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曲星辰雙手一放,腰往後一躺,腳翹了起來,「我沒那麼多時間。」

「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吧?比如……」

葉靈本想給些建議,可是曲星辰的目光直視著她,有種灼灼逼人的感覺。

「幹嘛?」

突然這樣看她。

曲星辰把腿一收,雙手撐著下巴,目光灼灼地看她:「你似乎很感興趣怎麼管理公司,要過來嗎?」

葉靈這才明白人的意思,不加思索的搖頭:「不要。」

曲星辰知道這個答案,也沒有很失望,而是繼續問她:「如果我經營不善失敗了,你會不會照顧我?」

葉靈眨眨眼:「跟著我可能頓肥頓瘦,不知你受不受得了。」

反正她們這行,有戲拍就有飯吃,沒有就得吃老本,像她這種連老本都沒有的人,真的跟吃了上餐不一定有下餐的人差不多。

「你能吃的,我為什麼不能?」

曲星辰一個起身,坐到她旁邊把她摟著。

葉靈嚇得一把推開他:「幹嘛?」

曲星辰挑挑眉:在他的地盤還拒絕他?

葉靈看著像某人有些危險的目光,有些慫的提醒:「別人會看到……」

他的辦公室是玻璃牆,雖然沒人特意來偷看,可是你光明正大的擺在那裡,別人不看才怪,不是嗎?!

曲星辰瞟了一眼,淡定的起身,把捲簾放了下來,然後睨著眼看她:「現在可以了吧?」 葉靈也不知事情是怎麼成了的。

《生存與挑戰》,看似一個野外求生的節目,但是更像一個相親戀愛類的,甚至連配對都對好的那種,有意無意都在賣戀愛設定。

看著男嘉賓里站著的曲星辰,因為拒絕化妝,跟旁邊四個男人形成的對比有點大。

人家是精緻潮流的服飾,甚至有一個還穿了花衣,髮型出帥氣,只有曲星辰,簡單的休閑衣褲,像個半路遇見加進來的。

不過葉靈看看自己,似乎也並不是出眾那種,雖然穿的已經是自己覺得好的衣服,可是跟人家量身定做的風格一站,好像,也像個打醬油的。

古月也在,她以為會是LK與她搭檔,可是這次是另一個熱度稍微低點的男生,但是更年輕。

其他三對有一對是歌手,一對是體育界的,另外一個也是明星。

這樣看來,他們給曲星辰的定位是什麼?

總裁?

可是他的企業似乎並不算大頭……

開始的時候,男女之間並無配對。

只是通過一個遊戲,來取得選擇權。

只有第一名有機會選擇,其它都是抽籤決定合作。

第一個小遊戲完全是考智商。

在原地轉十圈后,會跨過跨欄,答出黑板上的題,就可以了。

一共三個障礙,最後一個是腦筋急轉彎。

五個人同時開始,每個人都卯足了勁想要奪第一。

葉靈有些擔心的看著曲星辰,他不是擔心他出醜,而是想著要是自己被別人選走了,他會是什麼表情?跟別的女明星配對一個早上的話……

葉靈看了看在場的女生,各有特色啊,但無疑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長得好看。

不知他會挑到誰?

莫名想看那種結果怎麼回事?

葉靈眼前突然一眼,人愣了一下。

她被人拉走了。

葉靈看了一眼場地,有三個還在解題,其中一個忿忿不平的目光是那麼明顯。

宣布結果的時候,還是做了一個儀式感的東西:攝製組本來是讓曲星辰猶豫一下要選誰的,畢竟大家都那麼有吸引力,可是曲星辰毫不猶豫的去牽她的手,握著就不肯放的那種,大家敷衍的響起掌聲。

葉靈看到古月戲謔的目光,有些臉熱的別開臉去,看來得再談談兩人在屏幕前的相處問題了。

節目的拍攝並不算順利,因為抽籤的時候有個女明星並不想跟體育生一組,要求重選,最終是節目組出面協調了好了一會,才肯配搭著完成早上的任務。

葉靈跟曲星辰這一組的效率因為太高,節目組要求她們收斂一點。

「如果你們什麼都利落的做好,會顯得我們安排的內容太low。」

葉靈點頭表示同意。

曲星辰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反正每次完成任務就坐在她身邊,一起看別人做事,有時有些人實在過不了他的眼,就會冷笑一聲。

葉靈無奈的小聲提醒:「現在到處都是攝像機,如果你的動作被拍到,到時網友就會說很多閑話的。」

而且她現在的背景黑紅黑紅的,任何一個舉動都會被擴大化,她一直擔心會連累曲星辰都被罵,但是古月的話卻打動她:「你不把自己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別人只會用更多的臆想猜測你,與其被人胡說,不如公開自己,這世界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你,但是讓喜歡你的人有理由支持你,這不是更好嗎?」

想到一劍飛仙他們努力為自己辯解的樣子,葉靈答應了下來。

她盡自己的能力做好了,如果別人還是不喜歡,那就真的是強求不來的事情了。

鑒於她的事迹,節目組找她的時候也隱晦的告訴她,她們未必會參與到最後,一切都會看觀眾的反映,先錄兩期,分四集播出,如果反應達不到預期,就會另選嘉賓。

葉靈表示理解。

能給她機會,大概也與古月有關。

而曲星辰,他並不在意這些事。

他只有一句話:「跟你在一起的是我就行。」

聽完葉靈的提醒,曲星辰用一種高深的目光看她:「我做了什麼?」

神級龍衛 「你剛才哼別人了。」

「你看見了?」

「當然。」不看見她怎麼說?

曲星辰把頭側向她,眼睛卻是看著別人:「那是不是代表你一直在關注我?」

「去!」葉靈下意識把人一推。

「呵呵。關心我就說唄,我聽了又不會怎樣。」曲星辰嘴角揚高,回眸看她。

「注意形象!」

「我的形象還可以。」曲星辰看著那些明星,自認不比他們差。

「要是被人知道你這麼臭美,不用跟著我你也能被黑紅。」葉靈挑眉,他是有紅的潛質的!

「這叫自信。」曲星辰頭微微一歪,突然正經的問她:「你覺得他們比我帥?」

感覺是一道挖坑題。

葉靈略加思索,說出答案。

「感覺你比較順眼。」

「哼哼」

曲星辰一副算你識趣的樣子。

「不過,」

葉靈看不得他自詡聰明的樣子:「如果你再謙虛點就好了。」

「什麼是謙虛?」

曲星辰似乎是真不懂的樣子。

「就是雖然你有才,但是別人也有他們的優秀的地方,你可以欣賞他們的優點,這樣相處起來比較愉快。」

「哦。」曲星辰看了遠處一眼,然後問她:「我為什麼要跟他們相處愉快?」

葉靈覺得又回到了他跟員工間的關係問題。

對待員工尚且那般態度,這些對他來說是陌生人的人,他更加不會搭理吧?

果然,得了第二名的男生向他們走來,伸手跟他交朋友:「你好,我是彭新宇。」

葉靈看著那隻伸出的手,好擔心曲星辰冷冷的不理人家,只見他緩緩站起來,在葉靈都想提醒的時候,伸出手與人回握,很禮貌的點頭:「你好,我是曲星辰。」

看著他與人正常的交流,葉靈堪堪鬆了一口氣。

她發現自己對曲星辰的了解真的很少,對他的事他的性格,似乎真的說不出什麼來。

而此刻的擔心,若是被曲星辰知道了,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葉靈想去看人的表情,卻遇上了正巧看過來的曲星辰,那眼神,似乎聽見了她剛才的嘆息般?! ……

「可是我不想去……」迪莉皺眉道。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都必須要去,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安迪的表情當中儘是嚴肅:「如果再不走,被家主知道你在我這裡,我們兩個人就徹底完蛋了,家主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倒是不怕死,可是我的家人……」

安迪的話沒有說完,迪莉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輕輕的點了點頭:「好,安迪,我答應你,先去美國那邊避避風頭,可是這邊不管出現了什麼情況,我都希望你能第一時間通知我,好嗎?」

「好,沒問題!」安迪趕忙應聲道。

迪莉回過頭來,透過窗戶望向了外面,心裏面五味雜陳,很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只好搖了搖頭,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大早,安迪送迪莉坐飛機離開,迪莉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望著迪莉遠去的背影,安迪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很想和迪莉在一起,可是現在他們兩個人真的不能在一起,他不在乎生死,可是他還有一家老小。

安迪不傻,別看迪莉來這裡的這些天口口聲聲說著要幹掉林逸,可迪莉的心中還是愛著林逸的,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愛的越深恨得越深,恨得越深也就愛的越深吧!

安迪搖了搖頭,迪莉,希望你永遠不要回來了,刀鋒不是一個好人,而且身邊那麼多女人,迪莉要是跟了刀鋒,那肯定不會有好結果的。

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和林逸是徹底翻臉了,將來等待林逸的將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報復,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的勢力極其恐怖,沒有人能對付的了羅斯才爾德家族,安迪替林逸捏一把汗,當然不願意迪莉繼續跟著林逸了。

倒是林逸,此時又躺在了醫院裡面,林逸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第一次躺在醫院裡面了。

水吟月在一旁,有些焦急,正聽著醫生的話。

「情況不算太糟糕,只是一些皮外傷,左胳膊脫臼,胸口的肋骨斷了幾根,靜養一段時間就不會有問題了。」醫生拿著本子對水吟月道。

聽著醫生的話,水吟月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多謝醫生了!」

「沒事,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我,我就在辦公室!」醫生從水吟月的穿著上面就能看出來,這個女子絕對不是一般人,定然有著顯赫的世家,否則身上不會有這種氣質,所以對水吟月說話的態度特別客氣,你試試換一個普通人來,定然是愛理不理的,沒辦法,這個世道就是一個這樣的世道。

水吟月轉過身來,到了林逸的病床前面,望著林逸,沒好氣道:「你不是說帶我去見一個朋友么,怎麼大打出手了起來?而且你還差點被人家幹掉,虧得我以為你天下無敵呢!」

「天下無敵?」林逸沒好氣道:「水大小姐,你以為這是武俠小說呢?還天下無敵,我可沒有那個能耐!」

水吟月好奇道:「對了,你的身手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一個隱居世外的武學高人灌頂傳輸了你好幾十年的功力?」

林逸這下子是真的無奈了,沒好氣道:「水大小姐,這裡是現實生活,不是武俠小說,沒有什麼灌頂傳功!」

「那你怎麼有這麼好的身手?」水吟月問道:「是不是天天鍛鍊出來的?我聽說學武是為了強身健體,對不對?」

「我的身手不是為了強身健體的。」林逸嚴肅道。

「那是用來幹什麼的?」水吟月不解道。

「當然是用來殺人了!」林逸冷聲道:「我殺過好多好多人,我殺過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水吟月倒吸一口冷氣,感覺四周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肩膀:「林逸,你……你別嚇我呀,我……我……」

看到水吟月這個模樣,林逸忍不住笑道:「你怕了?要是怕了,你還是提前走吧,以後我肯定還會殺人!」

緊緊的盯著林逸,水吟月黛眉輕蹙,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過了半天,水吟月才道:「我不走,既然選擇了你,那就一心一意下去,我可不是你,花心大蘿蔔!」

林逸搖了搖頭,本來想要嚇唬水吟月一下,怎奈水吟月沒有被他嚇唬到,當下只好道:「好吧好吧,只要你喜歡,怎麼樣都可以!」

水吟月得意的沖林逸揮舞了一下小粉拳,向林逸示威。

林逸則是不屑於和水吟月計較,躺在病床上,閉上了眼睛,開始養神。

「要不要告訴林若煙你在醫院的事情?」水吟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問道。

林逸擺了擺手:「不用,告訴她了,她也是瞎擔心,還是別告訴她的好!」

水吟月則是皺眉道:「林逸,我總感覺你昨天晚上好像給我下了一套一般,先是說請我吃飯,可請我去的地方不怎麼樣,我一分錢都沒花你的,然後帶我去見你那個所謂的朋友,緊接著受傷讓我到醫院來照顧你,林逸,你滿滿的全都是套路啊!」

林逸睜開了眼,無奈道:「水大小姐,一切都是意外,意外!」

「哼,我才不信你,我以前以為你林逸是一個正人君子,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水吟月輕哼一聲道。

林逸可是比竇娥還要冤呢,很想要替自己辯解一下,可是轉念一想,解釋就是掩飾,索性就不去解釋了,只好閉上了眼睛,繼續閉目養神。

水吟月則是緊緊的盯著林逸,說不清為什麼,總覺得這樣受傷的林逸比以前的林逸要有魅力,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林逸經歷的那種血與火的戰鬥,讓她也有些熱血沸騰吧。

林逸不知道,因為昨天晚上的戰鬥,讓水吟月對他更加著迷,只是心裡頭仍舊在想著林若煙的事情,到現在他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林若煙。

林氏財團的人員不斷在減少,林若煙用最大的能力,給了每個人一筆安家費,讓他們離開,林若煙不想虧待她的手下,所有人對她都特別感激。

方碧涵也收到了她那一筆錢,收拾好了東西,滿滿兩個整理箱的東西,內心當中有些複雜,她剛開始不過是林若煙的秘書而已,可是現在已經是林氏財團的高層了,好日子沒過多長時間,卻要離開,心中自然有些不舍。

說起來方碧涵挺感謝林若煙的,當然了,如果不是因為林逸的事情,她也不可能落到這步田地,和一個她不喜歡但是喜歡她的男人在一起,雖然這個男人對她挺好,可總沒有和以前林逸在一起的那種感覺。

倒是陳鋒,此時正和林若煙在一起,拿起信封交給了林若煙:「林總,這些錢我不能要!」

「怎麼,嫌少嗎?」林若煙頭也不抬道。

「不是不是,」陳鋒趕忙道:「這些年林總您對我很不錯,我也靠著林氏財團的投資賺了不少錢,現在公司遇到了難處,我覺得我不應該要這筆錢!」

林若煙沉聲道:「陳部長還是收下吧,以後林氏財團就不是我說了算的,也希望陳部長能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地方!」

「林總,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了嗎?」陳鋒眉頭緊鎖,有些緊張的望著林若煙。

「沒有,」林若煙搖了搖頭:「我已經打算好了,等處理完了這裡的事情,我就出國,不在這裡待了,或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 曲星辰對人還算禮貌,只是不會與人去相交。拍攝一個早上,所有的事情他都是一個人完成的,當然需要葉靈配合的,他積極合作,默契度也很高,連那些扛攝像機的都對他的動作流暢表示欣賞,重要的是他從不做無用功,要做什麼直接就完成,不會拖泥帶水,讓攝像機組跑很多遍,所以跟他們這一組的攝影師經常可以放下機子跟他們一起休息,有時還會和曲星辰閑聊幾句。

曲星辰是連攝影的事情都懂。

葉靈看著他跟人聊得頭頭是道,感覺這番話之後,攝影師都會把鏡頭給他拍得唯美些那種。

當然,後來也的確如此。

連帶著,他們看葉靈的目光也友善了些,畢竟之前還隱藏著些鄙視的味道。

「你家的,行啊。」

拍攝完早上的戲份,午間休息的時候古月笑話她。

葉靈看著還沒回來的三個人,有點無奈。

「希望能順利拍完……」

「表現得可圈可點,但很積極。」古月倒是給出了評價。

「好像積極過頭了對不對?」葉靈後知後覺的發現這個問題,別人都是名頭大的,第一名被他搶了,難怪當時導演的臉色都有點不好,只是沒有制止……「慘了,我看導演好像……那估計我們活不到第五集了。」

「呵呵呵」古月一陣爽朗的笑聲:「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葉靈傻傻的看著古靈精怪的古月。

「這個房間是安了攝像頭的,所以……」你剛才的話已經傳到導演那裡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