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點濕潤。

琴音忽然斷了。

咯噔一聲。

似乎有事。

的確有事。

太子云站了起來,風風火火的往外走。

朝慕爾在後頭一邊追一邊喊:「太子,水澤的那些狗雜碎,要造反,都是不要命的人,你不要衝動,千萬不要衝動,當年老臣跟他們對上,就吃了很多虧。」

太子云走的極快。

荊皇離去,水澤居然要造反,還抓了鹿尋,要殺申國人立威。

鹿五行蹤不明,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遇害。

這消息對太子云來說太壞。

他成為太子之後,並沒有感受到太多兇險。

他叔父荊皇非常強勢,說一不二。

可是荊皇才走不久,荊國內部居然就發生叛亂了。

水澤集結了好幾支部落,一起攻打進荊城,這些人明顯有備而來。

因為荊皇徵兵的時候,幾乎是老少都走了,可是此刻叛亂的這些人明顯是青壯年。

好在荊皇走的時候,把朝慕爾留下了。

朝慕爾手下的兵,因為跟著太子云一路同行去申國搶親,一路上經常一起訓練,關係很密切了。

而且朝慕爾也有意放任,現在跟著太子云混好了,以後太子云上位,那就是皇上跟前的兵,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朝慕爾年紀大了,身體也全是毛病,對出外戰爭實際也是心有餘力不足了。

所以他迅速換了思路,對太子云忠心耿耿,緊跟太子云的腳步。

荊國人雖然也有姦猾的,但是跟申國和熙國人不同,一旦做了決定就會很坦蕩。

全心全意的交付信任。

從朝慕爾進來報告,到太子云帶著將士集結,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中間都沒有猶豫停頓。

除了朝慕爾的大軍,太子云的隊伍里,還有皇宮裡的護衛隊,還有荊國聖廟的僧侶隊。

一片發紅。

看到僧侶隊出來,朝慕爾都有點震驚,同時又對自己的決定更踏實了一點。

在荊國僧侶的地位是很高的,甚至百姓對僧侶的恭敬會大於皇室官員。

可是沒有想到,太子云居然能調動僧侶隊伍。

皇宮護衛隊穿的是統一的黑色,從頭黑到腳,連表情似乎都是黑的,這是皇宮裡的親兵,由最早跟著太子云的幾個黑衣人統領,他們沉默寡言,甚至不用言語交流,行進十分安靜,卻讓人很有壓迫感。

而僧侶隊伍一片紅,風吹的他們的袍子嘩啦啦的響,他們中有的人看著膀大腰圓,有的人枯瘦如柴,但是不論高矮胖瘦,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他們的眼神,視死如歸,沒有恐懼,沒有狂熱,很是平靜。

相較起來,還是朝慕爾的軍隊最具有人氣,身上穿的衣裳並不太統一,總體是灰撲撲的,但是荊國人很喜歡戴鮮艷的飾品,手上,身上,頭上,都會扎一些鮮艷的顏色,顯得很有活力。

荊城的百姓並不慌亂,他們不是第一次遇見攻城。

不管誰贏了,他們都要繼續生活,無非是活的好一些,差一些,或者更好,更差,總歸能活著就好。

當然,相比起來,他們是更願意太子云活著的,因為僧侶都站在太子這邊,荊皇也是讓他們都崇拜感激的皇。

可是城中也有一些人有野心,希望水澤部落的人贏。

改朝換代,才能讓一些人獲利。

水澤部落集結的大軍在城門口。

太子云目光掃過,發現大軍當中居然還有女子,似乎有見過,但是沒有太深的印象。

而水澤部落里確實有一個女子,一個叫做卡伊美的女子,面龐冷靜,心跳的卻極快,噗通噗通的。

她看著對面隊伍中間的人,太子云。

明亮的袍子上綉著龍紋,栩栩如生,風吹的他長發飄揚,容顏更俊美。

即使此刻,他表情還是平靜,甚至沒有多看自己一眼。

卡伊美轉頭湊到身邊的一個男子耳邊,悄聲說了一句話。

他們這支軍隊,主要是由水澤部落,大山部落,流原部落為主,還有一些其他小部落。

卡伊美是一個小部落領主的妻子,卻不知道為何,成為了水澤部落領主的情婦,出現在了這裡。

水澤部落領主下令,推出了一輛車,車上有一個籠子,籠子里有一個被綁著的少年,繩子有點粗,少年的臉被磨破了。

臉上卻還是有笑容。 當閆馭寒將那三根香火插上的時候,何寶生的遺像突然鬆動,不偏不倚掉在了何妤萱的面前。

那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嚇得她尖叫出聲,一屁股跌坐在棺木旁。

「妤萱……」突然之間,棺木里傳出一個微弱的聲音來,這聲音是何寶生的!

「啊!」何妤萱嚇得往後猛地一退,眼神驚恐地盯著這棺木。

「妤萱啊,妤萱……」這棺木還抖動了兩下,好像何寶生就要從裡面起來了一樣。

「啊!!」何妤萱嚇得再次尖叫,她以為他像何喬喬一樣,明明死了又活過來,她跪在地上,連連磕頭,「爸爸,我錯了,錯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端端地,這何妤萱突然像是魔怔了一樣,在靈堂里又是哭又是跪又是懺悔的。

所有的人都用驚訝的目光看著她。

何喬喬眨了眨眼睛,何妤萱這是怎麼了?

原來,剛才閆馭寒三拜后,遺像脫落,棺木抖動,死人說話,但他同時也用了點小辦法,使得只有何妤萱才看得到這一幕。

其餘人看到的遺像和棺木還安靜地擺放在原來的位置,什麼可怕的事都沒有發生,只看到何妤萱發瘋。

「妤萱,妤萱!」眼看著何妤萱就要說出真相來一樣,顧相宜嚇得急忙一把抱住她,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妤萱,你怎麼了,你清醒一下,清醒一下。」

「啊!」但是,何妤萱又哭又叫著,一直在說,「爸爸我錯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吧。」

「媽,妤萱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勁地向大哥認錯?」何寶梅奇怪地老太太。

老太太眼底也閃過一抹疑惑,看著何妤萱反常的舉動。

嚇得顧相宜把自己的手塞進了她的嘴裡,結果被她咬的鮮血直流。

*

車上。

何喬喬有點懵,自言自語道:

「何妤萱剛剛是不是中邪了?不對呀,她為什麼一直求爸爸原諒,還說自己錯了,不是故意的,她對爸爸做過什麼嗎?」

閆馭寒閉目養神,靜靜地聽著何喬喬說的話。

過了一會,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腰間多了一隻柔軟的小手在蹭啊蹭的,他一愣,睜開眼睛來一看:

原來,何喬喬正試圖把他的襯衫從褲子里扯出來。

「……」閆馭寒一愣,說道,「我已經帥到讓你忍不住對我動手動腳了嗎?」

他記得她經常對著他驚呼「你好帥,你好帥」,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帥不帥,但她這麼說,就應該是帥了吧。

何喬喬的手一頓,抬起頭來瞪眼看著他,「你想到哪兒去了,剛才奶奶不是拿盆子砸到你身上了嗎?我想看看你的背,傷的重不重。」

受傷?

那種小玩意怎麼可能傷得到他?

不過……

「怎麼了,很痛嗎?那麼重的盆子砸過來,一定很痛吧。」何喬喬見他不動,連忙問道,眼底有一絲擔憂,還有一絲心疼和抱歉。

「你在擔心我?」看她這種擔憂的表情,閆馭寒突然來了興緻。

何喬喬有些羞赧,說道,「畢竟是因為我受的傷,所以……有點擔心。」

無論是當閻王還是當人,這都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擔心他,心裡竟莫名有種興奮的感覺。

「來,讓我看看吧,如果傷的重,還是去趟醫院好些。」何喬喬又要去扯他的襯衫。

但是,閆馭寒捏住了她亂摸的手,說道,「雖然很想,但車裡不太方便,等回家上床的時候看,乖。」

什麼啊?什麼很想,車裡不方便,上床……

他這一句話說的怎麼暗示的意味那麼濃?害她忍不住心跳有些加速了,臉一紅,就要把手抽出來。

但閆馭寒卻稍一個用力,將她拉到懷中,下巴在她頭髮上摸索著,聞著她發間的氣息,說道,「老公累了,給我靠一靠。」

何喬喬本來有點想掙脫,但是,聽到他說這句話,便又慢慢放鬆了自己,貼回他懷裡。

她悄悄地抬頭,他果然閉上了眼睛,他的睫毛真是長的不像話,鼻樑很高,五官分明,每一處都似雕刻的一般。

媽呀,他真的太好看了,看著會上癮的呀。

光是這麼看著,何喬喬的心已經砰砰砰地跳了起來,這是任何女人看了都會忍不住心動的男人啊,況且,她本來就有點花痴。

「心跳聲這麼大,我聽到了。」他閉著眼睛,說道。

「……」何喬喬臉一紅,連忙不去盯著他看了,「不過,閆馭寒,你好帥啊,每次那麼出現的時候,都好帥好帥。」

閆馭寒聽了這話,十分受用,唇角浮起一絲淡到無法察覺的笑。

「所以,我不是狗崽子了?」他睜開眼睛問道。

何喬喬一愣,立即瞪大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你聽到了?你躲在房間門口聽的?」

「非人類,沒有同情心的狗崽子……」閆馭寒一字一句地重複她昨晚咒罵他的話。

「別,別說了。」何喬喬連忙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巴,明明很心虛,臉上卻露出假笑,靠近他懷裡,討好地說道,「嘿嘿,別說了,我也是一時氣憤,隨口罵罵而已,你這麼厲害的人,不會和我計較的,對吧,哈哈哈。」

「和你計較的話,今天就不會過來了。」他張嘴咬了咬她的手指,說道。

他似乎有點享受她這樣黏在他身上的感覺。

「對了,你為什麼會來啊,我還以為你在生氣我亂哭,不會來的。」何喬喬問道。

「無條件為老婆撐腰,這是身為一個老公的基本素養。」閆馭寒回答道。

「啊啊啊啊……」何喬喬聽到這句話,覺得自己的心都醉了,她雙手抱著自己的兩邊臉頰,用超級迷妹的眼神看著他,說道,「閆馭寒,即使是個假老公,我也滿足了,嗚嗚嗚嗚……你太特么帥了,你絕對不是狗崽子,你是我的Superman,我的齊天大聖!」

「假老公?」閆馭寒皺眉,「何喬喬,你這麼看我?」

「真老公,真老公,法律上的真老公。」何喬喬連忙掏出隨身攜帶的結婚證,揚了揚說道。

回了家。

何喬喬立刻對閆馭寒說道,「快回房間,我看看你背上有沒有傷著。」 風很大。

吹的頭髮亂飄。

吹的女子臉上的頭巾也亂飄。

露出了她白嫩好看的臉。

她就是之前那個半夜自己跑到皇子云的帳篷去的小部落首領的女兒卡伊美。

沒有想到居然壓根沒有遇見皇子云。

皇子云跟她都沒有說話。

她卻因為此事,被她父親匆匆忙忙的送出嫁,她父親的部落也被朝慕爾將軍責罰。

她曾經痴心妄想為皇妃。

可是卻連他一句話都沒有說上,一個眼神都沒有。

她想要他正正的看自己一眼。

聽說太子云以前是個和尚,不愛女色,她勉強能接受這個理由。

可是後來,她身邊的人權勢越高,她知道的越多,她從一個牧羊女,走到了今日。

所以她也知道了,太子云並不是不愛女色,他愛女色,甚至他們初遇的時候,就是因為太子云要去見那個女子。

那個女子如今已經是熙國的皇后了,可是太子云為了她,居然不願意納妃。

一個女子要美成如何,才會結婚了都讓人念念不忘,讓一個和尚還俗牽挂。

卡伊美不懂,但是她懂她很美。

她不僅容貌美,她的身材更美。

只要她想,那些男子無不臣服於她的裙下,就像今日。

一場叛亂,會死傷無數人,只是她的一個執念。

她喜歡這個執念。

為此她不惜慫恿幾個部落的人造反。

有可能失敗,可是萬一成功了呢。

她要讓太子云正面看一看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