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最後,艾濃濃終於吃下了一個星期以來,第一碗熱粥。

她知道,她賭贏了。

她給自己的最後期限也是一個星期。

如果過了今天晚上12點,孟星辰還不肯妥協的話,她也不會再堅持下去。

她倒是無所謂,可為了肚子里的寶寶,她只能無奈退步。

感情的事情就是這樣,有時候先放手的那個人,要麼被傷得太深,要麼是無可奈何。

好在,孟星辰先退步了。

孟星辰依舊守在她的身邊,卻越來越沉默。

一碗熱粥下肚,久違的吃飽的感覺讓胃部十分的舒服。

艾濃濃主動問道:「你打電話給學校,恢復我的留學申請。」

孟星辰盯著她,想要從她的眼底看出一絲絲的留戀。

然而,他最終還是失望了。

她的眼底只有快點離開他的期盼,那種雀躍的期盼,幾乎刺傷了他的眼睛。

孟星辰的喉頭滾了滾,聲音有些沙啞的開口:「我會打電話的。」

之前,他一個電話就可以取消掉艾濃濃的留學申請名額。

現在同樣一個電話,就可以重新恢復。

有錢有勢真好啊!

孟星辰既然答應了,辦事的速度就很快。

第二天早上,他就拿了一疊資料過來。

「這些是你的新的留學材料,機票也給你訂好了,學校那邊給你請了一個月的假,你遲點去報道也沒關係。

你的學費我已經幫你全部交清了,生活費你也不用擔心,這裡有張卡,裡面的錢足夠你未來幾年的生活費。」

艾濃濃想也不想的就把卡給推了回去,「這個我不需要,你還是拿回去吧!」

孟星辰強勢的把卡塞進她手裡,故意威脅道:「你要是不肯拿,那你也不用去留學了。我想留下你,易如反掌。」

艾濃濃果然被嚇到了,立刻閉上了嘴巴。

孟星辰說:「我答應讓你去留學,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艾濃濃條件反射地看著他,十分警惕地問:「什麼條件?」

孟星辰說:「我現在放了你,我實在是心有不甘。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我現在還沒想到是什麼要求。未來的某一天,只要我出現在你面前,提出了這個要求,你就必須要答應,無論我提出的是什麼要求。」

這個條件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誰知道他會不會提出讓她再次留下的要求?

孟星辰沒有催促,很有耐心的等待著。

他想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艾濃濃一個機會。

他不確定,是否將來自己會忍不住去找她。

如果他真的去找她了,他不想再次被拒絕,這是他自尊的最後底線。

艾濃濃要是不能答應這個條件,他也不想放她走了。

艾濃濃神色嚴肅地思考了很久,最終點了頭,「好,我答應你!」

她心裡想的是,只要她去美國了,就馬上躲得遠遠的,讓孟星辰再也找不到她,

至於什麼要求,都找不到她了,還提什麼要求?

所以,她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看到她答應得這麼爽快,孟星辰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他的眼底劃過了一抹深刻的黯然,最終只化為了一聲輕嘆。



艾濃濃出國的那天是一個好天氣。

天高氣爽,萬里無雲。

「濃濃,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們不能一起出國了,我們終於又可以在一起了!」呂曼曼高興地說。

「是啊,以後我們兩個人要相依為命了。」艾濃濃眉眼彎彎地說。

她看起來還是很瘦,但是精神好了很多,整張小臉都洋溢著光彩,透亮的眼神帶著對未來的期待。

「濃濃,曼曼,你們兩個到了美國也要和我們聯繫呀!」張佳不舍地說。

謝佳妮的眼睛紅了,「真是的,這麼快我們就各分東西了。你們一定要過得好好的。」

艾濃濃的眼睛也紅了,她重重點頭,「放心吧,我一定會過得很好的!」

「好了,快到時間了,快進去吧!」

幾個女孩最後擁抱了一下,艾濃濃和呂曼曼一起走進了安檢口。

孟星辰穿著一身深灰色的高級手工定製西裝,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飛機從跑道上起飛,飛向了更廣闊的天空。

艾濃濃和他就此分開,她的未來與他再沒有關係。

就到這裡吧,只能到這裡了。

濃濃,再見了。

孟星辰仰著頭,一直盯著慢慢飛向天空的那架飛機。

他眼裡的柔情一點一點的消失,直到最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再次轉身的時候,他又變回了那個冷酷無情的孟星辰,甚至比以前更冷了。

要是說以前的他身上還有一點人情味,那現在他清冷矜貴,拒人以千里之外。

眼神冷漠凌厲,再也沒有半分感情。

冷酷將他心底最後的那抹柔軟給一點一點的包裹住,變成了萬古堅冰。

從此以後,他將無堅不摧。

【作者題外話】:看完別忘了點一下右下角,把銀票投給我,么么噠~ 艾濃濃去了美國之後,就悄悄的告訴了呂曼曼,她懷孕的事情。

這件事情,她瞞過了所有人,就連孟星辰都一直以為寶寶流產了。

可事實上,卻是她帶著寶寶遠走高飛了。

艾濃濃仔細想過了,她和呂曼曼本來就是好友,現在又一起來美國留學,感情自然是不一般的。

而且,她還需要呂曼曼的幫忙打掩護。

再等兩個月,她的肚子大起來,也沒有辦法再瞞下去了。

呂曼曼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嘴巴張得老大,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我的老天,濃濃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吧!」

艾濃濃輕輕撫著肚子,眼底閃著母性的光輝,「或許是為母則剛吧!我不想我的寶寶和我一樣,我想要寶寶能夠自由自在的,有不一樣的人生。」

呂曼曼被她說得熱血沸騰,一拍胸脯,「好,我和你一起養這個寶寶!將來寶寶出生了,我來當他的乾媽!」

於是,在呂曼曼的幫助下,艾濃濃開始了在美國的生活。

九個月之後,艾濃濃生下了一個可愛的男嬰,取名叫艾旭,小名叫小太陽。

這時候,有一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了。

這個人就是沈見深。

當艾濃濃看到沈見深的時候,她無比震驚,「沈見深,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我是特意來找你的。」沈見深說。

「啊?」

就在艾濃濃毫無防備的時候,沈見深忽然單膝跪地,「濃濃,我喜歡你,請你嫁給我吧!」

看著他手裡舉著的鑽戒,艾濃濃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半響之後,艾濃濃才小心翼翼地問:「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沈見深扯了扯嘴角,「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你先站起來再說吧!」

艾濃濃看到他單膝跪在自己的面前,都有些手足無措了。

沈見深只能先站了起來,無奈地說道:「我是認真的,我沒有再和你開玩笑。」

艾濃濃還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沈見深頓了頓,說:「你也不希望寶寶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吧?」

當初艾濃濃之所以能騙過孟星辰,全靠了沈見深的幫助,所以他對於寶寶的事情了解得一清二楚。

提到了寶寶,艾濃濃的神色變了變。

沈見深苦笑著說:「我家裡在催我結婚了,可我這個人也不會追女孩子,如果要相親結婚的話,我真的覺得和盲婚啞嫁沒什麼區別,我不願意和一個陌生人結婚。」

「所以我想到了你。」他看向了艾濃濃,眼神瞬間熱切了幾分,「我們認識,我對你的印象也不錯,至少我們是朋友。而且,你現在有了寶寶,也需要一個男人為你擋風遮雨,寶寶也需要一個父親。我們是非常合適的,你不覺得嗎?」

艾濃濃啞然。

她並不覺得。

雖然提到了寶寶沒有父親,讓艾濃濃的眼神黯淡了幾分。

可她並沒有動搖,果斷拒絕了,「你明知道這個寶寶的父親是誰,我不想將來你後悔。我一個人也可以養活寶寶,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你是在擔心我會利用寶寶對付孟星辰?」沈見深說:「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種人,我只是單純的覺得我們很合適,也是為了你著想。」

萌妻乖寶:黑帝的私藏寵兒 艾濃濃還是搖頭,「我真的沒有考慮結婚的事情。」

雖然被拒絕了,但是沈見深並沒有就此放棄。

他幾乎每天都來,每次來都說一樣的話,就是求婚。

艾濃濃被他弄得不勝其煩,可是還偏偏沒有辦法趕人。

且不說以前的關係,沈見深還救過她。

沈見深很紳士,讓人沒有辦法沖他發火,指責他。

他處處照顧艾濃濃,讓周圍的人都羨慕她這樣一個好男人,讓艾濃濃百口莫辯。

最後,艾濃濃實在不得已,只好帶著寶寶搬家了,讓沈見深找不到她。



時間如流水,眨眼間就是四年過去了。

孟星辰從浴室走出來,高大完美的身軀僅裹著一條浴巾。

沒有擦乾的水珠順著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胸膛,肌理分明的八塊腹肌快速滑落,最後隱沒在了完美的人魚線中。

他輪廓俊美,氣息清冷,整個人都透著一股禁慾的美感。

孟星辰隨手拿過床上的黑色浴袍穿上,整個人更加平添了一份神秘的美感。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璀璨的夜景,神情冷漠至極,不帶一絲感情。

扣扣扣!

門口有敲門聲響起。

當世窮富 「進來!」

許清站在門口,手裡舉著電話,恭敬地說道:「主子,是董事長的電話。」

這位董事長當然就是孟星寒了。

四年前孟星寒、孟星辰兩兄弟聯手,將孟氏和老宅的科技,再加上孟星辰手裡的產業合併,組建了新孟氏集團,如今已經成為了超級財閥。

而孟星寒早有退休的意思,把公司全權交給孟星辰的打算。

只是,孟星寒又臨時改變了主意。

許清把電話遞過來,孟星辰拿著電話,語氣冷漠,「你又變卦了?」

孟星寒和自己如出一轍的聲音傳來,帶著愉悅,「我確實想把所有的股份都轉給你,但是你大嫂說了,成家才能立業,你一個孤家寡人,也得不到眾股東的信服。」

孟星辰就知道,這肯定是盛雪落出的鬼主意!

萌娃來襲 說來說去,無非就是想讓他快點結婚生子,然後這對夫妻就可以當甩手掌柜,把一切的事情都人扔給他,然後這對夫妻好去繼續他們的環遊世界之旅!

孟星辰冷冷的揚唇,「我沒有結婚的打算。」

電話被盛雪落搶走,裡面傳來了她熟悉的俏皮聲音,「我說二弟啊,你怎麼能沒結婚的打算呢?你看我和你大哥現在過得多幸福啊,你為了成全我們的幸福,難道你不該早點結婚生個娃嗎?」

孟星辰額頭上的青筋綳得歡,他深深地懷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還差點看上盛雪落?

他蹙眉,不耐煩地說:「我說了我沒結婚的打算。」

盛雪落權當沒聽見,語氣歡快地說:「那就這麼決定了,你在三個月之內找個女人結婚生子,公司就送給你了!」 「如果你在三個月之內,不能找個女人結婚生子的話,那公司就送給慈善機構了。」

孟星辰:……

他有答應嗎?

盛雪落就這麼自說自話真的好嗎?

真是被孟星寒給寵壞了!

盛雪落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果斷掛了電話。

孟星辰:……

他真的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公司不僅僅是孟星寒的心血,還有他的老本全都在裡面。

要送給慈善機構?

盛雪落當自己是聖母嗎!

孟星辰狠狠握著手機,四周的溫度都陡然冷了好幾度。

這幾年,孟星寒基本上什麼都不管了,一心和盛雪落過二人世界。

現在還要把公司送給盛雪落玩?

有老婆了不起啊!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許清看到孟星辰冷寂的表情,身體綳得筆直。

這四年來,主子的氣息越來越凌冽肅殺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