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記者疑惑,「請問,這個藏寶圖有多張嗎?」

司徒凡笑着回答:「只有一張,但是其中有一位小朋友在圖書館里打印了一張備用藏寶圖,發現這點后,我就叫店裏員工再打印了一張。」

沒錯,他真的去了那間圖書館打印了一張,畢竟要報道出去。

而賞月街附近的圖書館就只有一家。

。 安漠離抬眸,看着孩子主動牽上自己的蔥白可愛的小手。

神情不明。

張子浩見狀,他猜安總這是不高興了,因為他一般不允許別人隨便碰他,於是便想上前把顧言希拉開。

誰料,安漠離卻抬眸,嘴角微彎,應了一句:「好,看你有多大本領。」

安漠離與小傢伙手牽着手,走到一邊的涼椅坐下。

他以為這個小傢伙只是吹吹牛皮而已,沒想到,還真的會按摩。

所按之處,酸酸麻麻的,都是穴位。

安漠離這噁心頭暈的感覺,竟然真的慢慢地在消失,變得神魂清靈了不少。

他審視着小傢伙的認真的眉眼,總覺得,這孩子跟那個在車禍發生之後,不顧他兇巴巴的恐嚇,非要扯開他的衣服救下了他一命,「可恨」又可愛的女人有幾分相似。

顧言希突然抬起臉蛋,問他:「安叔叔,你有沒有覺得舒服點了?」

安漠離難得微笑:「好多了,謝謝。」

顧言希伸手,食指抵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地將他的蘋果肌往上抬,動作很有愛。

「你應該多點笑,你笑起來很帥很迷人哦。」

安漠離笑容凝固住。

他笑了嗎?

萬萬沒有想到,他也會有情不自禁地笑起來的一天。

他感覺,自己跟這個小傢伙似乎特別的有緣份。

大概是,今天路過機場門口時,見到小傢伙一個人坐在那裏痛哭,無助又可憐的模樣,突然讓他想起自己小時候吧……

那個畫面,像極了他小時候的縮影。

安漠離對小傢伙有了好奇心,他一邊幫孩子整理好衣服的毛領,一邊問:「是誰教你按摩的?感覺很專業。」

「我媽咪呀!」顧言希答得很快。

提起自己媽咪,小傢伙一臉的驕傲:「我媽咪可是一位很出色的醫生,她會推拿術、針灸術,要說最利害的,還是她的針灸術,讓不少偏癱在床上的老公公和老婆婆重新站起來了呢!」

顧言希的花式讚揚,絕不是吹棒,她媽咪從來都是做好事不留名、也不會宣揚。

他對外說的這些,只是一部分而已!

安漠離的表情,變得耐人尋味。

小傢伙姓顧、而且他媽咪也是一名中醫……

天下間,還真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安漠離問:「你是說,你媽咪叫什麼名字?」

顧言希傲嬌地仰起小下巴,神秘地說:「我媽咪現在正趕過來接我呢,很快你就知道嘍!」

安漠離一貫如止水一般的心臟,突然跳動加快。

如果,希希真的是顧汐的兒子……

那他和顧汐這緣份,還真的不淺。

希希說,他爹地已經離開。

孩子和顧汐,是需要有一個男人照顧的吧?

從來沒有過要建立家庭的安漠離,在那一刻,竟然聯想到了結婚。

他被自己的這個念頭嚇得渾身抖了一下。

而安漠離思緒萬千的瞬間,身邊的顧言希卻突然興奮地跳了起來:「安叔叔快看,我媽咪來了!」

安漠離順着小傢伙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

那抹嬌瘦纖麗的身姿,他一下便認了出來。

的確是顧汐。

然而,顧汐的身邊,卻有一個男人。。 城池之巔。

楚帝心神一動,開始查看武曌的信息,發現她忠誠度達到百分之百,難怪會稱自己為主人。

「陛下獨掌乾坤,睥睨蒼穹,武曌入楚,去留自當由陛下定奪!」

武曌出言說道,俏臉上噙著堅毅之色,正如她所說之言,入楚的使命已經完成,眼下她只是楚帝召喚而來的女子,一切皆有楚帝安排。

「小桂子,帶武曌入宮!」

楚帝雄渾聲響起,小桂子疾步上前,恭敬的施禮,示意武曌向城池下走去。

小桂子長久追隨在楚帝身邊,熟知楚帝秉性,既然將武曌帶回宮中,那從這一刻開始,後宮里就多了一位貴妃。

看著武曌緊隨小桂子離開,楚帝心神一動,再次進入系統中,剛剛查看武曌信息時,腦海中再次傳來系統提示音,得知白起,李靖,呂布,趙雲諸將和神獸,希爾,雲幻大軍已經兵入噬天之地。

查看了系統頁面上信息,楚帝將系統畫面打開,時下白起,呂布二人統領麾下大軍,橫列於金鳳城下,顯然他們是準備從正面攻下金鳳城。

而其他大軍由李靖,楊林,薛仁貴,衛青,霍去病諸將帶領,兵分四路同時向山海城,霹靂城,摧山城,無定城靠近。

楚軍剛剛踏入噬天之地,金鳳城就是他們遇到的第一座城池,但金鳳城守將卻沒有絲毫畏懼,顯然對於楚帝到來沒有絲毫驚訝。

楚國,希爾,雲幻,神獸四大帝國兵入噬天,噬天帝國豈會沒有察覺,金鳳城作為噬天之地首個城池,當然會精密的部署,所以對於金鳳城敵軍守衛森嚴,楚帝一點都不意外。

同時。

楚帝心中隱約有些擔心,害怕大軍落入敵軍圈套走,可轉念一想,有熟讀兵法的白起,再加上神勇無匹的李存孝,呂布,典韋,羅世信諸將,如此強悍的陣容,就算被敵軍伏擊,怕是也不可能將他們困下。

就在此時,金鳳城下,楚軍首列眾將勒馬而立,諸將紛紛抬首向城池之巔看去,微風吹徐而下,城池上旌旗招展的呼呼作響,敵將執兵戈昂立,劍拔弩張,濃郁的殺氣瞬息籠罩在金鳳城上空。

「白起將軍,金鳳城乃噬天帝國首座城池,此戰必須奪下城池,揚吾楚軍威,給噬天帝國迎頭一擊。」

呂布威風凜凜,手執方天畫戟,怒目而視,頂束髮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縱馬挺戟,雄渾霸道聲響起。

「奉先言之有理,首戰必勝,攻下金鳳城,長驅直入,與其他四路大軍並駕齊驅。」

白起凝眸而視,出言說道,他心中非常清楚,大軍兵分五路,他和呂布合二為一,麾下兵馬最多,且戰力最強,將是楚軍中一柄利劍,直插入敵軍心臟。

兵者,詭道也。

一切紙上談兵之說,到了實戰中都要因地適宜,原本楚軍想要偷襲太初城,可白起得知后出言否定,原因非常簡單。

楚軍浩浩蕩蕩而來,行跡早已暴露,敵暗我明,他們的情況噬天帝了如指掌,若是偷襲太初城,只能陷入敵軍圈套中。

最終,經過商榷以後,白起,李靖,衛青,霍去病諸將決定,大張旗鼓進攻,選擇正面交鋒,一點點蠶食噬天帝國,直至四國大軍兵臨太初城下。

「敵軍鎮守城池按兵不動,本帥上前叫陣,麴義,高順下令所部準備強攻金鳳城。」

呂布縱聲如雷,提韁縱馬,胯下赤兔,飛馳而出,化為一團赤火,轉眼即逝,衝到金鳳城下。

赤兔良馬,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呂布縱馬來到城下,赤兔騰空而起,人影傾斜,長戟橫空。

馬鳴長嘶聲震天傳開,一人一騎威震天穹,城池之巔敵將凝眸視之,目露垂涎之色,縱聲說道:

「好一匹千里神駒!」

顯然敵將很是垂涎呂布的赤兔馬,他卻只識良駒,不知馬背上呂布威名,當真是可悲可嘆。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這一人一騎可是千古流傳,詩中有曰:「奔騰千里盪塵埃,渡水登山紫霧開。掣斷絲韁搖玉轡,火龍飛下九天來。」

赤兔這般神駒,亦只有人中豪傑呂布,關羽可讓其臣服,敵將怕是也只能看看,權當欣賞了,要想擁有之,看他能不能在呂布畫戟下活著。

「金鳳城守將聽著,楚國呂布在此,速速打開城門,饒爾等不死,莫要讓某攻入城中,將爾等全部戮殺!」

呂布縱聲如雷,橫戟立馬,巨聲回蕩在城池之巔,敵將駱嘯瞳眸微微收縮,喃喃自語道:

「溫候呂布?」

從駱嘯的神情可以看出,呂布之名如雷貫耳,他深知呂布之神勇:「難怪胯下神駒如此俊俏,原來是溫候呂布。」

「公孫陽,薛葵,司馬穎,猛威,猛洪,爾等何人願意出城迎戰楚將!」

駱嘯側目向諸將看去,猛威兩兄弟怒目而視,瞥了眼城下執戟勒馬逞威的呂布,冷笑一聲,提起手中兵戈向城下走去。

「大帥稍等片刻,我們兄弟二人這就取呂布首級,掛在城池之上,讓城外楚軍知道,敢犯吾噬天之地,只有死路一條。」

說話間,猛威兩兄弟消失在城池,司馬穎面色沉重,提起手中雷火震天戟,朝著駱嘯稟拳道:

「大帥,溫候呂布不可小覷之,猛氏兄弟遇事魯莽,末將願與他們同去。」

司馬穎見駱嘯並未吱聲,提起戰戟向城下追了過去,於此同時,楚帝注視著系統頁面,發現金鳳城上可是藏龍卧虎。

司馬穎,公孫陽,薛葵三人都是歷史中寧名聲鶴起的悍將,就拿司馬穎來說,晉武帝司馬炎第十六子,八王之亂中的八王之一,於太康十年受封成都王。

他手中的戰戟亦是十大名戟之一,傳聞此戟為一日蜀地天降流星,有一隕石從空墜落。

此隕石在深夜發出耀目神光,世人皆以為神物天降不敢私藏,獻給成都王司馬穎,后司馬穎萬金聘請當時頂級兵器大師,鍛造七年有餘方成,后以一百單八壯漢囚徒之血灌溉,開鋒后隱隱有雷火閃現,逢夜戟鋒有火如懸燭,故而名曰:『雷火震天戟』

楚帝查看了司馬穎的介紹,得知其手握雷火震天戟,知道絕對不可小覷,心神一動,開始查看他的戰力屬性。 聽見腳步聲,靠在牆壁上的傅靈修依舊緊閉著眼睛,不想理會的樣子。

夜玖看著面前的這個房間,走了進去。

裡面關著一個被鏈子鎖著的女子,女子坐在木床上,後背貼在牆壁上,一副夢寐的樣子。

夜玖打量著她。

這就是靈谷主的師姐?

本來傅靈修以為進來的人是送飯的守衛,把東西放在桌子上就走了,但是過了好一會兒,傅靈修都沒有再次聽到腳步聲,而且還有一道炙熱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她看。

她睜開了眼睛,看著站在床邊,身著守衛衣服的女子:「何事?」

夜玖眨了眨眼:「你是傅靈修?」

傅靈修挑眉,看著這個小輩:「你認識我?」

是挺小的,看這個樣子,似乎20不到吧。

夜玖想了想,簡潔明了道:「你是我的夫的爹爹的師父。」

傅靈修一愣。

師父?

她也就只有一個徒弟。

「洛於娶夫了?」傅靈修若有所思的問道。

沒想到徒弟都已經娶夫了,看來孩子都不小了。

夜玖笑眯眯的點頭:「對啊,而且靈谷主很擔心你。」

說到靈芸,傅靈修輕嘆一聲:「倒是讓二師妹擔心了。」

「不打緊。」夜玖上前扯了扯鎖鏈,「鬼毒還有半個多月都不會再回來的,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毀了這裡。」

傅靈修瞥了她一眼:「說的到輕巧,如何毀?」要是那麼容易,她早就毀了這裡了。

先不說怎麼毀,把她弄出去就是一大難題,這些鎖鏈可不好弄斷。

似是明白了她的想法,夜玖摸了摸鎖鏈的鎖扣:「把這些鎖鏈弄斷幹什麼,直接撬開就好了。」

說著,夜玖拿出一根鐵絲插進鎖孔,在傅靈修驚訝的目光下,鎖鏈「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夜玖攤開手掌,將手中的小鐵絲給她看,笑眯眯道:「沒那麼難,我先教您怎麼解開,然後我們再談下一步。」

夜玖看著傅靈修撬開了鎖鏈,然後又重新扣上。

傅靈修看著手腕上的鎖鏈,眼底劃過一抹暗芒:「幫我個忙?」

夜玖眨了眨眼睛:「什麼忙?」

「我因為體內中了毒,不好走動,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找一處地方。」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傅靈修輕輕一笑。

「這裡的守衛體內都被鬼毒種下了蠱毒,普通的迷藥和毒藥是不起作用的,那個地方有專門引發蠱毒的葯。」

夜玖沉思著。

這樣的地方,大概就是在剩下兩個禁區裡面了。

夜玖猜測,剩下兩個禁區,一個可能是製作葯人的地方,而另一個可能就是獻祭的地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