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人賣就好!在哪裏舉行我來打聽。”唐千山開始打電話。

打了五個電話後,唐千山得到了一個地址:海城城東一條河旁邊的沙場。

“林大師,還請您晚上能跟我們走一趟。”羅書航請求道。

“羅大哥你要再這麼稱呼我,我可就不過去了!你就叫我林天吧。”林天微笑。

旁邊的小沐道:“你們要去哪裏玩嗎?小沐也要去,小沐都好久沒出去玩了!”

衆人被小沐逗的一笑。

“小沐,你爸爸和林天哥哥他們有重要的事要做。走,媽媽帶你去吃好吃的。”馮青玲抱着小沐先出了門。

林天和羅書航約定好晚上見面的時間後,便前往公司。

對林天治療手段好奇的馮萱萱幾次想鼓起勇氣追上林天,問個究竟,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不過,她看着林天背影出神的時候,竟突然間覺得當初能夠被林天吃到豆腐,也是一件挺幸運的事。

“我是瘋了吧!”馮萱萱拍了拍腦門,氣呼呼地回去了。

宋家別墅。

宋家人坐在大廳,面色凝重。

宋舒雅坐在一個身材比她更胖的夫人身旁,她緊握着她的手道;“媽,你不用擔心,在海城還沒有人敢動我哥呢!我哥肯定是又被哪隻狐狸精勾引住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反正我不管,誰要是敢動你哥,我一定將他碎屍萬段!”劉靜怡面色陰沉,輕輕啜泣着。

“能不能不要哭了,現在只是還沒找到,你哭的我們大家都心慌了!”宋偉文瞥了一樣他的老婆劉靜怡。

唯獨坐在正中間,光頭老人宋承志閉着眼睛,平靜地轉着手裏的佛珠。

不一會兒,外面一個下人急匆匆衝了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大少爺,遇害了!”下人慌聲喊道。

劉靜怡差點直接昏死過去,倒在了女兒宋舒雅身上。

宋偉文立即站了起來,他紅着眼睛衝到下人身旁,將下人一腳踹開道:“你說什麼,你他媽說什麼!”

“老爺饒命啊,饒命啊!”下人抱着頭,一動不敢動。

“偉文,退開!”宋承志睜開了眼睛,他竭力控制着顫抖的身體,看向那個下人道:“說,是誰!”

“現在具體的情況還不知道,就知道大少爺上午帶着楊飛去綁架了一個叫葉婉清的女孩,他們去到了郊外的廢氣工廠,後來一個叫林天的小子帶着王大師過去,就這一些信息。”下人沒敢擡頭。

“馬上給我將楊飛找過來,”宋承志下了命令。

宋偉文親自打了電話。

半個小時多之後。

楊飛來到了宋家。

武者的身份雖然尊貴,可宋家是金主,金主開心了,將武者供起來養,惹到了金主,金主完全可以花更多的錢來對付武者。

楊飛不敢不來。

楊飛一進入大廳就知道宋家人全都知道了。

他少了往日的霸氣,坐在那裏有些噤若寒蟬。

“說吧,誰殺了傑彬。”宋承志冷冷地看向楊飛。

楊飛第一次覺得宋承志比想象之中要更威嚴更可怕,他低頭道:“是……林天。”

nbsp;“林天?”宋承志可不知道這一號人物。

“竟然是他!爺爺,我知道是誰了!林天是林家的棄子,大學裏的廢物!那一天在馮萱萱的宴會上,就是他扇了我一巴掌,嚇的我哥尿了褲子!我哥還告訴我,是他破壞了我哥和子怡姐的感情,他是個第三者!”宋舒雅站了起來,抹掉眼淚,十分生氣。

“她竟然還打了你?”劉靜怡拉着宋舒雅的,雙眼流露出兇光,看向宋承志道:“爸,不將林天碎屍萬段,不殺林天全家,我出不了這一口惡氣!”

“我馬上就帶人去!”宋偉文轉身就要出門。

紅樓庶長子 “慢着!”宋承志喊了一聲。

“爸,還等什麼!一個廢物棄子殺了我們家傑彬,即便是這一件事傳出去了,別人會怎麼看待我們宋家!”宋偉文不但想着報仇,還想着名聲。

宋承志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了楊飛,問道:“楊飛,你的手是怎麼一回事?”

楊飛看了一眼全是繃帶的手臂,慚愧道:“是林天。”

“什麼?林天把你給打傷了?你可是武者啊!”宋偉文很吃驚。

“林天很強,而且,他好像還會妖法,用一張符就能引來大火,將大少爺的屍體全部燒燬。”楊飛低着頭。

大廳安靜了下來。

然而下一秒鐘,沒有人看到宋承志是怎麼辦到的,竟然一下子出現在楊飛面前,單手掐住了楊飛的脖子。

楊飛猛地瞪大了瞳孔,手使勁去拉宋承志手臂。

這個老傢伙,竟然也是一個武者?不,不僅僅是武者,難道,他是宗師?

“連我的孫子你都看不好,養你何用!”宋承志手上輕輕發力。

“咔嚓”一聲,楊飛的脖子竟然被直接扭斷!

宋偉文和劉靜怡兩個人一起站了起來,不是受到驚嚇,而是眼神裏閃過一絲激動。

“爸,你的傷終於好了,是嗎?”宋偉文問道。

浮光深處終遇你 宋承志點了點頭,他沒再看楊飛一眼,彷彿捏死一隻螞蟻,走回到中間,坐了下去,道:“現在不急於動林天,去好好再查查他,突然蹦出這麼一個人物,肯定不僅僅是廢物棄少那麼簡單!”

“可傑斌的仇……”

劉怡靜話說一半,就被宋偉文給攔住了,“爸,我知道了,我馬上去。”

林天在公司裏呆了一天。

韓娛之魔女孝淵 雖然是唐子怡的助手,可唐子怡也分配給他一個獨立的辦公室。

閒來無事,林天便翻看起來了公司的經營制度、營銷理念和管理方式。

他的目標可不是做一輩子的總經理住手。

公司的事拖了一天,唐子怡處理了一整天,她喝咖啡的時候,來到了林天的門外。

原本想要跟林天聊一會兒,可從門上的玻璃看到房間里正在認真看資料的林天后,她就沒有推開那一扇門。

明明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拿到高薪,他卻還那麼努力。

唐子怡對林天的欣賞又多了幾分。

她讓一個員工給林天送進去一杯咖啡,便回了辦公室。

傍晚,林天下班回家。

到家裏後,葉婉清已經快準備好晚餐了。

紮起頭髮,綁着圍裙的葉婉清,十分小女人,林天越看越心動。

“快去洗手,一會兒萱萱就到了,我還有一個菜做一下。”葉婉清轉頭溫柔一笑。

林天點了點頭,不過他是去了陽臺,卻搗鼓起上午採摘回來的藥草。

藥草搗成泥漿後,林天拿進來放在一旁,道:“婉清,這藥汁你晚上記得塗抹在臉上的傷口位置,我晚點還有事,就不跟你們一起吃飯了。”

“那你吃點東西再走。”

葉婉清強制要求林天吃了一碗排骨湯和半碗炒麪,這才放他離開。

林天道樓下後,打車前往城東河邊的沙場。

入口處,一輛吉普車停在那裏,羅書航和唐千山兩人都在。 “羅大哥,唐老爺子,久等了。”林天走了過去。

羅書航笑道:“不會,我們也纔到。”

“剛剛不少人已經進去了,我們也走吧。”唐千山順着小道,往裏面看了過去。

周圍是一大片的荒草,有半個人高,眼前的小道是晚上過來參加拍賣會的人剛踩出來的,往裏面走的時候還會被旁邊的野草割到。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的距離,便看到了前面燈火輝煌。

河邊一個足球場大小的沙灘上面豎立着不少巨型照明燈,除了中央一個小舞臺外,周圍還有很多人在擺攤。

“原來這裏不僅僅有拍賣會。”林天已經看明白了。

唐千山點點頭道:“我的朋友告訴我,這裏也算是個集市,很多人會把各種各樣的物品拿來販賣,全都是一次性買賣,概不退貨。”

“也不知道這九陽草是會出現在拍賣場上面,還是在那些小販的攤位上。”羅書航皺了皺眉,看向林天道:“林天,這九陽草長什麼樣,你跟我們說一下,我們分頭去找。”

“九陽草每一株都有九片葉子,每片葉子的形狀像太陽,顏色的話,有點接近暖黃色。”林天大概描述了一下。

得知九陽草的特徵後,三人劃立即分好區域,各自行事。

拍賣會現場十分熱鬧,各地口音的小販都有。

“快來瞧瞧,快來看看,唐代的瓷器,洛陽鏟剛剷出來的。”

“各位爺看好了,我這可是元代傳來的西洋懷錶。”

“懂行的趕緊了,漢代書簡,收藏價值絕對高!”

一路走過去,林天發現,真正的寶貝寥寥無幾,大多數都是仿製品。

至於說藥草,倒也有不少珍貴的,比如說百年靈芝,百年雪參等等。

但是九陽草,林天至今沒有看到。

逛到最後幾個攤位,林天一眼掃過去,仍舊沒看到九陽草,正準備離開。

可突然間,手臂上的青龍印記竟然灼熱了起來。

奇怪,這裏雖然靈氣比市區要濃厚,可遠遠沒到山裏面的密度。

難道是青龍印記感應到了什麼?

念頭閃過,林天沒有着急離開,而是細細觀察起周圍來。

地攤上。

缺了一角的碗,滿是裂縫的青花瓷,鏽跡斑斑的兵器,古時候的木偶……

當林天的視線落在一個打火機大小的黃色葫蘆上時,手臂上的青龍印記突然間猛地刺痛了一下!

第一感覺,那個小葫蘆是個寶貝!

不過,林天沒有着急衝過去,越是着急想要,反而越容易出問題。

攤主是一個年輕人,和林天的歲數差不多,留着長髮,他的攤位上和其他攤位不同,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r /

木梳,鏡子,杯子,梳妝盒等等。

年輕攤主也很熱情,但是,他的東西比起其他人來說,競爭力實在是弱了不少,所以再熱情,也沒多少顧客留下。

林天走了過去。

司徒南見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顧客,雙眼立馬放光起來,“這位小哥,晚上好,我這裏絕對的好貨,你隨便看,隨便挑。”

“真的都是好貨嗎?”林天故意不揭穿。

地攤上的貨物,除了小葫蘆,其他都是贗品。

“那可不,這些都是我辛辛苦苦找來的。”司徒南嘿嘿笑了笑。

林天蹲了下去,故意盯着梳妝盒和木梳,道:“這兩樣怎麼賣?”

“小哥好眼光啊,這可是明代公主用過的,絕對的寶貝,我現在急需用錢,兩樣算你一萬好了!”

“一萬?”林天起身要走。

“等下等下,小哥,咱們也是有緣,八千,我算你八千!”司徒南拉住了林天。

“五千,我再多挑一樣。”林天直接還價。

“你這也太狠了吧?我怎麼說也是辛辛苦苦……”

林天不等司徒南說完,再次要走。

“好好好,就當我司徒南交個朋友了,五千三樣!”司徒南同意了。

林天蹲了下去,先是拿了梳妝盒和木梳,然後掃視了幾眼,拿起了小葫蘆。

到手!

林天心裏面一陣興奮,小葫蘆絕對不簡單,只是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用途。

轉賬成功。

林天收起物品離開。

“對了,小哥,你叫什麼?”司徒南大聲問道。

“林天。”

林天應了一聲,很快就離開了,來到了荒草旁。

拿出帶子裏的小葫蘆,其他兩樣,林天直接起腳踩碎,埋進沙土裏面。

月光之下,黃色的小葫蘆看起來沒有任何神奇之處,不過,等林天轉動一小圈後,他看到小葫蘆靠近壺嘴的地方,用大篆的字體寫着“靈葫”二字。

兩個字非常小,而且很淺,若隱若現,要是不認真看,根本無法發現。

大篆是西周時期才普遍通用的字體,這小葫蘆不會是那時候的物品吧?

那可是距今快三千年了啊!

即便這小葫蘆只是個普通的物品,從那時候流傳到現在,也是價值連城了!

小葫蘆上面有個壺嘴,壺嘴用一條蠶絲繩和葫蘆身連在一塊。

林天打開壺嘴,打開的瞬間,青龍印記一陣很強烈的刺痛!

一股強大的靈氣從在葫蘆裏面翻涌!

這小葫蘆竟然能夠積攢靈氣!

林天運轉《玄天訣》,葫蘆裏的靈氣竟然

不斷爲林天所吸收,進入到丹田,和氣旋很快融入到一起。

“好寶貝!”林天心裏面狂呼起來。

眼下不是修煉的時候,林天收起小葫蘆,走向拍賣會現場。

不過,他還是不禁琢磨了起來,這小葫蘆會不會還有其他的妙用呢!

而且,他也忍不住又看了青龍印記一眼,竟然還能夠感知寶物!

拍賣會現場,羅書航和唐千山也是一無所獲。

見到林天過來,羅書航期待地問道;“怎麼樣?”

林天搖了搖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