光芒,可是呈紫色的。而現在,顯然是因為火龍墓那邊的龍屍和岩漿血液被掏空后,紫色的光芒中沒有了紅色,自然就變成了現在的冰藍色了。而這,也正好和上方的冰火兩極眼對上了。

理清了情況,乾珏伸手摟住了寧榮榮,張開風雷雙翼就向著那冰藍色的深淵跳了下去。

「榮榮,這深淵下方是我也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你等下要注意一下,別像之前那麼放鬆了。」

「好…」

寧榮榮點了點頭,體內的魂力立刻就開始調動了起來,變成了隨時可以釋放出自己武魂的狀態。

兩人緩緩下落,但一分鐘過去了,依舊還沒有到底,一個是因為乾珏不知道下方什麼情況,不敢落太快,一個是這深淵深度並不低,兩人已經下降了兩三公里了,卻依舊還是沒有到底的趨勢。而且越向下,周圍的氣溫也就越寒冷,如今肯定已經是零下了,乾珏和寧榮榮兩人都不得不用魂力來將自己包裹起來。

不過越是這樣,乾珏卻是越放心,因為這代表着這下方的冰龍墓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而且下降了幾公里了,乾珏估計,他們距離這條深淵的底部應該已經不遠了。

乾珏的猜測非常準確,就在他的念頭出來后沒過到三十秒,一條遍佈着冰藍色液體的河流,就出現在了乾珏和寧榮榮的視線中。這條藍色河流雖然冒着無邊的寒氣,但詭異的卻沒有任何結冰的現象出現。

而在這條冰霜河流的旁邊,還有這一條空曠的河道,顯然,之前這條河道中,流淌的應該就是火龍王血液化成的岩漿的,只是現在同樣已經乾涸。

乾珏觀察了一條這條冰霜河流,思索了一會後,便向著它的流動方向橫向飛了過去,想看看這兩條河道最終是通向什麼地方的。

而讓乾珏驚訝的事情又發生了,當乾珏逐漸順着這兩條河流走下去的時候,居然逐漸又看到了本來應該已經乾涸了的紅色河流中,又出現了一些紅色岩漿,應該是之前殘留下來的。並且這兩條河流越往前,河流通道也就越細小,最後在盡頭處,乾珏發現了一個和上方冰火兩級眼差不多大小的圓池,正緩緩冒着氣泡。

不過它長得像上方的冰火兩級眼,但絕對不是一樣的,別的不說,冰火兩級眼中的極冰之泉和極熱之泉就明顯要比這個清澈不少,這裏的冰藍兩種液體十分的粘稠,所以乾珏之前才將紅色的液體叫做岩漿的。

不過乾珏猜測,冰火兩級眼,應該就是里的漿體被析出到上方后形成的,而如今,這紅色的沿江河流也不過在最後部分還殘餘了一些而已,想來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斷絕。而到那時候,上方那冰火兩級眼中的極熱之泉,恐怕也會徹底失去根源,轉而逐漸被極冰之泉佔據。

而這樣一來,冰火兩級眼附近的生態就必然會被打破,原本冰熱互相抵消的山谷,也會變成極冰之谷,那些生長在谷內的仙草,也必然會大面積死亡,恐怕只有八角玄冰草這樣喜愛極寒幻境的植物,才可能生存下來。

「看來小三這次還真是及時,否則要是等我們去了冥界之後再回來,這地方恐怕就會成為死地了,到時候就算唐昊反應了過來,將藍銀皇移植出了山谷,恐怕那一人一草也要受到不小的傷害。」

「走吧榮榮,我們再去源頭看看。」

縷清了這邊的情況后,乾珏對寧榮榮說了一句,便又轉頭順着河流向著這冰火雙河的源頭飛去。

隨着乾珏追根溯源的飛行,冰火雙河也是在他的目光中,逐漸開始分開,並且越靠近源頭,就分開得越遠,到最後已經不見了另一條空曠的河道,只有越來越大的冰河,逐漸進入了一個被深藍色岩石阻擋的地下暗河之中。

只是,這暗河非低矮,幾乎是在河流上方的十厘米出,就已經被岩石山體阻隔了,乾珏在周圍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可以進入的洞口或裂隙,最後只能再次懸浮在在冰河出口的地方開始思考辦法。

直接沖入這冰霜之河中肯定是不行的。哪怕是這河流上方的氣溫,都如此低了,他和寧榮榮兩人雖然能用魂力附體在裏面堅持一會,但也必然不會太久。所以現在乾珏要不就轉頭離去,要不就直接在繼續在河流的上方開口,看看能不能擊碎這些岩石,鑿出一個通道。說不聽這個暗盒進去沒多遠,就有廣闊的空間了呢?

都到這裏了,乾珏肯定是不會選擇放棄的,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氣,震動着風雷雙翼便帶着寧榮榮在一個距離合適的河岸處落了下來。在囑咐她小心一些后,就凝聚出了自己的千珏之弓亮起了自己羊靈的第五魂環。

巨大的橙色光矢浮現,乾珏瞄準冰霜之河上方的岩石,將自己的箭雨射了出去。橙色光矢在空中爆裂而開,分裂成了無數的金色光束,擊中了冰霜長河上方的岩石,發出了一連串的震響。

只是…

這裏的岩石既然能夠承受這冰霜長河的寒冷,堅硬程度那自然是不會低的,乾珏的箭雨雖然不至於對它們毫髮無傷,但也只不過是射出了一些半人大小的缺口而已,對於那巨大的峭壁山體來說,就彷彿是九牛一毛,也不知道乾珏想開鑿出一個能供他通過的通道,又需要多少的時間。

而他是肯定沒有這麼多時間消耗在這的。

「珏哥,要不你再試試你的第四魂技,我來輔助你?」

「不行,黑暗洞滅是穿透類型的魂技,就算能擊穿這岩壁,也不過留下一個幽深的小洞而已,用怒蛟連射試試吧。」

乾珏搖了搖頭,對着寧榮榮解釋了一句后,用出了自己蛟龍右臂骨的魂技。而寧榮榮,也點了點頭,釋放出了自己的九寶琉璃塔,亮起了自己的第五和第六魂技。

寧榮榮前六個魂技的增幅依次為速、力、魂、御、屬和魂。其中,第三魂技和第六魂技雖然都是魂,但並不相同。第三魂技的魂,是魂力,這個增幅能暫時提升魂師的魂力上限。玩過遊戲的都知道,當法力值上限增加時,當前的法力值也會隨之增加,也就是說,這個魂技能提供魂師一些額外的魂力,但對於魂技並沒有什麼增幅。

但第六魂技的魂就不一樣了,這個魂,指的是魂力的轉化速率,以寧榮榮現在的增幅效率,它能讓你用幾乎比原來少一半的魂力,達成和之間同樣的效果。而反過來,當你用相同的魂力在這個增幅下使用魂技時,自然就相當於魂技的威力大幅度提升了。所以最後表現出來的效果,就是乾珏在寧榮榮增幅下用出的魂技威力卻會比之前提升百分之九十的程度,相當於是倍增了。

而第五魂技的屬性增幅就更不用說了,那是全方面的提升。乾珏現在釋放的怒蛟連射是遠程攻擊型魂技,和力量與速度都沒有什麼關係,寧榮榮也只有這兩個增幅才能對乾珏有用了。

橙黃色的光芒在乾珏的千珏之弓上凝聚,最後化作了九道逐漸增大的龍形光矢,依次撞擊在了冰霜長河上方的岩壁上,發出了九道巨大的聲響,無數的岩石碎屑猶如子彈一般飛射而出,激射在冰霜長河上,濺起了大量的藍色冰漿,讓乾珏連忙用自己的風雷雙翼護住了自己和寧榮榮,並帶着她再次向後退了一段距離。

不過…等到碎石散去,乾珏一看,那岩壁雖然被他的怒蛟連射炸出了一個好幾米深和寬的缺口,但卻依舊沒有空曠的空間顯露出來。甚至隨着岩石的進入,這峭壁竟然還更向下延伸了幾分,已經進入了河流之中了,兩者緊密地連接在了一起,沒有絲毫的空隙。

要不然…算了?

乾珏在心中問自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