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晚上,小鯨魚就被瓏五扔到外面,它想跑來著,但是瓏五直接給它餵了個東西告訴它是毒藥,它跑了就是死。

小鯨魚可憐兮兮的趴在門口。

在外面守夜的拂柳看著這麼可愛的小東西好心的收留了它。

「你不喜歡它?不喜歡就不養了,我以後給你挑更好的。」騰梟一邊給瓏五擦頭髮一邊問,他已經給她減回了粉色的頭髮。

果然還是這樣好看,騰梟滿意的點點頭。

她剛沐浴出來,滿身都是奶香味。

「它長的太丑了,還沒有毛。」瓏五嫌棄的道。

她喜歡有毛的,捏著軟軟的,之前那隻小獸就挺好。

騰梟心裡記下她的喜好,「那回去給你找一隻小狗。」

「不要。」瓏五拒絕,「我懶得養那些東西。」

騰梟一向是動聽她的,不過她不喜歡也好,她只要喜歡自己就好了。

「今天那個男人你理他遠一點,我覺得他對你沒安好心。」擦完頭髮,騰梟蹲在瓏五面前說。

今天那個男人?大領主?

「你怎麼知道。」瓏五俯身看他。

女孩身上的馨香味襲來,騰梟有點心猿意馬,「男人的直接。」他颳了下她鼻樑。

瓏五忽然撲過來,把騰梟推倒,兩個人一起往後倒去。

騰梟一驚趕忙接住她。

女孩壓在高大的男人的身上,白色的睡裙垂下,露出些風光,這個姿勢曖昧。

騰梟本來想說讓她小心,可看到到兩個人現在的姿勢,他腦子裡轟的片空白。

粉紅色從他的脖子一直爬到耳根。

瓏五噗嗤一笑。

騰梟反應過來這小丫頭是在戲弄他,「你呀。」

真想把她拎起來好好收拾一頓,可他又捨不得。

瓏五撐在他胸口站起來,伸出手,騰梟拉著她的手站起來就順勢把她拉過來。

瓏五跌到他懷裡,「小丫頭你是想試試我夠不夠男人嗎?」

騰梟邪魅一笑,把她抱起來帶回床上。

「你敢試試?」瓏五笑著看他。

騰梟:……

小丫頭笑可不是什麼好事,這丫頭就是看著好像很愛笑,其實不然,她只要一笑,準是已經準備好動手了。

「這麼凶!」騰梟親了親她的臉頰,「好了,我不敢好吧。」

瓏五收起那個完美的笑容,在騰梟身邊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窩著。

騰梟很配合的給她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小丫頭倒是舒服了,可他的火就只能自己疏解了。

「我叫瓏五。」她的聲音極輕的在耳邊響起,像是騰梟的錯覺,可他聽的很清楚,非常,清楚。

「嗯,小五。」騰梟把她摟的緊緊的,大手貼著她的頭髮慢慢的摩挲著,嘴角是放也放不下的笑意。

瓏五閉上眼睛。

她也許只是一個人太久了,所以才會貪婪這樣一份溫暖吧。

「騰梟,你千萬不要辜負,否則……」

「不會,我發誓。」騰梟輕輕吻著她的額頭,「永遠不會。」 騰梟睜開眼睛的時候伸手去摸旁邊,入手一片清涼,他猛的坐起來。

瓏五還睡在那裡,只是下身卻是一條長長的魚尾,紅色的花紋已經開始慢慢的生長了。

「小五醒醒!小五!」騰梟連忙把瓏五叫醒。

瓏五迷糊的睜開眼睛,「怎麼啦?著火了?」

騰梟失笑,這丫頭,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顯出本體了,要怎麼辦?」

瓏五這才發現她變回去了,人魚雖然可以變成人,但不是可以一直保持的,每個一段時間就需要回到海里去變換一次形態,之前她在海里已經變過一次了,所以沒有出現自動變形這種事。

現在她自動變回去了,情況就不那麼好了。

「我得回海里去待一晚上。」瓏五撐起身體有點無力,真踏馬的,垃圾身體。

現在是大早上,騰梟不放心就這麼把她放回去,「我給你打些海水上來行嗎?」

瓏五看了眼外面,大領主的船還跟在他們不遠處,這個時候她下去也不方便,瓏五點點頭。

芳菲濃 騰馬上命人去打海水上來,船上沒有足夠大的浴桶,瓏五自己從空間里翻出來一個特大號的充氣游泳池,房間里一下被占的滿滿的。

騰梟讓所有的侍衛婢女都下去,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這一層,才把瓏五放進去。

回到水裡瓏五身上的紅紋立刻開始消退。

騰梟親自在一旁照顧,寸步不離。

另一邊,亞歷山大已經第三次派人出去查看了,那個精緻的如同娃娃一般都女孩今天還一直沒有出來,每天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在外面釣魚或者曬太陽了。

回來的人稟報說還是沒有,亞歷山大皺眉,是身體不舒服嗎?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

但他怎麼猜測也不可能猜到瓏五是不能出來。

鴆寵 一直都傍晚瓏五也沒有蹤影,兩船雖說相隔不遠,可也是有一段距離的,,騰梟的船上也戒備森嚴,亞歷山大的手伸不上去。

伊克拉推門進來:「亞歷山大,你已經在屋子裡待了一天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亞歷山大並未抬頭看她,語氣冷淡「伊克拉小姐,我說過了,我們之間沒有這麼熟悉,我送你回來只是一場交易。」

伊克拉並未改變臉色,她還是那個高貴冷艷的樣子,「亞歷山大,我對你的心思你難道感覺不到嗎?」她朝亞歷山大眨眨眼,天生的嬌媚自然流露出來。

她就不信一個男人會不喜歡自己這樣聰明美貌又又實力的女人。

她之所以讓亞歷山大送她回來,一方面是為了在路上和他培養感情,另一方面就是因為她想讓他看看,她的實力,看看她與那些嬌滴滴的只會撒嬌的女人的區別。

可亞歷山大依舊不為所動,之前他確實考慮過伊克拉,這個女人有些能力,也還算識趣,帶出去也能夠拿得出手。

可等到他看到瓏五,這些東西就全部都被推翻了。

一個成熟的女人固然不錯,可那個女孩那麼清澈的眼睛一下子就打動他了。

他是領主,身邊一點也不缺聰明的人,可這麼清澈的女孩想要找一個確實難上加難。

不是說他找不到一個心思單純又貌美的女孩,找些年紀輕的女孩子來,她們多半都還是單純的。

只是她們都單純,青澀有餘而靈氣不足,而且她們的單純很快就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消失。

他站起身走出去,完全不再理會伊克拉。

伊克拉臉上變了變,繞是她心裡素質很好這樣無視她,她也會覺得有些難堪。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她不信亞歷山大會無緣無故的改變。

可是船上的女人她都見過,並沒有發現有哪個女人入了他的眼。

難道真是那個只見過一面的女人?

夜幕落下,瓏五悄悄從船上跳下去,獨自向無人的地方游去。

而騰梟的船也慢慢減速了下來。

「主人,前面的船有異常。」侍衛來稟報。

亞歷山大迅速出來,騰梟的船幾乎只是隨著洋流在慢慢飄著。

「我們也減速。」他吩咐下去。

站在窗邊看到他的船,微微眯了眼,「我們走。」他向拂柳吩咐。

拂柳又趕緊下去吩咐。

後面的亞歷山大慢慢的敲著桌子,試探他嗎?還真是敏感的男人。

「我們也跟著。」他吩咐道,反正他本來就是來強人的,被知道了也無妨。

至於瓏五,騰梟早就派了拂曉帶著一艘小船在別處等著她,他會在下一個港口等著她。

他到不擔心她的安全,在海里她不說是霸主級的存在,但絕對沒有幾個人是她的對手就是了。



拂曉在一處小島嶼附近等著瓏五,心裡不由得想到今天妹妹對他的叮囑,告訴他絕對要提前給小姐準備好衣物,而且絕對不要看小姐。

怎麼非要給他這麼一份苦差事啊,他來等小姐,不看到人怎麼等。

就因為他上次看到小姐化形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呀,在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不看。

主人的命令他不敢不從,可自己妹妹囑咐他的話他也知道是為他好,不然主人的怒火他可承受不了,侍衛長真是有苦說不出。

瓏五打算在海里泡一晚上再回去,她慢悠悠的往拂曉那裡游,正游著,海水裡出現一絲血腥味。

她雖然聞不著,但她可以嘗到。

人血的味道,這就有問題了,離她最近的只有騰梟和領主的船。

騰梟?

那個智障每個位面都有兩個想要他命的人,瓏五有點不太放心,還是回去看看吧。

瓏五掉頭回去。

寵妻無度:男神老公要抱抱 兩艘船停了一陣子,又再次出發,走的還不遠,瓏五很快就追上來,在下面遊了一圈找到那個血腥味最重的地方。

一個女的飄在那裡,身上的血還在往外流,瓏五湊近,難不成還沒死透?怎麼還跟打出血似的?

瓏五把她拎出來,這姑娘已經不行了,這麼長時間就算不流血而亡,也憋死了。

身上的幾處大動脈都被劃開了,看起來挺慘的。

看著衣服也不是騰梟船上的人。

這姑娘手裡還緊緊攥著一小塊布料,瓏五看著跟伊克拉那天的衣服有點像。

伊克拉和那些貴族小姐不同,她雖然也穿裙子,但都是短裙,或者半長的,外面套著輕甲,陪著長靴。

怎麼說人家也是海盜女王,穿個長裙是去搶劫還是去送人頭?

所以伊克拉的衣裙一般都是墨綠色,黑色,深紅色這些顏色,不會穿過於鮮亮的顏色。

而據瓏五的觀察,這個位面的西方女子正處在一個類似於類似於洛可可的時代,衣著喜歡各種華麗的大花朵。

伊克拉簡直就是萬花叢中一點綠。 這個的偽女主設定是心狠手辣型的,殺個人沒什麼意外,但是要知道現在她可不是在自己的地盤上。

那她殺的就是領主的人了?

此時房間里的伊克拉把被扯壞的裙子脫下來,直接拿刀子劃開一個大口子。然後扔到一邊。啊也陪也

那個女人倒是有些力氣,可有什麼用,還不是死在這無邊的大海里了。

這可怪不得她,要怪就只能怪她心思不純,竟然敢偷偷的靠近亞歷山大的房間準備給給他獻身。

她一個末等的侍女也配。

繞是亞歷山大未必記得這麼一個女人,她也不能容忍。

船上的人是有限的,少一個很快就會被發現,不過伊克拉並不擔心,大海就是最好拋屍場所,只要沒了屍體誰也不知道是誰做的。

至於她的衣服,只說是在船上劃破了就行了,又不是沒有過,誰也不會注意。

伊克拉的算盤打的很好,可她沒有料到是水裡還有一個瓏五。

樂於助人的瓏五自然是把屍體給她送回去了。

她把屍體放到了大船攜帶的小船上,嗯,這樣等領主自己找就行了。

拍拍手走了。

會都回來了,那就別走了,瓏五找了個避人的地方直接變回來。

而侍衛長和幾個大老爺們還在小島邊上孤零零的吹著冷風,賞月……

看到瓏五回來了,騰梟很意外,趕緊找了件乾淨的衣服給她披上,「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說要過兩天才回來的嗎?

瓏五跳到他身上,「小心!」 屹立娛樂之巔 騰梟趕緊接住她。

「出了點事就提前回來了。」

她能早點回來最好,騰梟原本就不想和她分開。

「拂柳你去通知你哥回來吧。」騰梟對拂柳吩咐了一聲,抱著瓏五回去。

第二天瓏五忽然收到了偽女主光環值下降的通知,嗯,本寶寶可真棒。

「笑什麼呢?」騰梟從後面過來,看見她還在那釣魚,什麼也釣不到,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執著。

瓏五腳下趴著小鯨魚,拂柳把它養的不錯,才兩三天感覺已經肥了不少。

旁邊船上的亞歷山大看著他看上的姑娘和別人摟摟抱抱,表情冷峻。

看來要儘快把她弄到手了。

瓏五感受到意思不好的氣息,朝著亞歷山大的方向看過去,只看到一閃而過的人影,想要再看清楚,奈何硬體不允許。

騰梟自然注意到她的動作,也看到了亞歷山大,是那個男人。

騰梟不想把瓏五給任何男人看,更別說這個男人還心懷不軌,直接以給她準備甜點為由把她給帶回去了。

高冷BOSS限時逼婚:纏吻99次 亞歷山大舔舔嘴角,小東西早晚是他的。

「主人,伊克拉還是說要見您。」侍衛來稟報。

「不用管她。」亞歷山大道。

死一個侍女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不過是不想看到那個女人罷了。

伊克拉聽了侍衛的回稟,憤怒的甩上門。

可惡!

那個女人竟然死在了小船里,尤其她手裡還有她的衣角,雖然她堅決不認,可還是被關起來了。

想的亞歷山大冷著臉說等她一到地方,他們的交易就結束了,伊克拉一陣惱怒。

不過是個低等侍女罷了,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可是她現在沒有自己人在身邊,否則她也不會這麼被動。

再次到達港口后,騰梟開始帶著人處理些生意。

而瓏五,在到岸的第一天晚上,就有一群人摸到了她的房間。

為首的男子把迷煙吹進房間,過了片刻聽到裡面沒有一點動靜,尋思帶人進去。

瓏五坐在房樑上看他們摸黑進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