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望著蕭易的背影,年輕人的眼神充滿了恐懼,同時也充滿了不甘和怨毒

居然扮豬吃虎,故意隱藏實力,來讓我上當

如此居心,實在太歹毒了

在這一刻,他完全忘記了,蕭易從來就沒有對他隱瞞過什麼,蕭易連認都不認識他,一直都是他自己在理所當然的認為蕭易是未到鍛骨期的人

今日之恥辱,他日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蕭易,我不會放過你的

年輕人在心中無比怨恨的吶喊著

然而,想到自己的現狀,他的眼神,瞬間便又化為了一片灰暗……

良久,他才艱難的用顫抖的手,彷彿費盡了千辛萬苦一般,才從衣服上,掏出了手機”>,用盡千辛萬苦,撥出了一個求救的號碼。

………………

「李子明,看來,還真的是要警告一下他了。」

走出公園,蕭易喃喃的自語了一句,便頭也不回的向著碧藍水岸走去了,經過這段小小的插曲,多少浪費了些他練功的時間,他得加緊時間趕回去練功。

對於蕭易來說,中午發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個生活中尋常的小插曲,連一道波紋都蕩漾不起來,雖然李子明能夠找到一個鍛骨期的人出手,多少令他有些意外,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對李子明產生一丁點兒懼怕。

他也完全無懼剛才那個鍛骨期的年輕人或者李子明的報復,並不是說,他無所畏懼,面對孫浩背後的勢力,他就感覺到壓力,他之所以完全無懼李子明和那個年輕人,是因為他肯定,無論是李家,還是剛才那個年輕人,都沒有能力向他報復,一個人的出身,底蘊,雖不完全,但多少是能夠從他的言談氣質中表現出來的。

一個鍛骨初階就敢叫囂,以為無敵於天下的,背後勢力,又能強到哪裡去呢?

而至於李家,就更不用說了,以李子明的那種窩囊的表現,窺一斑而知全豹,這個所謂的大家族,他從未放在眼裡。

倒是另外的兩家,曾家,還有趙家,特別是趙家,令他感覺有些難知深淺,據說班上那個趙雨華,便是出自趙家,她的氣質,一開始他還沒有發現什麼,但是這段時間以來,幾次不經意的觀察,他卻是多少感覺得到,她的氣質,只怕和她所修鍊的功法有關,她的身手,並不簡單

而曾家的那個美女警察曾小美,也同樣身手不凡,最少應該都在鍛骨期的境界。

他倒沒有疑惑為什麼同是曾家姐妹”>,姐姐曾小美身手不凡,妹妹曾小小卻不曾習武,和曾小小一起這麼久,他早就已經看出來,曾小小的體質,並不適合習武,而且,就算是有天份,習武,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習的,武道之途,非常人能走的,僅是第一階段的鍛骨期,就會令到無數人望而生畏。

那可是真打真的硬熬出來的,第一入門階段,名為鍛骨,可不是白叫的,第一階段,並不只是修鍊功法就行的,而是要實打實的打磨身上的每一塊筋骨,這種功夫,靠的,完全是外煉筋骨皮,就算是以老頭子的通天手段,在他當初入門的時候,也硬生生的熬了很久,那種痛苦,一般人是絕對受不了的。

(ps:首先非常的感謝玩熱血的無鋒和suweina兩位書友的月票支持,但是對於一些人,有些話,老邪實在忍不住了,如果你真的很不喜歡這書,你可以離開,為什麼非要漫罵呢?就算老邪寫得有你不滿意的地方,你可以提出來意見,老邪不是聽不進意見去的人,這一點,和老邪接觸過的人,都應該清楚的,但是你這樣的漫罵者,對不起,請恕老邪沒有受虐傾向,老邪寫得真的很辛苦,在酒店裡,很吵的環境中,在忙著工作生活之餘,每天熬夜到兩…,不是來找罵的所以,請恕老邪無禮,贈無理漫罵者一個字:滾)

第一百四十一章怎麼可能

第一百四十一章怎麼可能, 第一百四十二章強勢下午唐胖子的表現,更讓蕭易肯定了之前他的猜測,這小子肯定去看的,肯定不是什麼純潔同學,肯定是他的意中人,由於曾小小不在學校,唐胖子下午便又坐到了蕭易的旁邊,一下午,他破天荒的都沒有睡覺,而是不停的有些忐忑不安,似緊張,又似羞澀,還似期待……

還不時的找蕭易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搞得蕭易想要閉目養神一下都不行。

下午只有一節課,下課的鈴聲一響,唐胖子便急忙忙的拉著蕭易向教室門口走去。

「我說胖子,不用這麼著急,反正人家在那裡,又不會跑掉。」

蕭易很無語的看著緊張的唐胖子,忍不住地道。

「那個,老大,你不知道,我很久都沒有見到她了。」

唐胖子臉色微紅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也不急一時半會,像是趕著投胎似的吧。」

蕭易白了他一眼道,不過雖然這麼說著,腳下卻不再拖拉,加快了一些腳步,跟著唐胖子向著教室的門口沖了過去。

「怦」

但就在蕭易和唐胖子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意外卻發生了,唐胖子和蕭易兩人從這邊的一側走向教室門口,唐胖子走在前面,走得很快,並沒有注意旁邊,而旁邊一個人,也正匆匆的低著頭向著教室門口衝來,一下子,兩人便撞在了一起,唐胖子沒有留神間,一個踉蹌便差點摔倒在一邊。

幸好蕭易見機得快,一把伸手把他拉住了,他才沒有撞到前面的門柱上。

「走路不帶眼啊」

撞人的那人也不好受,撞了一下,手裡正在通話的手機”>都差點掉在地上,登時一下便頭也不抬的罵了起來,然而,他剛剛罵完,一抬頭,看到了蕭易和剛站穩的唐胖子兩人,臉上的凶色,頓時一下便消失了,眼裡露出了一絲畏懼的神色。

蕭易這時也看清了撞人的人,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好威風呀,撞了人還敢開口罵人?」

「你……想怎麼樣?」

撞人的,正是高俊傑的四大跟班之一的矮壯男王強,看著蕭易語氣不善,儘管心中已經生出一絲畏懼,但是這時剛下課,教室里的大多數同學都還沒有離開,所有人都正在注視著他,因此,他的嘴上,還是硬撐著道,只是他的臉上的神情,和語氣中的那種無力,卻已經把他的內心真實的想法出賣了。

事實上,面對蕭易,在四大跟班的心中,他可以說是陰影最大的一個,他確實沒有勇氣和蕭易直接硬碰硬,蕭易表現出來的武力指數,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的。

「撞了我的朋友,還罵我朋友,怎麼也得道個歉吧。」

蕭易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姓蕭的,你別欺人太甚」

王強望著蕭易,他感覺到了蕭易的眼神中的那種不屑,這讓他的心中,感覺一陣的刺痛,臉頰上,彷彿有把火在燒,辣辣的,曾幾何時,他是班上的風雲人物,此刻,卻居然被一個鄉巴佬用這種眼神注視,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變幻了一會,他的目光狠狠的望了一眼唐胖子,又看了一眼周圍的同學,彷彿看到一雙雙嘲笑的目光,道歉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咬了咬牙,注視著蕭易道。

「姓蕭的,你別太過份了,鬧太僵了,對大家都不好。」

這時,旁邊的瘦高男李寒也趕了過來,陰著臉對蕭易道,同時,目光有些陰沉的望了一眼旁邊的唐胖子。

「算了,老大,我們還是走吧,道不道歉的無所謂了。」

唐胖子被李寒有些陰沉的目光盯了一眼,心中微微有些犯怵,猶豫了一下,拉了拉蕭易,低聲勸道。

他知道蕭易是為自己出氣,心中很是感動,也知道其實他已經得罪了高俊傑幾人了,但是他的心中,還是存著一絲僥倖,希望能夠和他們關係盡量不要太僵,畢竟高俊傑這些人背景不一般,蕭易的功夫就算是無敵,但是這個社會,很多事情,可不是靠拳頭能夠解決的。

萬一真的得罪慘了,對方動用關係去對付蕭易的話,那他的心中,可就要愧疚之極了。

但是蕭易卻沒有理會唐胖子的話,只是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嘴角帶著一絲冷笑的望著李寒,「我別太過份了?我倒是很想知道,我怎麼過份了?難道撞了人,道個歉很過份嗎?還有,什麼叫鬧僵了,對大家都不好,你這是威脅我?」

「你……」

李寒沒有想到,蕭易居然真的這麼強勢,被他的目光一逼視,腳步情不自禁的向後退了一步,他的心中,對於蕭易的陰影,也不見得比王強少多少,最為倚仗的腿功,和蕭易對了幾腳之後,差點沒有把腿廢掉,他根本就沒有面對蕭易的勇氣,退完之後,他的臉色才紅了一下。

「我還真想看看了,就憑你們這兩個傻*,究竟能怎麼對我不好法我話放這了,今天他要不道歉,就別想出這個教室門。」

蕭易的臉色一冷,變得陰沉了下來,目光望著旁邊的王強,語氣有些森寒地道。

在這一刻,望著臉色森寒的蕭易,周圍的所有的同學,心中都吃了一驚,產生了一種畏懼的心理,他們第一次,感覺到,這個看起來有些不起眼,四肢發達,功夫過人的蕭同學,也有這麼可怕的一面。

這是蕭易第一次,在班上這麼多同學面前,表現出這麼強勢的一面,以前雖然他和四大惡少早就已經有過了幾次的交惡,但是每次,他都像是玩兒般的便把他們一腳踢飛了。

還有幾次李子明和那些小流氓過來找麻煩的時候,蕭易也是看起來隨隨便便的懶洋洋的就把他們解決了,因此,那些學生們,對於蕭易的感覺,就是蕭易的功夫很強大,干架很生猛。

但卻是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到蕭易的壓力。

(ps:剛才上一章的時候,已經羅嗦了幾句了,就再和大伙兒羅嗦幾句罷,老邪也已經習慣了,每天更新的時候,和大伙兒念叨幾句了,不過請大家放心,老邪這些字數,都是不佔字數的,關於這書,上架到現在也快一星期了,周一上架的,今天周六了,上架的成績,真的是令老邪很失落的,用時下作者圈中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撲了,撲得還挺慘的,當看到24小時訂閱的時候,老邪真的很傷心,說實話,老邪對這本書還是有些期望的,可成績居然到這種程度…有作者朋友都說讓我考慮切了…但是我猶豫之後,還是毅然決定振奮精神寫下去,畢竟還有那幾個朋友,一直喜歡這書的,太監了,太對不起大家了,上架以來,老邪的更新速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說這麼多,老邪只是真心的希望,在外面看盜貼的朋友,在看完盜貼之後,能回起點支持一下,哪怕只投個免費的推薦票,有條件的朋友,能夠訂閱,打賞一下,老邪在此,先鞠躬致謝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強勢

第一百四十二章強勢,到網址 第一百四十三章男兒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周圍的同學都感覺到了蕭易的強勢和壓力,但是相比處於這件事情的風波主心的主角的王強,他們感受到的,根本就不足為道。

在那一剎那間,王強幾乎以為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蕭易,而是那位他最敬畏的高家的大伯,不,比他還可怕,就算是面對那個高家大伯時,他也沒有這麼大的壓力,他感覺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了,兩腿都在不停的打著顫。

尤其當蕭易的目光向他望去的一刻,他覺得,那雙眼神,彷彿能夠化為實質,能化為森寒的劍光一般。

當他的目光對上蕭易的目光的一瞬間,他便忍不住的彎下了頭,向著蕭易道了一聲,「對不起!」

「你撞的不是我,是他!」

蕭易卻並不滿意,手指指著旁邊的唐胖子。

「對不起!」

王強臉『色』青紅一陣之後,咬了咬牙,又轉過了頭,向唐胖子彎了一下腰,說了一句對不起。

說完,他只覺得,彷彿周圍所有的目光,都在譏諷他似的,一顆腦袋緊緊的低了下去,再也抬不起來,彷彿要貼到自己的胸前。

「走吧。」

蕭易這才滿意的鬆了一口氣,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旁邊握緊了雙拳,眼神無比怨毒的望著自己的李寒,拍了拍臉上神『色』有些不知所措的唐胖子,轉頭走出了教室。

「蕭易可真是霸道!」

「是啊,真想不到,太生猛了,把四大惡少吃得死死的!」

「猛什麼猛,我看是傻鳥一個,四大惡少什麼來頭,現在是什麼社會呀,權勢才是王道吶,他以為憑著他會點功夫就了不起么,現在他是爽了,回頭只怕他就沒法兒在z大混下去了。」

「我看他恐怕不僅是會點功夫這麼簡單,要不然的話,他恐怕早就不能在z大混下去了,再說,就算他真的沒權沒勢,四大惡少想把他趕出學校,也不容易吧,聽說我們z大的校長可是連省委一號的孫子都敢拒絕招收的貨。」

「嗯,我看也是……」

「總之,恐怕,以後咱們數院,是蕭易的天下了,四大惡少在他面前就跟個蟲兒似的,乖乖靠邊站。」

「……」

蕭易和唐胖子兩人的背影剛剛消失在教室門口,那些圍觀的人群,便一轟而散的散了開來,私下裡竊竊私語的議論著剛剛發生的這一幕。

蕭易!

聽著耳邊傳來的一些零碎不全的竊竊私語聲,李寒和王強兩人站在那裡,只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生疼,比起被人狠狠的扇一個大耳光還要疼。

兩人都臉『色』發青,雙手緊緊的握緊了拳頭,眼神,『露』出無比怨毒的神『色』。

……

「老大,其實,我們不必和他們鬥氣的,這次把他們得罪慘了,以後只怕他們會想些陰謀詭計害你。」

走出教室,唐胖子又是感動,又是有些擔憂的望了一眼旁邊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雲淡風清的蕭易。

「你覺得,我以前和他們還沒有得罪慘?今天我要是不這麼強勢,他們就不會想陰謀詭計來報復我?」

蕭易轉過頭,反問道。

「這……」

唐胖子一陣語塞,要說高俊傑他們不會報復蕭易,他都不能說服自己,他太了解高俊傑這幾個傢伙了,就算是稍微有些拂他們的面子,他們都是要報復的,更別說蕭易幾次三番揍了他們,可以說,算是讓他們丟盡顏面了。

「你放心吧,就憑這幾個跳樑小丑,還奈何不了我,你啊,有時候,也別太畏首畏尾了,該出手時,還是要出手,該爭的,就一定要爭,男兒大丈夫立於世間,能夠君子藏器於胸,有所隱忍,能屈能伸是好事,但是屈得太久了,屈成慣『性』,就很可能再也伸不起來了。」

蕭易輕輕的拍了拍唐胖子的肩膀,眼神有些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唐胖子,說完,便轉身先一步的向前走去,話他已經點到了,唐胖子能夠領悟幾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和悟『性』了。

唐胖子怔怔的望著前面蕭易的背影,蕭易說的那一番話,在耳邊不停的鳴響著,胸腔之,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翻騰,碩大的身形一陣的顫慄,眼眶之,浮起了一絲霧氣。

良久,他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時常眯成一條線的小眼睛之,閃過一絲毅然的神『色』,使勁的握緊了碩大的拳頭,快步的追上了蕭易的步伐。

兩人一路走到校門口,都沒有再說話,唐胖子原本的緊張也不見了,似乎在想什麼,攔下了一輛的士,坐上車后,唐胖子說了個地址,便繼續沉默了下來,蕭易也沒有說完,靠在窗前,打量著窗外的g市的景『色』。

「老大,謝謝你!」

良久,唐胖子才轉過了頭,眼裡滿是感激的望著蕭易,神情有些堅定地鄭重地道,「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相信你。」

蕭易微微一笑,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神情,憑著一種直覺,他感覺到,胖子已經開始有些變化了,不過他也知道,有一些變化,不是說變就能變的,但可以肯定的一點,他還是沒有看錯人,胖子的心底,還是藏著一絲血『性』不滅的,只要時間慢慢久了,在他的影響下,給他足夠的信心,相信他肯定可以重新找回勇氣,驅逐掉心的那份懦弱的。

「唐胖子,你確定朋友住在這裡?」

從計程車上下來,跟著唐胖子一路往前,蕭易不由得皺了皺眉,這裡蕭易並沒有來過,但是從計程車打表都打了一百多塊錢來看,這裡已經差不多遠離g市心了,而且這裡一排排陳舊的村屋,凌凌『亂』『亂』的,到處都能看到一些垃圾『亂』扔的情形,偶爾還能看到幾個大蒼蠅在飛,比之市心的那些城村還要恐怖一些。

「應該是的。」

唐胖子的臉上神情也有些猶豫,似乎有些不肯定。

「應該是?」

蕭易登時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瞪大了眼睛的望著唐胖子,看著唐胖子臉上完全沒有底氣的神情,他的心,登時生出了一絲不妙的感覺。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第一百四十四章唐胖子的暗戀情人(非常的感謝書友亮亮豆豆,書友110302213220025,吉爾格達,神沖20,園林哲理等五位書友的打賞支持,謝謝你們,你們給了老邪一份最感動的節日禮物

——————————————————————————————

「老大,這個地址是另外一個老同學告訴我的,他和我說他在這一帶看到了她……。」

唐胖子臉色有些不好意思的望著蕭易。

「所以你就找過來這裡了?還拉著我?」

蕭易目光緊緊的瞪著唐胖子,心中有一種想要掐死他的衝動,山長水遠的跑過來這個地方,居然只是因為聽到一個同學說在這一帶見過他那個同學,他難道不知道,人是活的,有腿會走路的嗎?

「老大,你別這樣嘛,這不是我一個人不好意思過來嘛,你就幫一下小弟嘛。」

唐胖子見蕭易臉色不善,連忙露出一臉媚笑,「那個,你看,我們來都來了,怎麼著也得找一下吧。」

「被你打敗了。」

蕭易無力的望著唐胖子,望著他臉上誠懇的笑容,搖了搖頭,繼續跟著他向著裡面走去。

「算了,胖子,我們還是回去吧,你這樣瞎找根本找不到的,你回頭再找你的那些同學打聽一下,打聽清楚了再過來吧。」

跟著唐胖子穿街走巷的走了好一會,蕭易覺得還是應該放棄這樣的無頭蒼蠅一樣的尋找,不是他不願意幫胖子,但是根本就不知道對方住在哪裡,只是憑著對方在這一帶出現過,要找到的機率實在太低了。

然而,他的話音落下,卻並沒有得到胖子的回應,他不由有些詫異的抬起頭,向著胖子望去。

只見胖子神情激動的望著前方的一個方向,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胖胖的臉上露出一絲潮紅。

蕭易微微愣了一下,順著唐胖子的方向望去,只見前方的一條街道的角落,一個身披黃著一件桔黃色的圍裙,披著一頭長發,身高約摸一米六齣頭,臉上帶著絲疲態的女生,正在一個推車式的小吃攤前忙碌著。

有幾個身穿學生校服的中學生站在她的攤前,看著她的忙碌。

看了一眼小姑娘,又看了一眼站在那裡怔怔發獃的唐胖子,蕭易已經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就是唐胖子過來這裡尋找的那個同學。

沒想到還真的讓他給找到了,她還真的是在這一帶。

蕭易目光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唐胖子,輕輕的拍了一下還在激動中的唐胖子的肩膀,「既然找到了,就過去打個招呼吧。」

「我……」

唐胖子回過神來,胖胖的臉上,神情忽然有些羞澀了起來,像個小姑娘似的,忐忑地道,「老大,我這樣過去,好嗎?」。。

「你不會告訴我,你拉著我過來,辛辛苦苦的找了這麼久,就準備這麼瞄一眼,連招呼都不敢打一下,就回去吧?少字」

看著唐胖子一個牛高馬大的大男人,露出這種羞澀的神色,蕭易不由得感覺一陣的無語,但是聽到他的話,他登時便瞪大眼睛,望向唐胖子,一副只要你敢回答是,我拍死你的神情。

從剛才唐胖子在這邊走了半天,都沒有喊一聲累的表現,還有他剛才露出的神情,他便已經知道,唐胖子對於眼前的這個女孩,確實是很喜歡的,他的心中,已經決定,幫唐胖子一把,自然不能讓他就這麼臨陣退縮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