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的弟子乍一聽沒能反應過來。

有的人眼睛驟然一亮,瞬間興奮:「宗主是要率眾救人!」

「不錯!只有一部分師兄叛離而已,何至於傾盡宗門所有去鎮壓?」

「如果真要鎮壓,剛才師兄們叛離時,宗主便能將他們拿下了,等到他們走遠才動手,宗主這是以此為借口,要去為眾師兄保駕護航!」

「哈哈,我就知道,宗主,絕不可能會無動於衷!」

「走!」

轟。

黑壓壓一片,上千萬的劍宗弟子,傾巢而出,這一次,萬劍宗上下齊動,天驚地動。

……

星辰深處。

許辰一人獨戰,一劍覆滅數十萬群屍過後,葬天劍力竭不能再用,他施展青蓮神劍,穿梭在漫天敵人之中。

周圍群屍尚多,天下各宗之人也漸漸增多,皆與他為敵。

這一次許辰殺了一個痛快。

一柄五合一的五行神劍鋒銳無雙,上至各宗長老,下到普通殭屍,都難以承受他的一劍。

只見許辰在眾敵中神勇無匹,他的劍所向披靡、他的拳四方無敵!

戰盡萬敵,血染九天。

今天,劍欲狂,殺到天荒!

「這小子是什麼妖孽!」

周圍各大宗門的人心驚肉跳。

惡魔來襲:兒子幫媽媽報仇 他們和群屍加起來,人數幾乎過百萬,這是浩浩蕩蕩的一片,一眼都望不到邊,但哪怕如此,依舊不能對許辰照成一次有效傷害。

沒人能擋得住許辰的身影,劍鋒所過,拳力所降,一切都被撕碎。

這一幕不像是他們圍剿許辰,更像是許辰一人在鎮殺群邪,神威不可擋,光照人世間。

「殺,一定要殺了他!」

「我們這麼多人,就算站著讓他殺也要殺到手軟,他總有力竭之時,決不可放過他!」

各大宗門的人都心驚了。

許辰,必須剷除,這才天仙境界,戰力卻堪比仙君了,而如果他到了仙君……惹了這樣一個妖孽怪物,如果今天不除掉,那日後對各宗必是災難!

他們真的不敢想象,這樣的許辰,修為如果到了仙君境,實力又會有多變態,恐怕,會真正的無敵。

「等我力竭。」

許辰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這一世從修鍊開始,掌握的功法全部都是帝經,完美的帝經,帝經是什麼,世上最強大的大道經書,任何一部都有改天換地之能,力量源源不斷乃是每一部帝經最基本的功效!

現在的許辰身兼三部帝經,他的力量怎麼會有枯竭之日。

「索性,給他們一點希望,讓他們認為我力竭好看到希望,不至於逃跑。」

許辰眼中冷芒一閃,這些人他一個都不想放過。

再次出劍。

他劍威收斂些許。

有人立刻敏銳發現:「他力量減退了!」

「殺,快殺,他快不行了!」

眾敵全部煥發戰意。

「哈哈!」

忽然,有爽朗的笑聲從遠方傳來。

只見十多萬人踏空而至,背後拖著流光,絢麗的照亮了漆黑星空。

「小師弟,我萬劍宗從來只有萬劍齊出,可沒有一劍獨斗之事。」

「小師弟,我們,來了!」 振奮的聲音從天際傳來,吸引了諸多目光的關注。

許辰抬頭看去。

來人正是萬劍宗的弟子們,他心中頓時一股熱流滾燙。

整個仙界天地,人人被鐵令束縛,屍禍不能管,勢力第一的萬劍宗也是如此,之前儘管他們強勢不受任何人欺負,面對屍禍的時候還是保持了沉默,但現在卻為了自己,不顧一切沖了出來!

這一份情義,可溶鐵石。

感動深藏,許辰神色卻漸漸變得嚴肅:「你們來做什麼?我已經叛離萬劍宗,這裡與你們無關!」

他所做的一切,包括叛離萬劍宗,為的就是不連累萬劍宗的人,現在這些弟子跑來,卻是壞了事情,會將萬劍宗陷入危險局面。

「萬劍宗的人?你們來做什麼!」

「你們萬劍宗要違背神王旨意?插手屍禍一事不成!」

周圍立刻傳來無數的呵斥。

而在更深的暗中,卻有強者冷冷笑了出來:「萬劍宗出手了啊,這就一切都沒問題了,通告上界,萬劍宗將會滅亡。」

在無數的目光中。

十多萬萬劍宗弟子仰天大小,最後忽然冷厲掃視八方:「我等與小師弟一樣,今天已經全部叛離萬劍宗!」

「我等一切所作所為,皆與萬劍宗無關!」

聲音落下。

八方皆震動!

全部叛離了萬劍宗?!這群弟子們瘋了?!

「你們全叛離了?!」

有人壓抑不住的驚呼出聲。

「當然!宗門信物也都毀去了。」所有萬劍宗弟子出聲。

「該死,竟然都叛離了!」

暗處本冷漠一笑的人統統變色,全叛離了,那還是與萬劍宗無關,這一場變故依舊波及不到萬劍宗身上。

這群人,可真狠啊!

「都叛離了……」

許辰目光一滯,感動更深,怎麼都沒想到,這些人竟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

恩情深厚!那便不可辜負!

「好好好,都叛離了!那你們知道叛離萬劍宗的後果是什麼嗎?是死!」八方的人震怒中醒來,這些人和萬劍宗沒關係,那全殺了,萬劍宗拿他們也沒辦法!

「死?看看誰死!」

許辰眼神變得更加凌厲,本收斂了一點的劍光,驟然再度爆發璀璨光芒。

之前只有自己一人,所作所為不管什麼後果也是自己一人承擔,但現在萬劍宗弟子叛宗來幫自己,無形的責任加身,便不能再隨意而為了,這些萬劍宗弟子不能有失!

星空中彷彿出現了浩蕩雷霆。

八方雲動。

許辰、萬劍宗弟子、屍群、各大宗門,殺機爆發。

肅殺之氣瀰漫萬里虛空。

漫天仙人之戰大肆開啟,劍氣和刀光遮蔽了一切。

「殺!」

萬劍宗弟子紛紛出劍,與各宗之人廝殺。

他們和許辰並肩作戰。

之前一個月時間,他們天天請、****騙著要許辰與他們一起出戰,許辰全部拒絕,今天,這個小小的心愿,終於達成。

「哈哈,小師弟,這一日期待很久了啊,比比誰殺的多吧!」

萬劍宗弟子中有人喊道,迎著眾敵大笑。

許辰嘴角浮現一絲笑容,殺敵之中回頭看了他們一眼:「以你們的劍術比起來吃虧,趁著大戰我分享青蓮神劍給你們,能領悟多少,就看你們天賦了。」

一語落下,許辰挺身出劍,走在最前方,劍法宛如連綿江水,滔滔不決,又像青蓮綻放,殺人於無形。

一路推進所過,但凡阻攔他的人,不管是殭屍還是別宗大羅長老,紛紛被斬殺。

還是和之前一樣,劍鋒所過八方無敵。

後面。

萬劍宗的弟子征戰不休,與敵人糾纏難見勝負,見許辰的劍威后,一比較都是錯愕難耐:「小師弟你作弊啊,你到底什麼修為!」

小師弟太強了。

就像一尊仙君,實力遠超了常人,無人是他的一合之敵,殺人就如砍菜,一劍下去必死一片,真的恐怖無比。

在萬劍宗弟子中,也有可以越級而戰的核心天才弟子,他們金仙境界,但為了保護師弟在與別的大羅長老對戰,戰鬥難分難解,短時間根本分不出勝負,至今沒能殺一人,而許辰一瞬間已經殺了千百人。

「這個小子是怪物,遠離他,先殺他的同門師兄!」

敵人也被許辰殺的心驚膽顫,不敢和許辰正面對敵,紛紛繞過許辰,朝著後面的萬劍宗弟子而去。

頓時間。

無數的敵人放棄許辰,全部轉向了劍宗弟子,臉上露出猙獰笑意。

殺不了許辰,殺這些相對普通的弟子,總可以了吧?

許辰一直壓在心頭的擔憂終於流露,劍威更甚,折返而回:「敢殺他們一人,我屠你們滿宗!」

「哈哈,你在意他們就好,你越在意,我們殺起來越盡興!」

有狂徒在人群中大笑,一直以來許辰沉著平靜,肆意無忌,他們不管什麼招都不能讓許辰變色,現在,幫手來了,許辰反倒流露出忌憚和謹慎,這算是有了破綻!

「小師弟,不用管我們。」

萬劍宗弟子看出端倪,急忙喊道,更加拚命的爭鬥,但敵人太多了,加上殭屍與人,不下百萬,他們平均每個人要與十個人戰鬥,很快有傷者出現。

「小師弟,不相瞞,今天我們出來,就沒想著活著回去!」

「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救你!現在時機正好你快走,以你的實力,再沒人能擋得住你!」

萬劍宗的弟子說出了真實目的。現在所有敵人都朝他們衝去,許辰身邊沒了人糾纏,也每人擋路,想要走,絕對可以。

「開什麼玩笑。」許辰皺起眉頭,更快回歸到劍宗弟子周圍,劍光璀璨,殺人如麻。

噗嗤……

前面一人忽然噴血倒地,許辰抬頭,寒了臉龐。

總裁毒愛之替身下堂妻 是劍宗弟子,同時他有印象,是一個核心弟子,在萬象幻境中曾求過他傳授劍法,也和他打趣談笑風生過。現在他倒在了血泊中。

「師弟,快走吧……」

那人在血泊中,留著最後一口氣盯著許辰,全身沾血,說了最後一句話。

許辰只覺得體內一股冷意瞬間貫徹全身。

肝火躁動,真怒勃發。

他全身上下一股黑青金色的紋路光芒劇烈閃爍,體內第四顆道果力量傾瀉,力量暴漲。

「今天,再屠百萬人!」 許辰殺機狂暴。

古蘭真巫圖的神通力量爆發,這是一種神級秘術,能大幅度提升實力。

許辰全身上下綻放出濃烈的黑青金光彩,三種仙光交織,化成天道神紋,崩碎許辰的上衣,烙刻在皮膚之上,氣息強大而厚重。

遠遠看去,許辰的身上就好像多了一層密集的黑青金色紋身一樣,玄奧而神秘。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周圍大多數的人都在圍殺萬劍宗弟子,看見的不多,只有少數人看見了這一幕,暗自戒備,離著許辰又遠了幾分。

「殺!」

一聲震喝,許辰提起長劍,葬天一劍再度揮出。

頓時間就瞧見一片漆黑籠罩,所有人眼中的光明盡數消失,什麼都看不見,只能緊張的戒備,紛紛停下了動作。

「那一劍,又是那一劍!」

「這是那小子剛才使的第一劍,一劍殺了十幾萬人……都小心……」

有聲音傳出,但似乎也受到黑暗的影響,聲音漸漸也消失了個乾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