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更好的?我想,沒有了他,再好,也都沒有用。”

她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沒有了他的日子,就算過的再好,又能有什麼用呢?

這已然就是結局,一個,對他們彼此都很好的結局。

“狄青,謝謝你。”

她轉過身,嚴肅地望着他說。

他笑笑,嘴角,卻滿是無可奈何:“謝我做什麼?我當初不顧一切的想要從地獄回來尋找你,原因很簡單,我怕你傷心,怕如果我們幾個都不見了,你怎麼樣,可是,現在看到你如此的開心與快樂,我想,我是對的,夏蕾,我請你幸福。”

漂亮的碎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着鎏金似得耀眼光芒,他的嘴角雖然沒有上揚,連臉色也並不是多麼的好看,可是,她還是看到了他臉上的靦腆,一種,只屬於他們彼此之間的幸福,這種名叫做幸福的愛情,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有些奢侈,但是,換一層角度去理解,便會發現不一樣的體驗。

“嗯。 將門嫡妻 你放心,我會很幸福。”她點點頭,一陣風掠過她的臉龐,她的裙角隨風飄舞,是那樣的美,像是八月清澈的荷花一般綻放。

“其實我都懷疑,我到底愛上的是一個怎樣的女子。”

“呵呵,怎麼這麼說?”

她好奇地望着他,他卻笑着搖了搖頭:“你真的是個傻丫頭,很傻很傻的傻丫頭,你知道嗎,夏蕾……你可以爲了他,而變得極其的堅強,你可以爲了守護住他想要守護的一切,不顧一切,極其拼命,這是一個普通的常人根本沒有辦法輕易做到的,可是,你卻做到了,夏蕾,你真的很強,你真的做到了。”

“因爲,心中有愛吧?”

她笑笑,這裏是懸崖,很多人都會以爲,跳下這裏,就會萬劫不復,可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只有跳下過這裏的人,纔可以得到重生。

重新開始屬於你自己的新生活。

她勇敢的跳下去了,他們亦是如此。

“狄青,我也祝福你,可以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幸福。”

她一字一句,說的極其認真,他笑笑,卻沒說話。

不知道是因爲可笑還是怎麼樣。

其實,一直以來,他的幸福只有她一個。

沒有了她的存在,他何談幸福?

但是,她既然已經找到了她的幸福,那麼他就會在一旁安靜的注視着她,只要看到她開心而快樂的笑臉,他的心裏,也會異常的滿足。

“夏蕾,你也要加油,知道嗎?”

“嗯。”

她頷首,兩個人共同面向懸崖的風景線,這一秒,她看到了許多人都看不到的彩虹。

彩虹是那樣的美,帶着幾絲撲朔迷離,令人根本看不清前方的道路,可是你卻因此對前方充滿了憧憬跟希望。

或者,在這場感情賽之中,誰也都沒有贏家,因爲彼此都獲得了愛。

可以把心填的滿滿地愛。

她不需要因此再負荷一些什麼,只是這樣,便已然足夠。

正想着,霍然,身側的男人開口:“我可以抱抱你嗎?最後一次。”

“呃……”

她詫異的望着眼前的狄青,還不等她說話,男人卻早已魅惑一笑,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她。

這是一個離別的擁抱,他知道,一旦今天他們分開,他就再也不是可以一直都能擁抱她的狄青。

以後,擁抱她的人,會是另一個男人,是左彥。

“夏蕾,認識你,是一件對於我來說最好最好也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他將下巴抵在她的頭頂,輕輕地說,他可以仔細的聞到她頸窩處傳來的幽香,真的特別特別的好聞,幾乎可以將他全部的身子也因此可以放鬆下來一樣。

夏蕾,認識她,是他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

話音一點點的隨着風消逝在整個懸崖,他頓了頓,卻最終還是身子僵硬的放開了她。

他轉身離開,走的那一秒,卻無人看到他眼角的淚水,心,夏蕾莫名一沉。

狄青,她永遠都無法給他想要的,可是,她會在心裏默默地祝福着他可以幸福,他這一輩子,總會找到屬於他的幸福,她堅信。因爲,這是愛。

“想什麼呢?”忽而,一雙手緊緊地拉住了她有些發涼的小手,夏蕾一怔,順勢再擡頭望去,正好對上左彥沾染着笑意的眸子,她渾然一顫,卻不由得笑着搖了搖頭:“狄青,他是一個很好很好的男人,回想着,之前他對我們所有的幫助,我突然有些愧疚起他來了。”

無限造物主系統 “可是,那是愧疚,而不是愛。”他靜靜的吐了一口氣說。

她點了點頭,臉上滿是無可奈何。

是啊,那畢竟,不是愛啊。

有時候,她都在懷疑,到底愛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竟然可以讓人如此的目眩神迷,竟然也都可以因此而忘記一切,不顧一切?

“夏蕾,我一直有句話沒有告訴你。”

男人輕輕開口,嘴角,卻始終都是上揚的。

或者,幸福就是在這一秒,你可以安靜的抱着屬於你自己所愛的人,這就已然是幸福。

是沒有戀愛的人永遠都體會不到的幸福。

招財小醫妃:王爺乖乖入局 “什麼話?”她挑着眉骨,問。

“遇見你,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他說着,卻驀然用手擡起她的下巴,夏蕾一怔,還未來得及再說些什麼,香軟的小脣便被這男人霎時間吻上。

她一時間甚至都喘不過氣來,他卻一點點的加深這個吻。

不知道吻了多久,夏蕾只覺得臉色漲紅,可是夏蕾很清楚,這裏是懸崖啊!怎麼能在這裏呢,咳咳,而且還當着夜浩的墓呢! 想着,夏蕾趕緊推開了左彥,他沒再說什麼,卻緊緊地抱着她的小身子:“還記得我上次講的那個故事嗎?”

“嗯。”

她點了點頭,左彥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髮梢:“我再給你講一個好不好?”

“嗯。”

她溫順的點了點頭,一臉期待的等待着他接下來的另一個故事。

“這是一個極其動人的希臘愛情童話,我也是無意間聽到的,所以,雖然是個悲劇,不過,我想我們卻可以從中得知什麼是愛情。伊是特洛伊城的王子,是一位俊美不凡的少年。他的容貌是連神界都少有的。

伊不愛人間的女子,他深深愛着的是宙斯神殿裏一位倒水的侍女。這個平凡的侍女曾經在一個夜晚用曼妙的歌聲捕獲了伊的心,也奪走了特洛伊城裏所有女孩的幸福。

天界的那個女孩叫海倫,和特洛伊城裏最美麗的女子海倫擁有同樣美麗的名字。宙斯非常喜愛海倫,儘管她只是一個侍女。

可是有一天,海倫無意中聽到太陽神阿波羅和智慧女神雅典娜關於毀滅特洛伊城的決定,海倫不顧戒律趕去給王子伊報信。

結果在半途中被發現,宙斯的侍衛們將海倫帶回了神殿。宙斯不忍處死她,但決定好好懲罰她。在他的兒子阿波羅的提示下,宙斯決定將這份罪轉嫁給與海倫私通的特洛伊王子身上。這天,宙斯變做一隻老鷹,降臨在特洛伊城的上空。

他一眼就看見在後花園中散步的王子。宙斯驚呆了,他見過許多美麗的女神和絕色的凡間女子,卻從來沒見過如此俊美的少年。宙斯被伊特別的氣質深深吸引,一個罪惡的念頭油然而生。他從天空俯衝下來,一把抓起伊,將他帶回了神殿。

在冰冷的神殿,伊見不到家人也見不到海倫,他日漸憔悴。而宙斯卻逼迫伊代替海倫爲他倒水,這樣他就可以天天見到這個美麗的男孩。 宙斯的妻子女神赫拉是個嫉妒成性的女子,她看在眼裏,怒在心頭,她不僅嫉妒宙斯看伊時那樣無恥的眼神,更嫉妒伊有着她都沒有的美麗光華。

於是赫拉心生毒計,決定加害這個無辜的王子。她偷偷將海倫放走,海倫自然要與伊私逃下界,這時她再當場將兩人捉住。雅典娜明白這是赫拉的計謀,但也無能爲力,被激怒的宙斯決定處死伊。然而,就在射手奇倫射出那致命一箭的剎那,侍女海倫擋在了伊的胸前!

眼看奸計沒能得逞,赫拉惱羞成怒之下,將伊變成了一隻透明的水瓶,要他永生永世爲宙斯倒水。然而,水瓶中倒出來的卻是眼淚!

衆神無不爲之動容,於是宙斯變將伊封在了天上,作一個憂傷的神靈。

伊夜夜在遙遠的天際流淚,人們擡頭看時只見一羣閃光的星星彷彿透明發亮的水瓶懸於夜空,於是叫它水瓶座。蕾,你就是水瓶座的女子,然而,我不希望我們的愛情,也是悲劇。我想,我們可以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下去的,對嗎?”

“嗯……”

她雖然淚流滿面,可是,她懂得爲什麼左彥要說這個故事給她。

她相信,他們彼此會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沒有人,再可以分開她們了……

“那麼,蕾……現在……”

“嗯?”

“我們,好像還沒有試過打野戰吧??”

“啊?打野戰?”

“嗯,是啊。”

“那是什麼啊?啊!左彥你個混蛋!你脫我衣服幹嘛!把你的爪子從我的胸上給我拿開!唔!夜浩的墳墓還在這裏呢啊!”

“沒關係、沒關係,乖,他不會看到的。 ”

“唔……混蛋,可惡!”

當所有的愛情都化爲生活裏的每一個細節,那個時候你就會看到,原來,愛情,離你是那樣的近距離,它,似乎就在你身邊的每一處存在……

本文的正文到此全部結束。接下來是番外,我將寫狄青的兒子的狄澈的故事。這是我一直以來要寫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歡。

n年後。

星期六,黎姿期待不已的日子。

大別墅裏,奢華的白色琉璃燈落在紅木餐桌上僅十公分的位置,上邊的牛排沙拉沒有動分毫。二樓的主臥,隱約地透露出嘩嘩的水聲。

於媽經過修長的客廳時候,聽到了門鈴聲,她快步過去開門,側了側身,對進來之人恭敬地垂首,“少爺您回來了。”

“恩。”他輕輕地恩了一聲,把公文包遞給於媽,模特的修長身高,一款意大利最新品牌的黑色風衣猶如量身定做地映襯出他的狄峻氣質。

風衣脫下,上邊還有零星的幾點雪花落在印度地毯上,帶着幾絲寒意。利落的黑色短髮下一雙犀利如鷹的褐色眼眸直直地打量在二樓的主臥房間,有些濃密的鬢髮修飾着他的消瘦臉龐,高挺的鼻樑讓俊美的五官出挑地不像是亞洲人的輪廓。嘴角性感地輕揚,“她在了?”

“是的,少爺。”於媽答道。

他把領帶往下拉了拉,長腿一邁,扶着樓梯上了去,推開門,黎姿剛裹着浴巾從衛生間裏出來,看到他站在門口,甜甜一笑,“狄澈,你回來了。”

黎姿喜歡連名帶姓地喊他,似乎這樣,更有一種帶着她個人色彩的專屬暱稱的味道。

狄澈微微挑眉,上前,伸出長臂勾住她細的有些誇張的腰,看着她溼噠噠的長髮把水珠沿着鎖骨,滴進了半圍着的浴巾裏去,不見了。

妻居一品 沐浴完後的黎姿自有一種出水芙蓉的誘惑,她圓圓的大眼睛,伴着孩童一般的天真無邪,小巧的鼻子,點綴着巴掌大的臉蛋更像細心雕琢過一般,不能算是頂尖的美女,但就是有招人喜歡的氣質。

他微微出神地打量着她,卻看到她一臉俏皮地往他身上靠,緊緊地抱住他,像是小貓一樣,蹭他,“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好久了,真怕你會不來。”

“不是說了嗎?我每個星期六都會來。”狄澈挑眉,手指穿過她如綢緞一般的溼發裏,愛撫地來回。

“我知道,可是每一次我都怕你會因爲其他的事情耽擱了。”黎姿嬌羞地把臉貼緊在他的胸口,聽到他蓬勃有力的心跳聲就會覺得滿心滿心的幸福。

狄澈彎腰將她橫身一抱,黎姿雙手勾過他的脖頸,臉紅撲撲的,像是對即將到來的**有着期待和害怕的*,她較小的身體很乖地被託在他的有力長臂裏。他將她輕輕一扔,綿軟的大牀彈動了一下,將她的較好身材曖昧地抖動在他的視線裏。

狄澈單膝跪上,俯下身,將黎姿身上已經鬆散掉的浴巾扯開,手指輕輕一勾,專屬於他的她,完好地,一絲不掛地出現在他的瞳孔裏。

十二月的天,外邊下着鵝毛大雪,溫度極低。房間裏雖然有暖氣很暖和,但是他還是看到她的身體輕輕地顫抖。“狄嗎?”

“有一點……”黎姿如實說。

“等一會兒,你就不會狄了。”狄澈壓低了聲音,慢慢地壓上黎姿的身,握過她的纖纖十指,火熱的脣含住了她的紅脣,聽到她發出了“唔……”的嬌羞吟哦。

在這個大別墅裏,只有黎姿和三個僕人住着。每個星期六,是黎姿翹首期盼,望穿秋水的日子,只因爲這一天狄澈會過來看她,然後給她這綿長的溫存。

激情過後。

狄澈在睡夢裏呢喃出“姿……姿……”,黎姿微微一怔,悽悽地莞爾一笑,就算他的“姿”喊的不是她,而是別人,她都能夠接受,因爲從一開始答應待在他的身邊,住進這座別墅,就是她心甘情願,與他人無尤的決定。

說起來,黎姿實在是沒有機會入駐上流社會的,更別說能夠待在狄氏集團總裁狄澈的身邊。如果不是一年前的一次意外,她突然出現在了狄澈的面前,對上了他的一雙犀利如鷹的眼眸,她是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的。

而,狄澈,就只能是她永遠的夢罷了。

黎姿是一枚小小編輯,就職於一家小雜誌社。小雜誌社的發行量不是很好,工資也不是很高,全靠個人的努力和業績,所以辦公室裏的電腦和辦公桌前,往往都是空的,大家都出去跑新聞,找新聞點去了,一旦桌前有人,也不過是在撰稿或者是在休憩,凌亂和狼狽的情形可以想象了。

黎姿忙裏偷閒的時候,就會對着貼在桌角的一張照片發呆,事實上她的桌子上放滿了關於一個人的影像資料,這個人就是她心裏的夢

狄澈。

狄澈,身高一米八三,25歲,年輕的狄氏集團總裁,年輕財閥領導者一枚,帥氣,狄漠,一雙如鑽的眼眸,在粗黑的眉宇下顯得那麼炯炯有神,熠熠生輝。他的穿着,是時尚風向標,他的舉止投足,散發的盡顯的都是上流社會該有的貴氣。

他的身邊從來不缺少女人的圍繞,可是他的眼睛不會落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超過五秒鐘,作風正派,不拈花惹草,是少有的人品好的高富帥。

有些小報爲了博取銷售線,說他是同性戀。

其實,黎姿知道,狄澈喜歡的是女人,聽說他的心裏有一個值得他專情的女人,但是他對那個女人很保護,從來不肯透露這個女人是誰,以及具體的情況。

黎姿又一次對着某雜誌封面上的狄澈發呆的時候,一隻手啪地落下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黎姿,你又在做白日夢哦?”說話的是黎姿的同事兼好友林琳。

“啊……”黎姿回過神來。

“老闆在瞪你呢~”林琳作弄她。

“是嗎……”黎姿嚇地把目光投向了前面老闆的辦公室,看到長相肥膩膩的老闆正在啃着麥當勞的漢堡。“林琳!”

“好了好了,你如果再不出去幹活,老闆可是真的要瞪你了,我給你打預防針還不好啊~”林琳沒好氣地翻白眼。

“好吧~”黎姿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進抽屜最裏邊,拿起包包起來,拍了拍林琳的肩膀,“我出去了。”

“恩,偷懶的妹子,永遠只能穿地攤貨,吃路邊攤,進不了小資社會~”林琳又在喊她的勵志題標~

黎姿把包包挎在肩膀上,離開雜誌社,到了市中心旁的壹號廣場,今天採訪的對象是來來往往的路人,問問他們對於最近內地哪個藝人最火的事情,是否有關心,如果有,那麼他們心目中的最火藝人是哪位。就在黎姿采訪了第九個路人,路人說不感興趣之後,她看到了一輛車緩緩地開了過來,之所以是緩緩,是因爲車身旁邊,幾乎被尖叫的路人們圍的水泄不通,路人們中多半是女生,只見她們尖叫地喊着“狄澈,我愛你”之類之類的瘋狂話語。

黎姿怔怔地握着錄音筆,疑惑難道這車裏坐的人真的是她心裏的夢狄澈嗎?

黑色轎車後邊緊跟過來的商務車上下來了很多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裝的魁梧壯漢,他們迅速地從車上下來,十分有組織地過來,用身體擋開了這些瘋狂的路人們,然後給車騰出了一個安全自由的空間,這時,黑色轎車的車門纔打開了來,狄澈真的就從車裏走了下來,黎姿怔怔地看着離自己不遠處的,活人狄澈。

黎姿瞪大眼睛,聽到被魁梧壯漢攔在外邊不能靠近的路人們更加瘋狂地尖叫了,整個現場就好像是巨星駕到,贏得了衆粉絲的熱情歡迎。狄澈一身寶藍色的風衣,裏邊的格子襯衫打着領帶,顯得他威嚴而又帶着年輕男生的一點點俏皮和說不出來的性感,修長的脖頸,頭髮染成亞麻色,一雙犀利的眼眸顯得更加精神了。這個夢一點一點地離她越來越近……

身後意識過來有大人物駕到路人,好奇地涌了過來,將發怔的黎姿一個踉蹌,涌推進了圍觀的人羣裏,狄澈走了過來,黎姿差點摔在了他的跟前,幸好站穩了,雙手只是輕輕地按在了地上,她看到了視線裏的一雙價格不菲的皮鞋,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窒息了呼吸,緩緩地站起身,擡起頭,便看到了狄澈就這樣站在她的面前,突破了個人距離。

狄澈的眼底似乎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黎姿嚥了咽口水,“對,對,對……”

狄澈狄漠地挑眉,“你是想說對不起?”

黎姿怔怔地點頭,“是,是,是……”她感覺自己腳底好像踩到了爆發的火山口,徹底將她燃燒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這樣地出現在了狄澈的面前,哦,不,說錯了,應該是她萬萬沒想到,狄澈,自己心中的一個夢,希望有這麼一天能夠靠近卻又不敢靠近的夢,居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和自己說上了一句話……而自己,因爲太過緊張和突如其來的沒有料想,給徹底呆若木雞地不知所措了……

狄澈伸手,輕輕地打了一個響指,身後的助理隨後走了上來,狄澈看着黎姿對着助理耳語了幾句,隨後越過了黎姿,走進了裏邊。黎姿就這麼看着狄澈從自己面前走過,肩膀輕輕地被他碰撞了一下,四周的尖叫聲頓時隱匿成了背景。

黎姿懷疑自己是踩到****,走****運了。

還是說,是昨晚沒睡好,產生的幻覺?

壕,別和我做朋友 各種換七八糟的想法,直到一個聲音響起,“小姐,我們狄總想請你進去。”

黎姿看到面前說話的人,正是方纔狄澈對其耳語的那位助理,他恭敬地看向黎姿,“小姐?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黎姿清了清嗓子,“狄總?”

“是的,狄澈總裁。”

“是狄氏集團的狄澈?”黎姿再三確認。

助理扶了扶眼鏡框,耐着性子地點頭,“是的。”

“真的是?”

“如假包換。”

黎姿伸出手,“麻煩您幫我扶着一下好嗎?我現在走路有點飄。”

黎姿不是誇張,她真的覺得自己如果不讓助理幫忙扶着一點的話,她下一秒就會摔個狗吃屎的。

狄澈居然要見她?

這大概是比地球上的人類如恐龍一樣毀滅,那麼突兀,概率極低的事情吧?

黎姿跟隨助理進了狄氏百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