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木靈有那條項鏈法寶護身,還不會有什麼事。可陸羽就不一樣了,一個不小心,陸羽就得把命扔在這個地方。

這些都是陸羽現在實實在需要面對的危險,也是陸羽心中最大的怨氣所在。可看木靈現在的樣子,如果把這些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陸羽還真害怕木靈會受不了。

陸羽如今已經將木靈的脾氣秉性摸得比較清楚了。她之前受到了太多的保護,從沒有為任何事情發愁過,有點太單純無知了,猶如一張白紙一樣。

如果自己說的太重,一個把握不好,真能把木靈給直接嚇哭了。

一旦木靈情緒失控。到最後,倒霉的還是陸羽自己。

教訓歸教訓,可陸羽也不敢玩的太過了。

思來想去,陸羽只能將自己的教育計劃暫時放到一邊。

罷了罷了,事情已經弄到這個地步,現在說這些也於事無補了,這件事就暫且這樣過去吧。

既然木靈已經知道是自己錯了,那也就可以了。這筆糊塗賬自己也只能像這樣捏著鼻子給人了,權當是吸取了一次教訓。

大不了自己在這幾天里多加小心就是了。

見陸羽突然不說話了,木靈抬頭偷偷看了陸羽一眼,小心翼翼的說道:「陸羽,你還在生氣呀。」

木靈這樣嗲聲嗲氣的一問,徹底把陸羽搞得沒脾氣了。

到了這個時候,陸羽還能說什麼。

「好了好了,事已至此,我也不再說什麼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就剩我們兩個互相幫助了。今時不同往日,你這段時間可要多多注意才行呀。」

提前給木靈一個警告之後,陸羽就暫且將這件事翻了過去。開始想想,該怎麼應對眼前的這個困境。

一看陸羽不再追究這件事,木靈頓時鬆了一口氣。剛才泫淚欲滴的可憐模樣瞬間一掃而空,居然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來。

這變臉的速度,讓陸羽瞠目結舌,兩個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木靈一看陸羽這個表情,立刻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眼睛一轉,僅僅眨了眨眼睛,木靈就又變回剛才的模樣了。

陸羽瞬間就被木靈的行為氣笑了。

就憑這瞬間變臉的本事,木靈的演技就已經可以完全碾壓陸羽了。

這個時候,陸羽也懶得計較剛才木靈是不是故意裝的了。

陸羽環顧四周,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向木靈問道:「師姐,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大概在獸谷的什麼方位?」

木靈果斷的搖了搖頭。

木靈和陸羽一樣,都是第一次來獸谷。被赤焰天鷹帶著飛了那麼久,木靈要是能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那才是怪事。

「那你知道昨天晚上赤焰天鷹帶著我們飛了多遠,飛了多長時間,又是朝那個方向飛的?」

木靈仔細回憶了片刻,然後說道:「具體飛了多遠我也不知道。不過當我們從黑澤蟒嘴裡掉出來的時候,我看到赤焰天鷹是往西北方向飛去的。至於時間嘛,大概有半個時辰左右吧,」

陸羽聽完之後心中暗暗一驚,驚呼道:「半個時辰!居然有這麼遠。」

木靈堅定的點了點頭:「至少有半個時辰。」

陸羽低頭想了一會,然後從木靈的手裡要過了自己的儲物袋,從裡面拿出了一掌簡略的地圖。

這份地圖也是臨來之前許流為陸羽準備的。上面簡略的勾勒出了獸谷的地形地貌,雖然不太準確,卻也差不了多少。

此時還不到中午,陸羽借著陽光和樹蔭,大概判斷出了方向,然後攤開那張地圖,開始細細的比對起來。

從進入獸谷算起,十多天的時間,陸羽他們一共前進了不過百里。

陸羽先將指頭點到地圖外圍的一個點上。而這個點的旁邊,標識這一條橫穿獸谷的河。

這個地方,大概就是昨天楊善帶著眾人達到的地方。

赤焰天鷹往西北方向飛,如果中間沒有改變方向的話,那跟楊善帶著眾人前進的方向基本是一致的。

陸羽心中默默計算著赤焰天鷹飛行的速度,手指順著西北方向向前滑動,在靠近獸谷核心區域附近,停了下來。

這個地方,就是陸羽和木靈此時的地方。

就算有偏差,也不會偏的太遠。 看著自己手指所指的那個地方,陸羽暗暗吸了一口涼氣。

僅僅半個時辰,赤焰天鷹就帶著木靈和陸羽飛越了上百里的距離。

這比之前十多天陸羽他們所走過的路程加起來還要多。

而按照地圖上的標識,陸羽和木靈現在已經非常接近獸谷的核心區域了。

而正是這個核心區域,才讓陸羽如此緊張。

在來獸谷之前,許流曾簡略的向陸羽解釋了一番獸谷的情況。其中,許流尤其提到了獸谷核心區域的危險。

許流曾再三向陸羽警告:絕對絕對,絕對不能靠近獸谷的核心區域。

獸谷的外圍區域,雖然也有危險,但這片區域內的妖獸並不算太厲害,大多都是八階以及八階以下的妖獸,憑楊善他們的實力,大多都可以應付。

五階以下的妖獸就不用說了。正常情況下,六階七階的妖獸,楊善他們都可以搏而殺之,就算殺不了,也可以將其擊退。

至於八階妖獸,楊善他們多半是打不過的。可在師兄弟幾人的聯手下,逃命還是可以辦到的。

這是許流根據以往多次進入獸谷的經歷,所總結出的重要經驗。

當然,像金背蒼狼群和黑澤蟒這樣的意外,是不計算在內的。

所以獸谷外圍區域,對楊善他們來說,其實並沒有多少難度。

可獸谷的核心區域就不一樣了。

如果說獸谷外圍是八階以下妖獸的領地,那獸谷核心區域那裡是九階、十階妖獸的天堂。

一隻九階的赤焰天鷹就擁有秒殺掉楊善一行人的實力。而在獸谷的核心區域,比赤焰天鷹厲害的妖獸比比皆是。

別說是楊善他們了,就算是元嬰高手,也不敢輕易踏進獸谷核心區域一步。

許流的警告還清晰地在耳邊迴響,可陸羽的目光卻死死的盯在了那被塗成黑色的核心區域內。

那片黑色區域,如同散發著無窮的魔力,深深地吸引著陸羽。

就在陸羽陷入沉思之時,一個小小的腦袋湊了上來,和陸羽一起盯著地圖看了起來。

木靈看著陸羽所指的地方,同樣皺起了眉頭:「這就是我們現在的位置嗎。哎呀,赤焰天鷹居然帶著我們跑到了這個地方。」

木靈照著地圖看了一圈,在看到那團黑漆漆的區域之後,和陸羽一樣回想起了楊善他們對自己的警告。

木靈整張臉頓時苦了下來:「陸羽,這裡這麼靠近獸谷的核心區域,我們現在待在這個地方,豈不是很危險。」

「是很危險。」陸羽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我們必須儘快想辦法離開這裡。」

「真的,那太好了。」一聽陸羽要離開這裡,木靈一下子喜上眉梢,激動的問道:「那你知道回去的路嗎?」

陸羽十分乾脆的回答道:「不知道。」

「啊,你不知道呀。那我們要怎麼回去,就照著這張地圖上走嗎?」

木靈再次湊上去看著陸羽手裡的那張地圖,想要看出一個所以然來。可第一次看地圖的木靈只能看出一個大概的方位,根本找不出要走的路來。

看了半天,不明所以的木靈一下子就泄氣了,轉過頭向陸羽抱怨的說道:「這份地圖歪歪扭扭怎麼看呀?」

陸羽聳了聳肩:「你別看我,這份地圖畫的不精確,我也就能看出個大概。而且,我也沒準備照著地圖往回走。」

「不往回走,那你要怎麼走出去?」

木靈奇怪的問道。

陸羽笑了笑,指著地圖說道:「我準備去這個地方。」

木靈順著陸羽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睛頓時瞪的溜圓,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瘋了。」木靈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沖著陸羽大聲喊道:「你居然要去獸谷的核心區域,你不要命了。」

陸羽所指的,正是地圖上用黑色墨汁專門標記出來的核心區域。

面對木靈的大呼小叫,陸羽一臉淡然,嚴肅的說道:「我沒有瘋,我很清醒。在我看來,我們去獸谷的核心區域,要比往回走,獲救的幾率更大的一點。」

「什麼獲救的幾率更大,去核心區域那就是去找死。」木靈依舊無法理解陸羽的想法,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嗎。核心區域里到處都是九階十階的妖獸。遇到它們,我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陸羽不以為意,直接反問道:「難道我們遇到其他的妖獸就能逃過一命嗎?」

陸羽的這一問,頓時讓木靈愣在了那裡,無言以對。

木靈這才想起來,就她和陸羽的實力修為,別說九階十階妖獸了,就是普通的妖獸都對付不了。

見木靈不說話,陸羽突然搖了搖頭,失笑道:「我剛剛說錯了,不應該是我們。應該只有我才對。是我遇到其他的妖獸,同樣是難逃一死。」

木靈心中一驚,似乎聽明白了陸羽的意思,神情突然變得有些奇怪、

「師姐有師娘送的項鏈法寶護身,就算是十階妖獸也不能傷害師姐分毫。而我只是區區的聚靈七段,即便是三階妖獸,也能輕鬆將我殺死。」

陸羽看著木靈,語氣平靜的說道:「從這個角度說,我和師姐其實是一樣的,不管是向前還是向後,我們各自所面臨的危險都不會發生變化。」

的確是不會發生變化。無論向前向後,木靈都能有驚無險的走過去,而陸羽則都是九死一生。

木靈的那條項鏈是於倩專門為木靈所準備的,主要保護的還是木靈的安全。陸羽能有幸被救上一次就已經很幸運了,他可不會奢望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這一點木靈同樣清楚,所以她才會感覺到彆扭。

雖然陸羽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平靜,沒有絲毫責怪或是諷刺木靈的一絲,可木靈還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因為整件事情聽起來,就好像是木靈仗著自己有法寶,就枉顧陸羽的性命一樣。

再加上之前那件事,木靈原本就對陸羽有愧。一時之間,木靈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陸羽。

陸羽看出木靈的尷尬,輕輕一笑,主動偏開了話題。

「師姐既然心存疑慮,就不想聽聽我為何執意要去獸谷的核心區域嗎?」 木靈巴不得能儘快從這種尷尬的氣氛中逃離出來。一聽陸羽主動轉移話題,立刻連連點頭。

陸羽之前只是為了適當的敲打敲打木靈,也不想讓木靈因為這件事上太過難堪,所以直接指著地圖說道:「我們現在在這個位置,距離獸谷的核心區域不到五十里路。而如果我們要回過頭去和大師兄他們匯合的話,那至少要穿過一百多里的獸谷密林。」

「我剛才就說過了,以我們兩人的修為實力,不管是向前還是向後,只要碰到妖獸,下場都是一樣的。既然如此,那我們與其回過頭走著一百多里的密林,還不如向前闖一闖。如此獲救的幾率興許會更大一點。」

木靈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陸羽的意思。

「哦,原來你是想找鎮守獸谷核心區域的宗門強者求救。」

陸羽點了點頭。

獸谷作為九玄宮的重地,裡面圈養著無數危險的妖獸。如此重要的地方,九玄宮自然要安排足夠的力量去鎮守。

除了外圍的那道巨大的圍牆外,九玄宮鎮壓獸谷的最大力量,就是坐鎮獸谷各個區域的宗門強者。

這些宗門強者各自鎮守一方,以防止區域內的妖獸暴亂。

其中,實力最強的一批人,自然就負責鎮守獸谷的核心區域。

誠然,陸羽如果要去核心區域尋求這些宗門強者的庇護,看起來是要冒很大的風險,可實際上卻要比回頭去找楊善他們少費不少的時間。

而且,楊善他們並不知道陸羽和木靈的情況,也不會就待在那裡等著他們去找。獸谷如此之大,陸羽和木靈又對獸谷不熟悉,胡亂走的話,想要找到楊善他們,無異於大海撈針。

而在這個過程中,極有可能會徒增各種變故,平白增加危險。

相對而言,去核心區域找那些宗門強者,就稍微簡單一些。

至少他們不會隨便亂跑。

木靈雖然單純卻並不傻,她很快就明白了陸羽的打算。

可明白歸明白,木靈的心裡還是有一些疑惑。

最起碼的一點,他們並不認識那些鎮守獸谷核心區域的宗門強者,更不知道他們都在什麼地方,又要如何去找他們呢?

「不需要我們認識他們,只需要他們認識你就可以了。我們也不需要刻意的去找他們,只要我們走進獸谷的核心區域,他們自然就能發現我們。」

木靈的疑惑,陸羽早就想過了。而且,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計劃。

陸羽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他做出這個決定也是經過反覆斟酌的。

至少,在陸羽心中,去獸谷核心區域看似危險,卻能讓自己活命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陸羽已經打定了主意。兒木靈經過陸羽的勸說,最後也同意了陸羽的計劃。

木靈這也是無奈。雖然自己有項鏈法寶護身,可在這獸谷密林中,不是靠一件法寶就能活下去的。

最起碼的一點,現在所有的食物和水都在陸羽的儲物袋裡,就連木靈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陸羽的。如果不跟著陸羽的話,恐怕木靈連二十里路都走不出去。

木靈非常清楚自己在這獸谷中的生存能力。要想活命,她就必須要和陸羽綁在一起。

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彼此之間最起碼有個照應。

說服木靈之後,兩個人就準備出發了。

出發之前,陸羽終於有機會吃點東西,將木靈塞給她的那塊乾糧幾口吞了下去。

折騰了一宿,陸羽也實在是餓了。要想走下去,首先得要補充一點體力。

而木靈看陸羽吃的高興,肚子里的饞蟲也被勾了上來,興緻勃勃的找陸羽想要再討要一塊乾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