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人回想過後點頭:「好像是的,亞澤的威壓主要就是針對沐音澈的,我們連餘威都有沒受不了了,可他卻一點都沒受到影響在做題。」

「還有,亞澤的威壓最後是被誰壓下的?我注意到威壓消失的時候他臉色白了一瞬。」

幾位吸血鬼面面相覷,而後同時搖頭。

能壓下親王的威壓的……

能無視親王的威壓的……

為什麼有些發慌?

「都走完了,我們也退吧。」

「走,去夢色玩玩去……」



沐音澈離開教室快步追上風玫,也不說話,就是跟著她。

風玫走向教師辦公室,她的教材什麼的自然不會帶回莊園。

「古老師剛下課啊。」一位男老師從辦公室出來,看到風玫,眸子一亮,立即打招呼。

風玫微微頷首,目不斜視地進入辦公室。

男老師看著風玫的背影,一扭頭,冷哼一聲:「裝什麼清高,還不知是被哪個老男人包養了……」 葉修換了衣服,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怪異的感覺系遍全身,走到麗景酒店門口,扭頭看向天空,一片黑雲壓下來,那雲古怪得有些嚇人。

沒有多想,走進宴客廳,一進去,大家都扭頭看向他,葉修只好露出一抹笑,「多謝各位來參加我妹妹的婚禮,各位盡興!」

阿風走過來,一臉嚴肅地在他耳邊小聲報告,「大哥,設計樓被襲擊了,對方一個沒有逃出來!」

「我知道!」

阿風瞪大眼睛,湊湊鼻子,最後聲音乾巴巴地問道:「你做的?」

「這場婚禮,不會再有問題了。」

葉修拍拍他的肩膀,走到家屬席,紅拂和沈清雪同時把身邊的椅子推開,葉修看了一眼,然後哈哈一笑,走過去摟住韓武的脖子,「還不謝謝大哥,給你解決大麻煩了!」

「大哥,什麼麻煩?」

葉修但笑不語,「好好照顧我妹妹,不然我天天操練你!」

說到操練,韓武立刻就求饒了,那種每天累得連手指頭都懶得動一下的日子再也不要過了。

「葉修!」約瑟夫走過來看著他。

葉修也看著約瑟夫,「怎麼了?」

約瑟夫擔憂地看向葉修,「我感到不安,來自於你!」

「別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

「葉修,來,咱倆喝一杯!」龍曉東抱著一大瓶酒,醉醺醺地走過來。

「你喝了多少?」葉修驚訝地看著他。

龍曉東倒了一杯,憤憤地喝完,然後扭頭找到上官瑩,「敬你!」

上官瑩也不拒絕,當場倒一杯,笑著一飲而盡,「龍少主,請了!」

葉修一臉你找死的表情看著龍曉東,「你跟小瑩拼酒?」

龍曉東咬牙切齒道:「她是女人嗎?兩瓶白酒都灌下去了,連氣息都沒有亂一下。媽的!」

「提醒你一句,三個我都喝不過她,你別想了。」葉修拍拍他,一副你好自為之的表情。

龍曉東聽到葉修的話,瞬間蔫了,抱著懷裡的酒也不給新郎擋酒,找了個地方窩著不說話了。

「龍少主怎麼了?」葉修疑惑地看著他的背影。

沈清雪走過來,「龍家少主該結婚了,族裡催得緊,小瑩又不為所動,所以著急了。」

「這樣啊,他竟然是玩真的!」葉修之前就聽龍曉東說過他要追小瑩,但是還以為他是突然興緻起了,沒想到是認真的。想了一下,他突然問沈清雪,「龍少主不錯,你說我要不要撮合他們一下?」

「不用了,小瑩有自己的打算,不用你操心了。」沈清雪笑了。

葉修一臉好奇地看著沈清雪,「你又知道了什麼?」

「不告訴你。那桌上的人去打個招呼,他們可都是來等你的!」沈清雪看了一眼那邊的桌子。

呦西!都是大人物啊,葉修笑了,順手摸了一下沈清雪的臉,「我去看看!」

葉修走過桌前,舉起手裡的酒杯,「各位能夠來參加我妹妹的婚禮,葉修先干為敬!」

龍詔雲一直很滿意自家的龍曉東和葉修的關係,自然一直都是樂呵呵的心情,「金童玉女,可喜可賀!」

唐突很久不出門活動,一年多不見,真是蒼老許多,現在的南圖集團基本上都轉到南風瑾手裡了,唐突算是花架子,不過狡兔三窟,唐突手裡還有什麼,誰也說不準,所以大家面上還是給足他面子。

「唐叔叔,好久不見!」

「小鈺倒是經常提起你,你什麼時候跟她一起來看我,我老了,一個人也寂寞,小輩熱鬧,多走動走動。」

這話讓有心人聽到,頓時覺得危機四起,比如沈泰和沈雍,葉修和沈清雪的關係,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但是畢竟沒有結婚,他是誰家的女婿,還未可知。

沈泰放下手裡的酒,也不由地開口提了一句,「等到小妍辦完婚禮,下一個就該葉修和清雪了,葉修,到時候你們的請帖早早給唐總裁送過去,讓他也添點喜氣。」

唐突臉色沉了,沈泰也沉了,目光看向葉修,他其實很想逼迫葉修趕緊跟清雪結婚,可是他是葉修,也是『龍影』啊,一想到這個名字,沈泰就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哪裡還敢逼婚!

「叔叔,不著急。這段時間事情太忙了,我跟清雪的婚禮,我不希望太過草率!」葉修這話是給沈泰一個保證,反正沈清雪是他妻子的不二人選,這點承諾還是給得起的!

沈泰這下樂了,連忙點頭贊同,「是,怎麼著也要世紀婚禮!你們好好想,需要什麼,我給你們找!」

「嗯!」

賀振國等大家都不說話了,才幽幽地開口,「葉修,曲長老要見你!」

「賀伯伯,我就算是個老百姓,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是隨傳隨到的僕人。今兒個是我妹妹的婚禮,大家好吃好喝的,其他事情都先放著!」

晚上,有葉修在,誰敢隨變鬧洞房,新娘還大著肚子呢,把新人送進新房裡,大家都該散哪兒散哪兒!

「龍曉東呢?不是他喊鬧洞房最凶嗎?怎麼到現在他倒是不見了?」阿風搔搔頭,到處找人。

回去的車上,毛靚認真地報告,「別墅塌了,韓武買了房子,兩人二人世界,我們這麼多人不好去打擾。我就先把房子定在菱翔苑裡,二層別墅,房間足夠多。」

「辛苦你了。」葉修伸手握住毛靚的手,溫柔地看著她。

毛靚鼻頭一酸,還是忍住了眼淚,靠在葉修肩上。

蜜糖不悅地盯著葉修,紅拂拍拍她的手,故意拉過她的手轉移注意力,兩人很快就聊得津津有味。

劉怡菲尷尬地坐在車裡,總覺得氣氛有些怪怪的。沈清雪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紅拂嘴角微微勾起,很好,這局面很清楚了,沈清雪大老婆,毛靚二老婆,而她似乎只能屈居老三,蜜糖老四,劉怡菲老五,最後兩名似乎還可以調整,不過這就是大概局面了。不知道以後還有多少,她倒是佩服沈清雪的容人之量。

車開到了別墅,大家都下車,就沈清雪似乎睡著了,葉修看到她的呼吸微弱,眼裡閃過一絲擔憂,抱起沈清雪下車。

毛靚擔心地問他,「清雪到底怎麼了?」

約瑟夫說的那些花她們都聽到了,可是沒頭沒腦總覺得不太明白。

「放心,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人有事的!」抱著沈清雪走進別墅,地方很寬敞,毛靚的眼光很好。

毛靚提醒他,「二樓,最裡面那個房間!」

葉修把沈清雪抱上樓,進到毛靚說的那個房間,很寬敞,把人放在床上,「清雪,感覺怎麼樣?」

「好暈,總覺得好像頭重腳輕的。我想睡一覺就好了!」

看到沈清雪疲倦得連跟他說話都沒有精神,葉修心疼地在她額頭親了一下,「好好睡一覺。」

走出房間,看到毛靚站在門口,葉修伸手抱住毛靚,把頭埋在她發間。

「怎麼了?」毛靚擔憂地看向他。

「沒事,今天有些疲勞過度了,讓其他人別打擾她,我也需要睡一覺!」葉修揉揉眉心。

「去我房間,我幫你按摩一下吧。」毛靚心疼地摸他的側臉。

「嗯!」葉修摟住毛靚的腰跟著她走進房間里。

龍曉東迷迷糊糊被人拖來拖去,氣得他煩躁地吼道:「別動我,我要睡覺!」

上官瑩把他丟到床上,「你真是夠窩囊的!」

龍曉東聽到上官瑩的聲音,努力睜開眼睛,看到她在眼前亂晃,吼了一聲,「上官瑩,你不許在我面前亂晃,你給我過來!」

「我哪裡晃了,醉鬼!」轉身打算離開的,「嚇!」突然被人從身後抱住,酒氣熏天的味道讓她皺起眉頭,「混蛋,放開我!」

「不行,我要上你!」

上官瑩咬牙切齒地道:「你說什麼?你他媽的給我再說一遍?」

從來沒有男人敢在她面前說這些,上官瑩一拐撞到龍曉東肋骨上,只見他痛得臉都扭曲了,倒在床上,縮成一團。

「龍曉東,今天我打得你爸媽都不認識你,我就跟你姓!」最耐打的小武結婚了,為了小妍的幸福,不能一直拿他練拳了。阿風那個騷包,打一下就嘰嘰喳喳的,南子跟個機靈鬼一樣,她還沒有出拳就逃了,跟大哥大家,那就是找死!

這些天的悶氣,今天就讓你好好見識一下!上官瑩尚床扯起龍曉東的衣領,「明天別哭爹喊娘!」

龍曉東也不知到底醉了還是清醒著,纏著上官瑩就是不放手,「狼忍說你跟我睡了,就安心跟我了。上官瑩,嫁給我有什麼不好的?有身份有地位有錢有……」

「我不稀罕!」一拳對著他的臉,就要輪上去。

「有我的愛。」

拳頭在距離他臉蛋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下來,上官瑩亂換地想要逃開,卻被龍曉東翻身壓倒,「爺爺給我相親了,我不要她們,我要你。再不娶到你,我就要聯姻了,我——」

「廢話真多!」上官瑩伸手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堵住他的嘴。

這個悶騷的男人,得瑟,嬌氣,是她最討厭的類型啊! 第二天一大早,沈清雪穿戴整齊走下來,看到紅拂坐在沙發里喝紅酒,那股醇香的味道勾起了沈清雪的味蕾,「我可以喝一杯嗎?」

紅拂看向她,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你身體好點了嗎?」

「好多了。」

紅拂拿過一個空杯子,倒了紅酒遞給她,嫵媚地笑了,「這是我的私人珍藏,只限女人品嘗!」

紅拂是那種不需要假裝嫵媚,她的嫵媚渾然天成,讓女人都無法嫉妒,沈清雪品了一口,「好喝,很醇!」

「你們在喝紅酒?」劉亦菲穿著短褲和短袖,她剛從跑步房裡出。

「剛剛運動后,喝一杯紅酒容易吸收它的美,讓你的皮膚紅潤有彈性,還能散發出一股紅酒的香味。」紅拂把酒杯遞給她。

葉修走出房間,就看到三個女人坐在一起喝紅酒,頓時勾起他心癢難耐,「你們好瀟洒啊,喝紅酒,我可以來一杯嗎?」

「不可以,這是女士專享。」紅拂推開他,笑得燦爛如陽。

葉修笑著在她發間聞了一下,「的確有紅酒的香味!」

站起來走到沈清雪身邊,「好點了嗎?」

沈清雪點點頭,「嗯,好多了,今天我要去公司。」

「好,我換衣服送你去!」

等葉修換好衣服,他就開車送沈清雪去公司。

兩人剛到公司,上官瑩就匆忙跑來了,還跟見鬼了似的,風似的留下一句「不管誰問我,都說沒見過我!」就轉身衝進了電梯,按了上層。

葉修剛反應過來,另外一陣風就沖了過來,氣沖沖地問道:「葉修,上官瑩呢?」

「她……我沒看到!」葉修想到小瑩的慌亂,總覺得有什麼事。

「你找她幹嘛?」

說到這個,龍曉東一下子怒氣全消,整個一個貴公子氣度,彷彿剛才那個狼狽的男人不是他一樣,眼裡都帶著笑意,「我啊,我覺得我應該回家寫喜帖了,我要跟上官瑩結婚了。」

「你說什麼?」葉修驚聲問道。

連沈清雪也跟著看向他,「你宿醉還沒醒吧!」

龍曉東伸手摟住葉修的脖子,一臉壞笑道:「咳咳!昨晚呢,上官瑩已經奪走了我的身體,葉修,她聽你的話,你說這事她該不該負責?」

兩人這下連話都說不出了,直接震驚地望著他,昨晚……各種腦補,以龍曉東醉得那死樣子要真對上官瑩做點什麼,當事人不同意,他恐怕只有作死的節奏!

那也就是說,上官瑩自己同意了!

「跟我上去!」葉修拉住沈清雪的手,一臉嚴肅地按了電梯走了進去,龍曉東連忙跟了進去。

葉修如果真的嚴肅起來,渾身的氣場就會變,龍曉東搓搓手臂,怎麼感覺電梯里的冷空氣瞬間壓下來了,他都快難以呼吸了。

到了總裁樓層,三人走出去,直接走向會議室,葉修一推門,上官瑩立馬扭頭看向他,在看到身後的龍曉東的時候,臉色劃過一絲緊張,眼神也變得異常古怪。

「小瑩,我是來——」

「閉嘴!」葉修冷聲打斷他,一雙銳利的眼眸掃過他又掃過龍曉東,「你們兩個給我坐下,老實交代!」

「老大,怎麼了嗎?」葉修很少對自己人這麼冷酷,連她都有些稍稍接受不了。

「我跟他說了啊,你要跟我結婚!」龍曉東一臉堅定地看著上官瑩。

上官瑩慌亂地拒絕,「你妄想!你怎麼不說你霸王硬上弓,龍曉東,我都說了就當一夜歡唄,你執著什麼呢你!」

「靠,我是找老婆的,我找你一夜歡,我他媽的有病啊!」

「你就是有病!」 聯盟之冠軍之路 上官瑩毫不客氣地加一刀。

龍曉東眼裡劃過一絲受傷,頹廢地坐下,上官瑩看到他突然不說話,有些慌,咬住嘴唇,也不說話。

葉修眼神幽深晦暗,聲音比以往沉了好幾分,「小瑩也是我妹妹,敢碰我家人,那就要有必死的打算。龍曉東,我只是你龍家的客卿,不做也就不做了。你今天敢碰小瑩,你有幾條命敢下那個膽?」

「啊?」龍曉東抬起頭,不懂葉修的意思,「你什麼意思?」

葉修站起來,手掌拍在桌面上,「我是說,你欺負了小瑩,你覺得我能讓你完好無損地出門嗎?」

沈清雪一直看著他們三人,也跟著一臉疑惑地看著葉修,他要做什麼?

上官瑩也一臉疑惑地看向他,「大哥,你要幹嘛?」

「江湖規矩,你今天碰了上官瑩,我不嫩讓你完好無損地出門,不讓你還以為小瑩沒人給她做主!」

「大哥,你開玩笑吧!」上官瑩有些慌了,江湖規矩?什麼江湖規矩,難道讓他自宮啊?

「葉修,你他媽的也是瘋子!」龍曉東惱火地起身就要離開,葉修一眨眼就到了他面前,手裡一把刀拿出手直接插進辦公桌上,入目三分,氣場冷峻,「你不該碰她,我的兄弟姐妹,不允許人傷害!」

「你!」

「大哥,你別亂來。這是都過去了,我都跟他說清楚了,一夜歡而已,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上官瑩走過來站在葉修身後,有些慌張地解釋。

她扭頭看向沈清雪,「清雪,你說句話啊!」

「我聽葉修的!」沈清雪淡淡一句話,上官瑩的心都嚇得狂跳不已,看到葉修手裡的刀慢慢靠近龍曉東。

死就死吧!

「大哥,我是自願的。我要跟他結婚的,你別把他變成殘廢了!」上官瑩說完,全場鴉雀無聲,她緊緊閉上眼睛,剛想要睜開看看,就被人一下子橫抱起來,猛地睜開眼睛,就看到龍曉東笑得格外可惡,「我錄音了,好好嫁人吧!」

上官瑩扭頭氣沖沖地瞪葉修,「大哥,你騙我!」

葉修笑得像只狐狸,連忙伸出手表示清白,「小妍都嫁了,你再不嫁,以後生寶寶怎麼辦?我可是為你好,龍少主算是不錯的對象了。放心,他以後干對不起你,這把刀永遠都在。」

「夠了,我要帶我老婆回家嘍!」龍曉東笑得嘴角咧得大大的。

葉修看兩人走到門口,連忙提醒一句,「別忘了,聘禮早點送過來,我不滿意,我要是不滿意,你就別想結成婚!」

「啊!大哥,你拿我還錢!」外面還在吵鬧,聲音慢慢消失。

「唉!又有個丫頭被人娶走了,我怎麼這麼不爽呢!」葉修坐在椅子上嘆息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