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這機會,鄭秀妍當然不會放過,而且李羨找她,沒去找別人,她還挺開心的。

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沉沉睡去的崔秀英,她小心翼翼的下床,拎著鞋、衣服和包包就躡手躡腳的出去了。

先去衛生間畫個淡妝,換上衣服和鞋子,然後拎著包就急匆匆的坐電梯下樓去了。

她這邊剛走,立刻就有一個倩影來到了電梯間里。

猶豫了一下后,她也回房間拿車鑰匙然後趕緊下樓去了。

李羨說的那個「秘密基地」其實就是鄭秀妍家,他本來是打算回家的,可他不困,回家路上路過一個路口的時候,他想起來拐個彎兒就到鄭秀妍家了,於是他就讓保鏢開車過來了。

上樓等了十幾分鐘,鄭秀妍就來了。

這麼晚了把她叫來,李羨還有點兒不好意思,於是連忙過去把她摟在了懷裡,柔聲哄道:「西卡老婆晚上好!」

「哼~」鄭秀妍則輕輕推了李羨一下,然後趴在他懷裡嬌嗔道:「小賢滿足不了你啊?這麼晚了還跑來折騰我!」

「我剛送小賢回家了,她還沒準備好,我們還沒那個呢。」

一聽這個,鄭秀妍柳眉倒豎,氣呼呼的推開了李羨:「我說呢,小賢要是準備好了你也就不會來找我了是吧?!」

「這…我……」這也能生氣?李羨麻爪了,怎麼哄啊?

「嘻嘻~」看到他一副無言以對急得有點兒窘迫的樣子,鄭秀妍掩嘴偷笑了一聲,然後過去趴在他懷裡,捧起了他的臉,撒嬌似的說道:「好了,跟你開玩笑呢。傻憨憨~抱我去洗澡~」

「好嘞!」李羨一個公主抱就把鄭秀妍抱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門鈴忽然響了。

「叮咚~」

。 「謝公公,皇後娘娘由於昨日跌入花園,身上多處有擦傷,讓您過去一看。」

翌日,謝含嬌剛把皇上送去早朝,皇後身邊的貼身大宮女綠雲就帶著兩個太監過來。

謝含嬌挑了挑眉,後宮們的女人可真是一刻都不停歇,昨日剛倒霉出事,今日就來讓她過去。

「行,既然是皇後娘娘來請,那雜家就去。」

皇后可不是貴妃,況且拒了貴妃那更得去皇后那,正好挑撥加深下兩人之間的矛盾。

去皇後宮中,肯定要經過御膳房,謝含嬌望著那邊,留戀忘舍的吞了一下口水。

她前世就貪口欲,今生不用修鍊戒口欲,就更饞。

美食,你們等著,我去去就來。

「唔,咳咳——!」

「小夏,你怎麼了?喝水,快喝水!」

快要走遠的時候,突然聽御廚里響起躁動騷亂的著急聲音。

謝含嬌用神識一看,是有個小宮女吃東西太貪嘴太急,噎住了。

旁邊宮女太監喂她喝水都沒有用,她凝眉停下腳步,直接轉了個方向。

綠雲沒她那麼耳聰目明,只見她突然就不走了,連忙走過去攔住她。

「謝公公,皇後娘娘可是在坤寧宮中等你過去看傷勢呢,你不能走。」

「皇後娘娘是不是真的受傷,你這個貼身宮女很清楚,現在我要去救更需要我的病人。」

謝含嬌冷眼一橫,撥開她繼續朝御膳房走去,都忘了自稱雜家一事。

能不能教教我們,以後我們要是還出現這樣的事情就可以救下別人了。」

白胖太監似乎是覺得自己提的有點過分了,畢竟這說不定就是家傳醫術了,不好意思的補充道:

「雜家就是隨口一說,您要是不方便的話,就當雜家沒說過別介意哈。」

其他人也都期盼的看著謝含嬌,心裡卻也知道一般人都不會將這種不傳醫術輕易告知出來。

謝含嬌眨了眨眼,怎麼感覺他們都誤會了什麼,她做的動作只是根據神識探查到的情況做出來的,並不是多複雜的東西。

但在這些人的眼神里,總不能開口說臨時隨便做出來的吧。

「可以啊,不過是我往前在家鄉時時常碰著同樣噎到的人,無心琢磨出來的東西。」

謝含嬌做出和剛剛同樣的姿勢,給他們示範,「注意雙手放的位置,放對了才能——」

「謝公公,皇後娘娘可是說了,您今兒個要是不跟奴婢等人去給娘娘看診,就是抗令不聽,直接將其貶為辛者庫當回下等太監去。

什麼時候被教好了,再什麼時候能夠出辛者庫。」

綠雲等人忽然從御膳房外走進來,打斷了謝含嬌的話,高抬頭掃視一圈在其他人都低下頭后,才斜看謝含嬌。

「奴婢之前可是有好好勸說你的,可你就是不聽啊,如今皇後娘娘生氣發了話,別怪奴婢沒提醒你,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勸公公你乖乖跟奴婢回宮去給皇後娘娘看診,否則…」

「綠雲姐姐,謝公公沒有抗令不聽,只是為了救奴婢耽擱了,是奴婢的錯,綠雲姐姐別生謝公公的氣。」 他看向了窗外,現在已經是一副讓人無比驚訝的模樣。

在神話降臨之後,藍星已然是擴大了成千上萬倍,更是法則變化了,靈氣都是復甦了。

遠處看過去,全部都是參天古路。

地面之上,到處都是野草,足足一人多高。

而高樓牆壁之上,都是無數的爬山虎。

更重要的事情是,此刻天地中靈氣復甦,天地靈氣無比濃郁,人們可以修鍊,

乃至於比較神話世界之內的情況,都是相差不多了。

「現在的天地已然是劇變了,完全已經是一片弱肉強食的世界了,看的,只有人們的實力!」

葉天眸子一閃,自言自語說道。

他明白,很快妖族會崛起,乃至於巫族和其他種族降臨,藍星上會無比危險。

當然了,他無意於去管這些。

前世之中,他遭遇了太多,無數的爾虞我詐,無數的背叛,無數的陰謀詭計。

甚至最終因為同為人族的背叛背刺,死在了神話世界之內。

所以,這一世的葉天,心中早就已經冰冷如鐵,再也是不會相信任何人了。

相比起藍星的人類,他其實更加喜歡的是【神話】中的一些人物。

至少他們,無論是品質,還是忠誠,都是比起藍星上的許多人,都要是高出來許多了。

長長呼出了一口氣,葉天緩緩打開房門,來到了酒店之內過道之上,

「救命啊,你們不要,不要過來。」

剛剛走出來了房門,頓時一張尖叫之聲響起。

葉天聽到聲音,不由得皺眉看了過去。

就發現,在遠處出現了一個身穿着粉色短裙,踏着涼鞋的背影。

她的身體在不停顫抖的模樣,看起來是一副無比恐懼的模樣。

她的身體之前,又有兩個穿着黑衣,身材魁梧無比的男子,滿臉淫笑地往著粉裙女子的方向靠近。

「哈哈哈,你叫啊,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過來的。現在天地劇變之下,哪怕我們立刻殺了你,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放心吧,我們兩人會好好讓你舒服的。」

兩人笑着,不斷朝着少女靠近,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兩人這個時候,突然也發現了開門的葉天,不由得眉頭一皺了起來。

「給我滾!」

少女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松,慌忙說道:「我這就滾!」

「不是說你!」看見葉天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兩人的臉上露出來了一絲狠辣之色。

幾乎同時,手一揮之下,兩人的手上都出現了一把匕首,寒光閃閃。

頓時一下子,有恐怖的殺氣從兩人身上冒出來了。

顯然,這兩個人,都是殺人不眨眼之輩。

面對拔出來的匕首,女子又是頓時尖叫了一聲。

此刻,葉天雖然沒有看見女子容貌,但通過熟悉的聲音也知道了此人是誰了,

任雪涵!

任雪涵,中海大學校花排行榜排名第一。

是葉天的同班同學。

而且兩人不僅大學是同學,初中,高中也是同一班級,因此葉天當然格外熟悉。

因為清純美麗的容貌,在中海大學中,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有冰山美人,大小姐等種種綽號,葉天當然也是知道,

她怎麼在這裏?

難道是在開房?

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了。

想到這裏,葉天頓時眉頭一皺。

在楚懿記憶中,任雪涵一直都是很高冷,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

對於其他男人向來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沒想到會出現在這裏。

如果還是前世,任雪涵這個模樣,沒有經歷一世的楚懿,心裏肯定有些變化。

這可是中海大學赫赫有名的第一校花,竟然在這種時候跑出來開房。

然而,楚懿重生而來,自然不會心中有什麼波瀾。

只是感覺原本純潔無瑕的東西被破壞感覺,有一些遺憾而已。

那兩個男子,看到葉天依舊是站在原地不動的模樣,此刻,越發是暴怒了起來。

再也不管任雪涵,朝着葉天看了過去,緩緩走了過去。

在他們看來,葉天身軀並不強壯,留在這裏不過是找死而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